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陪玩吃鸡、支持恋爱、山中支教:这届年轻...

0 0

   

陪玩吃鸡、支持恋爱、山中支教:这届年轻人如何当老师?

2019-09-10  圆角望

在90后还是小学生的时候,他们常说自己的理想是“当科学家”和“当老师”。可是真正到了择业的时候,多数人还是扑向了金融、互联网的怀抱,小时候的“理想”已经成了模糊记忆里的一个玩笑。

不过,还是有一些90后选择了当老师。也许他们前两年还是学生,忽然就站在了讲台上;也许他们做学生时非常叛逆,现在却成天想着如何“收服”自己的学生。


他们身上有明显的双重性:他们受传统的教育和规训长大,他们也被严酷的升学压力束缚;同时,他们有90后身上的先锋性和批判性,他们知道传统教育的弊端和壁垒在哪,他们戴着考纲的镣铐跳舞、引导学生“正确”恋爱,甚至出国读教育学……


今天是教师节,我们采访了四位90后教师,他们分别就职于小学、初中、高中;他们任教于云南乡村、山东县城、上海、美国……他们有对当代教育的思考,还有身为90后教师的老成与迷茫。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帅帅、晓林、王鹿、韩峻、皆为化名。 

“我一个英语老师,天天教做人。”

帅帅

女,1990年

乡村英语教师

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幸福镇某小学

我这个人属于那种,突然决定要做什么事情,就会去做,不太计较后果。
 
所以我去支教了。
 
△ 支教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
 
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我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干啥。我不喜欢我的专业,不想再做实验了,也不想找相关的工作。所以一直在想,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要通过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来寻找答案。
 
这个时候支教这个选项就出现,感觉是一种使命,一件命中注定的事,我就去了。
 
△ 最开始我和孩子井水不犯河水
 
其实我没有那么喜欢小孩儿。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上课跟大家见个面,下课也不和他们有私交。
 
但是那边的小孩对你很好奇,又很黏人,总想接近你,有事没事就来闹你。有一次我中午去看他们自习,几个男生又来闹我,惹得我很烦。我就跟他们的班主任反映了这个情况,结果班主任当着我的面抽了他们耳光。几个小男孩哭哭啼啼的,我忽然一下子觉得:我怎么这么残忍。
 
从那之后,就跟那些学生就开始走得比较近了。有时候晚上还会跟他们一起吃宵夜,在操场上放风、做游戏(因为很多都是住校生)。到第一学期快结束了,基本上学生都很喜欢我,觉得我像个大姐姐。
 
后来我发现,乡村小孩之所以这么黏人,是因为父爱或母爱的缺失,他们在家里跟父母亲没有什么可交流的。所以会把自己的情感朝家庭外的人倾倒。

帅帅与学生

△ 一谈成绩我就头疼
 
我负责教英语,他们小学升初中是不考英语的,但为了给初中提前打基础,就要上英语课。本来这个课可以很佛系的,有很多其他的支教老师,就是带他们做做游戏,唱唱英文歌。但是我要上课,我希望他们真的能学到东西,所以要求比较高,教的东西也比较难,期末的卷子也是我自己出的。结果第一学期考试成绩很不理想,我挺失望的。
 
后来我发现,老师和学生关系太好,不一定是好事。我对他们期待是,我对你们好,你们就应该更加珍惜我的课堂,要更好地去学习。而他们觉得,我跟你关系好,那我上课就可以随便一些。所以,最后就是一个双方都失望的结果。

 帅帅在上课

△ 他们为什么非要走出大山?
 
很多人提到支教,第一反应就是要去帮助小孩走出大山,但是真的去了之后,跟他们接触了,你就知道他们的水平是什么样子,你也知道他们的生活环境是什么样子。你就会想:他们为什么要走出大山?
 
第一年的时候,我很注重教学成果,我希望他们成绩好,能考上好的中学,继而去城里上大学。但现实情况是,他们中的大部分的人是不可能上大学的,甚至连技校和职高都上不了。那么就涉及到你要怎么样去对待他们的成绩,你教育的侧重点就会改变。
 
另外,山区的家长也没有那么重视孩子的成绩。我们有很多小孩的家长都是在镇上开馆子、种菜地什么的,其实家庭条件也都还可以。所以对他们来说,难道不是做一个好人,或者做一个能让自己家庭变得更好的人,来得更实在么。
 
所以到后来,我一个英语老师,天天教做人。

乡村学生

△ 乡村教育的未来
 
真正做过乡村教育的人,其实对乡村教育很悲观。因为你知道他们和城里小孩不可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大家都说,乡村学校缺老师,缺教学资源。那你深挖一下,为什么会缺?因为好的资源就是在往经济更发达的地方流动,那里设备更好、工资更高,永远都是村里的老师想去镇上,镇上的老师想去县里,县里的老师想去城里。这是资本导致的,全世界的教育资源都是不平均的。
 
那怎么样才能去把资源分配到更贫穷的地方?支教是一种方式,但不是一种长久的方式,因为我身边虽然支教的老师很多,但是长期做这件事的很少。我不知道线上教育普及之后,会不会让这个局面有所改观,我是期待它能起到积极作用的。

乡村学生绘画作品

“每次发完火我都特别后悔”

晓林

女,1996年

县城语文教师

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某初中

记得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老师会让读课文读得好的小朋友到讲台上,拿着教杆领读——我就是那个被“选中”的人。站在讲台上时,我想,当老师真是一件美好的事啊。
 
长大以后,当老师这件事又多了一个比较现实的理由,就是想留在父母身边,离家近又有假期,可以多陪陪家人。
 
后来就念了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的一所中学当了语文老师,似乎一切都水到渠成。刚开始我满怀期待,期待自己能够改变别人,能够把学生教好。
 
△ 第一年教课的时候,我每天都被气到
 
当老师的第一年,我教初二。学生们正是叛逆的年纪,故意跟你对着干。我自己一开始也很没头绪,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们学得更好,毫无重点地把知识都灌输给他们,结果最后呈现出来的成绩跟我预想的很不一样。
 
学校给老师施加了很多压力,每次考试都会给我们排名。比如一个年级有八个语文老师,每个老师带两个班级,学校会根据你们班的优秀、及格、高分人数,分别算一个百分比,最后再按一定的规则算出一个总分,给这八个老师排名。排名不好的时候,我难免会把一些怨气发在学生身上,把他们叫到办公室去训话。但有的学生真是怎么罚都不听你的,你爱怎样怎样,我就是不学。
 
生气归生气,其实每次发完火我都特别后悔。他们只是孩子,是我经验不足,教不好他们。
 

老师们在办公室
 
△ 很多农村家长花大价钱把孩子送到城里上学
 
农村家长为了让孩子在城里上学,就在县城买房子,这样就能划片入学。但家长又常年不在家,大多数孩子都是靠爷爷奶奶照顾,基本上就是放养,让孩子吃好喝好就行了。
 
我们也有家长的微信群,不过它最大的功能就是监督学生的作业。老师把每天的作业写在一张纸上,发到群里让家长看到,等孩子写完作业后,再让家长对照着清单看看孩子都完成了没有。一般老师发个通知,他们就回复“收到”或“谢谢老师”,也不会有其他的交流。这些家长没有能力像城市里的家长那样,对孩子的教育介入那么多。
 
这些父母们很重视孩子学习,不然怎么会花那么大成本送孩子进城里的学校。但他们确实文化水平不高,也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只会嘱咐几句“你要好好学习”,可孩子根本就听不进去。孩子也越来越难管了,比如玩手机这件事,家长一管,孩子就要跟他打架,我觉得这种现象以前是很少见的,哪有孩子会为了玩什么东西而跟父母打起来呢。
 
这些现象,都是我们家访的时候发现的。上学期我们挨家挨户家访,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班一个父母离异的女孩。平时这个女孩就坐在第一排,很安静,学习成绩是倒数。
 
△ 我们家访时,看见她爸爸在打王者荣耀
 
她爸爸看见我们来了,才赶紧放下手机招呼我们。他说他自己一天到晚都在离县城很远的地方工作,中午让孩子自己找点饭吃,晚上回来了给孩子做点饭,孩子吃完饭就写作业。两个人每天的相处模式都是这么简单,彼此不会多说一句话。
 
他小心翼翼地问我们,这孩子,在学校里有什么比较要好的朋友吗?女孩的班主任摇摇头说,没有。
 
我们跟女孩爸爸交流的时候,女孩就坐在里屋里自己学习。直到我们离开了,她也只是远远地看了看我们,一句话也没说。
 
后来我想,处在这样压抑的家庭环境中,要能形成开朗活泼的性格反而奇怪了。没有人跟她交流,她只会越来越自闭。而作为老师,我也很难去为她做什么事情,唯一能做的,可能就是在我的课上多夸夸她,因为她字写得真的很漂亮。
 
这样的家庭在我班上不止一个。有好几个父母离异的孩子,他们在班里都不太爱说话。

老师们在家访
 
△ 我最大的成就感,是跟学生相处
 
以前我没把成绩看得这么重要过,但现在不重视成绩不行。到了一个环境里,我就不得不接受那个环境里的规则,一切成绩至上。不过我成就感最大的来源,还是跟学生的相处。
 
孩子们有时候就惹我生气,但我转眼就会原谅他们。打心底里,我愿意相信他们一直那么美好。我自己的性格本身就有点孩子气,跟他们相处也没太有距离,他们也愿意跟我聊聊天什么的。
 
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是前几天刚开学的时候,我们班的数学老师、英语老师都换了,主课老师只有我没换。我刚一走进教室,他们就欢呼起来,特别高兴看到我——那一刻,我心里想,我一定要好好教他们。

自习课上的学生


“我跟学生说:校园爱情很美好,但秀恩爱死得快。”

王鹿

女,1990年

高中语文老师

上海市某重点高中

我曾经对天体物理特别着迷,那是好深邃的一个世界。但当年我的物理老师特别偏心,特别爱打击人,最后毁掉了我对这门学科的热爱。
 
后来我读了中文系,现在是一名高中语文老师。
 
△ 终极恐惧是被学生打入“冷宫”。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各种企业实习,想找出适合自己的职业。但后来发现我不喜欢特别快节奏的生活,可能比较慢性子。最后觉得教师这个工作挺适合我的。
 
我第一次带班是高二。一上课发现,现在的学生综合素质很强。他们从小就被全面培养,懂得东西非常多。我必须不断学习,一是补上自己的知识盲区,二是帮助学生在现有基础上提高。
 
比如你上课提问,学生回答了问题。答案可能对,可能不对,也可能很难用对错衡量,这是他思考的一个纬度,你怎么样通过你的反馈,激励他进一步思考,帮他到达另一个思考层面。而不是告诉他“你答对了”或“你答错了”,就坐下,就不用思考了。但是这种激发式反馈是很难的。
 
现在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已经完全不是过去那种权威压倒式的,疾言厉色已经不受用了。如果能在道理上说服,他们都是愿意听从你的。所以,在教学功底一定要过硬,这个能赢得学生信任,甚至帮助你走近学生。
 
相反的,如果学生发现了你教学上的漏洞,他们会把你打入“冷宫”,会一直鄙视你。而且家长也是跟着孩子走的,孩子是一个最好的传声筒,如果孩子喜欢你,家长也会喜欢你,如果孩子不喜欢你,那家长也会有意见,这是一体的。

学生的板报
△ 应试套路已经满足不了高考了
开学第一课我讲的是“如何重新走进文学”,和他们谈作品,谈作品背后的关怀。也许有些课文是枯燥的,但文学一定不会。
 
我最近在讲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可能会把《沁园春·长沙》连在一起讲。其实每一次上课我都会重新备课,再挖掘新的资料,补充课程的广度和厚度。因为学生要进步,我也要进步,不能一个教材重复讲几年,最后你会跟不上孩子的世界。
 
我还在学校开发展课,开了八节课写作课,教学生怎么写作。我以前是有作家梦的,工作之后慢慢写得少了,也是我的遗憾吧。如果能通过写作课,让学生爱写作、会写作,我也趁此多读一些专业书,一举多得。
 
其实所谓的“真正的教育”未必和应试是对立的。我们在平时授课是有自由空间的,我的课堂我主宰,我不是教纲的执行者。尤其是语文,应试套路教不好文学,学生也无法在作文中做到真正的表达。现在上海的高考对作文要求也很高,假大空的文字,阅卷老师一眼就能看出来,也得不到高分。

王鹿的课堂

△ 我不反对学生谈恋爱
 
我明确跟学生说:我是不反对谈恋爱的。因为这是人之常情,即使你反对,他们也会谈,只不过是偷偷摸摸的。
 
前两年我的学生里有比较高调在网上秀恩爱的,因为他们是学生干部,所以我找他们谈话了。我说校园爱情是很美好的,但是希望他们能稍微低调一点,保护好自己的感情,不要太大肆的炫耀,秀恩爱死得快。
 
之前还有个女生,本身特别优秀,也是一个学生干部。她谈恋爱的那个男孩子,我们老师都觉得学习差,而且人品也不是特别好。于是我旁敲侧击地跟她说:你值得更好的,要在相处当中,多观察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然后再做决定。不要沦陷在感情当中,要靠理性去把持自己。 
 
△ 男老师魅力无限,老教师不再吃香
 
社会上总觉得男性当教师没出息。其实不是这样的。我身边有很多男老师,让我非常佩服。他们特别像古代的书生或者隐士,学富五车、潇洒健谈,再加上有一点才艺,比如唱歌、弹古琴,简直迷到众生。还有些男老师,非常有哲学家的感觉。他很随意、潇洒,没有什么顾忌,想讲什么就讲什么,什么话题都敢谈,很多学生把他当作人生导师。这种男性当老师,也是他自我价值的一种实现,不一定要用社会上的标准去衡量他的成就。而且很多人说,要提高孩子的阳刚之气,那不是更需要男老师吗?
 
很多人觉得,一个好学校里应该全是白发苍苍的老教师,其实不是的。我们学校的教师平均年龄只有33岁,最小的是97年的,大部分老师都是蛮年轻的。这个群体最大的好处在于,他们非常的具有教学上的热情,而且跟学生相处起来,会更有亲和力。再加上,老教师的家庭压力和科研压力比较大,他不一定有那么多的时间陪孩子。但是对于高中生的成长,陪伴和关注是很重要的。这是年轻老师的优势。
 

“我最终的目标是建立自己的学校”

韩峻

男,1997年

实习幼师

美国某所私立小学

我是一个男幼师。
 
教师当中愿意当幼师的本来就为数不多,男的当幼师,更是少数中的少数。我自己也做过统计,这个领域中的男性可能都不到5%。
 
我自己并不算是特别优秀的学生,但遇到过一些对我影响蛮大的老师。于是我想,如果做老师的话,不仅仅能教知识,同时也能改变人的很多东西。
 
而幼儿园阶段还没那么注重考试,作为老师,我用不着操心他们考大学,能有更多机会去了解我的学生,在人格方面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所以我决定去幼儿园。
 
△ 决定要当老师后,我出国去读教育了
 
要知道,出国的人里学教育的是极少数,可能连1%都不到,大家都是去学商科、金融之类的。
 
我之前在国内的幼儿园实习过,现在又在美国一所小学实习,教三年级,所以体会到了中美教育的一些差异。比如美国的幼儿园和小学阶段,会花很多时间在情商的培养上,也就是行为规范方面的一些准则,而很少教语、数、英等等实际的知识。
 
另一个明显的差异就是在班级规模上,他们一个班最多18-20人,中国的数字就很夸张了,我现在回头去看我以前上学的时候,真是难以想象当时老师是如何把我们管好的。我自己在教20个人的时候都觉得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很难照顾到每个学生的感受。我觉得小型的班级,教育会更有效一点。
 
△ 没有耐心的人,教不了小孩子
 
我跟小孩子相处的时候,平时什么都聊:家里发生什么事儿啊,喜欢跟谁玩啊,玩什么游戏啊……学生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如果要教小孩子,肯定要有耐心,不然会被小孩子逼疯的。我实习的过程中,也体会到小孩子事情确实挺多的,各种各样的事都要来找你。
 
在跟学生相处方面,90后的年轻老师是有优势的——他们知道学生在干什么。举一个例子,我学生会跟我讲他玩吃鸡这些游戏,老一辈的老师是不会理解的。另外,我们对科技的应用也更熟练,比如说现在我们学校里会用电脑、用iPad,而对老一辈教师来说,可能PPT就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韩峻在上课

△ 年薪10万已经算多了,我已经做好了挣不着钱的准备
 
我这种工作,可能毕业后一年拿到10万就已经是比较多的了,对于出国回来的学生来说,其实不算很高的。不过我已经做好了自己挣不着钱的准备。有了这个心理准备之后,我就干脆不去在意它了。我现在做的实习都是没有工资的。
 
想赚得多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去机构做老师。但机构和学校的区别在于,机构做的是产品,不是教育,他们为的就是把产品卖出去,而不是把小孩子教好。
 
我爸妈都是在国企里坐办公室的,跟教育不沾边,但他们其实挺支持我做老师这一行,家里条件也可以让我在三十岁之前搏一搏自己的理想。不过,我也给自己留了后路——如果需要经济上的支持,我就去培训机构待一阵。
 
△ 我最终的目标是建立自己的学校
 
我只是希望尽我所能,帮助我能够帮助的学生。帮助他们学做人,而不只是学知识。要达到我的理想,并不一定要做老师,也可以做学校管理。但一线教学的经历还是很重要,如果没有基层的经验就去做管理的话,是不知道下面的人是怎么工作的。
 
长远来讲,我最终的目标就是建立自己的学校,教自己想教的课程。做老师对我来说,可能只是第一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