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阳 / 文件夹1 / “我命由我不由天”近代践行者,自幼多病...

0 0

   

“我命由我不由天”近代践行者,自幼多病逆天改命,修道活到89岁

2019-09-18  杏林春阳

《哪吒》中提出一种精神,“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段话是道教的重要教义之一,紫阳真人张伯端《悟真·绝句六十四首》写道:“药逢气类方成象,道在虚无合自然,一粒灵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晋代葛洪在《抱朴子内篇》中认为,神仙一定存在,人的寿命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命在我不在天,还丹成金亿万年”。

生于清末的安徽人陈撄宁,是“仙学”创始人,近代道教领军人物,曾任中国道教协会理事长,原名元善、志祥,改名撄宁,字子修,号撄宁子,道号圆顿子,道教界敬誉其为“当代太上老君”。他少年患病,刻苦读书研习道法,正是近代修道之人对“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诠释。

陈撄宁(1880—1969),祖籍安徽怀宁县洪镇乡新陈埂,世居安庆苏家巷。父亲陈镜波中过举人,在家设馆授徒,陈撄宁自幼随父亲读书,6岁时读完《三字经》《四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论语》《孟子》《大学》《中庸》,7岁时读《诗经》《书经》《易经》《礼记》《左传》,12岁学作诗文,读古文、古诗、八股文、试帖诗。

“我命由我不由天”近代践行者,自幼多病逆天改命,修道活到89岁

陈撄宁

10岁时,他在家中翻到两册葛洪所作《神仙传》,将书放在大腿上偷看,书桌上仍摆着一本《论语》作掩饰。13岁时,他到街上跟人家学驱邪避祸的“辰州符”,回家被痛打一顿;买了一部《万法归宗》,又被父亲搜去烧掉。后来他买过雷劈枣木印、樟柳神、桃木剑这类东西,这时候家人也不怎么管他了,但他还是不敢公开拿出来。

15岁时,陈撄宁患极度衰弱症,医生说是童子痨,无药可治。他跟随叔祖学中医,想寻一个给自己治病的法子,碰巧看到“仙学修养法”,试着练了几次,没什么效果。16岁他考中秀才,25岁考入左宗棠在安庆办的安徽高等政法学堂,两年后痨疾复发,半途退学。

为了给自己治病,陈撄宁离家四处求师,到九华山、天童山寻访佛教高僧,发现佛教修养法偏重心性,难以去病延龄。到苏州穹窿山、句容县茂山寻访道教中人,这些地方都是香火之地,道士们不重修养。再到湖北武当山、山东即墨崂山,虽有做修养功夫的人,也得到了一些丹法口诀,但他们所晓得的方法并不多。

陈撄宁觉得这样不行,不如自己看书,书中自有黄金屋,他知道有一部《道藏》,全国只保存下来七部,分别在沈阳太清宫、北京白云观、南阳玄妙观、武昌长春观、成都二仙庵、上海白云观和陕西某道观内。此时已是民国初年,他的姐夫乔种珊在上海行医,陈撄宁到上海投奔姐夫,住在姐夫家里,白天就到老西门外白云观借阅《道藏》。

“我命由我不由天”近代践行者,自幼多病逆天改命,修道活到89岁

陈撄宁

上海白云观的这部《道藏》,共计五千四百八十卷,是明朝正统年间勘版,放在藏经楼上六个大书橱中,封存多年,霉烂破损,从没有人把这部书读完过。陈撄宁花了三年时间,从头到尾通读了《道藏》。

此后,他又想研究佛学,到杭州城外海潮寺佛教华严大学住过一段时期。33岁的民国才女吕碧城,辞去总统府秘书之职,南游杭州,又与母亲到上海居住,向陈撄宁拜师学道,她是陈颖宁的第一个弟子。陈撄宁为吕小姐手订《女丹十则》,批注《孙不二女丹诗注》,还作有《答吕碧城女士三十六问》。

1916年,37岁的陈撄宁与上海尚贤妇孺科医师吴彝珠结婚,定居上海。这段时期,他结合夫人吴彝珠、道友郑鼎臣、黄遂之、谢素云、高尧夫之财力、智力,在家中进行了几百次地元丹法实验。1938年,59岁的陈撄宁成立仙学院,招收了几十名学生。

1945年吴彝珠去世,陈撄宁由亲友、学生轮流奉养,往来沪杭间,生活还算安定,每天读两三卷和修养有关的书,当读书不能制伏妄念时,他就出门游历,走遍九江庐山,北京西山和苏浙皖三省名山。他在安徽省怀远县曾遇到异人,彼此相聚十几天,异人帮陈撄宁改正道书上各种错误。

1953年,浙江省政府秘书厅一位工作人员,得知陈撄宁对中国古代学术颇有研究,尤其通读过《道藏》,就提名他出任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省政府下聘书,陈撄宁的户口从上海迁到杭州。

“我命由我不由天”近代践行者,自幼多病逆天改命,修道活到89岁

上海白云观

1957年第一届道教徒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陈撄宁当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后来他北上任职,住在中国道教协会会所白云观,当选为第二届道教协会理事长。1969年在北京医院去逝,享年89岁。

陈撄宁曾说过,他的导师前后共有五位,北派二位,南派一位,隐仙派一位,儒家一位。若论到龙门派,他算是第十九代“圆字派”。以上各派都是只重工夫,不重仪式,与出家人不同。

他曾在杭州屏风山疗养院讲授“静功疗养法”。这是从《庄子·听息法》衍变来的,重在一个“静”字,排除杂念,使大脑保持安静,可以改善失眠和神经衰弱。初时只用耳根,不用意识,感觉自己一呼一吸的下落,至于呼吸的快慢、粗细、深浅皆任其变化,不用意识去支配。慢慢神气合一,杂念全无,连呼吸也忘了,乘这个机会熟睡一番,不可勉强提起精神和睡意抵抗。睡醒后,从头再做静功,又可安然入睡。他认为,修养工夫,只要有恒心毅力,人人皆可以奉行。

陈樱宁所提倡的仙学,是传统的内、外丹术,也就是如何修炼成仙的学问。仙学分两大部分,即住世仙学和出世仙学,住世仙学包括身体健康法、寿命延长法、驻颜不老法等。他提出仙家宗旨,要与造化争权,逆天行事,正是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也。

他用《进化论》来说明仙学,认为神仙是人类进化的下一个目标。他说:“古代这猿既能进化为今日之人,安知今日之人不能再进化为将来之仙?”仙学可以补救人生之缺憾,普通科学所不能解决的问题,仙学皆足以解决。(文:何玉新)

“我命由我不由天”近代践行者,自幼多病逆天改命,修道活到89岁

陈撄宁的女弟子吕碧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