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临风 / 三国 / 三国吴景帝孙休简介资料 景帝孙休人物传记

0 0

   

三国吴景帝孙休简介资料 景帝孙休人物传记

2019-09-11  庶民临风

  东吴太平二年(257)冬十月的一个中午,在东吴京城建业城(今江苏南京)外不远的田野里,千余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笔挺地站在大道旁。神色严肃,象是在等待着什么。站立在众军士前面的,除有少数军官外,一个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年青人尤其引人注目。只见他身穿品秩极高的朝服,却又腰佩长剑,华贵中带有几分英武。他虽然也是默默地站立,严肃的脸色仍不能掩藏那淡淡的焦躁,他不时地向远处望去。

  忽然,远处腾起一团尘雾,从人群中传出了低低的声音: “来了”! 众军士不由地向远处望去。

  渐渐地,人们看清了,来的是一队缓缓行进的人群,走在最前面的,是天子的仪仗!只见各色旌旗迎风飘扬,各种仪仗、兵器在冬日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天子的乘舆也过来了,随后是骑马、步行的百官及其僚佐。队伍两边及尾后,有许多护卫的士兵和军官。

  这时,仪仗队在军士面前停下,从天子的舆车中,出来一位二十二三岁的年青人。顿时,众军士齐声欢呼“万岁”! 欢呼声过后,站立在军士前面的年青人跪于道旁,口中说道: “臣琳在此迎接陛下!”原来,这是东吴大将军孙琳率军士迎接新君孙休。

  孙休字子烈,是吴大帝孙权的第六个儿子。13岁时,跟随中书郎射慈,郎中盛冲学习诗书礼乐等儒家文化。东吴太元二年 (252),孙权封他为会稽王,居住虎林 (今安徽中部)。孙权死后,孙休的弟弟孙亮即位,太傅诸葛恪辅政。诸葛恪担心孙氏诸王分据长江沿岸各军事要地,会给中央造成威胁,就将诸王迁移他处,孙休也从虎林迁至丹阳郡(今安徽宣城一带)。当时,丹阳郡太守是李衡。李衡字叔平,原是个蔑视权贵,敢说敢作之人。衡本来是襄阳 (今湖北襄樊一带) 兵家之子,东汉末年进入三吴之地成为布衣平民。三国时期,品评鉴定人物成风,如获得有识人之鉴的名士的几句品评,此人便会身价百倍,曹操曾因名士许子将评之为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而名扬天下。李衡听说羊衜有鉴人之能,便亲自登门拜访,恳求他对自己作一评断。羊衜将李衡仔细打量一番,叹道: “君有大才,但生于多事之世,至多也就当个尚书诸曹郎罢了,可惜!”李衡却颇为知足,大喜而去,当时孙权年老多病,校事吕壹在孙权身边操弄权柄,众大臣都因他颇受宠爱而不敢发一言,羊衜说: “非李衡,不能治吕壹。”于是,众人一同推荐李衡为郎。当孙权接见李衡的时候,李衡慷慨陈辞,面无惧色,历数吕壹行奸弄权之事数千言,孙权大为惭愧。几个月之后,孙权终于发现了吕壹的劣迹,将他诛杀,而大力提拔李衡。衡先为司马,后为丹阳太守,现在孙休到了李衡的治下,不知是孙休倚仗自己是皇帝国戚作威作福而触犯法律,还是李衡故意整治亲贵以示标榜,反正李衡常常以法律绳治孙休,搞得孙休惶惶不可终日,苦不堪言,最后,只得上书求转他郡,于是便去了会稽郡 (今浙江绍兴一带)。

  孙亮被废之后,孙琳便欲迎立孙休为帝。

  孙琳先命宗正孙楷、中书郎董朝去会稽郡奉迎孙休。在此之前,孙休曾作一怪异之梦: 梦见自己乘一巨龙飞上天,回头一看,竟看不见龙尾,醒来之后,大为惊奇。正在这时,左右人报告,京师孙楷、董朝二人求见。孙休将二人请进,只见楷、朝进来之后,拜伏于地,口中说道:“大将军孙琳命我二人迎您回京城入继嗣统,君临大位,请速速起程。”“什么?”孙休不相信。二人又把孙琳迎立本意复说一遍,孙休仍然将信将疑,心中暗想: 莫非乘龙之兆应在这上面?此事不知真假,还是等等再说。虽楷、朝二人反复催促起程,孙休还是把二人留了一天两夜,这才勉强起程。

  一路上,孙休始终放心不下,起起停停,拖延时间,急得楷、朝二人心如火燎,恨不能立时飞至京师。行至曲阿 (今江苏丹阳附近) 时,忽见路边闪过一位老翁,拦住孙休的坐骑,纳头便拜,孙休不解地问: “老人家,你有何事?”老翁答道: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现在天下翘首盼望,请陛下速行。”孙休一想,老翁此言甚是,便加快步伐,星夜赶往京城。

  队伍来到永昌亭,只见这里已经戒备森严,旌旗招展。原来,孙琳已派其弟武卫将军孙恩代行丞相职权,率领文武百官及天子仪仗等在此迎候孙休。恩等命人火速建造行宫,未成之时,暂以军中武帐作为便殿。此时,孙休等已到,休先命孙楷前往通报。而后,休乘辇车进入便殿,群臣再拜称臣,请孙休升入御座。孙休却再三谦让,只在东厢坐下。户曹尚书忙趋身向前,高声赞奏百官拥戴之意,代丞相孙恩奉上天子玉玺印符,请孙休收下。孙休又谦让再三,最后,孙休说:“既然众卿都推戴我,我怎敢不从众命?”于是,接过玺符,登上御坐。顿时,便殿内群臣三呼万岁。

  第二天,孙休便乘御辇上路,前有仪仗开道,后有百官陪列,旁有军士护送,浩浩荡荡,好不威风,行至距京城数十里的田野内,见孙琳等已率千余军士恭候多时。于是,便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孙琳等人陪孙休进入京城,当天,就登临皇宫正殿御座,宣布大赦天下,改元永安,正式即位为帝。

  孙休为帝的消息传到丹阳郡,太守李衡惊恐不安起来。当初李衡经常整治孙休,李衡的妻子聪明精细,经常加以劝阻,衡硬是不听。现在孙休当了皇帝,李衡深怕孙休记恨自己而加以报复,惴惴不安。他对妻子说:“当初我不听你的话,才有今日之祸,我看不如投奔魏国。”衡妻说: “不行! 你本来不过是一个平民百姓,受先帝赏识提拔,才有今日。既然当初对陛下已有不礼之举,现在再自己猜疑,以叛逃敌国求得活命,还有什么面目见人!”李衡说:“那还有什么办法?”衡妻又说:“我看陛下乐善好施,注重名声,现在刚刚即位,正想大行德惠之政,以显声名于天下。我估计他肯定不会以私怨将你治罪。我看,你不如自己到监狱里请求囚禁,主动承认以前的过失。这样,不仅能够活命,反而会更受优待。”李衡深叹妻子老谋深算,便按照他说的去做。果然,孙休下诏书道:“丹阳太守李衡,因以前的过失,到有司投案自首。古时管仲曾射中齐桓公衣带之钩,桓公不记旧仇,任仲为相,终成霸业。明君应当如此,李衡可免罪还本郡仍任本官,不要再生疑惧。”此后,孙休又加李衡威远将军。李衡因祸得福,深深叹服妻子的过人之智,对孙休的宽宏大量也感恩戴德。

  孙休能够当上皇帝,全是孙琳的功劳。孙休对此当然不能不表示褒赏感激,即位后不久,孙休就下诏书,以大将军孙琳为丞相,荆州牧,孙氏子弟孙恩、孙据等五人皆授封将军、御史大夫等要职,并封爵为侯,诸将吏参与在永昌亭奉迎、陪伴孙休为帝者,也都官升一级。

  孙琳一门,五人为侯,典掌禁兵,权倾人主,自吴开国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孙氏诸人权势熏天,为所欲为。孙休贵为君主,手中几无权力,凡是孙琳等陈述之事,孙休无不顺从办理,即便这样,孙休仍怕孙琳等谋反作乱,经常对孙琳及其族人数加赏赐,十一月,孙休下诏说:“大将军忠心耿耿,首建大计,安定社稷,功勋卓著,应优加褒奖。目前,大将军执掌中外诸军事,事情烦多,不胜劳累。现在赐其弟卫将军,御史大夫孙恩以侍中衔,使其与大将军管诸事,以示朝廷尊崇功臣,分其劳苦之意。”

  有一次,孙琳给孙休奉献牛酒,可不知孙休是不满孙琳专权,或是有什么其他想法,竟然拒绝不收,孙琳无奈,只得顺便命人将牛酒携至左将军张布家。张布见孙琳郁郁不快,忙命人速备酒菜,二人便在客厅对饮起来,几巡酒过后,孙琳酒酣耳热,说话也渐渐没有遮拦了。他对张布大发牢骚说:“当初废黜孙亮时,许多人劝我自立为帝,可我以为陛下贤明,所以迎立他为君,不是我,陛下如何能当上皇帝? 可今天我奉献礼物,陛下竟然拒不接收,这岂不是把我看成凡臣俗子了吗?这口气实在难以下咽!以后有机会,我定要改立新君。”张布一听,心中大惊,表面却不露声色,随便附和了几句,见孙琳已大醉,便命人将他送了回去。张布见孙琳等人走远,火速奔入宫中,将孙琳之意报告孙休,孙休一听,也大为恐慌,可转念一想,又哭丧着脸,无可奈何地对张布说: “孙琳权势逼人,我早已不安,现在他又明露反意,实在罪该万死!可现在我一无权,二无人,张将军,您说怎么办呢?”张布答道: “陛下所言极是,依臣愚见,为了避免激起孙琳早日谋反,不如对他继续优崇赏赐,使其不备,陛下也好作些准备。”孙休点头道: “张将军见解不差。还请张将军以后多加留意,并为我作些准备。”张布答应。

于是,孙休对孙琳象往常一样,继续委大政于他,并不断加以赏赐。这时,有人告发孙琳,说他心怀不满,侮辱君上,欲图谋反。孙休为了进一步麻痹孙琳,就吩咐有司将告发者送给孙琳发落,孙琳杀了告发者,可心中惊慌不安,唯恐朝廷中再有人与他作对,更担心孙休听信他人之言,联合朝臣整治自己。于是,孙琳便求托孟宗向孙休请求,让孙琳出至武昌 (今武汉市) 屯守,孙休答应,并敕命有司,允许孙琳将所率精兵万余人全部带走,并允许孙琳军队将士任其所需,武器兵具,装备粮草等物,随意装载,不加限制。于是,孙琳军中上下,都忙着打点行装,搬运物资,整个兵营里装备、粮草堆积如山,简直象仓库一样。孙琳又请求带两名中书郎,以协助掌管军政诸事,有司上奏,说中书郎不应外出,孙休下诏特许,并满足孙琳的其他全部要求,因此,孙琳等人大喜过望,以为孙休仍然信任自己,便无忧无虑地整日饮酒作乐,专等吉日良辰启程开拔了。这时,将军魏邈来见孙休,说: “孙琳手握重兵,居住在外,早晚必然生变。”孙休猛然醒悟,明白了孙琳如将兵出外,以后更难制服,便沉吟不语,武卫士施朔又进入宫中,报告孙休说孙琳等人正整治兵器,集合兵马,谋反的征象已十分明显,孙休挥手让二人退下,心中思量着诛琳之计。

  当晚,孙休派人秘密地将张布召入宫中。孙休说:“孙琳将行不轨之事,你看该怎么办?”张布说:“左将军丁奉虽然识字不多,不能读书写字,但计略过于常人,能断大事,可召他来一同谋划。”孙休马上派人将丁奉秘密召入宫中,孙休见丁奉进来,不等他坐定,便迫不及待地说: “孙琳执掌国政,权重如山,现在又想谋反,我想同诸卿共同诛杀他,你看计从何出?”丁奉说: “孙琳兄弟甚多,支党繁盛,并且多数握有兵权,如果突然罢免他,恐怕人心不能统一,陛下将有大难。眼下,腊祭之日快到,依臣看,不如趁腊日聚会的机会,利用陛下身边之兵,将其擒杀。”孙休大喜说: “老将军确实名不虚传,果然有妙计良策,就依将军之计。”

  东吴永安元年(258)十二月七日,建业城中流言四起,人们纷纷传说第二天腊会之日将发生事变,孙琳听说之后,十分不悦,当晚,忽起大风,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孙琳越发惊慌。

  第二天,正是腊会之日。依惯例,宫中要举行宴会。孙琳预感不祥,便称病不去赴宴。孙休便派使者强请,先后有十余人。孙琳无奈,便要入宫,众人纷纷劝阻,孙琳说:“陛下屡次命我赴宴,不可推辞。为防有变,诸位可预先集合兵马,见我入宫之后,便在府内放火,我就可以借机迅速返回。”说毕,便进入宫中。

  孙琳入得宫中,进入殿中坐下,巡视四周,见孙休坐在正位,神色安祥,旁边只有张布、丁奉等人陪侍,也面带笑容,孙琳略微放下心来,又看看四周的武卫之士,个个神色严峻,手握兵器,如临大敌。孙琳一见这等情况,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心中后悔不该入宫,更不该未带卫士,独身赴宴。现在形单影只,手无寸铁,岂不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孙琳正在胡思乱想,忽听见孙休说: “丞相何不入席,快请坐下!”琳口中胡乱应着,寻个座位坐下,哪里还有心思吃酒?孙琳眼睛只望孙府那个方向看,刚刚端起酒杯,只见孙府上空一股浓烟腾空升起,孙琳象见了信号一样,一跃而起,口中说道:“陛下! 臣府中起火,容臣速返,回去探望!”孙休说:“外边军将甚多,不会出事,还用麻烦丞相吗?”琳说:“不行!我必须回去看看!”说着,就要离席往门外走。这时,丁奉、张布一边上来阻拦孙琳,一边以眼神命令左右武卫之士快快动手。众武士一见命令,马上围上前来,抓住孙琳,将他捆个结实。孙琳知大势已去,只求活命,便叩头如捣蒜,一边叩头,一边向孙休请求道: “我愿意流放交州 (今广州一带)。”孙休恨恨地说: “当初你杀腾胤、吕据,为何不将他们流放交州?”孙琳又说: “我愿意身为宫奴。”孙休又说:“你为何不把胤、据贬为宫奴,而偏要杀害他们?不能饶你!”说毕,便命武士将孙琳斩杀于殿中,孙琳死时,年28岁。

  诛杀孙琳后,孙休命使臣拿着孙琳的首级,去孙琳军中告令其众道:“孙琳已死,有与孙琳密谋者,不问罪行轻重,官位高低,全部赦免!”孙琳党众见孙琳已死,知道形势已变,又听说可以得到赦免,便纷纷放下兵器,口中大喊:“陛下万岁!”跪伏于地下。一时间,跪伏投降者达五六千人。孙琳弟孙恩及族人孙闓等,见众人已不附己,知道大势已去,便纷纷四散逃命。孙休命人全数追回杀死。接着孙休又命人诛灭了孙琳三族,还将孙琳族兄孙峻的棺材打开,将以前封授的官印取回,砍碎其棺,再埋入地下。

  孙休诛杀孙琳后,论功行赏,迁丁奉为大将军,加左右都护,进张布为中军督,又封布弟张惇为都亭侯,张恂为校尉。张氏兄弟权势日重,张布也极受宠信,他便恃宠任事,暗中干了许多不法之事。

  孙休虽然年青,却极爱诗书礼乐,并极重文化教育,即位后不久,就曾颁布诏书,仿照古例,立五经博士,从文官武将子弟中挑选勤奋好学者,加以培养。孙休自己也喜爱古代典籍,曾发宏愿,要读遍古代百家之言。休一年四季读书不辍,仅春夏之间稍有停顿。原来,孙休有个嗜好,尤其喜爱捕射野雉。春夏之间,正是野雉出没之时,孙休经常早出晚归,以射野雉为乐。除去这段时间,孙休几乎手不释卷。他还想与博士祭酒韦曜、博士盛冲等谈论文章学问,就打算调二人进宫入侍左右。曜、冲二人不仅学问渊博,而且清介正直,嫉恶如仇。幸臣张布恐怕二人入宫,在孙休面前揭露自己的过失,就百般阻挠,说曜等人学问虚妄,不值得师从。孙休回答张布说: “我涉猎学问,范围颇广,各家之书阅读略遍、书中所言明君暗主、奸臣贼子以及古今大愚大贤成败荣辱之事,无不毕览。现在我召韦曜等人入宫,不过是想与他们谈论学问罢了,并不是跟从他们重新开始学习。再说,即使是师从他们学习,又有什么不好? 大概你担心他们入宫,会给我讲些乱臣贼子谋反篡逆之事,所以不想让他们入宫吧?这些事,我早已见过,并早有防备,并不等着韦曜等人来开导我。你阻拦二人入宫,恐怕是有所顾忌吧?”张布十分圆滑,见孙休面有怒色,连忙叩头请罪,休怒气稍消,布又说二人进宫,会使皇帝沉缅于典籍当中,而妨碍处理政事。孙休更加恼火,说道: “书籍学问,只怕人不喜爱,没有听说过怕人喜爱读书! 读书有什么不好?这样的好事,你却认为我不应该作,是不是以为我有些别的什么事情?政务和学问,性质各异,但可以并行不悖,毫不相妨,想不到今天在我面前,你竟然这样说话办事,真使人失望!”张布见孙休真的发怒生气,十分惊慌,连忙叩头不止,表示认罪。孙休又说: “这不过是互相启发罢了,何至于叩头呢?你忠诚不二,功劳昭著,远近所知,过去之事,我早已铭记在心。《诗经》上说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做人始终如一最难,希望你仍能忠贞不渝,善始善终。”原来,当初孙休未当皇帝之前,张布为左右将督,就很受孙休喜爱。在迎立孙休为帝及诛灭孙琳等事上,张布更有大功。孙休对他厚加宠待,张布也就居功自傲,专权擅行,在孙休面前也经常出言不逊,多有无礼之状。布知道自己无才无德,多行不法,担心韦曜等人入宫面责其失,才极力加以阻挠。孙休虽然了解张布本意并非违抗君命,但心中仍然不悦,可终因张布是自己的心腹宠臣,不愿使他产生疑虑,仍采纳了张布的建议,未让曜、冲二人入宫。

  孙休为人谦虚,却有些怪癖,则即位之初,群臣上奏,请他立皇后、太子,孙休不许。群臣又请,孙休下诏说: “我以无才寡德之身,承袭大业,即位日短,恩泽未遍,加后妃之号,定太子之位,不是当急之务。”群臣及有司反复固请,孙休终究谦虚不许,一直拖至即位将近五年之后,即东吴永安五年(262)八月,孙休才立其妻朱氏为皇后,立长子为太子。 这个字, 极其生僻, 这还是孙休为其儿子特意起的名字呢。孙休为他的四个儿子都挑选极其怪诞的字作名字,并还有一番议论。孙休专门下诏书说:“根据古礼,起名字应用些易避开而不重讳的字。现在人们兢相起好名好字,而与自己的德行不相配,这真好象给聋子起名曰聪,给瞎子起名曰明一样,使我感到好笑,现在人们的名字,或是师友父兄所起,或是自己所作。师友起名,还可以说得过去,父亲兄长起名也有些不对,自己起名字最为不谦,现在我要一反众人之所为,为我的四个儿子起名字,太子名, 音是流水湾湾的湾, 其字是, 音是迄今的迄; 次子名��, 音是杯觥交错的觥, 其字是, 音是圣贤的贤; 三子名壾, 壾音是草莽的莽, 其字是昷, 昷音是举动的举; 四子名��,��音是褒贬的褒,其字是㷏,㷏音是拥有的拥。我给儿子们起的名字,用字都不与常人相同,而是我从古书上抄旧文编造的。这些字,可以避开众人之名了吧?”孙休因自己能编这么多字而洋洋得意,谁知道,这些字既冷僻,又难认难念,不仅常人不识,就连官吏、宫中诸司也都十分头痛,甚至孙休的四个儿子也极不喜欢。

  孙休颇信一些卜巫之术。有一次,孙休患病,便令人找来一名巫师看病。孙休想试一试巫师法术如何,就命人先杀了一只鹅埋在宫中后花园里,上面又架起一座小屋,屋中摆设床塌几凳等物,又把些妇人所用的衣物鞋袜之类放置其上,然后命巫师来看。先传话给巫师说: “如果能说出这坟墓中鬼妇人形象,当场有赏,并让他给皇帝看病。”那巫师围着小屋转来转去,从早到晚,整整一天未发一言。孙休命人追问,也许这巫师早已买通宫人,了解了内情,只听他说: “实不相瞒,我真的并没看见鬼,只见一只白鹅站立在坟墓上,之所以没有马上报告,是我怀疑这白鹅是鬼神故意变出这个模样,等它露出真形我再报告,可是从早到晚,这白鹅竟然毫无改变,我不知何故,所以不敢据实以报。”孙休一听,连声说: “高明! 高明! 快请大师进来给我看病。”这巫师应召进来,胡乱看了看,随口编了几句,哄得孙休信以为真,便吩咐左右厚赏巫师,巫师大喜而去。

  孙休即位之时,东吴国力已开始衰落。在统治阶级内部,各个实力集团争权夺利的斗争日益激烈,这就大大削弱了中央集权的力量。孙休即位之后,魏国不断地寇略边境,交趾郡(今越南北部)吕兴等人也起来造反,沿海一带又有海贼骚扰,真是内外交困。孙休想行惠政,重农桑,整顿吏治,增强国力,本意原是不错,他派使者四巡,察看民情,整饬吏属,又多次下诏劝重农桑,但终因即位日短,权力过小,整个统治阶级日益腐败而收效甚微。

  孙休富有学识,眼光过人,往往能言人所不能言之事。即位之始,有人请求朝廷为故元辅诸葛恪立碑,以表彰其功勋。孙休说:“诸葛恪刚愎自用,不听众人之言,盛夏出军,士卒伤损,无尺寸之功,不能谓之能; 恪居于元辅之位,受讬孤之任,死于逆臣竖子之手,不能谓之智。为何还要立碑?”众人都叹服其过人之见,后来西晋陆机著《辨亡论》,说孙休政无大阙,乃守文之良主也。”,确是不刊之论。可惜孙休生不逢时,否则,也许有可能成为一代名君。

  东吴永安七年 (264)七月,孙休突发重病,神智虽清,但口不能言。左右人慌了手脚,连忙将休安置内宫,一边寻医觅药,一边安排后事。休知自己死期将近,便手写诏书命丞相阳兴入宫。 休命太子孙出来拜见。 休把着阳兴的手臂, 指着太子, 双目含泪,将太子托给阳兴、兴、痛哭流涕,拜于御床之下。不一会,孙休双目一闭,溘然而逝。

  孙休在位7年,死时仅30岁,死后,谥号曰景皇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