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内容 / 社会现状 / 真实故事丨斗米恩升米仇 举报妈妈违规办班...

0 0

   

真实故事丨斗米恩升米仇 举报妈妈违规办班的人竟是我多年闺蜜

2019-09-14  心爱的内容
01
接到爸爸的电话是东京早上六点,国内应该天还未亮,我正准备打开电脑核对樱桃的出货量,然后报保单给日本的进口商时,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
一向沉着稳重的爸爸在电话里语无伦次:“你妈昨天一早就去局里了,一宿没信儿。”
“啥?”我以为遇上了诈骗电话,下意识揉了揉眼睛,眯着眼儿核对电话屏幕上的数字,是家里电话呀!
“爸,”我忙贴近手机,“您说清楚点儿?发生什么事儿了?”
“早上公安局刘局长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妈涉嫌一场交通事故,而且还有非法办学的情节,正在接受调查。”
我把手中的供货单甩给先生,急忙踏上回国的飞机。下了飞机来不及回家,直接打的到辽北派出所。接待的警官礼貌地让我坐下,示意我填写《探视申请表》。
我颤颤巍巍地拿起笔,嘴里不停地询问接待民警,我妈顾云霞到底犯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不让她回家?
接待警官保持着职业的笑容,示意我冷静,声称现在民警正在调查当中,具体细节还不方便透露,调查结束会第一时间通知亲属。我深呼一口气,开始郑重地填表。
我妈一辈子与人无争,常年坚守在教育一线,是学生眼中的好老师,同事眼里的“好大姐”,怎么会被调查?肯定是误会!我得把事情搞清楚,接妈妈接回家!
我飞奔到家里,爸爸抽着烟,地上有不少烟蒂。他说沙皮口公园门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学生被车撞了,有人就说是我妈暑假带班的一个学生。
目前教育局和公安局正联合调查,并要求家属回避,他不得已只能在家坐等消息。
我马不停蹄地赶到海湾区教育局,见到了我妈的老领导刘叔叔。他拿出两个光盘,一段视频显示我妈和几个孩子在做数独游戏。
另一段则是小区外的监控画面:一个高个子女人牵着孩子的手过马路,正好走到十字路口花坛处,一辆转弯的轿车因视线盲区,撞倒了两人……
刘叔叔介绍说,这是海湾区小太阳幼儿园的学生,暑假在培训班上幼小衔接课程,放学路上老师带他过马路,不料被撞伤,目前小汽车车主已被控制。
“这个高个子女人我认识,是我相交十年的好朋友——葛丽婷。”
“是的,也是她实名举报顾老师在家办班。经过调查取证,公安机关发现顾老师确实在暑假教过这名学生,学生家长也承认给予了一定的费用。
“葛丽婷说,这个班是顾老师开办的,她只负责接送。收费的事她根本不知情,她还提供了一段视频。”
视频很模糊,镜头正对着我家客厅,厅里“高山流水遇知音”十字绣依稀可见,我妈推搡着:“不用不用,丽婷,顾妈就跟你们帮忙带带孩子,几个小孩又都是龙龙的好朋友,你别这样了。”
“顾妈,您辛苦了这么久,不嫌弃我们龙龙,还帮忙给他的朋友们补习功课,可帮了我的大忙呀,以后我们靠您的还多呢!”一个红包塞到我家沙发夹层。
什么?是葛丽婷搞的鬼!我火冒三丈!大一认识的闺蜜,我一直帮扶她到现在的闺蜜,竟然这样对我妈?
02
我叫林希,出生在辽东平原,爸妈都是师范生。爸爸毕业后分配到本地一中任教,妈妈则被分配到局属小学,他们勤勉肯干,关爱学生。
经过多年努力拼搏,爸爸成为了区教育局一把手,妈妈也在我上大学那一年,顺利评上了省特级教师。
爸妈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爱,我自幼学习舞蹈和跆拳道,性格独立而乐观。
2000年,我考到武汉读大学。大一的时光轻松而惬意,我所在的新闻专业是学校的老牌专业,课余时间的社团活动丰富多彩。
很快到了元旦,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后,我跑到图书馆寻到一处幽静的地方——一张长约两米,宽约一米的方桌,这张桌子背面是墙,正对空旷的窗户,一眼望去,美丽的校园景色一览无余。
我将书包放在桌上,宣示主权。没想到,我只是去了趟洗手间,“领地”就被别人霸占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女生稳稳地坐在我的位置上,我压住怒火,咳嗽了两声,示意这地方是我的,但她仿佛没有听到似的,反将自己手提袋里的书,一股脑地全倒在了桌上。
一向受不得气的我,提高声调叫道:“你不知道这个位置有人占了吗?谁先坐是谁的!”“我先占的!”她不依不饶,“你先占的就是你的吗?哪里写了你的狗名狗姓!”
见她出言不逊,我抡起一拳打掉了她的眼镜。她暴跳起来揪住我的头发,我俩谁也不让谁。旁边同学见状,叫来了值班老师。
老师将我们带到办公室,要我们出示学生证。刚刚像雄鸡的“大个子”一下蔫了,转而抱头痛哭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周边院校的学生来占座是常有的事,大个子便是其中一员。因“抢座”纠纷频发,学校保卫科明令禁止外校学生进入图书馆、自习室等校内区域。
“大个子”自知理亏,希望值班老师不要通知保卫处,她保证再也不会打架了。我更不愿意让老师将打架事件上报给辅导员,作为一名学生会干事,这会不利于我开年的竞选。
值班老师也乐得息事宁人,于是,我俩一前一后,收拾各自的书本怏怏离开。
03
那年冬天,武汉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交通几近瘫痪。
我的学校坐落在东湖之滨,那时的东湖还是一片荒芜之地,交通不便。
要去火车站只能坐401或者是电1再转,而最近的公交站,至少得走上20多分钟。我拖着箱子,在雪地中腾挪,胸中升腾起白茫茫的焦虑。
当地的村民为了赚钱,开着自家的农用车揽客,频发的事故引起了区管委会的高度重视,于是就协调开通了一条区域公交线309路,将这些司机招聘进来,统一管理。
车上的售票员大多为司机亲戚,生意好的时候,他们还会聘请大学生,负责拉客和吆喝。一天50-80元,还管饭,这对于一些家庭贫困的同学很有吸引力。
等了好久,终于来了一趟309。没想到,我刚上车就看到了“大个子”,她在车上做兼职吆喝员。
“火车站火车站,即上即走,抓紧时间啊!”她卖力地把人从公交车站拉上来,我本想扭过头去不看她,她倒是主动招呼我:“嗨,回家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车上人太多,热烈的气氛冲淡了尴尬。她麻利地起身,把带坐垫的座位让给了我,自己顺手拿起一个小板凳,侧坐在旁边。
从学校到火车站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
她叫葛丽婷,湖南岳阳华容县人,父母是当地的果农,家中三个孩子,负担很重。葛丽婷是老二,大专院校大二学生,文秘专业。
葛丽婷告诉我,她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每年的寒暑假她都要赚下学年的学费,有时候还要拿钱补贴家里。她说想要一个本科的文凭,正在备考我学校的新闻学专升本。
更意外的是,那年的大学迎新晚会的时候,葛丽婷作为百事可乐的校园销售,也全程参与到我们学校的迎新晚会中。
她发现我居然是迎新晚会导演,还是一等奖奖学金得主,于是她提出让我把专业课笔记借给她看看。
一来二去,我俩竟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有时我出去外拍,她还会帮我把被子和衣物拿去洗衣房洗掉,我很是感动。
转眼毕业季,我回到老家工作,但和葛丽婷依然保持着联系。她也经常给我写信、打电话,还隔三差五给我寄鸭脖子,我也会跟她倾诉工作的艰辛和感情的不易。
就这样,我们互相支撑着度过了难熬的“菜鸟生涯”。
当时,葛丽婷在职校大专毕业后,考上了我们学校的成人教育学院本科,我热心地帮她联系学工部的部长,为她争取到了图书馆勤工俭学的职位,每月240元可保障她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04
时光荏苒,转眼就到了2006年,葛丽婷拿到了本科的文凭。她透露出毕业后想求得一份稳定的工作,最好能当教师。然而,她每次投出的简历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我建议她来我家乡试试运气,看她有意,我主动给她买了一张来我家的软卧车票。我家乡虽是十八线小城市,但教育氛围好,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的招聘要求也高。
正在我们俩为她的工作发愁之时,我爸爸被单位派到邻县挂职,于是把她介绍到了当地的村小。她细心,也善于学习,不出两年就升至教务主任,统管学校的教学教育。
随着国家扶贫政策的不断深入,市里为促进当地的教育文化的发展,因此经省教育厅批准,决定遴选一批优秀民办教师转正,符合条件的老师非常多,竞争异常激烈。
一天傍晚,我正准备和妈妈去散步,葛丽婷提着她家乡的特产来到了我家。葛丽婷通过了民转公的考试,想转公立教师,希望在最后关头我能助她一臂之力!
如果我不帮她,她就还是只能做个民办教师,村小撤并后她能去哪儿呢?我决定为了她的事情,向爸爸求情。
爸爸显然不允许这样违规操作,无奈之下,我趁着给爸爸送东西的机会,到他办公室偷偷用他的公章,在教育局民办教师转正知情同意表上重重地盖了上去。
事后,爸爸还是发现了我的小动作,他严厉地批评了我。但木已成舟,葛丽婷也符合政策,就顺水推舟地帮她办了手续。
爸爸说:“你个丫头片子,太感性,以后要多些理性,不要被人骗了啊。”我满不在意,觉得爸爸古板。
事成之后,葛丽婷来我家就更勤了,每次来都帮我妈刷碗筷、拖地,天气好时,还帮我妈把厚厚的棉被抱到操场上去晒。
我妈常说:“林希,你要是像丽婷那么能干,妈妈就不那么操心了。”我耸耸肩。
丽婷特会说话,“您不知道我有多羡慕希希呢!就当我是希希失散多年的姐姐吧!”妈妈看到我跟葛丽婷感情如此之好,也很高兴,经常会给她捎上樱桃、杏仁、松仁回去。
有一次,我妈在送葛丽婷回去的路上,她转过头说:“顾妈,您对我这么好,腰不好还给我拎大包小包,我一定要想办法治好您的腰疼病。”
我妈只当是一句玩笑话,哪知道葛丽婷却是个有心人。
由于葛丽婷与乡亲们处得很好,在她的诚意求教下,专治跌打损伤的老村医把自己的“绝活儿”教给了她,她用村医祖传的金骨散还真就治好了我妈久治不愈的腰疼病。
每周来我家,她都会捎上一只母鸡和一篮鸡蛋,我打趣道:“老姐儿,您这左手一只鸭,右手一篮子蛋的,人家还以为你家有‘月母子’呢!”
她说:“这是给我大妹子的,有啥害臊的。”她一口蹩脚的东北话惹得我们哈哈大笑。
05
试用期满后,葛丽婷顺利转正,我也嫁给了青梅竹马的先生。在婚礼上,我将捧花抛向了她,希望她不仅有一个灿烂的前程,还能嫁个如意郎君。
先生的公司主要做进出口贸易,因此经常要飞日本、俄罗斯等地。婚后不久,我便怀孕了,孕吐反应特别严重,于是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
一到周末,葛丽萍都会来陪我散步。她还细心地提前准备了玩具、小衣服等,我妈常感叹:“这么好的姑娘,还没有对象,真是可惜!”于是,我妈开始热心地帮她打听。
这一打听,正好有一位各方面跟葛丽婷都比较合适的人。市局一局长的儿子张啸宇,在银行担任客户经理,收入可观,车房俱全,因为身高不足一米七,一直高不成低不就。
张啸宇心气高,想找个高一点、有稳定工作的漂亮姑娘。在我和我妈的撮合下,没过多久,他们就喜结连理。结婚时,葛丽婷就有了身孕。
后来,她顺利地生下儿子龙龙,只比我的女儿萌萌小了五个月。我常让先生给她从国外带一些奶粉和婴幼儿衣物,她也欣然接受。
遗憾的是,婚后他们俩的感情并不是很好。葛丽婷不止一次跟我抱怨,张啸宇花钱大手大脚,对她没好脸色。
而葛丽婷从小节约惯了,舍不得给自己添置新衣,只一门心思地扑在孩子身上,也引得张啸宇颇多怨言。
每逢年节,葛丽婷都陪着笑脸,央求张啸宇跟她一起回老家,可张啸宇以吃不惯农村菜为由拒绝同行,这让葛丽婷的亲戚没少闲言碎语。为此,夫妻俩没少闹矛盾。生完孩子后,张啸宇经常晚回家,有时候干脆不回家了。
2013年春节,葛丽婷带着儿子龙龙回去小住了几天,被娘家“赶”了出来。她妈和家姐说:“姑娘嫁人了,哪有天天在娘家的理儿?”葛丽婷气得嚎啕大哭,回到婆家。
从此,她就像变了个人,经常深更半夜给张啸宇打电话查问他在哪儿,跟谁在一起。张啸宇不堪其扰,关机。
她就给张啸宇的生意伙伴打电话,给他的客户发匿名威胁短信,张啸宇吵她,她就过来向我哭诉。
2014年,张啸宇主动提出离婚。任葛丽婷哭闹哀求,张啸宇一门心思要离。他们结婚时的新房是婚前财产,葛丽婷分不到。考虑到孩子,张啸宇同意她在孩子6岁之前暂住。对此,我也无可奈何。
06
有一天,我刚下飞机,就接到市公安局的民警打来的电话,说葛丽婷跟踪前夫,还打人。
葛丽婷在这个城市里只剩下我这个亲如姐妹的好朋友。我把她从派出所接回家,寸步不离地照顾她。时光仿佛又回到从前,只是这次换成我来照顾她。
龙龙也被我接到了家里,因为精神状况欠佳,葛丽婷办理了病休。我家中雇有保姆,先生创业的公司已开始盈利,我也闲了下来,可以每天陪她。
转眼,萌萌和龙龙都到了要上学的年纪,我和先生的公司也日益稳定,妈妈还有三年退休,于是她就辞掉保姆,课余时间帮我辅导孩子,葛丽婷也会时不时地过来探望。
她常说:“希希,我好嫉妒你!有阿姨帮忙,幼小衔接的费用都省了。哪像我那个妈,就知道找我要钱。教一个也是教,不如也带上我们家龙龙吧!”
就这样,每到周末,葛丽婷都会带儿子来我家和我女儿一起跟着我妈学数学,她也准备了一些识字的卡片,教他们认字,读唐诗。
渐渐地,葛丽婷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看到她从情伤中走出来,我真心替她高兴。
过了一段时间,葛丽婷告诉我,她在我家隔壁小区租了房子,认识了许多新朋友。每天傍晚,葛丽婷都会和我妈一起带着龙龙和萌萌在小区里遛弯。
偶尔,她还会带上新结识的朋友来我家,向她的朋友们介绍,说这是她的姨妈家。周围的朋友都很羡慕她有位“名师姨妈”,在我心里,早把她当成家人,也就不会“戳穿”她。
07
六月底的一天,葛丽婷带来三个小朋友,一起上课。她说,都是她租住小区里的孩子,与萌萌和龙龙同岁。
一天夜里,她拿了2000块钱放到我手里,我有些诧异:“你这是干嘛?”
她回道:“这些天顾妈帮我带孩子,龙龙在你家吃住,你不收我都不好意思再来!”之前我妈教了龙龙这么久,可从来没见她出过钱。
于是,我问她:“那三个孩子你是收钱了吗?”
“我不收,人家非要给,不拿白不拿,顾妈这么好的老师,收点儿辛苦费也是应该的。你看顾妈工作了30多年,还住在一套80年代的单位集资房里。我们凭自己的劳动赚钱不丢人,你就收下吧!”我不由地被她说服。
再加上,我和老公正计划移民,我妈也说,只此一期,以后不可能再帮葛丽婷代课了。没想到,就此埋下了隐患。
此后,她又陆陆续续带过来10多个孩子,妈妈年纪大了,身体日渐吃不消,就婉转提出让葛丽婷去找别人。
她反倒劝我妈:“顾妈,这几个孩子都是一起玩到大的,您就当帮我这个忙,您也说了就这个暑假,等龙龙上小学了,他们也不会再来了。
“您每天都要教萌萌学习数学,萌萌也要学语文不是?外面培优班咱又不知道底细,收费还那么高,我教萌萌,您也可以省钱呀!”
看着萌萌跟小伙伴们玩得开心的样子,我妈就没再说话。
转眼暑假过去了,新学期开始。哪知道开学没多久,校长就让我妈立刻到教育局一趟,说有人举报她在假期有偿补课。教育局成立了专班调查组,希望她如实交代情况。
原来,葛丽婷以每个孩子3000元的价格,前后分五批招收了10个学生,总计获利30000元。
一开始是她那几个好朋友央求她帮忙找“省特级教师”补课,她尝到了甜头,后来就干脆打着我妈“省特级教师”的名义招生。
不幸的是,她招的最后一个小男孩,离我们小区有三公里,葛丽婷在送他回家时发生了车祸。
08
可是,因为葛丽婷出的主意,惹出了这么大的事后,她不仅不主动担责,还反咬我妈一口,把黑锅都推到我妈身上。
我找到葛丽婷,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林希,我认识你十多年了,当年那场架我从不曾忘记。凭什么你吃得好、穿得好、喝得好、脾气那么臭,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你?
“张啸宇是你的中学同学,他高中追了你三年,你忘了吧,你跟我说过,你嫌弃他是矮冬瓜,后来你妈把他介绍给我时,却把他吹得像个钻石王老五。
“我根本不爱他,要不是为了离开山区,过上城里人的生活,我怎么会答应嫁给他?
你和你妈毁了我的人生,毁了我的幸福?你还想让我给她背锅,我呸!”葛丽婷把婚姻的失意都归罪到我和我妈身上,我也无力去跟她争。
“可就因为一个男人,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都不顾了吗?我们不是最好的闺蜜吗?”我心有不甘,十多年的陪伴是骗不了人的。
葛丽婷冷笑着,“闺蜜?你什么时候真正拿我当闺蜜?凭什么你就那么心安理得让我给你洗衣服?你可曾给我洗过吗?你给我买卧铺票、买进口奶粉,是讽刺我买不起,不是吗?
“在家你妈舍不得让你拖地扫地,干重活儿从来都是叫上我,我是什么?是保姆吗?你们对我好,不就是想让我对你们感恩戴德?处处衬托出你的优越和幸福吗?你才是最虚伪的!
“口口声声说闺蜜,我被停课怎么不见你爸帮我摆平?我离婚怎么不见你帮我说话?你还帮着那个贱人说话……我变成这样都是被你害的!是你,还有你妈,毁了我的人生!我恨你!”
眼前这个女人,周身冒着怒气,眼睛里都是血丝,我不寒而栗。
“即使没有学生出事,开学你也会把视频交给教育局,说我妈有偿补课,是吗?”
“没错!办培训班明明你也收了钱,还装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我早就看不惯你了!你妈处处帮你,而我呢?”
原来她的处心积虑,就是为了报复我!我如遭雷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09
后来,葛丽婷坚称我妈收了钱,拒不退还三万的补习款。据此,教育局、公安局以“非法办学”之由吊销了我妈的教师资格证,省教育厅也撤销了她的“省特级教师”的称号。
上级领导念她多年来兢兢业业,加上积极配合退款安抚工作,没有明文开除她,但我妈自己主动办理了辞职手续。
之后,我爸妈也积极赔偿了受伤的学生医药费、护理费、住院费,还有学生父母的误工费、精神损失费,退回了所有学生的补课费,共计十万元,这几乎是他们所有的积蓄了。
好在受伤的学生只是伤了筋骨,治疗后康复得很好,没有留下后遗症,这是我们唯一宽慰的事情。
看着妈妈憔悴的面容,我后悔万分——都是因为我识人不清,以为一门心思地对人好就能同样收获真情,才知要看人,看人的性格。不然,我妈也不会“晚节不保”,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妈妈反过来安慰我,不要放在心上,她认罚。毕竟我们也有错,如果当初拉下面子坚决反对,绝不同意收费办班,葛丽婷就没有机会抓我们的把柄,那个孩子也能避免一次事故的伤痛。
从此以后,我妈一门心思帮我带萌萌,再有人邀她讲课,一律拒绝。葛丽婷也辞掉工作,据说去了南方。
今年爸爸退休,我选择将这件事写出来——婚姻需要门当户对,也许友情也应当门当户对。
作者 | 林希 二孩妈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