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蠹之家315 / 红学苑 / 《红楼梦》里这些谶语,早已暗藏了每一个...

0 0

   

《红楼梦》里这些谶语,早已暗藏了每一个人物的结局

2019-09-11  书蠹之家3...

《红楼梦》里用多种谶语形式揭示人物的命运、情节的走向,“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妙趣横生;又使人从中深味人生的无奈、宿命的悲哀。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太虚幻境薄命司里的那些判词,论者对此探究已多。除此之外,书里还有很多谶语,一,诗词曲赋之谶;二,灯谜酒令之谶;三,日常话语之谶。

一、诗词曲赋之谶:佳句非自得,天意假汝手

诗言志,词缘情。字字句句,是心灵所寄,也是天意幽微难明,而假人之手以见之。

第27回,林黛玉作《葬花吟》,寄情于落花,凄清暗淡,血泪凝结,正是自为诗谶。“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预言了自己被摧残、扼杀的悲剧命运。“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花落”,黛玉死去;“人亡”,宝玉遁去,亡,逃遁也。宝黛结局,就在这一联里。

第78回,贾宝玉作《芙蓉女儿诔》,祭奠晴雯,哀思切切。下一回里,黛玉嫌 “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一联里的“红绡帐”有点“熟滥”,一番讨论后,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这么一改,就不是宝玉祭奠晴雯,而是宝玉祭奠黛玉了,悲夫!可知宝黛悲剧无可避免,只是一个已有预感,一个尚在懵懂。

第70回,以柳絮为题,各自填词,宝钗拈到《临江仙》,写的是:“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可知宝钗后来凭借贵人帮助,而青云直上,但得意不久,因为“本无根”嘛。

第51回,薛宝琴写有十首怀古绝句,其实都是诗谶。第一首《赤壁怀古》,“赤壁沉埋水不流,徒留名姓载空舟。喧阗一炬悲风冷,无限英魂在内游。”所怀係孙刘火烧赤壁大败曹操的古事。同时是个谜语,谜底应该是河灯。——揭示贾家将灰飞烟灭,众芳将香消玉殒,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人,独自哀伤悼念。

二、灯谜酒令之谶:悲凉之雾,遍被华林

佳节,家宴,每以灯谜、酒令助兴,但是,在灯红酒绿的热闹里,处处隐藏悲音。

第22回,元春要每人制作一个灯谜,探春所制打风筝,惜春所制打海灯,分别预示了两人结局,一个远嫁,一个出家。而且,贾政看了元春所制(谜底为爆竹),想,“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看了宝钗的(谜底为更香),贾政又想,“ 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词句,更觉不祥,皆非永远福寿之辈。”而贾政自己制的谜是“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谜底为砚台。——真是“有言(砚)必应”,今天有个“砚台”,所有的话都会应验。贾政的预感一点不差,贾府势败,宝钗福薄。

第50回,史湘云制作灯谜,“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谜底是“耍的猴儿”。——其实应在宝玉身上。石头离开大荒山,尘世里一场游戏,尽归虚空。

第63回,群芳为宝玉过生日。大家行酒令,抽花名,探春抽到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日边红杏倚云栽。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众人笑道:“……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后来贾探春远嫁藩王,成为王妃。

袭人抽到一个桃花,却是一枝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着道是:桃红又是一年春。——袭人最后并没有跟着宝玉,而是遇到了她的又一个春天。

三、日常话语之谶:说话可要小心

有时候随随便便一句话,当时无心,结果竟成了真的。不幸的是,好事少,坏事多。

坏事多,有的应在眼前,有的应在将来。

第12回,凤姐要贾瑞晚上在某处等着,贾瑞道:“果真?”姐道:“谁可哄你,你不信就别来。”贾瑞道:“来,来,来.死也要来!”——果然来了,果然送了命。

第30回,金钏与宝玉相互调笑,“你忙什么,金簪子吊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结果被王夫人驱除,投井而死。

第30回,宝黛口角,林黛玉道:“我回家去。”宝玉笑道:“我跟了你去。”林黛玉道:“我死了。'宝玉道:“你死了,我做和尚!”——所以黛玉死后,贾宝玉出家。

第68回,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回来咱们公同请了合族中人,大家觌面说个明白,给我休书,我就走路。”——王熙凤最终被休。 

第31回,晴雯给宝玉说了几句,赌气回嘴,“二爷近来气大的很……何苦来!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 又说,“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晴雯结局,就是被逐出大观园,凄凉死去。

也有好事应验,虽然有的当时不一定是好话。

第27回,小红给王熙凤取东西,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小红还真被王熙凤看中,离开怡红院,跟了王熙凤当差。

第39回,李纨说平儿,“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作奶奶太太看。”——王熙凤被休之后,平儿成了“二奶奶”。

第42回,刘姥姥给巧姐取名,“日后大了,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却从这巧字上来。”——巧姐最终得刘姥姥搭救。

那些无法验证的,留下许多问号

这些谶语设置精妙,芹翁匠心,让人回味无穷。只有前80回传世,真是可惜!张爱玲就说过,人生有三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

前80回里,有一些明显是谶语的东西,可惜无法验证,留下很多问号。

如贾雨村,第1回,高吟一联:“玉在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上下联首字肯定扣黛玉、宝钗,而上联尾字“价(贾)”,下联末两字“时飞”,则是扣贾雨村无疑。因为他“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这个对联,说明贾雨村将在黛玉、宝钗两人的命运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很可能成为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两项姻缘斗争的一个枢纽。

如黛玉是怎么死的。第57回,紫鹃忙上来捶背, 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所以黛玉最终很有可能是自缢而死,不是病死,也不是像刘心武说的什么蹈水而死。这才与“玉带林中挂”的判词契合。

如李纨,第50回,李纨笑道:“`观音未有世家传',打`四书'一句。”湘云接着就说`在止于至善'。”……黛玉笑道:“哦,是了.是`虽善无征'。”揭示李纨不像表面那么好,都说她好,但没有证验。判词里说“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但是前80回里,李纨的形象一直很好,没有什么可以笑话的事,可知应该是后来晚节不保,做了错事,断送一世英名,成为别人的笑谈。

可惜,这些都无法验证,只能自己瞎猜一猜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