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残荷 / 情感散文 / 难忘师恩父子情

0 0

   

难忘师恩父子情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9-10  昨日残荷

本文参加了【感恩教师节】有奖征文活动


在我的高中学习阶段,我最应该感谢的老师有三位,他们分别是高一班主任尹宏林老师,高三班主任张永申老师,复读班的班主任韦良华老师。他们对待学生情同父子,在我人生低谷,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了我勇气,给了我学习的动力和坚持下去的勇气。

高中三年是炼狱般的三年,我不仅要经受路途的遥远、贫穷的折磨、心灵的孤单,还要面对升学的压力。如果考不上大学,10多年寒窗苦读就将付之东流,更可怕的是,于我来说,意味着又回到原点,回到那偏僻、落后、愚昧的小山村,像父辈们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当一辈子农民。我并不歧视农民,因为我祖祖辈辈就是农民出身,一个人的出身是没办法选择的,我怎会嫌弃自己的出身?是的,我生来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注定要靠个人奋斗来实现自己的梦想。我是多么羡慕城里的同学啊,他们无需像我一样劳累奔波70多里山路,无需像我担心如何填饱肚子,他们一出生就享受到城里优质的教育、医疗资源。当时的我无暇考虑这些,我考虑更多的是一定要坚持下去,否则我如何面对我的父母?面对那么多亲人为我的付出?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越想压力越大,临近高考,我失眠了。1990年的7月,对我来说,注定是一个黑色七月。三天的高考,我接连三天三夜没睡着觉,躺在床上,只觉地天旋地转,呕吐难受。好不容易坚持考下来,我整个身体像虚脱一样,灵魂出窍,仿佛不是自己的。

结果可想而知,我落榜了。

带着一身疲惫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我像一个犯了大错的孩子,灰溜溜的躲在家里,茶饭不思。与此同时,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冷嘲热讽也不时传到我的耳朵里:

“不是那块料,就干脆回家种地得了,白糟蹋家里的粮食。”

“你以为是天上的文曲星,穷山沟里能飞出金凤凰?”

“考不上大学,他连个农村媳妇都找不到!”

我心里难受极了,要怨就怨自己不争气,要怪就怪自己不够努力。痛定思痛,我决心趁暑假期间好好的干农活,尽最大努力,弥补一下对家人的亏空。

此时,家人给了我最大的安慰。父母不心甘,特别是母亲坚信自己的儿子一定会跳出农门,一定会出人头地。

“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复读!”母亲掷地有声的话语给了我复读的力量,父亲无言,只是默默的、永不停歇的干着地里的农活,他是以实际行动告诉我,要脚踏实地,不要一遇到挫折就一蹶不振。

父母的支持给了我复读的勇气,给了我生活的信心。

作为出身寒门的农家子弟,我们一出生就没有城里人的优越感,我们没有享受到城里人享受的优质的教育资源,没有城里人的诸多生活便利条件。但“乡下也有灵芝草,城里也有牤牛墩。”我们有吃苦耐劳的韧性,有强烈的摆脱目前困境的愿望。

是的,人在艰难困苦的时候并不感到那是艰难,而往往会在那样的环境中迸发出一种欲望,一种求生的欲望和求知的欲望,这种欲望是我们坚定地走下去的动力。而且,往往是在一种艰难的环境中,会产生一些克服困难的灵感,这灵感虽然不会一下子改变现实困难,但却会形成一个人的精神财富,它将指引人们改变命运,变革现实,甚至将生命升华,走向辉煌。

带着满满期待,带着伤痕累累,我又回到了曲阜一中,回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中,重复着炼狱般的生活。

复读的那年,压力更大。曲阜一中只招收一个复读的文科班,共80多人,而要求复读的学生多,竞争非常激烈。我能复读,应该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高三的班主任张永申老师,张老师教我的语文,学识渊博,讲课生动,对学生情同父子,是我喜欢的一位老师。也许是张老师对我的境遇非常同情,也许他认为我值得复读一年,在他的坚持下,说服了复读班的班主任老师,我得以进入了复读班。

复读班的班主任韦良华老师,那时已经七十多岁了,是退休后被学校返聘的。韦老师不代课,但他有着丰富的当班主任的经验。复读班的学生承受的学习压力更大,思想包袱更重。韦老师善于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善于化解学生的思想压力,使沉重的、压抑的课堂气氛变得生动起来,同学们更愿意在这种氛围下学习。

一年的复读时光转瞬即逝,转眼又到高考时。这一次,我信心满满,经过了三次摸底考试,三次模拟考试,我都在历年录取线以上,如果不出意外,考上大学应该没问题。

那时高考还需预选,通过预选,我们班里80多个学生,有20多人没有达到预选资格线,这20多人辛辛苦苦复读了一年,最后竟连参加高考的资格都没有,是多么的残酷啊!

三天的高考、六门学科顺利完成,我感觉良好。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每一门学科考完,都有这科的任课老师在考场外等候,给我们增添信心,给我们鼓舞和力量,这是曲阜一中的特色。数学老师姓薛,当时已经60多岁了,门牙已经缺失,说话跑气漏风,老家是江苏丰县的,但他不顾年老体弱,冒着炎热的天气,仍坚持在考场外迎接自己的学生。考完数学,我走出考场,一眼就看见了他,他问我:“考得怎么样?难不难?”“我说,能考100多分(满分120分)。”他满意的笑了。最后成绩下来,我的数学成绩是107分,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

没有了第一次高考的紧张、失眠、郁闷,代之而来的是轻松、愉快。考完最后一门,走出考场,感觉天是蓝的,空气是清新的,外面的柏油马路也仿佛没有了令人讨厌的沥青味。在考场外,大哥已推着自行车早早的等待,等着接我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大哥的自行车后座上,只感觉到兴奋,没有沮丧。看见我情绪高涨,大哥也受到了感染,脚下生风,漫长的路途不再漫长。以往需要骑行5个多小时的路程,这次用了4个多小时就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剩下的只有等待。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每天随着家人下地干农活,翻秧、锄草、浇地、施肥。在烈日的暴晒下,我原来白嫩的皮肤由白变红,再由红变黑,身体也愈发健壮了。

等待是煎熬的,等待发榜的日子更是煎熬的。8月25日,是公布高考成绩的日子,那时交通闭塞,通讯不便,村里没有电话,我和大哥骑行到三十多里外的南辛镇政府一个亲戚家里,找到一个公用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班主任韦老师熟悉的声音:“你考上了,考了485分,超过专科录取线24分,被济宁师专录取了,明天来学校拿录取通知书吧。”

放下电话,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站在一旁的大哥着急的问我:“你到底考上没有?”我说:“考上了,明天去学校拿录取通知书!”大哥喜极而泣:“终于考上了!你是我们家第一个大学生,我们家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第二天,我骑行70多里来到曲阜一中,见到了久别的老师和同学们。经过交流才知道,我们那个班算上高中中专一共才考上7个人,80多个人呢,一共才考上7个人,而我是这7个幸运儿之一,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高考难,难于上青天啊!接下来是学校安排的照相留念,要把每个考上大学的学生的照片摆在学校宣传栏中展示,这也是曲阜一中的传统做法,一来,为了表彰,二来,为了激励后人。

感谢高考,感谢我敬爱的老师们,使像我一样的众多寒门学子能走出大山,跳出农门,使我的人生有了出彩的机会。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