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g1959 / 诗词之旅 / 纳兰性德《蝶恋花》:多情公子最不同的一...

0 0

   

纳兰性德《蝶恋花》:多情公子最不同的一首词

2019-09-17  tng1959

公元1682年,即康熙二十一年的秋天,他,一位年轻的一品带刀侍卫,受圣祖皇帝之托出使梭龙,考察暗流涌动的北部边疆。

面对着塞外的苍茫大地,担负着君王的信任与重托,回想着这片土地上曾经上演的一幕幕历史活剧,他那颗多情的诗人的心格外激荡澎湃,于是吟出了那首著名的《蝶恋花》,格调雄浑,意境苍凉,与以往缠绵悱恻的爱情诗有明显不同。

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来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这个人,就是被誉为清初第一词人的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这位锦绣丛中长大的贵族公子,却天生一种敏感多情的诗人情怀。

他不仅是才貌双全的温润公子,是世间最美的痴心情郎,也是文武兼修的皇帝亲信,还是一位同情人民、反对战争的悲悯文士。

在他这首《蝶恋花》之中,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表现得可谓含蓄深惋。

诗歌一开篇,就总领全诗,振聋发聩地抛出了对历史的洞见:今古河山无定据。

是啊,面对着这片从古至今战乱频仍的疆界,作者怎能不感慨万千?古往今来,各民族、各政权为了争取生存空间,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也为了帝王将相开疆拓土、建功立业的野心,疆界几经变动。江山易主,盛衰兴亡,悲恨相续,几曾有过“定据”?

虽然,此时的大清是圣主临朝,文治武功,威加海内,可是外忧内患,何时曾息?今后大清也终将走向衰败吧?作为与清朝皇室休戚相关的八旗贵戚,怎能不心怀忧惧?

看,在那悲凉的画角声中,牧马在草原上来回奔驰。这分明是眼前的实景,可是却又似乎是历史上战争场景的回放;这看似和平的景象中却又暗含着鼓角争鸣的战争气息。

面对着塞外这满目荒凉的景象,作者不禁悲从中来:“我”这一腔深情又能对谁言说?只有那西风过处层层红染的丹枫,与“我”无言相对。

承接上片,下片自然引出了作者对历史上战争对人们造成巨大伤害的感慨:从来幽怨应无数。这其中有“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的将士恨,有“环佩空归夜月魂”的美人怨,也有“可怜无定河边骨,犹作春闺梦里人”的凄凉荒诞……

作者渴望和平,但并不希望用战争的方式获得。此时此境,他很自然地联想到了王昭君,这位和平的使者。

这位历史上著名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美女,是少有的没有背负“红颜祸水”罪名的女子。她以一介弱女之身,换来胡汉六十年的和平,也让两位君王为之倾倒。

和平虽然短暂,但是却又是多么难得啊!有多少人的性命得以保全,又有多少家庭得以完聚,这功业难道不足以与英雄相题并论吗?

而她也以其刚毅、果决以及令人唏嘘的经历得到了古往今来诗人们的普遍同情。

如今,铁马金戈已远,黄昏中只有昭君冢上塞草青青,似乎在默默诉说着这千年的哀怨。

最后两句“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这“深情”到底是说的昭君呢?还是古往今来遭受战争戕害的人们呢,或者就是说的多情作者自己呢?也许兼而有之吧。

何必分那么清楚呢,只要你知道那“一往情深”的程度就好了:它就像那深山里的夕照重重叠叠,就像那深秋的细雨绵绵不绝。

这一问一答,兼用博喻,起到了化虚为实、化抽象为形象、化无形为有形的艺术效果,与贺铸的“若问闲情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亲爱的读者,你感受到纳兰公子那满腔的幽情了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