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思鹰眄 / 12.诗词 /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

0 0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2019-09-20  马思鹰眄

作者:宋执群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一个凭借超拔的才华和超高的颜值赢得大唐公主青睐的艺术家,一个衰到差点在动乱岁月丧命的诗人,在参透人生命运时毅然转身,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成为了诗意人生的典范。

他就是王维。

(一)违规看“黄舞”,前途栽沟里

当时,大唐青年诗人王维不可能想到,作为皇家歌舞团团长,去看一场自个单位的一场彩排会把自己的人生带进了沟里。

那天是唐玄宗开元九年(公元721年)的端午节,新官上任的王维,春风得意地在宫中观赏一场向皇家献礼的歌舞彩排。当一组黄狮子在台上轻舞飞扬时,可能是看得太入迷,也可能是觉得自己是这个歌舞团的团长,王维没有走开回避。

这可闯下了大祸。还没等彩排结束,太监就来降旨,说“黄”与“皇”同音,皇上能看,但你不行,你看就犯下了不尊圣上的大罪。

就这样,还未将官椅焐热,王维便惨遭出局,被从皇家歌舞团长(太乐丞)贬为济州粮仓管理员(司仓参军)。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就在当年的春天,他刚刚攀登上了人生的巅峰,一举在进士科考中状元及第,被任命为京官。而仅仅几个月后,他便被人生的过山车从顶端抛入谷底。此后的五年,他那最美好的青春都被困顿在远离京城的穷乡僻壤,他那人生最珍贵的时光都只能由粮仓的油灯和仓鼠的陪伴度过。

这首《宿郑州》,便是诗人被踢出东都洛阳,前往被贬地山东济宁途径郑州时写下的:

朝与周人辞,暮投郑人宿。

他乡绝俦侣,孤客亲僮仆。

……

明当渡京水,昨晚犹金谷。

此去欲何言,穷边徇微禄。

满纸都是凄凉孤独和委屈郁闷。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二)才貌双绝,女粉偶像

王维出生于武则天长安元年(公元701年)的蒲州(今山西运城永济市)。说他才貌双绝,一点也不夸张。九岁时,他已贯通诗、书、画多种艺术,尤其是一手琵琶,弹得可谓绝响;二十岁时去京城赶考时,这个青春焕发的大帅哥一登场,就秒杀了一众考生,成了京城王公贵族的宠儿。特别是他弹奏的美妙琵琶曲,更是征服了一众女粉,男神一样成了她们追捧的偶像。

关于他的音乐天赋,《唐国史补》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某天,一个人弄到了一幅奏乐图,但不知道图上是什么乐谱。王维研读之后告诉他说:“这是《霓裳羽衣曲》的第三叠第一拍。”那人将信将疑地请来乐师演奏,果然被他说中。

在他无数的女粉中有一位通天的人物,那就是玉真公主——唐玄宗的妹妹。由于大唐的科考就像今天的高考一样,有文艺特长的加分和名人推荐的潜规则。所以考试前,王维也拜见了岐王李隆范,想通过他运作夺魁。岐王就把他引荐给了玉真公主。

为了让玉真公主惊艳,王维进行了精心的设计策划。见面那天,他假扮成一个琵琶演员,将一曲《郁轮袍》弹奏得缠绵悱恻、波澜起伏。在满座的惊叹中,玉真公主媚眼迷离地柔声问他:“除了音乐,你还有别的才艺吗?”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王维优雅地起身施礼,底气十足地回答道:“我还能诗,绘画,写书法。”然后双手呈上早已备好的诗书画作品集。

当玉真公主翻到这首《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天呐,这首诗原来是你写的啊?而且你写诗时才十七岁?我还一直以为是哪个饱经沧桑的大佬写的呢!”

就这样,有才,颜值又超高的王维当场俘获了玉真公主的芳心。结果就没什么悬念了,第一次参加高考,王维就拿下了全国的状元。

但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人生还未完全开挂,就迎头撞上了命运的第一波打击。

(三)痛失妻子,走向边塞

二十七那年,王维终于忍受不了在粮仓里浪费生命,卷起铺盖卷,离开山东济州,来到河南北部,《诗经·氓》中描写发生美好爱情的淇水之畔,第一次尝到了隐居生活的快乐,写下园牧歌般的《淇上田园即事》:“屏居淇水上,东野旷无山。日隐桑柘外,河明闾井间。牧童望村去,猎犬随人还。静者亦何事,荆扉乘昼关。”似乎已为最终的人生归途埋下了伏笔。

但此时,诗人建功立业的心还未死,俗世的情缘也还未了。当他得知与她感情甚笃的妻子已怀胎十月,即将产子时,匆匆离开淇水之畔的隐居地,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星夜奔回长安,去和妻子团聚。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然而,灾难就像恶魔,常常无情地击碎人们的美梦。不久,他的妻子在难产中去世,孩子也未能降生于世。从天堂转瞬堕入地狱的王维万念俱灰,很长时间都不能从命运的打击中回过神来。直到形形色色的媒人进入他的家门,甚至玉真公主也向他发出特别的信号时,他才醒悟过来,既然这个世界上能与他生死相依的人已经不存在了,那就到一个新天地去追寻一种别样的爱与情怀。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送元二使安西》

这首情真意切的送别诗,是他为出塞戍边的朋友写的,后来被谱成著名的琴曲《阳关三叠》经久流传,是目前可见的唯一一首中国古琴曲。

这首诗也是为他自己写的。因为不久后的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他自己也申请做一个戎马诗人,出塞担任凉州河西节度幕判官(唐代特派担任临时职务的大臣,协助边疆军事长官节度使工作,掌文书事务)。

果然,雄浑悲壮的大漠戈壁,赐予了王维许多大气磅礴的边塞诗作: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使至塞上》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四)用诗救了自己的命

王维一生中最大的灾难发生在安史之乱中。南宋计有功编著的《唐诗纪事》记载了他在这场战乱中的遭遇:战乱爆发后的第二年(公元756年),叛军攻陷长安,将俘虏的大批朝臣、宫女、乐工等送到洛阳。

叛将安禄山非常喜欢音乐歌舞。他派人到处寻找离散在民间的音乐家和歌舞演员,很快就搜罗到了数百名梨园弟子。于是便迫不及待地在凝碧池举行大型歌舞晚会,宴请为叛军政府效力的官员,炫耀自己的武功。

表演时,许多被强虏来的演员忍不住悲伤,有的人痛苦得哭了起来。安禄山气急败坏地出威胁他们,说谁哭就杀了谁。

有一个叫雷海清的演奏家不畏强暴、挺身而出,愤怒的把乐器摔在地上,朝着唐玄宗逃往四川的方向大放悲声。安禄山立即命人将雷海清捆绑起来,当场将他肢解示众。

被叛军关押在菩提寺里的王维听闻这件事后,抑制不住悲愤写了一首诗: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

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后来安史之乱被平定,唐玄宗重新夺回政权回到了长安后,开始追究那些曾经在安禄山伪政权当过伪官的人。王维也是其中之一,被关押在杨贵妃哥哥杨国忠的旧宅。

当皇上宣布,按大唐律法判处那些伪官死刑时,有人上报,王维曾写过对叛军不满,对李唐王朝忠心的《凝碧池》诗。

一开始,唐玄宗对这一信息并没太在意,虽然他听闻过王维的才华。但相对于国家政权的尊严来说,一个人的才华比鸿毛还轻。但不知为什么,他又突然好奇起来,想知道王维的那首诗是怎么写的。

当听人读完那首《凝碧池》后,唐玄宗沉默了,最终决定赦免王维的罪行。

唐玄宗这一马放得可谓功德无量,因为此刻被关在大牢里的落魄油腻男,将来会因他的刀下留情成为超拔于世的诗佛,会为他的大唐江山增光添彩。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五)从苦行僧到诗佛

经过安史之乱的死里逃生,这个曾经活在感时伤怀中的单纯艺术家,完成了成长蜕变,涅槃成了一个明察秋毫的高人。他意识到,自己过去的一切都已不复存在,往昔的一切梦想与期待都已归零。此前,他虽然少年得志,但出道之后一路崎岖:仕途不顺,妻死子亡,生逢乱世,命如飘蓬,像个苦行僧一般在尘世间挣扎。

奇怪的是,看穿了这一切,他反倒没有什么痛苦和不甘,既觉得似乎已经死去,又好像获得了新生。

他毫不犹豫地按照生命的启示和人生的感悟进行选择,彻底拒绝了朝廷的五斗米,而钻进辋川山林做了个从心所欲的自由人。

在挥别滚滚红尘之后,他主动给自己的灵魂降噪,主动将身心中的垃圾删除,直至把自己删除到如同刚出生婴儿般的干净清爽。

这时,童年时母亲烧香礼佛的情形唤起了他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叹白发》)?

于是,他在长安南面的蓝田山麓修建了一所辋川别业,隐居在那里着素衣,吃斋饭,在清茶和佛经陪伴下过着带发修行的日子,直至上元二年(公元761年),于六十岁耳顺之年到来之际,感知到了命运的召唤,在从容不迫地作书向亲友辞别后,安然离世。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六)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王维用这首《终南别业》描绘了自己隐进山林,融入田园的诗意生活。是的,一个有趣的灵魂一旦被激活,就会迸发出超凡的魅力。

现在人们都喜欢用一个词来概括王维诗歌的美感,那就是“空灵”。人们认为“空灵”就是禅宗里说的“悟”。这个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悟”,在禅宗那里就是要在生命的平常里,特别是在大自然中,去领悟宇宙的本真。一旦有了这种领悟和体验,就会得到一种平静超脱的喜悦。而把这种超脱和喜悦用诗歌表达出来,那诗歌就会产生一种空灵的美。

王维的许多诗,就最好地体现了由悟产生的空灵美。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鹿柴》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山”是空的,有“人声”而不见人,更显“空”。“落日余晖照在苔藓之上”好像可见可触。但也是暂时的,终将会消失在永恒的空寂之中。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辛夷坞》

整个诗境中没有人的存在,只有红色的木兰花自开自落在空寂的山中。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鸟鸣涧》

和上首诗一样,这首也是写一个静夜山空的境界。桂花独自飘落在静夜的空山中,天地间了无声息到月亮出来,竟然使山中的鸟儿受惊,发出了鸣叫。

这些诗,都呈现出寂静空无,又幽深永恒的自然之美。人们通过当下的花开花落,月出鸟惊,去体会在“万古长空”和“一朝风月”的永恒和短暂中获得平静、恬淡的心态,和略带忧伤的身心自由,从而把人生提升到“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无为而无不为”庄禅境界,以了悟生命的真谛。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这些有色彩,有温度的诗作就像一幅大自然的全息图画,既展示了日月山河和谐运行的意象,又于深沉的情感中暗藏着生命的动力,既质朴得犹如山水本身,又玄妙得哲思飞扬。让我们在获得灵魂慰藉的同时忍不住惊叹,如此丰富的哲思与深沉的情感,竟然早在一千多年前就被伟大的王维用美妙的诗句书写了出来。

(七)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最美的声部

作为大唐山水田园诗一哥,王维最令人称道的就是他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是苏东坡对他诗艺的总结。当然,他本来就是画家和音乐家。据说他只有一幅《江干雪霁图》真迹被日本私人收藏,流传到了今天,他的音乐则早已飘逝到了渺远的宇宙深处。好在他还存世四百多首绘声绘色的诗歌珍品,让我们来想象他那集多种艺术于一身的神奇风采。除了我们已经引用的,王维还有许多唐诗史上绕不过去,至今仍挂在人们嘴上的杰作。比如: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相思》

这些看似简单明了的诗,却有着数学般的纯粹与精美,每一个意象都融合着自然与人文,展示着生命归于自然后的尊严,仿佛滋味悠长的老酒,一经啜饮就会使人上瘾,就会带着人渐入佳境。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他就是这样,在优雅平静的激情中,用洁净原始的意象写出了登峰造极的作品。

特别是为他赢得了不朽盛名的山水田园诗,看似无关时代与地域,却又带着人类与自然相依相融的基因,穿越时代,呈现出超越地域的辽阔。所以,一千多年来,他的诗作理所当然地被译成了英、法、西班牙等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传颂。

可以这么说,他是中国诗歌史上最具伟大气象的诗人之一,他试图站在哲学的高度呈现自然和人的关系,不仅创作了诗歌,也阐释了一种文明。

当我们遭遇挫折,陷入迷茫时,很多人都是从他那些禅意盎然的诗歌中得到了心灵的慰藉,都是从他那超脱的人生中获得了启示。所以,自此以后,中国的失意文人就总是拿他的人生境界来对标,来疗伤。

就这样,一个凭借超拔的才华和超高的颜值赢得大唐公主青睐的艺术家,一个衰到差点在动乱岁月丧命的诗人,在参透人生命运时毅然转身,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成为了诗意人生的典范。

王维:从苦行僧涅槃成诗佛,为唐诗的交响乐奏响了一个最美的声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