乐水无涯 / 荷花 / 留得枯荷听雨声

分享

   

留得枯荷听雨声

2019-09-08  乐水无涯
海阔天空(刘佳)
关注

留得枯荷听雨声

2018-11-10 阅读2582

  自古以来,就有许多文人墨客赞美荷花,诗词风韵流传至今,从夏日的“小荷才露尖尖角”,到“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把荷花一生的美描写的淋漓尽致。初冬时节,我来到了亚圣故里唐王河畔,走进荷塘,看到的枯荷犹如一幅浓重的油画。

  看,枯荷就像一个个不屈不挠的战士守卫在唐王湖间,它们在这无声的世界“坦然面对荣枯,静观世态沉浮”。始终保持着心灵的豁达与宁静,一个个矗立在水中,沉默不语地等待来年春天的来临,积蓄生命的又一次轮回。

  枯荷,是指枯萎的荷叶,又作残荷。水中遍布着折断枯茎的枯荷,这让我想起了周敦颐。在尘世中,你“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不蔓不枝”,你性情朴实、洁身自好、不慕名利。那枯荷,虽已故去,精神永存。

  宋代诗人梅尧臣有诗曰:“至今寒窗风,静送枯荷雨。”荷塘里,一片残缺不全的荷叶,像上个世纪早已泛黄的老书本,轻轻脱落,这使我不禁想起了三国时的黄盖。校场上,一位将军正在鞭挞着他,鞭,挥得那么狠,他的眼中却折射出内心的痛苦煎熬。周围的士兵们有的皱眉,有的不忍心看闭上了眼。他用满目创伤骗过了蒋干,使曹操上当。并使用诈降之计火烧曹营,打败曹军,取得了赤壁之战的胜利。

拍摄中,看到水中枯荷的影子,我不觉间又想起了屈原,那汨罗江畔上沧桑的背影。“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他被放逐后,在和渔父的对话中,渔父劝他“与世推移”,不要“深思高举”,自找苦吃。他不想让清白之身蒙受世俗之尘埃,更不想苟活于世,所以他纵身跳入了滚滚的汩罗江中。他就如那枯荷,虽已枯去,却仍然挺拔。

明代诗人刘基有诗曰:“郁离子见披枯荷而履雪者,恻然而悲,涓然而泣之沾其袖。”初冬的第一场细雨喜降邹鲁大地,淅淅沥沥的细雨,点点滴滴地敲打在枯荷上,如洗,滤去了繁华,喧嚣已不再。站立荷塘边听雨声,听的是人的心境,境由心生,悲欢离合,不过是心一念转过的情绪而已。吉田兼好法师的一声温柔轻叹“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风未至,花已落,春华秋实、冬枯夏荣,外物以它固有的姿态四季轮回。

  我最喜欢的一句诗是李商隐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诗人思念着远方的朋友,没有留意天上下起了淅沥的小雨,雨点洒落在枯荷上,发出一阵错落有致的声响,别有一种美的情趣。小雨,小溪,枯荷,画一般的景色,如此曼妙,如此令人入境,潆回。

  初冬连绵的小雨,静谧地打在湖面上,枯荷的叶子已经是重重的泛着黄色,在雨中摩挲的声音,“唰唰”干脆清晰,仿佛是在生命中挤出的一丝微茫的歌声,却那样的清亮,枯败的荷叶恰似老叟的脸,而地下埋藏的藕,又像是新生的“垂髫”怡然自乐。

  整整一片河段,全都是燃尽生命的枯荷,横七竖八的立在水中,交错纵横,相互掩映,却未见一株埋入水底,无不昂首挺胸,即使苍翠不再,也要在刺骨的寒风和冰冷的水中勾勒出倔强的轮廓,仔细观察,那枯荷的莲叶,毫无一丝水分,干的动人心弦。皱缩的莲叶,较原来的饱满却也只剩二三分大小。

  宋朝诗人许棐在《枯荷》一诗中曰:“万柄绿荷衰飒尽,雨中无可盖眠鸥。当时乍叠青钱满,肯信池塘有暮秋。”荷花,又称莲花,夏盛秋残。盛时,“隔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残时,“荷尽已无擎雨盖”,“西风愁起绿波间”。

  有人曾说,残荷留它何用?反倒使一潭池水索然无味。《红楼梦》中的林妹妹在一次游湖时,反驳了这个观点:“我不喜欢李商隐的诗,偏喜欢他的这句“留得枯荷听雨声。””是啊,残荷却也别有一番韵味。人生如荷,总有枯的时候,但努力过,付出过,依然无悔。

  苏轼在《水调歌头》中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月亮都有不同的形态,更何况是人呢?月亮残缺时,就好像人到了暮年;但月亮圆的时候,又好像人得到了新生。而这暮年却是最美丽的,它凝聚了许多经验、教训,使人得以升华,不断臻于完美。

  试问, 谁能在有限的生命里做出成绩?使枯荷得以熠熠生辉,使残月给人以美感。人生如一碗酒,酿尽精华,枯荷如一碗酒,回味悠长,残月如碗酒,圆在其中。拍摄中,我听到一位游人问一位正在画枯荷的画家:“人世间那么多美好的事物,为什么偏偏画这枯荷?”,是啊,联想到自己为什么要拍枯荷呢?

  沉思中,听到那位画家道:“怎么能这样说呢?你看那挺立的茎,无论风吹雨打,它总是挺直了腰板,绝不弯折;看那枝头,尽管没有花朵点缀,却已孕育了点点新芽,待明春生出新的骨朵儿;再看那一个个莲蓬,它们日日朝向东方,时时盼着新春,并不死寂。哪怕在这寒冷充斥的季节,荷也这般盼春寻春,不折不挠,用尽心力生长,何来疑惑之说?荷花开之景固然美,但现在,待花开之前努力生长的经历,才是最美的。”

生命总是在挫折和磨难中成长,生命的过程是蕴含着无限生机和潜能的。枯荷,就是在萧条和衰败中蕴含着无限生机和潜能的一种植物。是啊,枯荷即使在最落寞的时候,还以它的枯枝衰叶直立于冷风寒水之中,与自然界作顽强的抗争,昭示自己的内心深处坚强不屈的生命力。

初冬的荷塘,寒风瑟瑟,几支残梗,燿燿其华。塘面上光线斑驳,沉寂的倒影,活泼地跳动起来,犹如诗意的音符,在轻唱冬季的美景。我对残荷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那是生命之美,是牺牲美丽容颜,只为生命的延续。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是荷清新浪漫之美;“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是荷的雍容华贵之美;但谁又能说“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不是一种美呢?这种美不仅仅是只表现于外在形式,更是源于内在品质,后者的美或许比前两者更具魅力。是啊,眼前的残荷景象,在我的眼中变得别有风韵,或许,是枯荷被赋予了灵魂之美吧。

(全文完,请继续欣赏枯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