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mason / 生活 / 如何才能活得幸福?

分享

   

如何才能活得幸福?

2019-09-17  Yangmason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与弗洛伊德、荣格并称为“心理学三巨头”。《被讨厌的勇气》这本书以“年轻人与哲学家对话”的形式介绍了阿德勒心理学。阿德勒心理学为“如何才能活得幸福”这个哲学问题提供了最简单而具体的回答。哲学书不太好读,理解起来也会有个人偏差。

1、阿德勒心理学反对“决定论”,提倡“目的论”。

“决定论”是弗洛伊德的主要观点,他认为过去发生的事情决定了我们的现在和未来,而阿德勒的“目的论”则认为,并不是因为发生了这些事就一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们应该追究的不是过去的原因,而是现在的目的。根据“目的论”,问题的关键不在“经历过什么事情”,而在于“你如何看待和解释它”,也就是说不要由经验来决定自我,而是由我们赋予经验的意义来决定。

问题不在过去,而在现在。将来要怎么办,是你自己的责任,是要继续坚持原来的生活形态,还是重新换一个新的生活形态,都取决于你。因为保持“现在的我”更加轻松,所以下定决心改变自己就需要“勇气”,阿德勒心理学就是勇气的心理学。你之所以不幸,并不是过去或环境造成的,更不是因为能力不足,只是“勇气”不够罢了,你缺乏“变得幸福的勇气”。所以现在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有“舍弃现有生活形态”的“勇气”。

2、所有烦恼都是“人际关系的烦恼”。

在阿德勒看来,真正的孤独是感觉到那些原本围绕在你身边的社会、团体还有其他人都把你排除在外。人类的烦恼全部是人际关系的烦恼,这是阿德勒心理学的基本概念。比如自卑感跟我们自我的价值判断有关,而所谓的价值必须在社会脉络中才能成立,那么价值的问题到最后还是要归结到人际关系上。其实,折磨我们的自卑感并不是“客观的事实”,而是我们“主观的解释”,而我们无法改变客观事实,但却可以随意更改主观的解释。

人际关系的烦恼大多来源于“竞争”,竞争最后一定会有赢家和输家,竞争结果必然会产生自卑情结或优越情结,只要你置身于竞争之中,内心必然无法得到安宁,即使你最后获得了成功,也无法感受到幸福,因为你一直活在竞争之中。但是,把别人当做自己的伙伴,你对世界的看法就会有所不同,世界会变得安全而舒适,你在人际关系上的烦恼也会减少很多。

3、如何面对“人生任务”?

阿德勒心理学对于人类的行动层面与心理层面都提出了很明确的目标。行动层面的目标有“独立”和“能与社会和谐生活”,而支持行动的心理层面的目标是“我是有能力的”和“人人都是我的伙伴”。阿德勒将达成上述目标的过程中所产生的人际关系分为“工作的任务”、“交友的任务”和“爱的任务”这三项,统称为“人生任务”。

从距离和深度来考量,“工作的任务”实现难度最低。对于“交友的任务”,阿德勒指出,朋友人数的多寡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彼此关系的深度。至于“爱的任务”,阿德勒指出,人只有在感觉“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就可以自由尽情地展现自我”的时候,才能真正感受到爱——没有自卑感,也不必夸耀自己的优越感,这才是真正的爱。

4、阿德勒心理学否定“认同的需求”。

我们之所以需要寻求他人的认同,是因为受到了“赏罚教育”的影响。阿德勒认为,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得到他人的认同。“倘若你不为自己的人生而活,究竟谁要为你的人生而活?”如果老是想要寻求别人的认同、在意他人的评价、依照他人“希望你是如此”的期望、抛弃真正的自我,到最后过的就是别人的人生。当然,我们不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望而活,那么别人也不是为了满足我们的期望而活,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5、用“课题分离”来解决人际关系的烦恼。

阿德勒认为,所有人际关系中的烦恼,其实都是因为一脚踩进人家的“课题”里,或者自己的“课题”受到别人的干涉所引起的。“我们可以把马牵到水边,却不能强迫它喝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至于“课题的区分”,只需要想一想“因为这个决定而带来的后果,最后会由谁承受”就可以了。越是关系亲近的家人,越需要刻意地将课题分离开来。介入他人的课题,背负他人的课题,会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沉重而又辛苦,而把别人的课题分离、舍弃掉,这是人生卸下重担、变得单纯的第一步。

冷静地思考这是谁的课题,然后冷静地将课题分离切割,接下来做到不介入别人的课题,也不要让任何人介入你的课题,这样你就掌握了解决人际关系烦恼的关键武器。

6、“被讨厌的勇气”?

不想被别人讨厌是人类及其自然的欲望与冲动,而所谓的“自由”就是被别人讨厌,有人讨厌你,正是你行使自由、让自己生活自在的证据,是依照自己的生活方针过日子的标记。想要行使自由,就要付出一些代价,而为了人际关系上的自由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是被别人讨厌。必须说明的是,并不是要你刻意选择惹人讨厌的生活方式或做坏事,而是要你不害怕被讨厌的可能性,在顾虑别人怎么想之前,先诚实地贯彻自我,这样才能自由地生活。变得幸福的勇气中,也包含了“被讨厌的勇气”。

7、课题分离是人际关系的出发点,人际关系的终极目标在于“社会意识”。

把别人当成伙伴,感觉到有自己的归属,愿意为“共同体”做出贡献,这就是“社会意识”。阿德勒心理学认为,所谓的归属感并不是待在那里就能得到的,必须自己主动积极参与共同体才能获得。正面迎接“人生的任务”,也就是不逃避爱、工作和交友这些人际关系任务,自己主动向前。不要想着“这个人会给我什么”,而是“我可以给这个人什么”,这就是参与共同体。

当一个人觉得我对共同体来说是有益的时候,就能感受到自己的价值。这里要注意的是,不是从别人那里获得“好的”评价,而是自己主观认为“我对别人有贡献”,我们才能实际感受自己的价值。另外,人只有在觉得自己有价值的时候,才会有勇气。

要拥有社会意识,具体要做到接纳自我、信任他人和贡献他人。接纳自我就是接受无法改变的事实,而对于可以改变的事物抱持改变的“勇气”。信任指的是无条件地相信别人,不附加任何条件,因为只有无条件地信任,才能建立深厚的关系。贡献他人并不是自我牺牲,贡献他人是为了实际感受“我”的价值,同时进一步确认自己“可以安身”的归属感。

8、横向关系与纵向关系。

阿德勒心理学否定一切的纵向关系,提倡所有的人际关系都应该是横向关系,这也可以说是阿德勒心理学的基本原理。阿德勒讲我们人类虽然不同,却是平等的,而平等就是横向关系。纵向关系的例子很多,比如介入别人的课题,就是以纵向关系来看待人际关系,认为对方比自己差,想藉由介入来将对方导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又比如,阿德勒心理学采取“不可以称赞”的立场,因为称赞这种行为其实就是能力者给无能力者的评价,在称赞的同时不知不觉制造了一种纵向的上对下关系。

阿德勒提倡不要评价别人,因为评价别人的字眼都是来自纵向关系。阿德勒提出可以采取“援助”的做法,即在课题分离和横向关系的大前提下,了解到这是别人的课题,但还是想想自己可以为别人做些什么,支援别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

9、人生就是一连串的刹那。

人生不是登山,那样我们的人生会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半路上”。人生是一连串成为“现在”的刹那,我们只能生活在“当下”,我们一圈又一圈地跳着舞,跳着的每一个瞬间成为一连串的刹那,然后当我们回过神一看,才会发现,啊,我已经来到了这里!过去和未来都不存在,我们应该只活在“当下”,将灯光聚焦在“此时此刻”是为了认真而谨慎地专注在当下可以做的事。

人生中最大的谎言,就是没有活在“当下”,沉溺于过去、不断张望未来,让自己所有的人生都映照在微弱的灯光下,还以为自己看见了些什么。一直无视于“当下”,只顾着摸索那根本不存在的过去和未来,在自己人生中的每一个无可取代的刹那,编造了最大的谎言。认真地在这一刹那跳着自己的舞,认真地生活,不看过去,也不看未来,像跳舞一样活在每个终结的刹那。不必与谁竞争,也不需要目的地。只要你一直跳着,就会到达某个地方,这就是“实现式人生”。你的人生意义,只有当你彻底认真地舞动在“此时此刻”才会显现出来。只要“我”改变了,“世界”就会改变。除了我之外,谁也没有办法帮我改变世界。

我们都居住在一个各自赋予其意义的主观世界,所以不是世界复杂,而是你把世界变复杂了。问题不在于世界是什么样子,在于你是什么样子。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