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qbxi / / 隋纪七(二)--天下第一粮仓隋代洛口仓...

分享

   

隋纪七(二)--天下第一粮仓隋代洛口仓...

2019-09-11  zqbxi

     隋末战争,攻占粮仓成为起义军一大军事目标。而洛口粮仓为天下第一。

        洛口粮仓也叫兴洛仓,位于今郑州巩义河洛镇七里铺村以东的黄土岭上。这里地处丘陵,形势险要,土层坚硬、干燥,又有水路运输之便。自洛河逆水而上可达东都洛阳,逆黄河而上可达陕西潼关和京城长安,顺水而下可达山东至海口,同时与大运河相通,还能南到江苏、浙江,北到河北等省。
       隋大业二年(606年),在巩县东南兴建洛口仓,把从江南经大运河运来的粮食囤积于此。当时洛口仓的仓城周围二十余里,共有三千窖,每窖藏粮八千担,设官兵千人防守粮仓。按此记载计算,洛口仓约可容纳粮食2400万担,是当时全国最大的粮仓。
       洛口仓不仅容量大,而且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瓦岗军李密向翟让献计说,洛口仓粮食数量巨大,如果瓦岗军号召天下英雄就仓用粮,天下的各路起义领袖一定响应瓦岗军,听命于翟让,然后翟让就可以称帝号,平定中原。这说明得洛口仓就能成帝,失之便会丧邦。
        大业十二年(616年),翟让和李密的瓦岗军打到荥阳,接近了兴洛仓。这时,李密分析了形势,认为百姓饥馑,洛口仓储藏的粮食数量巨大,又容易攻取。因此他建议翟让要不失时机地夺取。翟让采纳了李密的意见,立即派精兵七千,袭击洛口仓。大业十三年(617年),终于攻克洛口仓。
        瓦岗军占领洛口仓后,立即开仓放粮,赈济饥民,瓦岗军的队伍也得到迅速发展,短时间内猛增至几十万人。李密又令增筑兴洛城,周围四十里,使洛口仓扩大了几倍。瓦岗军在这里建立了农民政权,李密自立为魏公。
         唐代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复置洛口仓。
         沧海桑田,当年的洛口仓已不复存在。但在巩义七里铺村的北岭上,尚存留着长一百多米、宽十余米的隋唐城墙,这可能就是隋唐洛口仓的遗址。

     背山面河的洛口村,如今交通十分不便,背后的山是道阻隔,面前的河也是道阻隔。只有山与河之间的一条小路,将村子与世界相连。闭塞的洛口村经济也较落后,如今还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村。

  其实洛口村距离现代交通主干线并不远,陇海铁路和连霍高速公路都在村后山上通过,甚至占用了村里的土地,但这两条主干线高高在上,火车、汽车呼啸而过,对这个小小的村庄不屑一顾。

  在隋唐时代,洛口的交通位置却不是这么尴尬,那时黄河不是阻隔,而是通途,随着大运河横空出世,洛口获得了举足轻重的交通枢纽地位。

  大运河是世界上开凿时间最早、规模最大、里程最长的运河。有人说,大运河和长城,是中国人在大地上刻画的两条线,长城是一撇,运河是一捺,在中华大地上组成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字。全长2700余公里的大运河,将黄河、长江、淮河、钱塘江、海河五大水系连接成一个庞大无比的运输网络,对促进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而在大运河初具雏形之时,人们不经意地发现,洛口成了这个庞大水运网的中枢。

  公元605年,隋炀帝即位不久,就下令建都洛阳,同时下令开凿大运河。大运河以洛阳为起点,经洛河入黄河,然后分两路开凿,向南终点为余杭(今杭州),向北终点为涿州(今北京),如此一来,洛口就坐落在了大运河最为重要的三岔路口上。

  在大运河开凿的第二年,隋朝就开始在洛口兴建粮仓。这个仓规模巨大,为当时天下第一,从今天洛口村到七里铺村,十多里的范围,共兴建粮仓3000个,每个仓可容8000石粮食。这样规模的粮仓,肯定不是为了供应当地消费,甚至也不是为百里之外的首都洛阳贮备的,因为洛阳附近另有回洛仓、河阳仓两座大粮仓。显然,大运河的设计者在三岔口摆上这么一座超级大粮仓,是要让其作为调剂东西南北的物流中心。

  洛口仓如一座大容量的水库,各地的漕粮,通过庞大的水运网络,如水流般在这里蓄积,使洛口成为天下瞩目的所在。

  隋代运河中枢洛阳

  “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这是唐代诗人皮日休的《汴河怀古》。

  隋炀帝名声不好,但古往今来试图对他进行重新评价的不乏其人,大都认为他虽然十分胡闹,可也十分能干事儿。用时下的话说,他是那种虽腐败却能干事儿,干大事儿的官儿;比那些光腐败不会干事儿,或者不腐败也干不出啥名堂的官儿好太多了。而皮日休的这首诗,甚至将隋炀帝开凿大运河的功绩与大禹治水相提并论。

  中国的主要河流都是自西向东,穿越崇山峻岭,一泻千里,东走大海。大运河的开凿,贯通了南北内陆交通,弥补了自然河流的不足,自开凿后,大运河“船舶往来,商旅辐辏”,“舟行如梭,不舍昼夜”,成为连接大中国的生命线。从隋到清,1000多年的时间,历朝历代都把维护运河通航作为国家要务,这条人工河成为江山一统的重要保证。

  中国开凿运河的历史,从春秋时代的吴王夫差就开始了。到隋朝时,全国重新归于一统,当时,掌控天下财赋,保证首都人口和全国军队的粮食供应,是中央政府最为重要的事务,而这些事情,都需要仰仗漕运。不仅在隋朝,中国历史上每一个大一统王朝,漕运都是关乎国计民生、关乎王朝生存的命脉,大运河的主要使命,就是漕运。

  隋初,政府利用黄河、渭水等天然河流进行漕运,可是天然河道未经整治,很多地方沙多流浅、绕道迂曲、水位无常,经常造成漕运的阻塞停滞。隋文帝开皇四年(公元584),隋王朝就下令开凿广通渠,该渠自大兴城(今西安市)西引渭水,东至潼关入黄河,全程三百余里,代替渭水进行漕运。开皇七年,由于平陈战争的需要,隋王朝又修凿自山阳(今江苏淮安)至江都(今扬州市)的山阳渎,沟通淮河与长江。

  公元605年,不安分而富有想象力的隋炀帝即位,不久下令迁都洛阳,开凿贯通南北的大运河。

  隋炀帝能在洛阳大展拳脚,与他老爹隋文帝打下的底子有极大的关系。隋文帝杨坚在位20多年,他励精图治,使隋朝迅速强大繁荣起来。面对天下初定、百废待兴的局面,隋文帝施展雄才大略,在政治、经济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使国家政权稳固、社会安定、户口锐长、耕地速增、积蓄充盈、文化发展、甲兵强锐。后人将他的治绩称为“开皇之治”。

  有了老爹奠定的家底儿,隋炀帝即位后,一面大举营建洛阳城,一面大手笔规划大运河。他任用伟大的工程专家宇文恺,先开凿通济渠以打通黄河、淮河的联系。这个工程以洛阳为起点,自洛阳西苑引谷、洛水,出洛阳城东流至偃师西入洛,经洛河入黄河,再由板渚(今荥阳汜水镇东三十里)引黄河水东南流至盱眙县(今江苏盱眙县)对岸入淮。这段运河在唐宋时改称汴河,一直是南北交通的主要干道,在历史上大大的有名。

  三年后,为用兵辽东,隋炀帝下令开凿永济渠,引沁水南通黄河,北达涿郡(今北京)。随后,隋王朝又疏浚修整山阳渎(改称邗沟),开凿自京口(今镇江)至余杭(今杭州市)的江南河,以连接长江与钱塘江。这样,在隋文帝的基础上,隋炀帝用短短五六年时间,就完成了大运河的构建,形成西抵长安,北达涿郡,南至余杭,沟通黄河、长江、淮河、海河、钱塘江五大水系,覆盖半个中国的水运交通网。

  大运河完工后,首都洛阳成为全国交通的中枢,史书说,洛阳“沟通江、汉之漕,控引河、淇(指永济渠)之运”。东西南北的国家物资,都是以洛阳作为枢纽完成调运的。如隋唐两代多次用兵辽东,都是从洛阳调集粮食和军用物资,通过永济渠运送,一时间,运河上“舳舻相次千余里……填咽于道”。而洛阳的中枢作用,又是通过洛口仓这个物流中心实现的。

  天下粮仓河南居多

  洛口仓兴建于大业二年(公元606年),也就是开凿通济渠的第二年。

  在此之前,隋文帝已经在天下兴建了诸多的粮仓,这些数量众多的粮仓分为两类,即官仓和义仓。义仓又称社仓,设置于乡间,其储量由百姓捐纳,饥荒年间用以赈济灾民。百姓和军人均可捐出适当粮食,存入本地社仓由专人保管,国家规定有农户捐粮的标准:上户不过一石,中户不过七斗,下户不过四斗。社仓制度,形成一种有效的社会保障机制。官仓的设置,则主要是为了增加全国漕运的效率。原来全国各州都直接向首都输送漕粮,效率低下,也造成人力物力的浪费。隋文帝下令改为集中和分段运输的办法,在黄河沿岸设置一些大型粮仓,把关东各州的漕粮集中在仓内,然后利用黄河和广通渠运往关中。

  当时天下有四大官仓,都在黄河沿岸,即洛州(今洛阳)的河阳仓,陕州(今三门峡市西旧陕县)的常平仓,华州(今陕西华阴)的广通仓,卫州的黎阳仓(在今浚县)。四大粮仓中,三个在今河南境内,可见当时河南在全国交通网络中的地位。据著名历史地理学家邹逸麟先生研究,这三座大粮仓都兴建于隋文帝开皇三年,在隋朝初年的漕运和财政体系中,具有重要的地位。

  邹逸麟先生认为,河阳仓在今偃师境内的邙山上,这里地势高燥,适合修建粮仓,这个仓是为从洛口转运粮食入洛阳城而设。黎阳仓是黄河之北唯一的大粮仓,其位置在今浚县大?山麓。当时黎阳东临黄河,是重要的黄河渡口,交通已称便利,而后来开凿的永济渠也是从黎阳西边经过,使黎阳仓的地位更为重要。隋唐时期,黄河之北各州征收的粮食,都先集中在这里,然后沿黄河或者永济渠运往洛阳、长安;而当朝廷用兵东北之时,则先在这里储备粮食,然后由此运往辽东。宋人张舜民曾写道:“予尝登大?,仓窖仍存,各容数十万,遍布一山之上。”可见直到宋代,人们还可以感受到黎阳仓庞大的规模。

  常平仓位于陕州(今三门峡市西旧陕县)西南四里,这里地势高平,所以又叫做太原仓。这个仓的设置,与三门峡砥柱天险有着密切关系。自洛阳以西至三门峡的那段黄河,在北岸中条山脉、南岸?山山脉的约束下,河身在峡谷之中穿行。在今三门峡地方,河道被屹立在河中心的两个大石岛分成三股,好似黄河中的三座大门,故称为三门峡。黄河在这里不仅河道狭窄,水流湍急,而且暗礁密布,漩涡众多,行船至此,稍有不慎,就有覆舟之灾。为避开这段河流,隋唐时的漕粮或经黄河到孟津西北上岸,或经洛水到洛阳启程,经?、函山路至三门峡之西,储存在太原仓中,再经黄河、广通渠运往长安。因为这样的交通地位,常平仓自然十分重要,其仓城六里,规模庞大,也是“蓄巨万之仓”。

  隋唐两代均定都于关中的长安,但均以洛阳为陪都,这种政治格局跟三门峡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三门之险,粮食不得不通过陆路运输,而陆运耗费极大、效率又极低,如从洛阳到太原仓的陆运分八递场,每场间隔四十里,每递用车八百辆,即便这样,八十万石至一百万石的租米,需时二月方能运毕。因三门峡造成的漕运瓶颈,洛阳与长安的物资储备形成鲜明的对比,当时洛阳“帑藏积累,积年充实,淮海漕运,日夕流衍”,而长安“府库及仓,庶事实缺,皆籍洛京传输”。

  隋唐两代,每逢关中地区有灾情,常将中央政府迁往水运方便、“舟车所会”的洛阳去。而杨广即位后,仅在长安待了三四个月,就决定营建东都洛阳,建成后即以东京为首都。武则天临朝称制后,改东都为神都,她在位二十年内,除两年居于长安外,其余时间都在洛阳。中国历史上干脆爽快、富有个性的两个皇帝都选择了洛阳,其中固然有政治原因,而交通的因素无疑也十分重要。

  隋炀帝迁都洛阳并开凿大运河后,天下交通格局发生重大变化,而因漕运需要而设的粮仓格局,也发生重大变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洛口仓的异军突起。

  天下第一粮仓应运而生

  大运河完工后,隋王朝在沿线重要的节点设置了不少粮仓,主要用于中转漕粮。大运河长2000多公里,由于各地自然条件不同,不同河段的流量、含沙量以及河床特点各不相同,不可能依靠同一艘船一次运到,需要转换熟悉不同河段的船只和水工分段运输。因此就需要在沿线节点兴建粮仓,以方便转运。如此一来,“节级转运,水通则舟行,水浅则寓于仓以待,则舟无停留,而物不耗失”,运河与粮仓,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漕运系统。

  在大运河配套的众多粮仓中,有两个规模最大,它们就是洛口仓和回洛仓。回洛仓在洛阳城北七里,是首都洛阳的粮库;洛口仓也叫兴洛仓,位于洛河入黄河之口。在大运河新兴的庞大水运网中,洛口恰好成为三岔口,顿时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洛口仓筑有仓城,周围二十余里,“穿三千窖,每窖容八千石”,“置监官并镇兵千人守卫”。全仓储米约有二千四百万石,是隋朝最大的一个粮仓,也成为大运河最大、最重要的物流中心。东南运来的漕米,很大部分都贮藏在这里,由此往西可运往洛阳、长安;而用兵东北时,又可由此运粮渡黄河,经永济渠而运往东北。邹逸麟先生认为:“洛口仓可以说既是东都洛阳的外围粮仓,又是用兵东北的军粮转运站,在隋地位极为重要。”

  洛口仓兴建后,原本位居四大粮仓之一的河阳仓逐渐失去价值,在隋朝末年已被废弃。

  隋炀帝在洛口建天下第一粮仓,自然是由于这里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选址后来出了大问题。在天下大乱之时,这个粮仓成为影响天下大局的关键所在。

  这里曾经是洛河、黄河交汇之处,因大运河的兴修,这一带的交通位置曾经十分重要,隋王朝在这一带兴建了天下第一粮仓——洛口仓。

  洛口村中这孔大窑据说是洛口仓城3000大仓之一,据介绍,此窑极深,从来没有村民能走到尽头。 

隋纪七(二)--天下第一粮仓隋代洛口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隋纪七(二)--天下第一粮仓隋代洛口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隋纪七(二)--天下第一粮仓隋代洛口仓 - zqbxi520 - 敞开胸怀  迎接未来

 

       让乃令密建牙,别统所部,号蒲山公营。密部分严整,凡号令士卒,虽盛夏,皆如背负霜雪。躬服俭素,所得金宝,悉颁赐麾下,由是人为之用。麾下士卒多为让士卒所陵辱,以威约有素,不敢报也。让谓密曰:“今资粮粗足,意欲还向瓦岗,公若不往,唯公所适,让从此别矣。”让帅辎重东引,密亦西行至康城,说下数城,大获资储。让寻悔,复引兵从密。
    

       鄱阳贼帅操师乞自称元兴王,(此地姓操者多)建元始兴,攻陷豫章郡,以其乡人林士弘为大将军。诏治书侍御史刘子翊将兵讨之。师乞中流矢死,士弘代统其众,与子翊战于彭蠡湖,子翊败死。士弘兵大振,至十余万人。十二月,壬辰,士弘自称皇帝,国号楚,建元太平;遂取九江、临川、南康、宜春等郡,豪杰争杀隋守令,以郡县应之。其地北自九江,南及番禺,皆为所有。(江西广东一带
    

      诏以右骁卫将军唐公李渊为太原留守,以虎贲郎将王威、虎牙郎将高君雅为之副,将兵讨甄翟儿,与翟儿遇于雀鼠谷。渊众纔数千,贼围渊数匝;李世民将精兵救之,拔渊于万众之中,会步兵至,合击,大破之。
   

       帝疏薄骨肉,蔡王智积每不自安,及病,不呼医,临终,谓所亲曰:“吾今日始知得保首领没于地矣!”(得个全尸
    

       张金称、郝孝德、孙宣雅、高士达、杨公卿等寇掠河北,屠陷郡县;隋将帅败亡者相继,唯虎贲中郎将蒲城王辩、清河郡丞华阴杨善会数有功,善会前后与贼七百余战,未尝负败。帝遣太仆卿杨义臣讨张金称。金称营于平恩东北,义臣引兵直抵临清之西,据永济渠为营,去金称营四十里,深沟高垒,不与战。金称日引兵至义臣营西,义臣勒兵擐甲,约与之战,旣而不出。日暮,金称还营,明旦,复来;如是月余,义臣竟不出。金称以为怯,屡逼其营詈辱之。义臣乃谓金称曰:“汝明旦来,我当必战。”金称易之,不复设备。义臣简精骑二千,夜自馆陶济河,伺金称离营,卽入击其累重。金称闻之,引兵还,义臣从后击之,金称大败,与左右逃于清河之东。月余,杨善会讨擒之。(张金称(?-617)隋末清河鄃县(今山东省夏津县,位高唐县西北)人。隋末山东农民起义首领,后被镇压。体貌壮伟、勇猛任侠。)吏立木于市,悬其头,张其手足,令仇家割食之;未死间,歌讴不辍。诏以善会为清河通守。
    

        涿郡通守郭绚将兵万余人讨高士达。士达自以才略不及窦建德,乃进建德为军司马,悉以兵授之。建德请士达守辎重,自简精兵七千人拒绚,诈为与士达有隙而叛,遣人请降于绚,愿为前驱,击士达以自效。绚信之,引兵随建德至长河,不复设备。建德袭之,杀虏数千人,斩绚首(郭绚,河东安邑人也。家素寒微。初为尚书令史,后以军功拜仪同,历数州司马长史,皆有能名。大业初,刑部尚书宇文弼巡省河北,引绚为副。炀帝将有事于辽东,以涿郡为冲要,访可任者。闻绚有干局,拜涿郡丞,吏人悦服。数载,迁为通守,兼领留守。及山东盗贼起,绚逐捕之,多所克获。时诸郡无复完者,唯涿郡独全。后将兵击窦建德于河间,战死,人吏哭之,数月不息。),献士达,张金称余众皆归建德。杨义臣乘胜至平原,欲入高鸡泊讨之。建德谓士达曰:“历观隋将,善用兵者无如义臣,今灭张金称而来,其锋不可当。请引兵避之,使其欲战不得,坐费岁月,将士疲倦,然后乘间击之,乃可破也。不然,恐非公之敌。”士达不从,留建德守营,自帅精兵逆击义臣,战小胜,因纵酒高宴。建德闻之曰:“东海公未能破敌,遽自矜大,祸至不久矣!”后五日,义臣大破士达,于陈斩之,乘胜逐北,趣其营,营中守兵皆溃。建德与百余骑亡去,至饶阳,乘其无备,攻陷之,收兵,得三千余人。义臣旣杀士达,以为建德不足忧,引去。建德还平原,收士达散兵,收葬死者,为士达发丧,军复大振,自称将军。先是,羣盗得隋官及士族子弟,皆杀之,独建德善遇之;由是隋官稍以城降之,声势日盛,胜兵至十余万人。
   

       内史侍郎虞世基以帝恶闻贼盗,诸将及郡县有告败求救者,世基皆抑损表状,不以实闻,但云:“鼠窃狗盗,郡县捕逐,行当殄尽,愿陛下勿以介怀。”帝良以为然,或杖其使者,以为妄言,由是盗贼徧海内,陷没郡县,帝皆弗之知也。杨义臣破降河北贼数十万,列状上闻,帝叹曰:“我初不闻,贼顿如此,义臣降贼何多也!”世基对曰:“小窃虽多,未足为虑,义臣克之,拥兵不少,久在阃外,此最非宜。”帝曰:“卿言是也。”遽追义臣,放散其兵,贼由是复盛。(对自己有能力的将领缺乏基本的信任


       治书侍御史韦云起劾奏:“世基及御史大夫裴蕴职典枢要,维持内外,四方告变,不为奏闻。贼数实多,裁减言少,陛下旣闻贼少,发兵不多,众寡悬殊,往皆不克,故使官军失利,贼党日滋。请付有司结正其罪。”大理卿郑善果奏:“云起诋訾(诋毁诬蔑)名臣,所言不实,非毁朝政,妄作威权。”由是左迁云起为大理司直。
    

        帝至江都,江、淮郡官谒见者,专问礼饷丰薄,丰则超迁丞、守,薄则率从停解。江都郡丞王世充献铜镜屏风,迁通守;历阳郡丞赵元楷献异味,迁江都郡丞。由是郡县竞务刻剥,以充贡献。民外为盗贼所掠,内为郡县所赋,生计无遗;加之饥馑无食,民始采树皮叶,或捣藳为末,或煑土而食之,诸物皆尽,乃自相食;而官食犹充牣rèn,吏皆畏法,莫敢振救。王世充密为帝简阅江淮民间美女献之,由是益有宠。
    

       河间贼帅格谦拥众十余万,据豆子{齿亢},自称燕王,帝命王世充将兵讨斩之。谦将勃海高开道收其余众,寇掠燕地,军势复振。
    

       初,帝谋伐高丽,器械资储,皆积于涿郡;涿郡人物殷阜,屯兵数万。又,临朔宫多珍宝,诸贼竞来侵掠;留守官虎贲郎将赵什住等不能拒,唯虎贲郎将云阳罗艺独出战,前后破贼甚众,威名日重,什住等阴忌之。艺将作乱,先宣言以激其众曰:“吾辈讨贼数有功,城中仓库山积,制在留守之官,而莫肯散施以济贫乏,将何以劝将士!”众皆愤怨。军还,郡伥城候艺,艺因执之,陈兵而入。什住等惧,皆来听命,乃发库物以赐战士,开仓廪以赈贫乏,境内咸服;杀不同己者勃海太守唐祎等数人,威振燕地,柳城、怀远并归之。艺黜柳城太守杨林甫,改郡为营州,以襄平太守邓暠为总管,艺自称幽州总管。
    

        突厥数寇北边。诏晋阳留守李渊帅太原道兵与马邑太守王仁恭击之。时突厥方强,两军众不满五千,仁恭患之。渊选善骑射者二千人,使之饮食舍止一如突厥,或与突厥遇,则伺便击之,前后屡捷,突厥颇惮之。
    

         恭皇帝义宁元年(丁丑,公元六一七年)
    

        春,正月,右御卫将军陈棱讨杜伏威,伏威帅众拒之。棱闭壁不战,伏威遗以妇人之服,谓之“陈姥”。棱怒,出战,伏威奋击,大破之,棱仅以身免。伏威乘胜破高邮,引兵据历阳,自称总管,以辅公祏为长史,分遣诸将徇属县,所至辄下,江淮间小盗争附之。伏威常选敢死之士五千人,谓之“上募”,宠遇甚厚,有攻战,辄令上募先击之,战罢阅视,有伤在背者卽杀之,以其退而被击故也。所获资财,皆以赏军。士有战死者,以妻、妾徇葬。故人自为战,所向无敌。(残酷的军纪
    

         丙辰,窦建德为坛于乐寿,自称长乐王,置百官,改元丁丑。
    

        辛巳,鲁郡贼徐圆朗攻陷东平,分兵略地,自琅邪以西,北至东平,尽有之,胜兵二万余人。
    

        卢明月转掠河南,至于淮北,众号四十万,自称无上王;帝命江都通守王世充讨之。世充与战于南阳,大破之,斩明月,(涿郡涿县(今河北省涿州市)人。614年(隋炀帝杨广大业十年),率起义军十余万人屯据祝阿(今山东省长清县东北),因遭受隋将张须陀之袭击,遂转战于河南涯北一带。十三年发展到四十万人,声势极为浩大,自称“无上王”。后在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与隋将王世光作战中失败牺牲。)余众皆散。
    

       二月,壬午,朔方鹰扬郎将梁师都杀郡丞唐世宗,据郡,自称大丞相,北连突厥。
    

        马邑太守王仁恭,多受货赂,不能振施。郡人刘武周,骁勇喜任侠,为鹰扬府校尉。仁恭以其土豪,甚亲厚之,令帅亲兵屯合下。武周与仁恭侍儿私通,恐事泄,谋作乱,先宣言曰:“今百姓饥馑,殭尸满道,王府君闭仓不赈恤,岂为民父母之意乎!”众皆愤怒。武周称疾卧家,豪杰来候问,武周椎牛纵酒,因大言曰:“壮士岂能坐待沟壑!今仓粟烂积,谁能与我共取之?”豪杰皆许诺。己丑,仁恭坐听事,武周上谒,其党张万岁等随入,升阶,斩仁恭,(王仁恭(558-617),字元实,天水上邽人。隋朝大将。曾多次追随杨素征战,以军功闻名。早年质朴正直,刚毅谨慎,深得隋文帝、隋炀帝的信任和喜爱。位至大将军,历任骠骑将军、刺史、太守等职。后在马邑太守任上,恰逢饥荒,王仁恭因为坚闭粮仓,不赈济灾民,加上收受贿赂,民怨很大,被部将刘武周煽动部下杀害。王仁恭在世时,多次抗击突厥入侵,获得胜利,颇有战功。《隋书》曰:"有能名"。)持其首出徇,郡中无敢动者。于是开仓以赈饥民,驰檄境内属城,皆下之,收兵得万余人。武周自称太守,遣使附于突厥。
    

        李密说翟让曰:“今东都空虚,兵不素练;越王冲幼,留守诸官政令不壹,士民离心。段达、元文都,闇而无谋,以仆料之,彼非将军之敌。若将军能用仆计,天下可指麾而定。”乃遣其党裴叔方觇东都虚实,留守官司觉之,始为守御之备,且驰表告江都。密谓让曰:“事势如此,不可不发。兵法曰:"先则制于己,后则制于人。"今百姓饥馑,洛口仓(洛口粮仓也叫兴洛仓,位于今河南省郑州市巩义河洛镇七里铺村以东的黄土岭上。这里地处丘陵,形势险要,土层坚硬、干燥,又有水路运输之便。自洛河逆水而上可达当时的首都东都洛阳,逆黄河而上可达陕西潼关和当时的西京长安,顺水而下可达山东至海口,同时与大运河相通,还能南到江苏、浙江,北到河北等省。)多积粟,去都百里有余,将军若亲帅大众,轻行掩袭,彼远未能救,又先无豫备,取之如拾遗耳。比其闻知,吾已获之,发粟以赈穷乏,远近孰不归附!百万之众,一朝可集,枕威养锐,以逸待劳,纵彼能来,吾有备矣。然后檄召四方,引贤豪而资计策,选骁悍而授兵柄,除亡隋之社稷,布将军之政令,岂不盛哉!”让曰:“此英雄之略,非仆所堪;惟君之命,尽力从事,请君先发,仆为后殿。”庚寅,密、让将精兵七千人出阳城北,踰方山,自罗口袭兴洛仓,破之;开仓恣民所取,老弱襁负,道路相属。(翟让并无大志)(攻占粮仓成为一大军事目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来自: zqbxi > 《隋》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