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彩石 / 潮海宁-文学 / 乔峰雁门意萧然

0 0

   

乔峰雁门意萧然

2019-09-20  我的七彩石

乔峰雁门意萧然




海宁圈之 阿斐大侠说金庸
剧照。
  袁斐,“侠客小镇”首席文化顾问、全球金庸迷群英会名誉会长。

乔峰雁门意萧然

  杜甫笔下写过汝阳王李琎,他是唐玄宗李隆基的侄子,加特进赠太子太师,宠极一时,所以,他敢于饮酒三斗后上朝拜见天子。李琎雅好音乐而且姿容妍美,被誉为皇族中第一美男,据说唐明皇曾亲自教授羯鼓,称其为“花奴”,赞叹说:“姿质明莹,肌发光细,非人间人,必神仙谪堕也”。

  李琎酒量奇大,自号酿部尚书,因此,他的嗜酒心理也与众不同,路上看到酒车竟然流起口水来,恨不得要把自己的封地迁到酒泉去。封地是皇亲国戚、贵族勋臣才有资格去想的事情,就算是狂如李白,也不敢这样想入非非。杜甫抓住李琎出身皇族这一特点,细腻地描摹他的享乐心理与醉态,下笔真实,分寸自然,画面感极强。

  思来想去,金庸笔下有如此身份、如此酒量的,非乔峰莫属。江湖江山,过眼云烟,何若有酒,兄弟把盏,一樽还酹,阿朱心间。

  提起“北乔峰”,我的印象是喝不醉、打不败。其酒量之大、酒风之豪,绝对称得上是金庸侠客中英雄榜上第一人、酒国豪杰第一人。

  且看书中乔峰的出场,被落魄情场的段誉误认为慕容公子一伙,因而比酒,继而结拜。两人你一碗我一碗,每人四十碗,竟然将四十斤高粱酒灌入肚中,只不过一个真喝,一个假喝。二人赌酒,惊动了松鹤楼楼上楼下的酒客,连灶下的厨子、烧火的,也都上楼来围在他二人桌旁观看。如此场面,令人咋舌,读之豪迈之情顿生。

  喝酒是交朋友的良媒,段誉因之与乔峰结拜,虚竹因之与乔峰一见如故。

  然而,在金庸笔下,在乔峰这里,喝酒绝交,也是大气磅礴之至。古人说:“君子断交,不出恶言。”且看乔峰在聚贤庄里虽万千人吾往矣,在此生死关头,乔大哥却要喝酒!这份从容与闲庭信步,非大英雄真豪杰莫能办。众人之机心越叵测,越见乔大哥之坦荡;众人之畏缩越犹疑,越见乔大哥之豪情。

  即便是从乔峰变成了萧峰,这份酒国情怀半点不改,当他把耶律洪基从女真部落解救出来,契丹勇士多有不服,但是一显示酒量,众人无不拜倒。

  金庸落笔,密云不雨,层层铺垫,看似闲笔,却别有深意,平添意趣。

  雁门关被称为“中华第一关”,是乔峰与萧峰的命运转折点,但也正是在这里,遇到了一生的挚爱阿朱:“乔峰一怔,回过头来,只见山坡旁一株花树之下,一个少女倚树而立,身穿淡红衫子,嘴角边带着微笑,正是阿朱。”

  阿朱与乔峰之爱,爱得感天动地。

  阿朱和所有汉人一般,本来也是痛恨契丹人入骨,但乔峰在她心中,乃是天神一般的人物,别说他只是契丹人,便是魔鬼猛兽,她也不愿离之而去。

  正是这份“绕指柔”,才让乔峰了却了胡汉恩仇,从此之后,汉人乔峰正式成为契丹人萧峰,不再以契丹人为耻,也不以大宋为荣。

  乔峰之姓,“乔”即指乔装,偏偏阿朱又是乔装高手,二人可谓珠联璧合。阿朱为乔峰易容改扮后,笑道:“你外貌是全然变了,但一说话,一喝酒,人家便知道是你。”乔峰点头道:“嗯,话要少说,酒须少喝。”于是,接下来一路南行,乔峰果然极少开口说话,每餐饮酒,也不过两三斤,稍具意思而已。

  乔峰之好酒,已入血液之中,书中有一段他“空杯喝酒”的描写,读来令人潸然泪下。但是,乔大哥不知道的是,他甘愿为之戒酒的小阿朱,居然扮作了段正淳,即将死于他的掌下,天地不仁,情深不寿,徒之奈何!

  “乔峰雁门意萧然,杯酒恩仇遂前缘,恨不长醉共朱颜。”乔峰萧峰,在于雁门关之变;杯酒恩仇,在于聚贤庄、少室山之战;耿耿长恨,唯有一醉,才可再见阿朱之容颜。

  当耶律洪基许以汉人美女,萧峰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道:“我既误杀阿朱,此生终不再娶。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岂是一千个、一万个汉人美女所能代替得了的?皇上看惯了后宫千百名宫娥妃子,哪懂得‘情’之一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