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x106502 / 微信美文美图 /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青 ——丰子恺与开明...

0 0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青 ——丰子恺与开明书店

2019-09-16  cpx106502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青

来自有听读书

00:00 16:13

点击上方音频收听

《小窗幽记》里有这样的句子:胸中只摆脱一恋字,便十分爽净,十分自在。


“开明人”丰子恺先生,便是这样一位襟怀冲淡、胸无俗恋之人,当得“性灵”两个字。

在众生波诡云谲的民国,子恺先生是那浮华中一丝不乱的赤子真人。1898年11月9日,子恺先生出生在浙江省崇德县的一个没落书香世家,书香门第固然光彩,“没落”听起来可就没那么体面了。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大凡没落世家,最容易出人才。他们的后人,既有富家公子的诗情画意文艺修养,也有着寒门子弟的世事洞明和顽强毅力。诸如“无才补天,误入红尘”的曹雪芹,一部《红楼梦》,纸上苍生惊海内;同是文学巨匠的莫泊桑,一部《羊脂球》,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一厢的丰子恺先生,也是这样一位出生尴尬却活得汪洋恣肆的没落书香子弟。书香世家使其长期受到文化艺术的滋养,书画本领,笔墨功夫,浑然天成;“没落”又使其历经沧桑,饱受忧患,深谙人世情味,于文艺上多了一分深邃与凝练。


凡人之在世,适意之时寥寥无多。子恺先生的一生,适意处大多在漫画创作、写作翻译以及编辑事业上,一生与众多的出版社有过联系和交往。这其中情缘最深的,当属开明书店。


君不见,文人与书店,就像美人与美容院,总有着绵绵不断的情谊和不得不说的佳话。

▲丰子恺作品。图源网络

一、造化可能偏有意 

1925年1月,商务印书馆旗下的《妇女杂志》主编章锡琛先生,因出刊了《新性道德专号》,意在提倡新时期妇女解放和婚姻自由,不料遭到了卫道派学者陈大齐等人的批判,商务当局深感事由重大,于是追查章锡琛的责任,致使其引咎辞职。1926年1月,从旧文化中挣脱出来的章锡琛先生,在胡愈之、郑振铎、吴觉民等一批进步知识分子的支持下,创办了破陈腐旧套的《新女性》杂志,与《妇女杂志》成为新旧思想的两大阵营。同年八月,章锡琛、章锡珊兄弟在此基础上创办了摒绝官气市廛气、倡导自由新风的“开明书店”,取“开宗明义”之意,丰子恺亦是当时的支持者之一,并主持设计了开明店徽。1928年,由刘叔琴、杜海生、丰子恺、胡仲持、吴仲盐等人发起,继而将其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年公司正式成立,杜海生任经理,章锡琛任协理。于是,开明书店就在这风起云涌的大环境中破壳而出,开出版界新风。


世事讲究一个机缘凑巧,开明书店的创立,委实是造化偏有意。在二十年后开明书店的成立纪念会上,章锡琛先生不无感慨道,“绍兴人有句俗话说‘尼姑婆生妮子,众人服侍’,虽然人家说开明是我创办的,但实在是许多朋友所促成,并不是我有意要办书店”。

正是这一群热血朋友的有意无意间,才有了二十世纪特立独行的开明书店。这些朋友里,自然包含丰子恺先生。随着开明书店渐渐蔚为大观,子恺先生在这纵横恣肆的开明风气中,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丰子恺作品。图源网络

二、只读诗书不念愁

“淡观山水闲看月,只读诗书不念愁”,是读书人生平的一大快事。丰先生在开明书店就有过这样一段怡情悦性的读书人时光,为开明书店编著了大量书籍和刊物。1926年9月,立达学会的同仁刊物《一般》创刊,交由开明出版发行,那时节丰子恺先生是《一般》的装帧美编,也是主要撰稿人之一。其伶俐文章灵性画,为《一般》大增光彩。


于1930年1月创刊的《中学生》杂志,也是由丰子恺先生担任艺术编辑。先生为《中学生》付出很多心血,无论是美术作品还是散文随笔,每期都有他的作品,亲自操刀上阵,于是《中学生》成为当时最受学生欢迎的读物之一,丰子恺也在广大青少年中备受敬仰与好评。

1933年,开明书店又额外开办了函授学校,其时丰子恺先生担任美术和音乐讲师,同时负责编写讲义,后来函授维之弥艰被迫中断,所编讲义都留存下来编入了《开明中学讲义》出版发行。后之览者,必将有感于斯文。


诚然,丰先生在开明期间,所做最多的工作还是为各类图书设计和绘制封面、插画。无论是夏丏尊先生翻译的《爱的教育》;还是林语堂先生编著的《开明英语读本》;抑或者是开明出版的教科书,叶圣陶先生编写的《小学国语课本》,这些书的成功出版,都有一份丰子恺先生的贡献和努力在其中。其封面、插图,甚至部分书写都出自子恺先生手笔。


除刊物编辑外,子恺先生一生作品颇丰,无论是各类漫画、散文译著,还是美术与音乐论著,横跨各大领域,样样出色,处处周全。这其中,不少都是由开明书店出版,并且发行很广十分畅销,一度成为开明书店的热门书籍,诸如《音乐入门》,前后共印了三十来版,洋洋洒洒,蔚为大观。人间有味是清欢,身为读书人,没有比作品大卖以及受到读者青睐更令人高兴的事了。


五柳先生陶渊明说,质性天然,非矫励所得。子恺先生的画作,正是这样的脾性,一股活泼泼的自然生气,浑然天成。先生爱孩子,孩子是先生画作中惯常出现的主题。在《缘缘堂随笔》里,先生写道,“我的孩子们,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我想委曲地说出来,使你们自己晓得,可惜你们懂得我的话的意思的时候,你们将不复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了。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在他看来,人的成长是逐渐被世俗染指的过程,只有人之初的孩子,才是人一生中最健康、最活跃,同时也是最干净的阶段。这是丰先生的赤子之心的表达,于简单平淡中有一种哲学性的思考。怪道朱光潜先生赞许他,“他的画极家常,造境着笔都不求奇特古怪,却于平实中寓深永之致”。 

▲丰子恺作品。图源网络


相比孩童题材的漫画外,子恺先生的《护生画集》系列作品同样别有经纶。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子恺先生的老师李叔同先生,也就是后来的弘一法师,李先生出家后,子恺先生为呼应恩师深广而慈悲的心怀,作了一系列护生画给弘一法师祝寿,这便是《护生画集》。1929年2月,开明书店出版了《护生画集》第一集,《护生画集》是子恺先生为报师恩发愿而作,但它又完全超越师生两个人的情感,成为一种对全人世的悲悯和关怀。


除漫画作品外,丰子恺先生的散文随笔,也是他众多著作中的一大亮点。文章写的清淡并且用词雅洁,少雕饰,注重个人灵性,充满日常生活的小趣味。他不厌其烦地描写日常生活中的平淡景象,却于寻寻常常中,道出微言大义,展露诗情画意。他的小女儿丰一吟在回忆他的文章中写道,“他不是写重大题材的作家,而是深谙人间情味的随笔作者”。这就是丰子恺,一生爱好是天然,在和大时代保持一致的情况下,十分注重小我灵性,运用这小我绽放出大的光彩,从而返照时代人生,有一种“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青”的慧心灵性。


胸襟开阔,文章自然生色。在散文随笔之外,丰子恺先生的翻译作品也一样出彩。先生由开明书店出版的译注有七部,除了一些音乐美术方面的艺术理论类书籍外,他翻译的屠格涅夫的《初恋》备受瞩目。此稿于1931年4月开明书店初版,32开大小,一页英文一页中文,出版后不久即销售一空,到1941年6月再版达七次之多。开明书店在1943年12月还发行过60开本的中文单行本。香港青年出版社于1980年10月根据初版本再次出版,可见此书受欢迎的程度,也可见译者丰子恺先生的文学水平高深,可谓“是一文狐,修炼成老精也”。在晚期丰子恺又翻译了日本文学作品《源氏物语》,先生为翻译这本书积累了四十多年,译文十分古色古香,其书翻译过程,一如他作《护生画集》般恭敬虔诚。
 

▲丰子恺作品。图源网络

三、对名酒,聚良朋

“不是无端悲怨深,直将阅历写成吟。可能十万珍珠字,买尽千秋儿女心”。子恺先生这一生,著作等身,蔚然大家,文艺修养惊为天人,人品素养同样高雅赤诚;他的创作和编辑工作在开明,生活上亦与开明人渊源甚深交情甚笃。


说来有趣,民国时期的这些大家们,似乎都有一股子天然无雕饰的淳朴与看透世事后的率真,似乎环境越纷乱,人性越单纯。丰子恺先生与开明书店老一辈的创办人们,便是这乱世中一股清新脱俗的霁月光风。他们把阅历和情怀化作修养,播种在每一天的生活里,彼此之间惺惺相惜,相见坦诚,志趣相投,趣事不断。


“开明酒会”的佳话便由此而来。古来英雄才子皆嗜酒,美酒一上,更添豪气,君不见《天龙八部》里就有剧饮千杯男儿事的故事,萧峰和段誉因酒结缘,民国这些开明元勋们也正是因酒更添情谊。在工作与创作空隙,开明人常聚在一起痛饮畅叙,对名酒,聚良朋,这些才子文人,个个都是海量,故将聚会戏称为“开明酒会”,凡欲参加酒会者,须有五斤酒量方有资格申请入会,这般赏心乐事一时传为美谈。


堂堂开明人,俯仰两无愧。在开明风的汪洋肆意下,丰子恺先生守着他的笔墨家伙,书写下了寻常又传奇的一生。 

来源:浅海不浅(ID:qianhaibuqian)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