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简64382 / 易经讲座 / 命理与人生

0 0

   

命理与人生

2019-09-18  大道至简6...

(一)命理学不失为一种劝人警世的好方法

   十五年前,电脑还是非常贵重的东西,需要一个单间安放它,叫电脑室。室内,铺地毯,挂温度计、湿度计……电脑由一位文静、漂亮的姑娘操作。不用时,电脑要象新娘子似的,头上盖着一块紫色的天鹅绒。电脑室不写“闲人免进”也没有人进,因为进去要换鞋,而你无鞋可换,唯一的一双拖鞋穿在那位陪伴电脑的姑娘脚上。而这台电脑是386。 单位一个年轻人,大学所学专业就是计算机,他每天晚上用这台电脑编程。我不知道他编的是什么程序,只觉得编得挺辛苦。后来他编不下去了,就和我谈。于是我知道他是在编一套算命程序。他说街头算命的人背下一套手盘,给人算命时就靠一些固定的演算方式和对应的口诀来应付,其实这没什么神秘的,完全可以编成一套电脑程序来替代。如果这个程序编出来,人人可以做算命先生,迷信就被打破了。他收集了一些命理学书,研究其中的演算方式,但他长于电脑知识而困惑于命理学的推演方法,他想让我帮他搞清命理学的逻辑脉络,使他得以编程序。 出于打破迷信的共同愿望,我答应帮他。他把收集来的所有的命理学书都给了我,这些书都是八十年代出版或再版的书,有《三命通会》,有邵伟华写的书,也有一些学术专家的著作,这些书真比后来市面上的书要好得多。我对照着读这些书,一边看一边做笔记,制表格,列算式,为编程做着种种考虑。 虽然我们动手比较早,但我们这个编程工作没有完成,因为这个年轻人很快就到深圳发展去了。而我,却因此学会了六爻和排八字。 如今,排八字和六爻的电脑软件网上已经都有了,而且很完善。任谁只要把生日、时辰输进去,马上八字就显现出来,大运、小运,月令藏干等全出来,批命的断语也随后呈现。

      算命不再神秘,算命不用求人。 然而,当初预期的喜悦没有出现,却有一种隐痛在心。因为经过十几年对命理学断断续续的接触,我对命理学的看法已悄然改变。我深知,命理学可绝不是算命术这么简单。在中国命理学中蕴涵着一部有机的人生哲学,算命术只是这一哲学的外衣。而我当初只见这件外衣,只批判嘲笑这件外衣,却不见衣服后面的生命。如今电脑仿制了这件衣服,展示了这件衣服,命理学只剩这一件衣服,而那个穿这衣服的有机生命却离它而去了。 用电脑排八字使大多数人眼中只见算命术而不见命理学,只见福祸吉凶,不见哲学思想。 老人和孩子分别站在人类认识道路的两个端点。人类的宝贵财富象药一样不为孩子所接受,虽然有“少年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良药苦口利于病”,“学海无涯苦做舟”等励志教育,但孩子的学习向来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所以,还得想些“寓教于乐”“游戏学习法”的招数,如同给药穿上糖衣,挂上色彩一样。古人正面用孔子、孟子施行牵引法教育;后面用封建道德推挤;这算命术就是花花绿绿的药片,用的是快乐学习法了。 在对儿子的教育过程中,有时这个小人就是软硬不吃,刀枪不入;拉着不走,打着后退;你说东,他说西,任什么电击也不反应,楞是当个绝缘体。无奈,我就用过算命术这种花药片,往往别开生面,柳暗花明。不由感慨总设计师的高论“不管是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算命术做为教育方法上的特种部队被我保留了下来。兵种齐全,到底是心里不慌。 当然,我用算命术向儿子灌输的不是天命思想,而是人生哲学。但儿子不肯让我欺骗,他象一个考官,必得我的算命推演令他信服,他才肯接受推演结论。所以,算命术的推演方式必须要和其哲学思想有机结合才行。我想,算命术很可能就是在无数个象我儿子这样人严苛的审视下逐步完善起来,成为一种劝人警世的好方法的。为此,我想,中国的人生哲学之所以没有搞成体系哲学,而用算命术这样一个形式来蕴藏,实在是被具体的、现实的教育实践给逼迫的。如果搞成一个体系哲学而不藏之于名山,它能否象现在这样留传下来呢?中国人总是石蕴玉,用算命术包裹一部人生哲学,也是古人的智慧吧?

       (二)好命和坏命

       八字一摆,问命的人头一句话就是:“我是好命还是坏命?”这一问,回回把我噎得不知怎么回答。人们总爱说算命的人糊弄人,说话模棱两可。对此,我深刻体会到算命先生的无奈。 好命和坏命之分不是命理学之分,命理学讲的是人自身的各种因素和外在因素相互作用,至于这种作用是好是坏,是因个人认识不同所做出不同判断。在命理学中,好和坏不是绝对的。如果我说你是好命,你听了高兴而我可能为你感到悲哀。而我说你命不好,你听了难过,我却可能为你的命而兴奋。

      我有一个朋友,她的八字一摆,那可真是好命,少有的平和、纯净,就象一道解答勾股定理的直角三角形,想多说点什么都没有。她的一生,每一天几乎都一样。她娘家留给她很多钱,可她每年只到上海买几套衣服,再就哪也不去了。她的钱多得全世界旅游都花不了,可她中国的旅游都一次没走过,没兴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除夕,仲秋节等重大节日外,每天晚上吃的全是炸酱面。他的丈夫用她的钱养二奶,三奶,儿子用她的钱在国外留学。而她就象这个家的一只猫,只吃一点点猫食。 有一次我对她说,她应该把钱收回来由她掌管。她立即就是一副让她去劳动的怕累表情问我:“把着这些钱做什么呢?”我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呗。”“可我不想做什么啊”她犯愁地说。信不信由你,真有人不知怎么花钱。她问我:“如果你有几百万你怎么花?”我很高兴能做一回富翁,那怕是在想象中,我雄心勃勃地说:“投资、炒股、立项、引进,有太多的事可以做了,我会折腾来折腾去,用不上三个月就把钱折腾光了,又变成穷光蛋,和现在一样!”她笑了:“这么说,就是给你几百万,也还是不能改变你的命运?” 在她的央求下,我给她排了八字。一看,我乐了!对她说:“你的钱在法律上是属于你的,可在命里这些钱不是你的。所以,你既不能花这些钱,也不能支配这些钱。”她一下子轻松了:“这么说我用不着把钱要回来掌控了?太好了,一说让我管钱我就害怕,那多累啊?”她又过她无脑,无心的生活去了。所以,一旦有人羡慕她的命好,我就提出这样的建议:“你们可以互换一下生活,她的好日子你能不能过得了?”好多人承认,她的福不是所有人都能享的。角色便是换过来,三个月后,该没钱的人还是没钱,总挨累的人还是挨累,就她一天天坐着不动的劲,身体好的人还会待出病来。从这一点上看,说命运是注定的,不可改变的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所以羡慕别人可以,但羡慕到了以为自己也可以那样生活就不一定对了。我不反对有人说她的命好,说我的命不好,但要让我们俩把命运调换一下,别说她不同意,我也不同意,因为我们都不认可对方是好命。

      我常说,不好的命,一般很难不好过孔子的命,一生不得志,颠沛流离,命运坎坷。许多伟人的命都不好,多灾多难的。命理学书中所说的好命,是指平安福分,是四平八稳,无灾无难,无风无浪,是典型的虚度年华,碌碌无为。而有所造就的人的命都不能说是好命,因为其中要有艰难险阻,要有痛苦磨难,要有大起大落。我经常问年轻人:“在这两种命运中,你选哪一个呢?”年轻人往往沉吟良久,还真少有选前一种的。 既然是这样,那么,给命运做好坏之分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又何苦要问:“我的命是好是坏?”如果有人要求的好命是既享受荣华宝贵,又有巨大声誉,既不付出辛苦,又功成名就。那么,我要告诉你,没有这样的命理学。命理学好就好在它合乎客观规律。现实是什么样的,它就会显示什么样,不会与客观规律背道而驰。命理学不能是无理学。我们问命,是一次接触人生哲学的机会。趋吉避凶,是人之常情,本能反应。可如果一味地趋吉避凶,你所求得的就是碌碌无为。因此,问命也有积极和消极之分。 同一个命局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所呈现出的色彩是不一样的。正如曹操是做能臣还是做奸雄不由他自己,而要由“世”来决定。“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断辞就是结合“世”所下的断言。这话是模棱两可么?

        (三)一粒种子的命运

         一粒种子的命运, 即便不是农民也能预测。一粒玉米种子,在春季被种到土壤肥沃的地里,有充足的阳光和水份,它基本上就可以顺利成长了。如果是种在秋季,种在沙漠,种在背阴地,那么其命运就不言而喻了。命理学启发人将一粒种子的思维扩展到一年的四个季节。将一个人的生命扩展到整个人生中去思考。这不是人学?不是哲学?其意义不是远大于算命术的作用?我想,这就是古代中国文人为什么大多会研究命理学的原因吧?在玉米粒看来,农民就是神奇的预测大师,是它的贵人和吉神。可我们知道农民的高超之处不过是有四季观念和一些种地常识罢了。有时,老年人看年轻人,正如农民看玉米种子,他之所以能给年轻人下一些准确的人生断言,不过是因为他活过了一个完整的人生,知道人生四季罢了。

      所谓命好,只不过是一粒好种子罢了。所以,仅仅八字好,可生不逢时,正如一粒好玉米种子在秋天被种到地里,在草木枯黄时节发芽,其命运还用什么高人来断吗? 人是分类别的,人类的成分在每一个时代都是比较平均的。从进化角度看,没有好坏优劣之分。可不同的时代会给一部分类型的人以“‘时”,使他们有“运”,给他的以拔节,舒展的机会。当“时运”到了时,适者就会得天独厚。 我一般不用种子来做比喻,这是考虑到对方的心理承受能力。我喜欢用车况来比喻命,用道路来比喻运,用天气来比喻流年……你如果是一个“本田”车,不能说命不好吧?可你走的路是乡路,又遇到雷阵雨,那么你可能不比一辆破吉普却行驶在晴好的高速公路上更快地到北京。因此,当我们把到北京这段路当做人生过程时,仅仅考虑命,也就车况是不够的,还要考虑运也就是路况,以及流年也就是说天气情况等诸因素,这些因素无一不重要。便是命好,运又好,如同一辆好车跑在高速公路上,但是遇上了大雾,或下雪,你这车还敢快开吗?所以,如果算命能警示人注意和考虑人生路途上的多种因素,开发心理土壤的深厚度,那么,我们能说算命术毫无价值的吗?如果在正面劝人效果甚微的情况下,能用算命术这种办法让人三思,又有何不可呢?算命术是不是因其特殊用途和效果被筛选保留下来的呢?

       我的邻居盖房子,把狗拴在房场看守砖石。却让它睡在雨水中,连捆草也不给它。狗病得要死了,他还要卖狗肉。我找一位兽医朋友讨药。这个兽医对动物的感情非常深厚,简直是把动物当成兄弟。他不仅给狗服药、打针,还严厉训斥狗主人:“你怎么能这样对待狗?你以为他仅仅是条狗吗?它是你的财神!它给你看家护院,为你看房场,让你把日子过好,可你却这样虐待它,我告诉你,这条狗要是死了,你的房也盖不成,你的日子也不能过好!”我这邻居一听这话,赶紧把狗抱到屋里,铺个褥子,盖块毯子,端出一碗肉……而我早先劝他那么多话都不曾打动他。兽医还告诉狗的主人说,曾有一个养猪户不听这个兽医的劝告,把使这家发了财,下过几百个猪崽的一头老母猪杀掉卖肉了,从此这家就不顺,直至破产……我悄悄对兽医说,你这样说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何苦吓唬他们?兽医正色道:“这怎么是吓他?如今的人一味索取,不知适可而止,一点敬畏之心没有,你以为这是好事?对动物形成的这种心理定势很快就会用在同类身上,用在兄弟、朋友身上,这难道不应该早点阻止吗?”我无言以对。

      为此我想,命理学不过是多种劝世方法中的一种,有时,当通行的大路方法无效时,我们还有命理学这一办法可用,有用的东西留下来没什么不好。 人生在世,想吃好喝好,求官求财,殊不知人生各种因素相互制约,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消彼长。人们往往活在生命的表层,不明就里,而命理学能引导人探寻生命深层次的东西。这个深度,既便是西方的体系哲学,我看有时也未必能够达到。 所以,不为自已是本田车而喜,也不为自己是吉普车而忧。时时做着车况、路况、天气情况的衡量比较,考虑发挥好自己的驾驭技能,集中所有有利因素,化被动为主动,变坏事为好事,这难道不是命理学引导我们做的对待人生的积极态度吗?命理学如果能使人不消极对待命运。能通过分析影响人生的诸多因素而深入探寻生命,那么既使它披了一件算命术的外衣我们就能小瞧它吗?不以衣帽取人不是我们的古训吗?对待文化是不是也应如此?

      (四)求官求财   

       问命的总是目的明确:“我能当官吗?”“我什么时候发财?”如果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问的人就会很高兴。可算的人不一定为他高兴。因为,如果这人能力不足,不能胜任领导职务,当官对他来说就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在命理学中,官和财都不是天上掉馅饼的意外之得,它们与人生其它诸多要素间的逻辑关系十分紧密,相互间构成一种动态平衡。如果官和财的比重过大,有的命局就会失衡从而被毁。赵本山有个小品表演了一个中了五百万大奖的人,又换房子,又换车,最后还要换老婆。这要是换不好,就可能换出个人财两空的后果来。

   命理学讲“官制身,财累身”。说的就是官做大了,钱太多了,有时反倒弄得人生在世不自由。当不堪其制,其累,就会出现生命不能承受其重的现象。命理学叫这做“财重身轻”,“官重身轻”,结局常常也是悲剧。有钱的,当官的人也有跳楼的。因此,对有的人来说,财和官不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问命时大可不必因你命里有官有财而乐,你很可能高兴得太早了,真正需要知道的是问问自己有没有当官的能力?问问自己的心愿不愿意当官?

   我有一个朋友非常想发财。他算命只问财。后来他果真的有了一笔意外之财。其实这笔钱来的就很蹊跷,我提示他注意这钱本身的警示作用,他不听。自发财以后,他就开始紧张,对朋友信不过;对老婆、孩子不放心。怕老婆分他的钱,总用话剌激她。老婆为表明心迹,一分钱没要离婚走了。他更不敢再娶,因为他更信不过别的女人。钱,离间了他的亲友,取代了他亲友的位置,他越发孤独、痛苦。这就是担不起财的人,财旺克害了他自身和他的亲人。

   一旦为官,或发了财,你生命中的其它诸多因素就要跟着发生相应的变化。这变化有的是你喜欢的,有的就不一定是你愿意的,但这变化有其自身规律,不以你的喜好为转移。命理学从来没有把官和财渲染成天上掉馅饼,而是把它们作为一个等式中的变量单位。命理学是按社会发展规律对人生轨迹进行数学摹拟。它启发人的恰恰是思考客观规律,激发做为个人的主观能动性,不断调整自身与外在诸因素的平衡关系。从单个案例看,你可以说算命术如何如何不科学,说它算得不准,不可信。但它所依据的事物关系你不能说是错误的。它将人生诸多因素按事物本来的关系和因果逻辑进行推演。这一演示对每一个生活在社会中的人都有教育意义,参考价值和借鉴作用,不可小视,这正是算命术的魅力所在,也是我所说的电脑不能替代算命先生的原因。因为,不了解事物间的关系而仅仅会排八字,正如不懂医理而只硬记了药性的人一样,一用就错。

       好多算命先生不知古人是怎么归纳出那些断辞的,不去摸索断命方法,一味死记硬背断辞,生搬硬套,牵强附会,漏洞百出,惹出不少笑话。 比如算女命,必须完全用新理念才行。关于断女命,古人的断法并没有错。因为一个命局必须结合具体的时代才能下断辞。当女人的角色在旧社会只有妻、妾、妓、婢、尼时,女人千变万化的命式只能硬性地装入这几个固定模式中。因此,有能力,有魄力,能独立,自食其力的女人往往非妓既婢,要不就是优伶。而自身弱,依赖性强的女人却适合做妻子,能有一个相对完满的人生,于是算作好命。而今,情况正好翻了过来。我有时在现实中遇到古书上讲应是妓命的,我常断言她是白领,是婢命的我可能说她是经理,是尼命的我能断言她是学者……因为你不能不把命局中的可能性与社会允许这些命局呈现出什么样的现实性结合起来考虑问题。可有的算命先生还拘于古辞,说人家经理和学者不是好命。这不是古人的错,不是算命术的错,而是学命理的人没有学明白,没有掌握命理学的精髓。 我们看到,命理学并不认为升官发财就是好事。它教人着眼整个人生,不拘于一时、一事,应对人生进行总体设计和衡量。至于什么是好命那要由你自已判断。别人眼中的好命并不是你的无悔人生。不言而喻,由自己算计好,计划好,最大限度地使用好的人生,才是好命。

      命理学就是这样一部人生经济学。这难道不应是一门重要学科吗?许多人心里未尝不知这个道理,但迷于官、财、名、难以自拔。虽眼里识得破,但却不改过,这不是命运又是什么?如此说来,命理学的作用是让我们认识自己,同时命理学也为我们指出了命运的实质,所谓的命运就是我们自己的难以自拔!

          (五)性格即命运     

         性格既命运这句话来自西方,无人怀疑其科学性。仔细研读命理学,就会发现,命理学对此有更深的解析。性格对人命运的决定作用使人的主动性变得有限,往往令人处于无可选择的境地。我处理人事关系常搞中庸,但也并不一味调和。对能容的人我劝其容,对不能容的人我问:“这事你要是忍了能不能肚子里鼓个包?”如果对方说:“这事我要是忍了,非把我自己气死不可。”那我就不主张他忍,我会说:“好,社会法制进程就靠你这样人来推动,但你要做好付出一定代价的心理准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主义”都有性格基础,不管是什么“主义”,一出台就有人拥护有人反对,这和“主义”的对错没关系。

      对性格温和的人你提倡竞争就有点难为他。让性格火爆的人去做调解工作就是让他减寿。我常说所谓选择,其实无可选择,人所选择的不过是自己的本质。人们并不是根据所谓的正确理论去行事,而是依据性格做事,并于事后给自己找理由。性格慢的人会给自己找“慢工出细活”的理由。性格急的人会给自己“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豪迈。不让人在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本质并按他的本质生活,才是人生最可悲的事。有的人终其一生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棵心,你便是给他诸多幸福的理由,便是一生衣食无忧也总是闷闷不乐,这样的命又如何能算好命?  

       命理学给人以难得的审视自我的机会。八字一摆,呈现在你面前的是你的本质。我们先不说这个本质对与错,而说你这一生有几多探寻自己本质的时刻?这一探寻有无必要?自人类产生以来就有一个“我是谁?”的人生本质问题。自社会产生以来就有一个如何顺应自己的本质又与社会谐调的问题。人与社会的关系需要随时调节,这也是命理学一开始就研究的问题。   

         我说过,人,是性格的工具。所说让人改变性格是不人道的说法。这不啻是让一部分人心顺,让另一部分人肚里长癌。对于性格宁折不弯的人来说,你就是让他叛变投降了,他也会因得癌或心脏病而死,因为他自己的性格就会扭断了他。所以,既便是得病也是什么样人得什么样病。别人的忧郁症放在你身上就会痊愈,你的胃病放在别人身上也会自愈。从这一点上说命理学能看病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而对性格的研究说不定以后还能出现一门性格病理学。   

         命理学在八字中首先确定本命,也就是人的性格本质。然后勾画出人的构成本质。这就象首先确定一个物质的基本原素是碳,然后因其结构不同再分为石墨和钻石一样。我为人看命喜欢先从性格入手。因为性格是天生的,先天的,对此西方科学也无异议。如果有人批评我说八字解释不了人的性格,那么我会反问:什么能解释人的性格?是基因谱还是心理学?现代科学解释不了我们人类的性格是如何产生的,更解释不了人类为什么会有不同性格。但科学却有一个毛病,它对解释不了的现象或不承认其有,或认为在科学之光没有照到之前,人们是在黑暗中摸索。其实我们人类从来就没有在黑暗中行走过,在没有电灯之前,古人举着火把也夜行,那时人的夜视能力比现在要强。如果命理学能够多少把握人的性格,那么由性格推命运是不是与西方心理学暗合?八字准不准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引导我们看人的本质。   

       我曾观察分属两家的两个小男孩玩电子积木,就是在电路板上插电子原件。A男孩总是不停地问,为什么磁棒能感应到电台信号?二极管是做什么用的?光敏电阻的工作原理是什么?大人要详细为他解答。于是,他在熟悉电路和了解电子原件工作原理的基础上很快就能进行创意组装,搭出新的电路来。B男孩却一直不问,只是一个接一个地按图组装。我想,他不知其所以然,不可能有自己的创意了。可是,就在A男孩开始进行创造性活动的同时,B男孩也搭出了一个个自创电路。显然,B男孩说不出电子原件的名称、工作原理和自己搭建电路的科学道理。可他的头脑分明是在以往的搭建中被电学原理逻辑化了。他不仅不违背电学原理,还能顺应和接续这个原理往前走。看来人的学习能力是天生的,而且可以在不知其所以然的情况下也能感知,把握和利用客观事物。我们的古人就很象这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B男孩。如果这个B男孩要形象描述电路机理,他很可能会创造出类似中医学或命理学的东西来。在科学没有出现之前,古人不等不靠,先用摹拟推演的方法,把人生需要的学问象生活必须品一样备好。没有电灯就不用火把?电灯照见的东西与火把照见的不同?

         (六)面对灾难的态度   

        人生一世,从心里讲谁也不愿意遭受坎坷和厄运。可是,苦难和痛苦总是难免,我们不但要承受自己的一份苦难,有时还要帮助亲友排忧解难。而无论是自我排解还是劝慰亲友,都有一个效果的问题。如今忧郁症和自杀都增多,说明心理工作没有跟上。我一般不给人算命。可有几次,在人们惊慌失措,无所适从的情况下,算命能安抚人心,使人镇静,恢复理性。   一个人一出生,就等于上了疾病、致残、事故、意外等灾祸的百分比、千分比、万分比筛子。我们总以为这个筛孔比较大,足够把自己漏出去。可这筛孔果真很大吗?以百分比孔目的筛子来说,据统计:我国五类残疾人数占总人口的5%。也就是说,每五个家庭就会有一家有一个残疾人。我国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是5%。我国青少年犯罪率没有公布,但美国的青少年犯罪率是5%。而有些普通些的事摊到谁头上也够让人头痛的,比如同性恋为4%,忧郁症为15%,儿童哮喘为20%。在千目的筛上有意外伤害死亡率、吸毒率、自杀率等。当这些事一旦落到自己家中,对个人来说,灾难就是百分之百。在灾难之下的人生是怎样的人生?

   无论是对别人的还是对自己的,人们应对灾难的能力普遍不足。古人的灾难概率更要大于我们,如何排解痛苦,转换心态,也是古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中国不象西方有个上帝可以求助。当心理卫生和心理健康问题在没有足够材料创立系统哲学来解决,或创立系统哲学解决的实际效果不好的情况下,创立命理学说可以说也是应现实要求而自然、必然地产生的。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这不仅是孟子的人生观,也是命理学中的重要思想,更与客观实际相符。这是积极的人生态度。它与西方的原罪,佛教的修来世等观念不同,主张迎接苦难,消化和转化苦难,入世的,现实的,是典型的“化悲痛为力量”的人生态度。因此,对于灾祸和苦难,命理学不认为其作用就是负数。在命局中,刑、冲、克、害这些预示着灾祸的凶象,是很让人望而生畏的。可是没有这些东西,你想在世上有番作为那几乎又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平坦,顺直的江河其动能和势能都比较小。长江是因一再被阻隔才有雷霆万钧之势的。在命理学中,刑、冲、克、害是造就栋梁之材不可缺少的煅造工序。有人一听受克就觉得不吉利,本能地想躲,特别是在合婚时,更忌讳受克。殊不知,人有时不受克根本就不能成器。火克金,但金不被火炼不成器;金克木,木不受金斧凿琢不成栋梁;木克土,土无木制其阳性不得渲发;人们都说水火不相容,可却不知水火相济的妙用。我给人看合婚,恰恰欣赏这种冲克。有的人对自己的婚姻不满,说娶的老婆太厉害,总是管制着自己,两人性格不和,犯克。我往往说:“这是你的福气,你这样人要是没人狠管着你,你还不进监狱了?哪会有今天?”克是压制,使人收敛行为;克是蓄积力量,铁人王进喜说:“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出油”。现代人也知道压力就是动力的道理。当然,你顶不住压力,被压力压碎了,压扁了,这压力当然就是你的凶灾了。帮助人们增强抗压力是命理学的一大任务。如此看来,对凶煞不能谈之色变,闻风而逃。如以积极态度去应对,那么就既有外力可借,又有内在潜力可挖。为此,当人们遭到了灾难,中国的人生哲学提倡要承受痛苦,要隐忍,要坚强,不要破坏这个世界,不要迁怒于社会,不要怨天尤人。在如何使痛苦良性转化,而不形成毁坏社会的破坏力量方面,命理学做出了一份应做的努力。我们不应抹杀其历史功劳。这样,同一个命局,不同的人看会有不同的解。悲观者从中看到苦难,乐观者从中看到机遇,好胜者看到挑战,其观点依人生追求不同而不同。

   命理学一直分为“江湖派”和“学术派”两派。这两派互相影响,互相补充。仅有“江湖派”,命理学就会完全滑向算命术。“江湖派”与现实过于贴近,实用功能过强,易于走向主观和教条,现在的好多批判就是针对“江湖派”弊病的。仅有“学术派”,很可能最终产生出体系哲学,能象西方哲学一样高度概括和抽象。可在中国,凡是不接人气和地脉的东西最后都是干尸,会自取灭亡。这与西方上帝本就是不食人间烟火,不通人气,因此凡是概括和抽象的东西都可以放到上帝一边而又永生不同,中国哲学必须变脸,要分别以医学,治国、命理等面目出现。这就造成要想探寻中国哲学必须要到部门学科中去挖掘。

        (七)命理与遗传学  

         命理学创建之初,人们一定是费了不少心思为人们对客观规律的理解寻找一个比较合适的形式。命理学的内容“其说汪洋奥义,关节开解,万端千绪,参错重出。” 想要包容它谈何容易?   命理学的作用不在于它的天命思想,而在于他给人的启迪。如果我们不拘泥于算命术,而是把命理学当成人生哲学来解读的话。那么,所有射向它的批判之箭都会象乌鸦羽毛一般纷纷落下。

   我们可以把基因学当做另一部命理学来解读。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它与中国古代命理学的一致性大于它们的差异性。了解命理学有助于更好地理遗传学。   基因可以主宰人的命运,能够决定人的生老病死。查找基因的条码,可以预知人的病夭,可以知道和什么样基因的配偶能生出健康孩子。   对于基因缺陷,西方不象一开始研究基因那样致力于必先铲除而后快了。他们也象中国命理学一样,意识到可能正是这些缺陷成就了林肯,爱因斯坦,贝多芬……那些看上去很健康的人,并不能说明他们是完美的,并不说明他没有基因缺陷,他们只是看上去完美,而其基因也一样含有八至十个缺陷,只是其基因缺陷还没有与现实条件形成“刑、冲、克、害”,因而没有暴露而已。

   “人类可能不曾归纳出整体的含义”,遗传学家们在不敢对基因乱下刀斧时如是说。殊不知我们的古人已凭借命理学摸索到这一整体含义。假如我们的祖先能早些找到科学工具而不是用阴阳五行做工具的话,那么他们所做的基因筛选,会使许多伟大的人物都不会出生了。如今人们喜欢批判中国人落后,说中国人反科学。可是,科学,就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里也要受到伦理道德的制约。人类胎胚研究就是人为地被阻止了,因为这个科学来到的早了一点点。如此来说,中国式的哲学先行可能不是错,美国式的科学先行未必对。用科学完全否定命理学也不一定是善举。

   有时,一个人死了,我还在推演他的命运,正如科学家观察一个人的基因在他儿女身上的发展变化。我曾说过,世上的亿万万人也可以说是一个人。可以说是一个人的基因的亿万万次展示。每一次人生只给他一点点展示机会,无数次人生才能给他无限展示的机会。正因为我们人与人是如此相通,我们才会对别人的人生和隐私怀有极大兴趣,才会把自己的感情投射进去,会为别人设身处地着想,会感同身受,会共鸣,知心……因此,佛教讲的轮回不是没有道理的。

    同西方的算命术相比,我国古人算命的复杂程度已超出算命术了。有人说它是一种民俗文化,我认为说小了。不了解我国的命理文化,就不可能全面了解中国文化。正因为命理学的本质是哲学,因此,许多古代贤人,即使不信鬼神,也要着迷于命理。中国算命术以“天人合一”为依据来照猫画虎,古人以阴阳五行为工具,以象征、摹拟,同一,合序,联系等多种方法,自觉地套用、引入天地规律,社会伦理,血缘关系,人情世故。对人生现实,社会现实的解说能达到细枝末节,能极尽其奥秘。命理学的魅力在于,经过二千多年,多少代人的不懈努力,把契合、描摹工作做得如此精细,远远超出了任何一个人类个体的能力,使它具有了超人的天地自然的天成特点。人们对鬼斧神工的杰作总是情不自禁地崇敬。特别是其中的演绎法引领人深入到一种千变万化,无穷无尽的完整、严密的数学境界,让人体会到一种纯净、脱俗、超然、美妙的高级精神活动的快感,就更使研究它的人欲罢不能了。

   命理推演中的数学感当然不为数学家所承认。人们批判命理时说它推演的前提是不正确的。这种貌似科学的质问就是纯数学也承受不了,传统数学不也是在这种质问下根基摇晃吗?想想看,象棋和围棋都足以使人着迷,何况是演绎性更大的命理学?虽然命理学是照猫画虎,但的确做到了煞有介事,惟妙惟肖,严丝合缝。想那一般性的科学也不过如此。

   研究科学发展史可以发现,人类对世界的探索没有一条既定的正确道路可走。中国的命理学在两千年前就把一个人的本质,以最类似基因的表现方式排列出来。如果抛开它的算命目的,单从学术和文化角度上看,它不仅自成体系,而且很了不起。

         (八)命理学与孔子   

        记得中年论坛刚开五十版时,就这个版起什么名曾有过不小的争论。最后还是老板确定为“天命有知”版。   孔子这句“知天命”的著名言论说明:到了五十这个年龄,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形成自己的命理学观念。 我们知道,孔子不信鬼神,但讲天命。这说明在孔子心中这鬼神和天命不是一个层次的概念。而今人一要批判命理学,就把鬼神牵扯进来,与命理学同台批斗。   就我个人看,“命”这个概念并不大,“命”只要大过我本人,就是说,只要这个“命”大过“我”它就足可以成为“命”。因为它就有能左右我的力量。

   个人的生命是短暂的,可人类却一直生存了几千万年;个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但人类的认识一直在积累。很多人用了很长时间创建的东西就会大于个人,就能具有摆布个人的力量。比如社会,文化、宗教,艺术等等,相对于个体来说,它们都有“命”的属性。   

人活到 ...

 

不管人们对命理有多强烈的怀疑态度,它还是坎坎坷坷的流传了千年。但命理是什么呢?
  
  人们在认识一个事物时,往往会提出两个问题,它是什么,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思维方式正是哲学上的决定论和还原论。中医学脉络的发现已有千年,而人们真正知道"它是什么"却仅仅有几年之久,可见在科学尚未发展到高度先进的情况下,大家能搞清楚"一件东西是什么"这一个问题就足够专家们研究几百辈子的了
  
  命理是什么,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但它的神奇我却体会到了,因此,虽然我没办法知道它是什么,依然为它的存在而惊叹。我尝试着接近了它,虽然仅仅是小试而已,却已经让我震惊不已
  
  在科幻世界里,科学家预言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立的小宇宙,当然在现实科学领域里只发现了人类周围带有很特别的磁场。而命理用写实的手法描述了人类小宇宙的运动曲线,也就是人的生命曲线,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曲线中摸爬滚打甚至苦苦挣扎。一个特别强的小宇宙一定会对应一个能力出众的人,即使他出生贫寒,也最终可以争取到自己的一片蓝天;而一个暗淡无光的小宇宙也一定会对应一个悲情人物,即使他出身贵族,也有失意的一天。好多人感叹命运捉弄人,其实不是命运的捉弄,而是命运只会让强者闪光,这也是自然界最基本的规律
  
  命理用一种虚拟的图象表现一个人潜在的能量,但它探讨的还是现实的人生,脱离常理去体会命理只会误用,因为误用的人太多,所以也才会有那么多的人误解命理
  
  如武曲星谓之寡宿,并非命运注定让他如此受苦,而是因为不成格的武曲星视财如命,吝啬小气,度量狭小,阴险狡诈,所以使人纷纷敬而远之,得来孤寡之结果。如果大家都喜欢和这种人相处,这才叫命运捉弄、乾坤颠倒呢
  
  如天同星谓之福星,并非命运注定让他如此享福,而是因为成格的天同星乐观开朗,心平气和,善良贤达,所以好似福星高照,实则是自己营造了一个美满的人生
  
  很多年轻人遇到问题后不努力去解决,而执意在命理世界里寻找答案,凄凄怨怨,以为命理可以阐释"命中注定"的结果。其实结果和命理无关,而在于每个人用什么样的方式面对挫折。那些有着无法解决的消积的生活态度的人,即使不算命,也足以预见其毫无成果的一生。因为在这个时候可以有成果的人,早已在想崛起的办法了
  
  虽然世界上有3%的人群患有不同程度的情感类疾病,但命理不是解决情感疾病的工具,大家需要做的只是: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用一种健康积极的心态去迎接新的明天。命理探讨的是一场现实的人生,如果你正确认识了它,它才会帮助你打开人生路上的层层关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