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公子 / 时事 / 雪夜醉游偶遇梅

0 0

   

雪夜醉游偶遇梅

2019-09-16  云中公子


    朋友捎信说今晚要来这里小聚。身居半山腰,天气又冷,酒后夜行不便,决定到山下买酒置菜,在斗室款待朋友。

    先将室内收拾干净,腾出一张小圆桌,摆上酒菜沏好茶,换块煤,让火烧的旺旺的,只待友人来访。

    四点多钟,寒风呼啸,室外枯枝乱颤。推门看天,彤云密布,天地惨黄。到了五点钟,风渐息云更浓,竟飘起了六棱飞花,且越下越大,没一会儿就将大地染成白色。

    回到室内继续等待,七点钟仍不见友人到来,找电话一问,雪大封路,上不来了。可惜了这一桌酒菜!总不能扔了吧?还是自己喝。

    先尝口菜,再斟上酒,泯了一口,酒味冲鼻,慢慢下咽,刺喉难下,到了胃里非常烧心,以前和友人喝酒,不是这个味呀!

    酒是锦上添花之物,酒无友不欢。高朋满座举杯畅饮,酒入肺腑热浪翻滚,思绪飞扬豪情满怀,然后嬉笑欢谈,忘忧去烦,是生活中的仙品。现在枯灯呆坐,举杯独饮,进酒添闷,实在不美。

    打开音乐,曼妙的乐声给孤室增添一丝喧闹,唉,多好的音乐,配上无聊的闷酒,真是暴殄天物。我本俗人,以酒辱乐以乐娱酒,也是正常。三两杯下肚,情绪似有好转,大口叨菜大杯喝酒,希望从中寻出乐趣来,不过很难很难。

    敲门声渐起,这雪天,谁会来访?开门一看,两位朋友蹋雪步行而来,朋友抖落身上的雪,喷着热气涌来进来。

    “惊喜不?开心不?”朋友大声地说。

    “啥也别说,老规矩,每人先干半年六杯酒”,将两位朋友让到座位,拿出一排酒盅,斟满后两人提酒逐一对饮,之后三人又连碰三杯,开始吃菜谈天。天文、地理、历史、人物、音乐、绘画、往事无一不谈,男人女人悲欢离合夹杂其中,不知是酒酿造了人生,还是人生浓缩成了酒。

    酒已七成,再喝就醉,朋友提议,雪夜美酒好友,真是千载难逢!趁着酒意,为什么不出去欣赏一番呢?大家应声称喏,借着酒劲拿把手电,披衣出门。门外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将天地混为一色。前面不远是条小径,直通山上,幸好坡度平缓,脚蹬手拔很快到达山顶。山风执着雪花似箭般迎面刺来,如蚊蚁攒聚。在一丛冠木丛前打开手电,一枝腊梅披雪凝冰迎风怒放,凑鼻深嗅,清香扑鼻,真是冰清洁物。

    山坡另端,一屋亮着黄灯,在白色苍茫中显得格外温暖,幽幽笛声断续传来,丝丝缕缕飘向远方,一朋友忍不住对山狂呼,山谷回响,惊起阵阵飞鸟。夜深雪大雾浓,迷失之人,胡不速归?于山三人相掺在风雪中跌撞而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