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杂文 / 辞职一年,说好不哭

0 0

   

辞职一年,说好不哭

2019-09-18  lindan9997

《说好不哭》——周杰伦

离开空勤岗位已经将近一年,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第一次梦到自己在飞航班。

在梦里,一切都很真实,那应该是那天最后一段航班,我们要飞到贵阳去过夜。我收拾完厨房,觉得身上出了汗,粘粘的,有些难受,坐在后舱右侧门口的乘务员座椅上,问后舱的小姑娘,贵阳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她说这里的东西可酸了,可辣了。我说行,那一会我们落地后去吃。

说完这句话,梦里的我犹豫了一下,天色应该快亮了,我有点不确定这是真还是假。印象里依稀记得,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穿过那身制服了,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红领带,我醒了。

朦朦胧胧中看了眼手机,已是早上7点半,天色大亮,窗外车来车往,我揉了揉眼睛,回到了床上。

我的最后一个航班,应该是个过夜,还在酒店附近的饭店里吃了一顿饭,跟同事们聊了很久的天,那是去年8月份的下半旬。飞完那个航班,我辞职了。

回想刚飞的时候,一到夏天,家楼下那家烧烤摊就支了起来,两边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我们飞完航班便总是相聚在这里,一张小方桌,几个马扎子,烤肉吱吱啦啦的在火上舞蹈着,每个人手中的酒瓶子在摇晃着。

机组车就在停在附近不远的地方,总会看到同事们飞完航班大包小包的在这里下车,若是遇见相熟的,隔着马路喊一嗓子:过来喝点儿啊!

哟,这么多人啊?同事拖着飞行箱在对面喊着回应着,拖着满身的疲惫来到前面,随手扯过一个马扎子坐在旁边,解下领带,加一个杯子,这就是一个酣畅淋漓的夜晚。

回想那段时日,真是好年轻,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不管白天飞的多么辛苦,只要到了那个烧烤摊,喝下几瓶冰啤酒,所有的烦心事都会消散。

飞的时间久了,人也都会变,大家陆陆续续搬离了这里,同在一座城,相聚却变得很难。

其实这种感觉,对于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我们来说,都不会感到陌生,后来每次去到其他城市里,民航人相对生活集中的地方,总会看到相熟的场景,两道杠的,四道杠的,穿白衬衣的,穿红制服的,在一个烧烤店里吃顿饭,我相信端着酒杯走到任何一桌都能跟对方把酒言欢。

啤酒和烧烤,虽然难登大雅之堂,却在很多个夜晚恰到好处地填满了我们欲拒还迎的肚肠。

如今,我仍然会跟三两好友在闲暇时找个烧烤店,喝同样的啤酒吃同样的烤肉,只是之于我个人来讲,有时候会觉得心里欠缺了点什么。

辞职一年了,经常有人问我:后悔过吗。实话实说,哪怕到此刻我也不曾后悔,回忆飞行种种,嘴角总会上扬,可怀念不见得要后悔,但那份感情与感觉,始终珍藏。

我酒量不行,酒品尚可,熟悉的朋友都知道,我喝完酒喜欢去唱歌。记得有一次在外面过夜,因为航班调配的原因,难得的第二天在当地休息一天,我们饭毕便去唱歌,那是一个不大的城市,KTV很便宜,我便买了一个到凌晨2点的套餐,晚上11点的时候,乘务长说累了,我说好,你们走吧,待会儿我朋友会来找我——可实际上哪里会有人来找我,只不过我实在舍不得那月色。

记得那天我一个人唱到了凌晨,慢慢悠悠的把桌上的假酒都喝完。

我喜欢听,也喜欢唱周杰伦的歌。有时候想想,从上学开始,我们便忙着学习,忙着长大,忙着相遇,忙着离别,青春一闪而过,岁月已是蹉跎,只有周杰伦没有变,他就在那里,不管我是什么心情,是悲伤,还是快乐,他永远都会为我准备好一首歌。

上学时,老师在台上讲课,我把耳机塞进袖子里,用手撑住耳朵,厚厚的书本后面,是磁带盒里的歌词,耳边传来的是他的歌。

刚飞那会儿,沉浸在《依然范特西》和《十一月的肖邦》里不能自拔,那时刚从学校步入到社会,一个人都不认识,只有他的歌陪着我。

在这些年的飞行生活里,不管飞到哪,不管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虽然手机里存着的歌已经越来越多,可每当耳机里传来熟悉的旋律,它总是能带着我回到过去。

昨天晚上,时隔485天,我又一次怀着不一样的心情,听了这首新歌。去年的这个时候,正是我办理离职手续的日子,我记的那时候说:如果我哭了,一定会告诉大家的。现在一年过去了,我没有哭,我也很快乐。

若是尚有回忆起我的人儿啊,说好了都不哭,你们也要好好地过。

mu.

500

摄于2018年9月

(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