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秋水02 / 处世 / 如何突破“多种选择困境”?

0 0

   

如何突破“多种选择困境”?

2019-09-11  今夜秋水02

项羽的“破釜沉舟”是非理性的吗?

当你面临多种选择时为什么总是举棋不定?

我们为什么会在挑选商品的问题上犹豫不决?

留有余地的“傻瓜游戏”

公元前210年,项羽带领他的部队渡过长江,向秦军发起攻击。夜里,部队在岸边宿营。第二天早晨大家一觉醒来,大吃一惊,他们的渡船已经被人放火烧掉。将士们跳了起来准备战斗,不过,他们很快得知放火烧船是项羽的命令,并且他还下令,让士兵们把行军锅都砸碎。

项羽对部下说,渡船和饭锅都没有了,他们只有打败敌人才有生路。这种做法尽管没能给项羽在中国历代名将录中增加多少光彩,但当时对他的部队却起到了巨大的动员作用:他们手执长矛,挽弓搭箭,奋勇向前,势不可当,取得九战九胜的战绩,彻底消灭了秦军的主力。

项羽的故事之所以不同寻常,是因为它与人类的正常行为是完全相悖的。正常情况下,我们必须为自己留有后路。换句话说,如果在项羽军中,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就会分出一部分兵力去守护渡船,准备万一战败撤退时使用;我们还会留一些人负责伙食,以备战事拖长,需要多打十天半月。

在当今世界的背景下,我们仍然竭力为自己保留各种选择余地。我们买了洗车卡、美发美容卡……我们担心之后的消费不能享受相应的折扣。我们让孩子学习各种课程——体操、钢琴、法语、园艺,还有跆拳道,以发掘他们在某个项目中可能激发出天才的火花。我们买越野车,不是为了到没有高速公路的地方去开,而是万一我们下了高速公路,轮子有足够的高度不至于损伤底盘。

我们可能往往认识不到,无论哪种情况,保留余地的同时我们也放弃了别的东西。结果是我们的电视机、电脑里有很多功能根本用不到,音响系统的保修费又高又多余。说到孩子,我们和他们都投入了太多时间——为了寻找孩子在某一方面是否可能有特长,让他们把一大堆活动都体验一下。我们为了一些不一定重要的事情疲于奔命,却忘记了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下工夫。这种傻瓜游戏得不偿失,但是我们偏偏喜欢玩。

让每个人都疲于奔命的“三扇门”

实 验

麻省理工学院东校园宿舍素有“鬼屋”之称。那里住的是黑客、硬件狂人、怪人,还有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异类。可能有一个房间里正放着刺耳的音乐,举办疯狂的派对,甚至可以裸体出入;而另一个房间则是聚集工科学生的大本营,里面到处是从桥梁到过山车等各种各样的模型。还有一个大厅完全粉刷成黑色,卫生间墙上挂着各色壁饰、壁画,你按一下画中的棕榈树或者桑巴舞演员,厅里马上响起通过网上音乐服务器下载的乐曲声。

几年前的一天下午,金的腋下夹着笔记本电脑,在东校园宿舍的各条走廊里游荡。他在每个宿舍门口都问一下是否有人想参与一个小实验赚点钱。如果里面的人同意,金就进去找个地方把电脑放下。

程序启动后,电脑屏幕上出现三个房门:第一个是红的,第二个是蓝的,第三个是绿的。金告诉参与者,他们可以点击任何一扇门进入房间。进入房间后每点击一下就可以赢一定数量的钱。例如,某一房间分值是1美分到10美分之间,那么他们在该房间里每点一下鼠标就可以赢到相应数目的钱,电脑屏幕上也随之显示赢到的钱数。

要想多赢钱,就必须找到给钱最多的房间,并且在该房间里尽量增加点击次数。但是,这并不那么简单。每换一个房间,你就用掉一个点击次数(每人限点100次)。一方面,变换房间有可能找到赢钱最多的一个;另一方面,不断在房间与房间之间拼命找来找去,也会用掉本来可以赢钱的点击次数。

小提琴爱好者艾伯特是最早的参与者之一。他属于好斗一族,决心在赢钱数目上胜过其他对手。他首先点开了红色房门,进入方形的红色房间。

进去以后,他点击鼠标,屏幕上显示他得了3.5美分;再点击一次,4.1美分;第三次点击只有1美分。他在这个房间里又试点了几次,决定换到绿色房门。他马上用鼠标点击绿门进入另一房间。这个房间的第一次点击是3.7美分;再点一次,得了5.8美分;第三次是6.5美分。屏幕底部显示他赢的钱越来越多。绿色房间看来比红色房间好,但蓝色房间会怎样呢?他点击最后一扇房门。三次点击都在4美分左右。算了。他赶紧又点开绿色房间(这个房间每次5美分左右)一直把100次点击数用完,他赢的钱数也随之增加。最后,艾伯特问自己的战绩。金笑了笑,说现在他的得分是最高的。

艾伯特证明了:一般来说,在明确的目标指引下,我们都会努力追求最大程度的满足。如果用约会来作比喻,艾伯特就是谈了第一个,又试第二个,甚至还和第三个见了面。但是他三个都试过以后,还是回到了最好的一个那里——并且一直坚持到游戏的最后。

不过说实在的,艾伯特想得太容易了。即使他在其他的约会伴侣中挑来挑去,原来的那个还一直耐心地等待他回到自己的怀抱。但是,假如原来的伴侣经过一段时间的冷落,另结新欢,不再理他呢?假如他失去了选择机会呢?艾伯特会放弃吗?或者他还会死抱着这些选择不放,能抱多久算多久吗?事实上,他会放弃一部分铁定到手的收入来保留其他的选择余地吗?

实 验

山姆住在黑客大厅,他是“消失门”游戏阶段的最早参与者之一。游戏一开始,他首先选择蓝色房门,进入以后,点击了3次。他的得分随即显示在电脑屏幕的底部,但他注意到的不仅是分数。随着每一次点击,其他两扇门的尺寸也跟着减少1/12,表示如果不被点到,就会继续缩小。如果再有8次点不到,就会完全消失。

山姆不打算这样。他移动光标,点击红色房门,使它恢复原来的尺寸。进入红色房间,点击了3次。可是他又注意到绿色房门——再有4次不点它就会完全消失。他再一次移动光标,点击绿门,使它恢复到原来大小。

绿色房间的分值似乎最高。那么他是否应该在这里一直待下去?(要记住每个房间都有各自的分值区间。山姆还不能确定绿色房间是最高的。蓝色房间可能比这里高,红色房间可能还要高,也可能两个房间都不如绿的高。)山姆眼里出现焦躁的神色,他迅速把光标从屏幕的一侧移动到另一侧,点开红色房门,但又看到蓝色房门也在不断缩小。他在红色房间里点了几下,又赶紧点开蓝色房间。可是这时绿色房门却变得更小,不点不行了——他又赶快移动到绿色房门。

山姆在几扇门之间疲于奔命。就像是在周末家长拖着孩子,一种课程刚刚结束,连气都顾不上喘一口,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种课程一样。

这难道就是我们现实中有效的生活方式吗——特别是当每个星期我们面前就多出一两扇门的时候?在实验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样东奔西跑不仅令人身心俱疲,而且很不经济。事实上,那些手忙脚乱企图让所有的门都开着的参与者,到头来赢到的钱比其他那些无须处理“消失门”的同学要少很多(大约少15%)。事实是,他们只要选中任何一个房间——哪一个都行——一直打到底,赢的钱肯定比他们实际上拿到的多!

实验中把游戏的规则作了改动,实验结果还是一样。例如,把点击每扇门的成本改为3美分,这样如果参与者点击其它的门,不仅会失掉一次赢钱的机会,还会付出直接的金钱代价。实验参与者的反应一点儿也没变。他们同样带着非理性的冲动,竭力保持所有的选择余地。

把每个房间确切可以赢到多少钱都告诉了参与者。但实验结果还是一样,他们还是一个劲儿地去设法保住所有的房门。

果断地关上该关的门

我们怎么才能摆脱这种非理性的冲动,不去追逐毫无价值的多余选择呢?哲学家埃里希在1941年写了一本书——《逃避自由》。他说,在现代民主制度下,困扰人们的不是缺乏机会,而是机会太多,令人眼花缭乱。这在今天的社会里表现得更明显。人们不断提醒自己,我们可以做到一切,可以成就自己期望的一切。问题在于是否能实现这一梦想。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全面提高自己;我们必须对生活中的一切加以尝试;必须在有生之年把人生必看的1000种东西全部看遍,就算看了999种也不行。随之而来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这样做下去,难道不会把自己搞得劳累不堪、心力交瘁吗?埃里希描述的这种诱惑,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些参与者所遭受的诱惑,他们正在手忙脚乱地从一扇门冲向另一扇门。

在门与门之间奔忙是人类的一种奇怪行为。更加奇怪的是,我们的一种冲动驱使我们去追逐毫无价值的选择——那些几乎消逝的或者对我们不再有价值的机会。例如,清楚自己和前男友的关系已成明日黄花。但往往还冒着失去眼前白马王子的风险,继续试图与那个昔日情人重修旧好呢?同样的,我们有多少次买下了打折商品,并不是因为真的需要,而是因为一旦打折结束,这些东西卖完了,我们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价格了?

相反的,如果我们认识不到某些事物已经成了消失的房门,需要我们当机立断去珍惜,那么悲哀的另一面就来了。例如,我们在工作上加班加点,却没想到爱子和娇女的童年正在一天天消逝。有些时候,这些“门”正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在关上,我们甚至察觉不到。例如,作者的一个朋友对我说起他婚姻生活中最幸福的一年,那时他住在纽约,妻子住在波士顿,只有到了周末才能团聚。在此之前,他们虽然同住在波士顿的家中,但是每到周末,两个人却各自加班忙于自己的工作,没有时间享受彼此的温馨。一旦改变了生活的安排,双方都知道只有周末才属于他们,良辰苦短,时光频催,滴答的钟表声在提醒他们,于是他们把工作先放到一边,充分享受恩爱缠绵的有限时光。

这并不是说用全部时间陪伴孩子而放弃工作,或者为了改善夫妻生活故意选择两地分居(尽管这样做可能有所裨益)。不过,给自己设置一个内在警钟,在一些最重要的“门”即将关闭时提醒自己,难道不是很有好处吗?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实验证明,手忙脚乱地去保持所有选择是傻瓜的游戏。它不仅耗尽我们的热情,也掏空我们的钱包。我们需要把有些“门”自觉地关闭掉,关掉某些小门当然很容易——从度假计划中划掉某些景点、城市,从女儿课外活动安排里去掉空手道一项——这些都不难。但大一些的门关起来就很困难。通向新职业、新职位的大门关起来就很难,通向我们梦想的大门关起来也很难。我们和某些人的关系之门也是如此——即使它看起来已毫无价值。

我们有种非理性的冲动,要让所有的门都开着。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应该去关。无论是大门还是小门,该关的就要关掉。我们有必要退出一些浪费时间的协会,不要再给一些朋友寄送节日贺卡,因为他们有了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我们需要确定是否有时间去看篮球,是否能同时打高尔夫球,又能和家人在一起。我们或许应该把其中某些运动放一下。我们有必要把这些门关掉,因为这些事既费时费力还挤占了我们的参与机会,使我们无法顾及那些有价值的选择,还会使我们疲惫不堪。

信息来源双枪竹木,本文作者郑承烈为双枪集团董事长及总裁

免责声明:感谢作者辛苦原创!本平台发布信息仅作为行业交流与学习之目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