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笠翁 / 文章暂存 / 启功手书《论书绝句100首》

0 0

   

启功手书《论书绝句100首》

2019-09-21  雨中笠翁





启功论书绝句百首详解全译(一至九)

2018.04.03 10:09:49字数 13330阅读 3174

启功原著 于铁江译释

其一

西京隶势自堂堂,点画纷披态万方。

何必残砖搜五凤,漆书天汉接元康。

【作者自注】

汉晋简牍。

此首作于一九三五年,其时居延简牍⑴虽已出土,但为人垄断⑵,世莫得见。此据《流沙坠简》⑶及《汉晋西陲木牍汇编》⑷立论。二书所载,有年号者,上自天汉,下迄元康。

汉简北宋出土者,早已无存,仅于汇贴中尚存其文,已经转相临写,非复原来面目。明清人所见汉代字迹,莫非碑刻⑸。且传世汉碑,多东汉人作,偶见西汉石刻,或相矜诧⑹,或疑为伪物。五凤古刻,或石或砖,偶有流传,稀同星凤焉。

今距此诗作时又四十余年⑺,战国秦汉竹帛之遗,纷至沓来,使人目不暇给,生今识古⑻,厚福无涯,岂止书学一道,隶书一体而已哉!

【译者附注】

⑴居延简牍:又称居延汉简,1930年在今内蒙古额济纳河流域居延烽燧遗址发现的汉代简牍,对研究汉朝的文书档案制度、政治制度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史誉其为20世纪中国档案界的“四大发现”之一。

⑵为人垄断:指当时居延汉简为国民党中央研究所垄断,一般人很难见到。

⑶《流沙坠简》:《流沙坠简》中国近代考古学著作。罗振玉、王国维合撰。该书为中国近代最早研究简牍的著作。

⑷《汉晋西陲木牍汇编》:张凤撰,1931年出版。

⑸莫非碑刻:没有不是碑刻的。即只能见到碑刻。

⑹矜诧(jīn chà):夸耀。

⑺今距此诗作时又四十余年:此首诗作于一九三五年,作者时年二十三周岁;自注作于一九八五年,作者时年七十三周岁,故云。

⑻生今识古:生活在今天,却能见到更多古代的文物。

【原诗题解】

此诗表达发现西汉更早时期隶书木简的喜悦。据作者自注,明清人未见过出土汉简,便把西汉五凤年间(前57——前54)的古刻当作珍宝,而现在出土的汉简,从天汉年间(前100——前97)到元康年间(前65——前61)的都有,五凤年间的残砖石刻就不值一提了。

【原诗译释】

1.首句:西汉的隶书就已经气势恢宏。西京:西汉首都长安,代指西汉。隶势:隶书的体势。自:本就,本已经。堂堂:气势很大。

2.次句:一点一画从容舒展,姿态多种多样。纷披:舒缓貌。万方:多种多样。

3.三句:何必去苦苦搜寻五凤年间的残砖古石。五凤:西汉宣帝的年号,前57——前54年。这句诗语序倒置,按正常顺序就是:何必搜五凤残砖。

4.四句:现在出土的漆书木简从天汉年间到元康年间的都有。漆书:用漆写的木简。天汉:西汉武帝年号,前100——前97年。元康:西汉宣帝年号,前65——前61年。

附图1:西汉五凤刻石

附图2:西汉天汉木简

其二

翠墨黟然发古光,金题锦帙照琳琅。

十年校遍流沙简,平复无惭署墨皇。

【作者自注】

陆机平复帖⑴。张丑⑵云:“墨有绿色。”

帖文云:“彦先羸瘵⑶,恐难平复⑷。往属初病⑸,虑不止此⑹,此已为庆⑺,承使唯男⑻,幸为复失前忧耳⑼。吴子杨往初来主⑽,吾不能尽⑾,临西复来⑿,威仪详跱⒀,举动成观⒁,自躯体之美也⒂。思识()爱(或释量)之迈前⒃,执(势)所恒有⒄,宜()称之⒅。夏伯荣寇乱之际,闻问不悉⒆。”

彦先为贺循字,循多病,见于《晋书》本传。或谓彦先卒于陆士衡之后,则此非贺氏。然“恐难平复”,只是疑词,非谓即死也。此帖当书于陆氏入洛之前,所谓“临西复来”,殆⒇吴子杨将往荆襄一带,行前作别耳。

此帖自宋以来,流传有绪。传世晋人手札,无一原迹,二王诸帖,求其确出唐摹者,已为上乘。此麻纸上用秃笔作书,字近章草,与汉晋木牍中草书极相似,是晋人真迹毫无可疑者。帖中字有残损处,释文有据偏旁推断者。

【译者附注】

⑴陆机平复帖: 《平复帖》为陆机所书。陆机,字士衡,西晋吴县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区)人。祖陆逊、父陆抗,都是东吴名将。吴亡后入晋,官至平原内史、前将军。后为司马颖所杀。《平复帖》的书写年代距今已有1700余年,是现存年代最早并真实可信的西晋名家法帖。它用秃笔写于麻纸之上,笔意婉转,风格平淡质朴,其字体为草隶书。《平复帖》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同时对研究文字和书法变迁方面都有参考价值。

⑵张丑:明书画收藏家、藏书家、文学家。原名张谦德,一作广德,字叔益。后改名丑,字青甫,号米庵,别号亭亭山人。昆山(今江苏省昆山)人,善鉴藏,知书、画,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著《清河书画舫》十二卷,书中有对《平复帖》的记载。

⑶彦先羸瘵:彦先,贺循,字彦先。见【作者自注】。羸瘵(léizhài),病弱。

⑷恐难平复:恐怕难以康复。

⑸往属初病:以往刚得病时。属:从前,往昔。

⑹虑不止此:担心病情不止于此。即担心病情会更严重。

⑺此已为庆:成为现在这样已经算是可庆幸的了。

⑻承使唯男:有一个儿子在身边可供使唤。

⑼幸为复失前忧耳:幸运的是以前的担忧可以打消了。

⑽吴子杨往初来主:吴子杨以前来此地寓居。往初:当初,以前。主:寓居。(依赵仁珪注)

⑾吾不能尽:我没有完全了解他。

⑿临西复来:在西行之前再次前来。

⒀威仪详跱(zhì):仪态安详,风采杰出。跱:特立,杰出。

⒁举动成观:一举一动优雅可观。

⒂自躯体之美也:确实是仪表堂堂的美男子。躯体:身体,此指仪表。

⒃思识()爱(或释量)之迈前:想想人的见识器度会超过从前。识()爱(或释量):此处采用“量”,识量,见识器度。迈:超越。

⒄执(势)所恒有:是情理中常有的事。执(势):势,情势,情理。恒,常。

⒅宜()称之:确实值得称赞。宜:应该,值得。

⒆夏伯荣寇乱之际,闻问不悉:夏伯荣正当动乱之时,情况不清楚。寇乱:动乱,战乱。闻问:消息,情况。悉:清楚,明白。

⒇殆:大概。

【原诗题解】

此诗表达对陆机平复贴真迹的赞叹,称其在汉晋简牍中是无与伦比的。

【原诗译释】

1.首句:浓黑的墨色泛着翠绿,古色古香。翠墨:形容墨色之浓。作者自注引张丑云:墨有绿色。黟(yí)然:黑貌。

2.次句:泥金的题签,锦制的封套,与墨字互相映衬,极为精美。帙:书、画的封套。照:映照,映衬。琳琅:形容文物精美。

3.三句:十年之间我校阅尽了各种汉晋简牍。校(jiào):校阅,核对。流沙简:《流沙坠简》的简称,代指出土的汉晋简牍。

4.四句:平复贴是无愧于墨中皇帝之称的。无惭:无愧于。署:题署,称为。

附图:陆机平复帖

其三

大地将沉万国鱼,昭陵玉匣劫灰余。

先茔松柏俱零落,肠断羲之丧乱书。

【作者自注】

王羲之丧乱帖⑴。

帖首云:“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⑵”此首作时,当抗战⑶之际,神州沦陷,故有此语。离同罹。

唐摹王帖,本本源源,有根有据者,首推万岁通天帖⑷,其次则日本所传丧乱帖及孔侍中帖⑸。此时万岁通天帖硬黄⑹原卷尚未发现,故只论及此帖。

丧乱帖传入日本,远在唐代,当是留学僧,遣唐使所携归者。卷中有“延历敕定⑺”印记,可证其摹时必在公元八世纪以前。此帖与孔侍中帖在当时或属一卷,后为人所割分,以其摹法相类也。

丧乱帖笔法跌宕,气势雄奇。出入顿挫,锋棱⑻俱在,可以窥知当时所用笔毫之健。阁帖⑼传摹诸帖中,有与此帖体势相近者,而用笔觚棱⑽转折,则一概泯没⑾。昔人谓,不见唐摹,不足以言知书,信然⑿。

【译者附注】

⑴丧乱帖:《丧乱帖》为唐摹王羲之尺牍,行草书。硬黄响拓,双钩廓填,白麻纸墨迹。《丧乱帖》笔法精妙,结体多欹侧取姿,有奇宕潇洒之致,是王羲之所创造的最新体势的典型作品。收藏于日本宫内厅三之丸尚藏馆。

⑵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这是《丧乱帖》开头的一句话,意思是,时局动乱到了极点,祖先的陵墓第二次遭受摧残。离:同罹,遭受。荼毒:残害。

⑶抗战:指抗日战争。

⑷万岁通天帖:《万岁通天帖》又称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王氏宝章集》。启功在《唐摹〈万岁通天帖〉书后》认为:“世传王羲之的书迹有两类:一是木版或石刻的碑帖;一是唐代蜡纸钩摹的墨迹本。至于他直接手写的原迹,在北宋时只有几件,如米芾曾收的《王略帖》等,后来都亡佚不传,只剩石刻拓本。”“至于《万岁通天帖》不但没有误摹之笔,即原迹纸边破损处,也都钩出,这在《初月帖》中最为明显,如此忠实,更增加了我们对这个摹本的信赖之心。”

⑸孔侍中帖:《孔侍中帖》为唐代摹搨墨迹,是对东晋王羲之尺牍进行的双钩廓填而形成的勾摹本。行草书,3行,25字。《孔侍中帖》笔画体态丰腴雍容;“中和”之美,“多力丰筋”于此帖尽显。作品墨迹收藏于日本前田育德会。

⑹硬黄:古纸名。用以写经和临摹古帖。以黄檗和蜡涂染,质坚韧而莹澈透明,便于法帖墨迹之响拓双钩。又用以抄写佛经,以其色黄而利于久藏。唐宋时最为流行。

⑺延历敕定:延历,782年八月十九日至806年五月十八日,是日本的年号之一,指的是天应之后、大同之前。此时的天皇是跨越奈良时代和平安时代两个时代的桓武天皇。敕,音chì,皇帝的诏书、命令。敕定:依朝廷诏命而定。

⑻锋棱:笔画的锋芒、棱角。

⑼阁帖:《淳化阁帖》的简称,是中国最早的一部汇集各家书法墨迹的法帖。所谓法帖,就是将古代著名书法家的墨迹经双钩描摹后,刻在石板或木板上,再拓印装订成帖。《淳化阁帖》共10卷,收录了中国先秦至隋唐一千多年的书法墨迹,包括帝王、臣子和著名书法家等103人的420篇作品,被后世誉为中国法帖之冠和"丛帖始祖"。

⑽觚( gū)棱:宫阙上转角处的瓦脊成方角棱瓣之形,此指笔画的棱角。

⑾泯没(mǐn mò):消灭,消失。

⑿信然:确实如此。

【原诗题解】

据作者自注,此首作于抗战爆发,神州沦陷之时。诗作主要表达由丧乱贴内容所引发的对时世的感慨。

【原诗译释】

1.首句:神州大地即将沦陷,无数百姓化为鱼鳖。万国鱼:城池被淹,百姓化鱼。形容沦陷地百姓惨遭荼毒。《元遗山集》卷十二:“ 沧海横流万国鱼,茫茫神理竟何如?”

2.次句:兰亭序帖能在晋末战乱中留下来也是劫后余生。昭陵玉匣:指兰亭帖真迹。昭陵是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墓。玉匣:汉代帝王葬饰,此指兰亭帖真迹。据传,唐太宗死后,兰亭帖真迹随太宗葬入墓中。前二句既是写晋末战乱,也暗喻当时抗战形势。

3.三句:祖先陵墓又遭荼毒,墓地松柏零落俱尽。先茔:祖先陵墓。这句也是一语双关,既是写王羲之丧乱贴的内容,也寄托作者自身的感慨。

4.四句:王羲之的丧乱书读来令人肠断。肠断:形容极度悲痛。末句将王羲之的遭遇与作者自己的遭遇融为一体,产生强烈的感情共鸣。

启功原著  于铁江译释

其四

底从骏骨辨媸妍,定武椎轮且不传。

赖有唐摹存血脉,神龙小印白麻笺。

【作者自注】

王羲之等若干人在会稽山阴兰亭水边修禊⑴赋诗事,早有文献记载,兰亭序帖⑵,乃当日诸人赋诗卷前之序。流传至唐太宗时,命拓书人分别钩摹⑶,成为副本。摹手有工有拙,且有直接钩摹或间接钩摹之不同,因而艺术效果往往悬殊。今日故宫博物院所藏有神龙半印之本⑷,清代题为冯承素⑸摹本,笔法转折,最见神采。且于原迹墨色浓淡不同处,亦忠实摹出,在今日所存种种兰亭摹本中,应推最善之本。

钩摹向拓⑹,精细费工,在唐代已属难得之珍品,至宋代更不易得。于是有人摹以刻石,其石在定武军州,遂称为定武本⑺,北宋人以其易得,于是求购收藏,遂成名帖。实则只才存梗概,无复神采。试与唐摹并观,如棋着之判死活⑻,优劣立见矣。至清代李文田⑼习见碑版字体刻法,而疑禊序,不过见橐驼⑽谓马肿背耳。

【译者附注】

⑴修禊(xì):指古人三月三日在水边祓除不祥的风俗。《兰亭序》:“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

⑵兰亭序帖:《兰亭序》又名《兰亭宴集序》、《兰亭集序》 、《临河序》、 《禊序》和《禊帖》,行书法帖。东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三月三日,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在山阴(今浙江绍兴)兰亭“修禊”,会上各人做诗,王羲之为他们的诗写的序文手稿。《兰亭序》中记叙兰亭周围山水之美和聚会的欢乐之情,抒发作者好景难留、生死无常的感慨。法帖相传之本,共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章法、结构、笔法都很完美,是他中年时的得意之作。  

⑶钩摹:勾画描摹。

⑷神龙半印之本:神龙本兰亭集序,是唐朝冯承素摹本。纸本,行书,纵24.5cm,横69.9cm,28行,324字。存世兰亭集序摹墨迹以"神龙本"为最著,因卷首有唐中宗李显神龙年号小印,故称"神龙本",以便与其它摹本相区别。此本摹写精细,笔法、墨气、行款、神韵,都得以体现,公认为是最好的摹本。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因印文“神龙”二字有一半不显,故文中又称“神龙半印”。

⑸冯承素:冯承素(617-672),字万寿,长安信都(今陕西西安)人。唐代书法家。据近年出土的《冯承素墓志》所载,他在唐高宗时官至中书主书,至咸亨三年(672)十月在长安通化里家中病逝,卒年五十六岁,与妻子朱氏合葬于乾封县(今属西安市)高阳原(在西安市长安区)。

传世王羲之《兰亭序》摹本(神龙本)自元代郭天锡后,一般衍称为冯承素手摹本。帖中破锋、断笔、结字、行墨, 均精微入神。

⑹向拓:复制法书的一种方法。由于法书墨迹因年代久远,纸色沉暗,字迹难辨,故在摹制时,须向光照明,以纸覆帖(常用油纸、蜡纸),勾勒其原字笔画,然后再以墨笔填充。向拓亦曰"影书"、"影覆"。

⑺定武本:摹写定武石刻而成的摹本。定武石刻见【原诗译释】

⑻如棋着之判死活:如同判别棋着是死棋还是活棋。比喻显而易见。

⑼李文田:李文田(1834-1895)字畬光、号仲约、若农、芍农、蘧圃,广东顺德均安上村人。清代书法家。

⑽橐驼(tuó tuó):骆驼。

【原诗题解】

此诗谓宋代以后摹写刻石的字体完全不能体现兰亭帖真迹的神采,只有神龙本这样较好的唐代摹本还留存着兰亭帖的血脉。

【原诗译释】

1.底从骏骨辨媸妍:怎能凭骏马的尸骨辨识活马的优劣呢?底,疑问副词,如何,怎么,表反问。骏骨:骏马的尸骨。诗中以活马喻兰亭帖真迹,以骏骨喻摹写刻石的字体,如定武本。

2.定武椎轮且不传:定武本所依凭摹写的定武石刻尚且不能流传下来。定武:摹写定武石刻而成的摹本。椎轮:原始的无辐车轮,喻事物草创。此指定武本摹写所凭的定武石刻。据说唐太宗曾命人临《兰亭序》刻于学士院。五代梁时移至汴郡,后经战乱遗失。北宋庆历间发现,置于定州(今河北正定)州治。定州在宋时属定武军,故称此石刻为“定武石刻”。大观中,徽宗又将其置于宣和殿。北宋亡,石刻亦亡失。

3.赖有唐摹存血脉:幸而还有唐代的摹本留存着兰亭真迹的血脉。赖:仰赖,幸而。唐摹:唐代的摹本。

4.神龙小印白麻笺:其中最好的是用白麻纸摹写的有神龙小印的冯承素摹本。神龙:唐中宗年号,705——707年。

附图1:唐摹兰亭序神龙本

附图2:定武兰亭本

其五

风流江左有同音,折简书怀语倍深。

一自楼兰神物见,人间不复重来禽。

【作者自注】

楼兰出土晋人残笺⑴云:“()(无)缘展怀,所以为叹也。⑵”笔法绝似馆本十七帖⑶。

楼兰出土残纸甚多,其字迹体势,虽互有异同,然其笔意生动,风格高古,绝非后世木刻石刻所能表现,即唐人向拓,亦尚有难及初。

如残纸中展怀一行,下笔处即如刀斩斧齐,而转折处又绵亘自然,乃知当时人作书,并无许多造作气,只是以当时工具,作当时字体。时代变迁,遂觉古不可攀耳。

张勺圃⑷丈旧藏馆本十七帖,后有张正蒙⑸跋,曾影印行世,原本今藏上海图书馆,有新印本,其本为宋人木板所刻,锋铩略秃⑹,见此楼兰真迹,始知右军面目在纸上而不在木上。譬如画像中虽须眉毕具,而謦欬⑺不闻,转不如从其弟兄以想见其音容笑貌也⑻。

【译者附注】

⑴楼兰出土晋人残笺:即楼兰文书残纸,是指在楼兰遗址发现的墨书的残纸和木简,残纸中有西晋永嘉元年(307)和永嘉四年的年号,这批残纸当是西晋至十六国的遗物,其内容除公文文书外,还有私人的信札和信札的草稿,书体除介乎隶楷之间的楷书外,还有行书和草书,这些残纸是研究魏、晋、十六国书法的宝贵资料,不但使我们得以窥见晋人的真实用笔,而且为研究当时书风的演化提供了实证。

⑵()(无)缘展怀,所以为叹也;没有因缘一抒怀抱,所以深为叹惋。展:抒发。

⑶馆本十七帖:《十七帖》最初是由唐太宗购求二王书纸编缀而成,是王羲之草书(今草)的代表作品,因帖首第一行有'十七日’三字,故取名为《十七帖》 。今传馆本十七帖共收草圣王羲之草书尺牍(信札)二十九通,凡一百三十四行,其中一通(帖)为四行楷书。所谓“馆本”,即“勒充馆本”,摹勒充作馆中副本。下刻“付直弘文馆臣解无畏勒充馆本,臣褚遂良校无失”二十字。《十七帖》的墨迹本今天已无法见到,今天所见都是刻本,最早的是北宋刻本。

⑷张勺圃:张伯英(1871~1949)字勺圃,晚号东涯老人,江苏铜山人。现代书法家。著有《法帖提要》七卷, 为法帖考释著作翘楚,晚年又有《阅帖杂咏》百余首,更有大量校记、题跋等。

⑸张正蒙:明中叶诗人,曾为馆本《十七帖》作长跋。

⑹锋铩略秃:笔锋基本颓秃。

⑺謦欬(qǐng kài):本指咳嗽声,引申为言笑。

⑻转不如从其弟兄以想见其音容笑貌也:这是比喻说法,上句中“画像”比喻木刻的十七帖,本句中的“弟兄”比喻楼兰残纸。“其”指王羲之。

【原诗题解】

此诗谓木板所刻的王羲之的十七帖,无法体现羲之真迹的神采,而楼兰出土的晋人残纸,虽非羲之手迹,却能从中看到更真实的右军面目。

【原诗译释】

1.风流江左有同音:在文采风流的东晋,还有与王羲之书法接近的人。风流:文采杰出。江左:江南。王羲之是东晋人,东晋的统治中心在江南。同音:同类,志趣相投的人。此指与王羲之书法作品相类者,即楼兰残纸。

2.折简书怀语倍深:一封书写心怀的信笺上写下了情意殷殷的话语。折简:裁纸写信。语倍深:信上的话语情意深厚。指楼兰残纸所写内容。

3.一自楼兰神物见:自从楼兰残纸这样的神奇宝物出现以后。见:同“现”。

4.人间不复重来禽:人世间就不再看重木板刻的十七帖了。复:再。来禽:来禽帖,十七帖中的一篇,代指十七帖。

附图1:宋刻馆本十七帖

附图2:楼兰晋人残纸

其六

蝯翁睥睨慎翁狂,黑女文公费品量。

翰墨有缘吾自幸,居然妙迹见高昌。

【作者自注】

六朝碑志笔法,可于高昌墓砖墨迹⑴中探索。

何绍基蝯叟⑵得魏张黑女墓志⑶孤本,甚自矜重,一再临写。包世臣慎伯⑷撰《艺舟双楫》推挹⑸北碑,以郑文公碑为极则⑹。张黑女志累经影印,郑文公碑世尤习见,学人临写,俱难措手⑺。即以蝯叟功力之深,所见临黑女志虽异常肖似,顾自运之迹,竟无复黑女面目⑻,亦足见其难学矣。慎翁楷法之精者,学王彦超重刻庙堂碑⑼,略放则拟郑文公碑⑽。惟见其每笔蜷曲,不见碑字敦重开张之势,故何氏于黑女志跋中讥包氏未能横平竖直,盖由于此。

高昌墓志出土以后,屡见奇品。其结体,点画,无不与北碑相通。且多属墨迹,无刊凿之失⑾,视为书丹⑿未刻之北碑,殆无不可⒀,惜包何诸公之不获见⒁也。

【译者附注】

⑴高昌墓砖墨迹: 高昌,在今新疆吐鲁番市境内。为中国古国之名。公元640年(唐贞观十四年)高昌为唐所灭。高昌墓砖的出土,始于本世纪初的日本人大谷光瑞及英籍考古学家斯坦因等外国人的发掘,当时的一些学者曾据此对高昌国的纪年进行考证,此后,中国学者黄文弼于1930年在阿斯塔那和哈拉和卓进行了系统的发掘和整理,共发掘出土高昌砖120余方,成为历次出土高昌砖数量最多的一次。从目前高昌地区出土的书法质材来看,主要为木、石、砖(包括泥坯)、纸、丝织品等,尤以墓砖为载体的书法遗存最丰富;其墓砖书写形式计有:抹底(白底)朱书、墨书;墨底刻竖线朱书;白底红线墨书;墨底白粉书;刻字、刻字填朱等。其遗存的墓砖书法年代主要在南北朝至唐建中年间。高昌出土墓砖书法遗迹的可贵,除所载文字是可靠而详实的历史资料外,它还以毛笔迳书(未经凿刻)的形式,表现了它独特的书法艺术价值。

⑵何绍基蝯叟:何绍基,字子贞,号东洲,又号蝯叟,清道光年间进士,书法家。蝯,同“猿”。

⑶魏张黑女墓志:《张黑女墓志》(黑hè女rǔ)原名《南阳太守张玄墓志》,又称《张玄墓志》。张玄字黑女,因避清康熙帝爱新觉罗·玄烨名讳,故清人通俗称《张黑女墓志》。此碑刻于北魏普泰元年(公元五三一年),出土地无可考,此志原石已亡佚,现仅存清何绍基藏剪裱孤本。楷书二十行,每行二十字,共三百六十七字。志文书法精美遒古,峻宕朴茂,结构扁方疏朗,多参隶意,颇带质拙。此墓志虽属正书,行笔却不拘一格,风骨内敛,自然高雅。笔法中锋与侧锋兼用,方圆兼施,以求刚柔相济、生动飘逸之风格,堪称北魏书法之精品。

⑷包世臣慎伯:包世臣,字慎伯,晚号倦翁、小倦游阁外史。清嘉庆二十年举人,书法家。

⑸推挹:推举。

⑹以郑文公碑为极则:把郑文公碑作为最高标准。郑文公碑:全称《魏故中书令秘书监使持节督兖州诸军事安东将军兖州刺史南阳文公郑君之碑》,又名《郑羲碑》。刻于北魏宣武帝永平四年(公元511年),系崖刻,共有内容近同的上、下两碑。上碑在中国山东平度市天柱山,下碑在莱州市云峰山。下碑51行,每行23~29字,比上碑书写略晚,字亦较大,剥泐较少,因而比上碑更为著名。《郑文公碑(下碑)》肃穆庄重、气宇轩昂,自清代中叶以来即为著名书法家包世臣、叶昌炽、康有为等所推重。此碑为郑道昭书写,结字宽博舒展,笔力雄强圆劲,字体近楷书,并有篆隶意趣相附,为魏碑佳作之一。

⑺俱难措手:都难以找到学习的方法。

⑻顾自运之迹,竟无复黑女面目:可是看他自己写的字,却没有一点张黑女墓志的样子。

⑼王彦超重刻庙堂碑:庙堂碑,即《孔子庙堂碑》。唐碑,正书,虞世南撰并书。唐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刻。为初唐碑刻中杰出之作,亦为历代金石学家和书法家公认之虞书妙品。五代时王彦超曾翻刻《孔子庙堂碑》。

⑽略放则拟郑文公碑:模仿得大体相像后就模仿郑文公碑。放:相似,相像。

⑾无刊凿之失:没有因刻版凿石而造成的失真之处。

⑿书丹:碑刻术语。即刻石(又包括碑、摩崖、造像、墓志等类型)必须经过的三道工序(撰文,书丹,勒石)之一,指用朱砂直接将文字书写在碑石上。后泛称书写墓志铭为书丹。

⒀殆无不可:大概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⒁不获见:没有机会见到。

【原诗题解】

此诗谓清代书法家推崇张黑女墓志和郑文公碑,但二者都是碑刻,后人难以学习其笔法。而现在出土的高昌墓志多属墨迹,可从中探索六朝碑志的笔法,作者以自己能见到清代书法家未能见到的高昌墓志而庆幸。

【原诗译释】

1.蝯翁睥睨慎翁狂:蝯翁何绍基以张黑女墓志为高,慎翁包世臣以郑文公碑为傲。睥睨(pìnì):斜视貌,形容神态傲慢。诗中指以张黑女墓志为高。狂:狂傲。诗中指以郑文公碑为傲。

2.黑女文公费品量:张黑女墓志和郑文公碑的高下很难品评。费:费力,很难。品量:品评,评断。

3.翰墨有缘吾自幸:我非常庆幸自己有翰墨的缘分。此句正常语序为“吾自幸有翰墨缘”。

4.居然妙迹见高昌:居然能够见到高昌墓志这样奇妙的墨迹。此句正常语序为“居然见高昌妙迹”。

附图1:高昌墓砖墨迹

附图2:张黑女墓志

附图3:郑文公碑

启功原著  于铁江译释

其七

砚臼磨穿笔作堆,千文真面海东回。

分明流水空山境,无数林花烂漫开。

【作者自注】

智永⑴写千字文⑵八百本,分施浙东诸寺,事见唐何延之⑶兰亭记。千百年,传本已如星凤。世传号为智永书者并石刻本合计之,约有五本;大观⑷中长安薛氏摹刻本,一也;南宋群玉堂帖⑸刻残本四十二行,自“囊箱”起至“呼也”止,二也;清代顾氏过云楼⑹帖刻残本,自“龙师”起至“呼也”止,此卷为明董其昌⑺旧藏,戏鸿堂帖⑻曾刻其局部。近获见原卷,黄竹纸上所书,笔法稚弱,殆元人所临,三也;宝墨轩刻本,亦殊稚弱,四也;日本所藏墨迹本⑼,五也。

此五本中,以一,二,五为有据,长安本摹刻不精,累拓更为失真。群玉本与墨迹本体态笔意无不吻合,惜其残失既多,且究属摹刻。惟墨迹本焕然神明,一尘不隔。非独智永面目于斯可睹,即以研求六朝隋唐书艺递嬗之迹,眼目不受枣石⑾遮障者,舍此又将奚求乎⑿?

【译者附注】

⑴智永:南朝和尚(生卒不详),本名王法极,字智永,会稽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书圣王羲之七世孙,第五子王徽之后代,号"永禅师"。智永善书,书有家法。将王羲之作为传家之宝的《兰亭序》,带到云门寺保存。云门寺(原名永欣寺)有书阁,智永禅师居阁上临书20年,留下了"退笔冢"、"铁门槛"等传说。智永对后世书法影响深远。他创"永字八法",为后代楷书立下典范。并临《真草千字文》八百多份,广为分发,几可视为教科书,其影响远及日本。即使现在,依然是书法学习的经典教材。

⑵千字文:由南北朝时期梁朝散骑侍郎、给事中周兴嗣编纂一千个汉字组成的韵文。梁武帝(502-549年)命人从王羲之书法作品中选取1000个不重复汉字,命员外散骑侍郎周兴嗣编纂成文。全文为四字句,对仗工整,条理清晰,文采斐然,语句平白如话,易诵易记,是中国影响很大的儿童启蒙读物。

⑶何延之:唐人,曾撰写《兰亭记》,是一篇对王羲之书写《兰亭序》的全过程,及此序尔后的收藏、传世、御命临摹、著录及后殉于唐太宗昭陵的有系统地记叙的信史。

⑷大观:宋徽宗年号,1107——1110。

⑸《群玉堂帖》:中国南宋汇刻丛帖,《群玉堂帖》原石的宋拓残本。原名《阅古堂帖》。南宋韩侂胄(?~ 1207)以家藏墨迹,令其门客向水编次摹勒上石。向氏精于鉴赏,擅长刻帖,故摹刻甚为精善。开禧三年(1207)韩氏被诛,帖石没入内府。嘉定(1208~1224)间改为今名。

⑹顾氏过云楼:“过云楼”是江南著名的私家藏书楼,位于苏州市干将路,为清代书画收藏家顾文彬所建,收藏许多书画珍品,至今犹存。

⑺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香光居士。汉族,松江华亭(今上海闵行区马桥)人,明代著名书画家。

⑻戏鸿堂帖:董其昌所刻,董其昌之堂名“戏鸿堂”。

⑼日本所藏墨迹本:《千字文》在唐代传入日本,曾经日本谷铁臣收藏,后为小川简斋购得。

⑽枣石:指木刻本、石刻本。旧时多用枣木雕刻书版。

⑿舍此又将奚求乎:除了它又到哪里去找呢?意即只有这一个。

【原诗题解】

此诗赞美日本所藏智永千字文墨迹本极其珍稀精美,如空山绝响,林花烂漫。

【原诗译释】

1.砚臼磨穿笔作堆:智永为书写千字文磨穿了砚台,用坏的笔成了堆。砚臼:砚台。

2.千文真面海东回:现在能见到的千字文真迹却从日本传回。千文:千字文。真面:真迹。海东:大海的东边,指日本。

3.分明流水空山境:仿佛潺潺溪水在空山中流动。此句喻其珍稀如空山绝响。分明:喻词,简直就是,仿佛。它直贯三、四两句。

4.无数林花烂漫开:又如树林中无数美丽的花朵烂漫开放。此句喻其佳妙而美不胜收。

附图1:智永千字文墨迹

其八

烂漫生疏两未妨,神全原不在矜庄。

龙跳虎卧温泉帖,妙有三分不妥当。

(当字平读)

【作者自注】

唐太宗书碑有二,曾自以二碑拓本赐外国使臣,其得意可知。温泉铭⑴早佚,晋祠铭⑵尚存,但历代捶拓,已颓唐无复神采。真绛帖⑶中摹刻温泉铭铭词一段,标题曰秀岳铭,盖据首句“岩岩秀岳”为题,并不知其为温泉铭。是潘师旦⑷所见,已是残本。此真绛帖今存者已稀,清代南海吴荣光旧藏者,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吴氏曾摹入筠清馆帖⑸,距绛帖又隔一尘矣。

敦煌本温泉铭最前数行亦残失,幸以下无损。米芾“庄若对越,俊如跳掷”⑹之喻,正可借喻。

书法至唐,可谓瓜熟蒂落,六朝蜕变,至此完成。不但书艺之美,即摹刻之工,亦非六朝所及。此碑中点画,细处入于毫芒,肥处弥见浓郁,展观之际,但觉一方黑漆版上用白粉书写而水迹未干也。

其字结体每有不妥处,譬如文用僻字,诗押险韵,不衫不履⑺,转见风采焉⑻。

【译者附注】

⑴温泉铭:为唐太宗李世民手书碑刻拓本,是唐太宗为骊山温泉撰写的一块行书碑文,原石已遗失。拓本原藏敦煌藏经洞,现藏于巴黎国立图书馆。温泉铭是我国书法史上第一部行书刻碑。

⑵晋祠铭:即晋祠之铭并序碑,在晋祠贞观宝翰亭内,当年由唐太宗李世民撰文并书。碑高195厘米,宽120厘米,厚27厘米,方座螭首额书飞白体“贞观廿年正月廿六日”。李渊、李世民父子起兵太原,建立唐朝后到此酬谢叔虞神恩,铭文歌颂宗周政权和唐叔虞建国策略,宣扬唐王朝的文治武功。全文1203字,行书体,劲秀挺拔,飞逸洒脱,骨格雄奇,刻工洗炼,可谓行书楷模。

⑶绛帖:《绛帖》为北宋潘师旦摹刻,因刻于绛州,故名。《绛帖》是与《淳化阁帖》齐名的三大名帖之一,为书法瑰宝。该帖刻于1049--1063年(宋皇佑、嘉佑年间),集宋以前书法名家之大全,具有很高的书艺价值。

⑷潘师旦:北宋书法家。曾摹刻《绛帖》。

⑸筠清馆帖:清代吴荣光所刻。吴荣光(1773 - 1843)字伯荣,一字殿垣,号荷屋、可庵,晚号石云山人,别署拜经老人。广东南海人。善于金石、书画鉴藏,且工书善画,精于诗词。

⑹米芾“庄若对越,俊如跳掷”:米芾(fú )(1051年-1107年),北宋书画家。初名黻(fú ),字元章,时人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自号鹿门居士。北宋著名书法家、鉴定家、画家、收藏家。米芾原籍襄阳(今属湖北),后定居润州(今江苏镇江)。召为书画学博士,擢礼部员外郎。米芾在官场上并不得意,其“不能与世俯仰,故从仕数困”。因其衣着行为以及迷恋书画珍石的态度皆被当世视为颠狂,故又有“米颠”之称。庄若对越,俊如跳掷:庄重处如敬对神灵,迅疾处如跳跃抛掷。庄,庄重静穆。对越:敬对上天神灵。俊,同“骏”,疾速。此句化用《诗·周颂·清庙》:“对越在天,骏奔走在庙。”

⑺不衫不履:衣着不整齐。形容性情洒脱,不拘小节。

⑻转见风采焉:反而更有风采。转:反而。

【原诗题解】

此诗赞美敦煌温泉铭豪放洒脱,不拘小节,反而更见神采。

【原诗译释】

1.烂漫生疏两未妨:豪放不拘和谨守规矩两种风格互不妨碍。烂漫:豪放洒脱,不拘小节。生疏:与上文“烂漫”对称,指书法艺术上谨守规矩、不越雷池的风格。

2.神全原不在矜庄:神完气足原本就不取决于是否矜持庄重。神全:神完气足。原:本来。在:决定于,取决于。矜庄:矜持庄重。

3.龙跳虎卧温泉帖:敦煌温泉铭如龙腾虎卧,豪宕不拘。跳:在平水韵中,跳有平、去两读,此处读平声。

4.妙有三分不妥当:温泉铭中有些字结体不够妥当,但不衫不履,更见其妙。此句前果后因,即正因其有三分不妥,所以更妙。三分:与“七分”相对,指很小的一部分。当:读平声。

附图:温泉铭

其九

宋元向拓汝南志,枣石翻身孔庙堂。

曾向蒙庄闻谠论,古人已与不传亡。

【作者自注】

虞世南汝南公主墓志⑴,汇帖中曾见之,近代流传一墨迹本,曾经影印。其原迹今藏上海博物馆,一九七二年闻馆中专家谈,实属宋人摹本,余私幸昔年从影印本中判断未谬⑵。然其摹法俱在,即影印本中亦能辨出,不必待目验纸质焉。

虞书以庙堂碑⑶为最煊赫,原石久亡,所见以陕本⑷为多。然摹手于虞书,知其当然,不知其所以然,与唐石残本相较,其失真立见。城武摹刻本⑸,不知出谁手,以校唐石,实为近似,惜其石面捶磨过甚,间架仅存,而笔划过细,形同枯骨矣。

唐石本庙堂碑⑹,影印流传甚广,惜是原石与重刻拼配之本。然观《黄山谷题跋》⑺,已多记拼配之本,知唐刻原石北宋时必已断缺矣。

积时帖⑻昔藏石渠宝笈⑼,几经浩劫,不知尚在人间否?

【译者附注】

⑴虞世南汝南公主墓志:中国书法作品,汝南公主是唐太宗之女,早逝。虞世南为其撰写墓志。行草书,墨迹。 纵25.9厘米,横38.4厘米,为纸卷墨本,行书18行,每行12字至15字不等,共222字。收藏于上海博物馆。虞世南(558—638年),唐代诗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越州余姚(今属浙江省)人。官至秘书监,封永兴县子,故世称“虞永兴”,享年八十一岁,赐礼部尚书。其书法刚柔并重,骨力遒劲,与欧阳询、褚遂良、薛稷并称“唐初四大家”。

⑵未谬:没有错误。

⑶庙堂碑:即《孔子庙堂碑》,唐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刻。虞世南撰书。此碑是为记述高祖武德九年(626)封孔丘二十三世孙孔德伦为褒圣侯及修葺孔庙事而立。贞观七年(633)刻成,无撰写年月。此碑书法俊朗圆腴,端雅静穆。为初唐碑刻中杰出之作,亦为历代金石学家和书法家公认之虞书妙品。

⑷陕本:《孔子庙堂碑》现存刻石有两块。一块俗称《西庙堂碑》。宋王彦超重刻于陕西西安,故又称陕本。三十五行,行六十四字。碑末增“王彦超再建,安祚刻字”一行九字。另一块在山东城武县,俗称《东庙堂碑》,碑身高2.08米,宽0.89米,厚0.22米,字33行,行满格33字。所书正楷,外柔内刚,圆融遒劲。元至元(1335一1340)年间,定陶河岸崩决时出土,摹刻年代不明。石质不坚,明拓本字漫漶且瘦,又称瘦本、城武本。即下文所言之城武摹刻本。

⑸城武摹刻本:孔子庙堂碑的拓片,见上注⑷。

⑹唐石本庙堂碑:孔子庙堂碑的唐代原石拓本,即上文所言唐石残本,现在所存仅有清人李宗瀚旧藏本,誉为唐拓本。究竟为何时所拓,难以确定。此拓本大部是配陕本,其漫漶、损泐之字多是唐本。此拓本有中华书局、文明书局、有正书局以及上海古籍书店、日本二玄社等影印行世,原拓本则已流入日本。

⑺《黄山谷题跋》:黄庭坚著。黄山谷即黄庭坚,北宋书法家、文学家。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涪翁,分宁(今江西省修水县)人。其诗书画号称“三绝”,与当时苏东坡齐名,人称“苏黄”。

⑻积时帖:历来称虞世南书,行草交体,笔致轻妙。有人疑为伪托。

⑼石渠宝笈:《石渠宝笈》是清代乾隆、嘉庆年间宫廷编纂的大型著录文献,初编成书于乾隆十年(1745年),共编四十四卷。著录了清廷内府所藏历代书画藏品,分书画卷、轴、册九类。作为我国书画著录史上集大成者的旷古巨著,书中所著录的作品汇集了清皇室收藏最鼎盛时期的所有作品,而负责编撰的人员均为当时的书画大家或权威书画研究专家,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和鉴藏价值。

【原诗题解】

此诗感叹古人书法原迹难以流传,古人的书法技艺难以继承。正如庄子所言,古人死了,他们的技艺也就消亡了。

【原诗译释】

1.宋元向拓汝南志:虞世南的汝南公主墓志早已失传,我们现在只能看到宋元人的摹本。汝南志:虞世南所书《汝南公主墓志》。向拓:摹写字画的一种方法。

2.枣石翻身孔庙堂:虞世南所书的《孔子庙堂碑》也已亡佚,我们现在只能看到翻刻本。翻身:此指翻刻。孔庙堂:虞世南所书的《孔子庙堂碑》。

3.曾向蒙庄闻谠论:曾经从庄子那里听到一个正直的说法。向:从。蒙庄:庄子,庄子是蒙人,故称蒙庄。谠(dǎng)论:正直的言论。《庄子·天道》:“古之人与其不可传也死矣。”意谓古人所心领神会的技艺不可言传,古人死了,他们的技艺也就消亡了。

4.古人已与不传亡:古人已经连同他们不能流传的技艺一起消亡了。与:连同。不传:不能流传的技艺,诗中指古人的书法技艺。

附图1:汝南公主墓志

附图2:孔子庙堂碑

启功论书绝句百首详解全译(十至二十一)

2018.04.03 11:26:15字数 17320阅读 1375

其十

书楼片石万千题,物论悠悠总未齐。

照眼残编来陇右,九原何处起覃溪。

【作者自注】

见敦煌本化度寺邕禅师塔铭⑴,乃知翁方纲⑵平生考证,以为范氏书楼⑶真本者,皆翻刻也。覃溪所见化度寺塔铭多矣,其所题跋考订,视为原石者数本,近代皆有影印本。

若潘宁⑷跋本为覃溪自藏,题识尤多,蝇头细字,盈千累万。世行影印覃溪手自钩摹之本,后附诸跋,皆潘跋本中之物,为梁章钜⑸抽出,附于钩摹本后者。合而观之,覃溪盖认定某一种翻刻本为真,即真龙⑹在前,亦不相识也。

明王偁⑺旧藏本有钤印,诒晋斋⑻曾收之。覃溪细楷详跋,以为宋翻宋拓。及以敦煌本较之,知为原石,今藏上海图书馆。想见当日经覃溪鉴定,判为翻刻,因而遂遭弃掷之真本,又不知凡几。庸医杀人,世所易见,名医杀人,人所难知,而病者之游魂滔滔⑼不返矣。

【译者附注】

⑴敦煌本化度寺邕禅师塔铭:《化度寺碑》全称《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利塔铭》。于唐贞观五年立。欧阳询书。用笔瘦劲刚猛,结体内敛修长,法度森严。此碑模勒之工,非后世所及,故称楷法极则。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敦煌石室曾发现唐拓本,为法国人伯希和携往国外,分存于法国巴黎图书馆、英国伦敦博物馆。近年敦煌石室,发现一个残本,存236字,摹拓颇精彩。传世拓本中,唯吴县吴氏欧堂藏成亲王诒晋斋旧藏本,也就是下文所言明王偁旧藏本是原拓孤本,今藏上海图书馆。

⑵翁方纲:翁方纲(1733~1818), 清代书法家、文学家、金石学家。字正三,一字忠叙,号覃溪,晚号苏斋。直隶大兴(今属北京)人,乾隆十七年进士,授编修。历督广东、江西、山东三省学政,官至内阁学士。精通金石、谱录、书画、词章之学,书法与同时的刘墉、梁同书、王文治齐名。著有《粤东金石略》、《苏米斋兰亭考》、《复初斋诗文集》等。

⑶范氏书楼:即范氏天一阁藏书楼,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藏书楼,由书楼主人范钦建于明代嘉靖四十年(1561年),迄今四百余载,位于浙江宁波月湖西畔。范钦(1506-1585),字尧卿,号东明。明代著名藏书家,浙江鄞县(今浙江宁波鄞州区)人,公元1532年(嘉靖十一年)举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

⑷潘宁:清初收藏家。

⑸梁章钜(1775-1849):字闳中,又字茝林,号茝邻,晚号退庵,祖籍福建长乐,生于福州。曾任江苏布政使、甘肃布政使、广西巡抚、江苏巡抚等职。晚年从事诗文著作,一生共著诗文近70种。其在楹联创作、研究方面的贡献颇丰,乃楹联学开山之祖。曾著《退庵所藏金石书画题跋》。

⑹真龙:喻唐原石拓本。

⑺王偁:明代收藏家。

⑻诒晋斋:乾隆帝皇十一子成亲王永瑆号诒晋斋主人。成亲王精于书法,与翁方纲、刘墉、铁保并称“翁刘成铁”。传世书迹甚多,刻有《诒晋斋法帖》。

⑼滔滔:远逝貌。

【原诗题解】

此诗感慨有些著名的书画鉴定专家常常会判假为真,判真为假,反而使很多真迹遭到毁弃。

【原诗译释】

1.书楼片石万千题:清代书法家翁方纲认定范氏书楼所藏的《化度寺碑》拓本为唐代原拓本,在上面作了盈千累万的题识。书楼:指范氏书楼。片石:指范氏书楼所藏的《化度寺碑》拓片。万千题:指翁方纲所作题识很多,考证其为唐拓真本。

2.物论悠悠总未齐:后人对《化度寺碑》拓片真假的议论很多,始终没有一致的说法。物论:众人的议论。悠悠:众多。总:毕竟,到底,始终。未齐:没有一致的说法。

3.照眼残编来陇右:精彩耀眼的唐拓《化度寺碑》残本从敦煌传来,(才发现翁方纲所考证的范氏书楼本并非真本)。照眼:精彩耀眼。残编:残本。来陇右:从敦煌传来。陇右:甘肃的别称,指敦煌。

4.九原何处起覃溪:可是又如何能让埋入地下的翁方纲起死回生,挽回他所造成的损失呢?九原:春秋时晋国卿大夫的墓地,后泛指墓地。何处:从哪里,如何,表反问。起:起死回生。覃溪:翁方纲的号。翁方纲去世于1818年,敦煌本《化度寺碑》出土于1826年,翁方纲未及一见。

附图:敦煌本《化度寺碑》

其十一

乳臭纷纷执笔初,几人雾霁识匡庐。

枣魂石魄才经眼,已薄经生是俗书。

【作者自注】

唐人细楷,艺有高下,其高者无论矣,即乱头粗服⑴之迹,亦自有其风度,非后人摹拟所易几及⑵者。

唐人楷书高手写本,莫不结体精严,点画飞动,有血有肉,转侧照人⑶。校以著名唐碑虞、欧、褚、薛⑷,乃至王知敬⑸、敬客⑹诸名家,并无逊色,所不及者官耳。官位逾高,则书名逾大,又不止书学一艺为然⑺也。

余尝以写经精品中字摄影放大,与唐碑比观,笔毫使转,墨痕浓淡,一一可按⑻。碑经刻拓,锋颖⑼无存。即或宋拓善本,点画一色皆白,亦无从见其浓淡处,此事理之彰彰⑽易晓者。

宋刻汇帖,如黄庭经、乐毅论、画像赞、遗教经⑾等等,点画俱在模糊影响之间,今以出土魏晋简牍字体证之,无一相合者,而世犹斤斤⑿于某肥本,某瘦本⒀,某越州⒁,某秘阁⒂。不知其同归枣石糟粕也。

【译者附注】

⑴乱头粗服( luàn tóu cū fú ) :头发蓬乱,衣着随便。形容不修仪容服饰。此处指未加修饰的粗糙字迹。

⑵几及:接近,达到。

⑶转侧照人:指笔画的来去变化婉转多姿,令人赞叹。

⑷虞、欧、褚、薛: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薛稷,都是唐代著名书法家。

⑸王知敬:唐怀州河内(今河南沁阳)人。武后时仕为麟台少监。善署书,与殷仲容齐肩。著有《李靖碑》。

⑹敬客:唐代著名书法家,著有《王居士砖塔铭》。

⑺又不止书学一艺为然:又不只是书法这一门技艺是这样的。

⑻按:查核,查究。

⑼锋颖:笔锋。

⑽彰彰:清楚貌。

⑾黄庭经、乐毅论、画像赞、遗教经:都是汇帖中的法帖名称,传为王羲之所书。

⑿斤斤:对无关紧要的事过分计较。

⒀某肥本,某瘦本:《定武兰亭序》有肥本、瘦本之分。

⒁越州:指越州石氏刻本。

⒂秘阁:指宋时朝廷刻本。

【原诗题解】

此诗讽刺很多初学书者只知盲目追求唐代名家的木刻本石刻本,却不能认识唐代普通写手写经字体的重要价值。

【原诗译释】

1.乳臭纷纷执笔初:很多轻薄小儿刚刚开始学习书法。乳臭:轻薄小儿。纷纷:众多的样子。执笔:拿笔学书法。初:开始。

2.几人雾霁识匡庐:有几个人能认识天晴雾散后的庐山真面?雾霁(jì):天晴雾散。匡庐:庐山。相传殷周之际有匡俗兄弟七人结庐于此,故称。这里以庐山比喻写经字体。

3.枣魂石魄才经眼:刚刚看了一些木刻石拓的碑帖。枣魂石魄:指木刻或石拓的碑帖。枣:过去雕版常用枣木,故以之代指木刻。魂、魄:指木刻石拓的碑帖已失去了原有的生气,只剩下尸魂了。经眼:用眼看过。

4.已薄经生是俗书:就轻薄地认为写经字体是庸俗的书体。薄:用作动词,轻薄地认为。经生:唐代抄写佛经的书手。

附图:唐人写经

其十二

笔姿京卞尽清妍,蹑晋踪唐傲宋贤。

一念云泥判德艺,遂教坡谷以人传。

【作者自注】

蔡京⑴,蔡卞⑵。

北宋书风,蔡襄⑶、欧阳修⑷、刘敞⑸诸家为一宗,有继承而无发展。苏黄⑹为一宗,不肯受旧格牢笼⑺,大出新意而不违古法。二蔡⑻、米芾⑼为一宗,体势在开张中有聚散,用笔在遒劲中见姿媚。以法备态足言,此一宗在宋人中实称巨擘。

昔人评艺,好标榜“四家”,诗则王杨卢骆⑽,文则韩柳欧曾⑾,画则黄王倪吴⑿,书则苏黄米蔡⒀。此拼凑之宋四书家,不知作俑何人,其说本自俗不可医。顾就事论事,所谓宋四家中之蔡,其为京卞⒁无可疑,而世人以京卞人奸,遂以蔡襄代之,此人之俗,殆尤甚于始拼四家者。“德成而上,艺成而下⒂”,见《小戴礼记》。

古之所谓德成者,率以其官高耳。此诗余少作也,当时尚不悟拼凑、调换之可笑。“一念云泥”云云,未能免腐⒃。

【译者附注】

⑴蔡京:字元长,北宋权相之一,书法家。蔡京先后四次任相,兴花石纲之役,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北宋末,太学生陈东上书,称蔡京为“六贼之首”。宋钦宗即位后,蔡京被贬岭南,途中死于潭州(今湖南长沙)。

⑵蔡卞:北宋宰相、书法家。蔡京之弟,王安石之婿。因极力推行王安石新法,打击元祐旧臣,被称为奸臣。

⑶蔡襄:字君谟,汉族,兴化军仙游县(今枫亭镇青泽亭)人 。北宋著名书法家、政治家、茶学家。天圣八年(1030年),蔡襄登进士第,先后任直史馆、知制诰、龙图阁直学士、枢密院直学士、翰林学士、三司使、端明殿学士等职。蔡襄为官正直,所到之处皆有政绩。蔡襄工于书法,诗文清妙,其书法浑厚端庄,淳淡婉美,自成一体,为“宋四家”之一。

⑷欧阳修(1007年-1072年):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书法家,且在政治上负有盛名。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后人又将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称为“唐宋散文八大家”。

⑸刘敞(约1008-1069):字原父,新喻人。北宋学者,书法家。世称公是先生。曾任三司使、知制浩等官。在朝敢于言事,为官所至多有治绩,并以学问渊博称名当时。

⑹苏黄:苏轼、黄庭坚。

⑺牢笼:束缚。

⑻二蔡:蔡京、蔡卞。

⑼米芾:北宋书画家,详见第八首【译者附注】⑹。

⑽王杨卢骆:初唐诗人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

⑾韩柳欧曾:唐代散文家韩愈、柳宗元和宋代散文家欧阳修、曾巩。

⑿黄王倪吴:元代画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

⒀苏黄米蔡:宋代书法家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

⒁京卞:蔡京、蔡卞。

⒂德成而上,艺成而下:出自《小戴礼记》,是说,一个人如果德行高尚,那他所取得的成就就会很高;相反,如果一个人品德低劣而只凭技艺高超,那他取得的成就就会很低下。

⒃“一念云泥”云云,未能免腐:这是作者后来补做的说明,是说自己当时作诗时也受到德上艺下这种观念的影响。

【原诗题解】

此诗批评以德上艺下的标准评判艺术家是不公正的,单就书法艺术而言,蔡京、蔡卞在北宋实为巨擘。

【原诗译释】

1.笔姿京卞尽清妍:蔡京、蔡卞的书法极尽清秀妍丽之态。笔姿:书法的笔势。

2.蹑晋踪唐傲宋贤:(蔡京、蔡卞)追随晋唐,在北宋诸贤中实称巨擘。蹑、踪:变文同义,追随。傲:傲对,称雄。

3.一念云泥判德艺:只因为拘执于德上艺下的观念来评判艺术家。一念:指小戴《礼记》中“德成而上,艺成而下”的观念。云泥:云在天上,喻极高;泥在地下,喻极低。它们跟后面的“德艺”分别对应,是说把德的标准看得很高,把艺的标准看得很低。判:评判。

4.遂教坡谷以人传:于是让苏东坡、黄山谷的书法靠着人品流传更广。遂:于是。教:让。此处读平声。坡:苏轼,号东坡居士。谷:黄庭坚,号山谷道人。以:凭借,靠着。人:人品,道德。

附图1:蔡京书法

附图2:蔡卞书法

启功原著  于铁江译释

其十三

臣书刷字墨淋漓,舒卷烟云势最奇。

更有神通知不尽,蜀缣游戏到乌丝。

【作者自注】

米芾⑴。

宋徽宗⑵以当时各书人问米芾,芾历加评骘⑶。问以“卿书如何?”对曰“臣书刷字”。观此刷之一字,其笔法意趣,不难领略。且不仅可以想象其笔尽其力,而墨在毫中,挤于纸上,浓淡轻重,亦依稀若见。襄阳漫仕⑷不独书艺之精,即此语妙,固不在六朝人下矣。

宝晋斋帖⑸刻米临右军⑹七帖,后有米友仁⑺跋云:“此字有云烟卷舒翔动之气,非善双钩者所能得其妙,精刻石者所能形容其一二也。”右军原帖,亦刻于宝晋斋帖中,比而观之,知小米之言不虚也。

昔东坡称米氏“清雄绝俗之文,超妙入神之字”,米起而自辩云:“尚有知不尽处⑻”,遂自夸学道所得。癫语⑼,戏语,自不待深究,其书之妙,则诚有知不能尽而言不能尽⑽者也。

【译者附注】

(1)米芾:北宋书画家,详见第八首【译者附注】⑹。

(2)宋徽宗:赵佶(1082.05.05-1135.06.05),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宋朝第八位皇帝。先后被封为遂宁王、端王。哲宗于公元1100年正月病逝时无子,向太后于同月立他为帝。宋徽宗即位之后启用新法,在位初期颇有明君之气,后经蔡京等大臣的诱导,政治情形一落千丈,后来金军兵临城下,受李纲之言,匆匆禅让给太子赵桓,在位25年(1100年2月23日-1126年1月18日),国亡被俘受折磨而死,终年54岁。他自创一种书法字体被后人称之为“瘦金体”,他热爱画花鸟画,自成"院体"。是古代少有的艺术天才与全才。

(3)评骘:评定。

(4)襄阳漫仕:米芾,米为襄阳人,自号漫仕。

(5)宝晋斋帖:宋丛帖名。米芾书斋名宝晋斋。

(6)右军:王羲之曾为会稽内史,领右将军,世称王右军。

(7)米友仁:北宋书画家米芾的长子,他承继并发展米芾的山水技法,奠定"米氏云山"的特殊表现方式。其父子二人有大、小米之称。

(8)尚有知不尽处:(我的本领)还有你没有完全了解到的地方。

(9)癫语:癫狂之语。米芾为人癫狂,人称“米颠”。

(10)言不能尽:不能用语言完全形容出来。

【原诗题解】

此诗赞叹米芾的书法笔墨淋漓,烟云舒卷,而且能在乌丝蜀缣上自由挥洒,确有知不能尽而言不能尽之妙。

【原诗译释】

1.臣书刷字墨淋漓:我米芾的字是刷出来的,笔墨淋漓。臣书刷字:这是米芾回答皇上的问话,见【作者自注】。

2.舒卷烟云势最奇:笔势烟云舒卷,最为奇异。舒卷烟云:这是米友仁评价米芾临右军七帖的话,见【作者自注】。

3.更有神通知不尽:米芾的书法还有神奇高超的本领众人没有全部了解。更:还。神通:神奇高超的本领。知:了解。尽:全。

4.蜀缣游戏到乌丝:他能在滞涩难写的乌丝蜀缣上自如挥洒,留下卓绝千古的《蜀素帖》。蜀缣:蜀地产的一种素绢,上面织有乌丝格,是专供书写用的。但丝绸制品滞涩难写,一般人不敢在上面作书。而米芾却能在蜀缣上自如挥洒,一口气写了自作的八首诗,这就是被后人誉为中华第一美帖的《蜀素帖》。游戏:谓绰有余力而不经意为之。

附图:米芾蜀素帖

其十四

草写千文正写经,温夫逸老各专城。

宋贤一例标新尚,此是先唐旧典型。

【作者自注】

王升⑴,张即之⑵。

升亦作昇,字逸老,号羔羊老人。行书似米元章⑶,草书圆润似怀素⑷,而秾粹过之。流传千文一卷,曾刻于南雪斋帖⑸及岳雪楼帖⑹,原迹今已不知存佚如何矣。

即之字温夫,号樗寮。楷书笔法险劲,结体精严,犹存唐人遗矩。流传写经甚多,今有影印者已数本。亦擅书大字,每行两字之长卷,亦有数本。载籍并称其榜书⑺,则已无存矣。

逸老书骎骎⑻入古,世之赝作古法书者,每以其书割截款字以冒唐贤。如馀清斋帖⑼之孙过庭⑽千文,墨妙轩帖⑾之孙过庭千文,俱是逸老之笔。馀清底本,疑出通卷重摹⑿,后加孙款⒀。墨妙底本则割去王款,添“过庭”二字,不知其王升之印章犹在焉。

【译者附注】

(1)王升(1067-?),字逸老,汴(今河南开封)人,南宋书法家。宋宣、政间,奉召为补右爵。南渡后,寓居嘉禾羔羊里,自号羔羊居士。虞集评:“逸老草书,殊有旭颠转折变态。”

(2)张即之(1186--1263年),宋代书法家,字温夫,号樗寮,历阳(今安徽和县)人。生于名门显宦家庭,为参知政事张孝伯之子,爱国词人张孝祥之侄,系中唐著名诗人张籍的八世孙。历官监平江府粮科院、将作监薄、司农寺丞。特授太子太傅、直秘阁致仕。后知嘉兴,以言罢。

(3)米元章:米芾,字元章。

(4)怀素(725-785):唐时人,字藏真,僧名怀素,俗姓钱,汉族,永州零陵(湖南零陵)人,幼年好佛,出家为僧。他是书法史上领一代风骚的草书家,他的草书称为“狂草”,用笔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一气呵成,与唐代另一草书家张旭齐名,人称“张颠素狂”或“颠张醉素”。

(5)南雪斋帖:丛帖名,清人武元蕙所刻。

(6)岳雪楼帖:丛帖名,清人孔广陶所刻。

(7)榜书:古曰"署书",又称"擘窠大字",题署宫殿匾额的大字。

(8)骎骎(qīn qīn):渐进貌。

(9)《馀清斋帖》:丛帖名,收录晋、唐、宋各家书,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至四十二年(1614年)休宁吴廷摹勒选辑,正帖十六卷,续帖八卷。

(10)孙过庭(646~691):唐代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名虔礼,以字行。吴郡富阳(今浙江富阳)人,一作陈留(今河南开封)人。著《书谱》2卷,已佚。今存《书谱序》。有墨迹《书谱》传世。

(11)墨妙轩帖:清乾隆年间宫内所刻法帖。

(12)疑出通卷重摹:怀疑是王逸老整卷重新描摹孙过庭的千字文。

(13)孙款:孙过庭的落款。

【原诗题解】

此诗赞美宋代书法家王升的草书和张即之的楷书各有专长,还保留着唐代书法的风格,在标新立异的宋代书坛别具一格。

【原诗译释】

1.草写千文正写经:王升用草书写千字文,张即之用正楷写经书。

2.温夫逸老各专城:这分别是他们二人各自擅长的领域。温夫:宋代书法家张即之,字温夫,善写楷书。逸老:宋代书法家王升,字逸老,善写草书。专城:本指任主宰一城的州牧、太守等地方长官,此指在某一领域独擅其长。

3.宋贤一例标新尚:宋代书家千人一律地喜欢标新立异。一例:一律。尚:风尚。

4.此是先唐旧典型:王升和张即之这两人却保持着先朝唐代的典型书风。

附图1:王升草书

附图2:张即之写经

其十五

朴质一漓成侧媚,吴兴赝迹日纷沦。

明珠美玉千金价,自有流光悦妇人。

【作者自注】

赵孟頫⑴ 。

真书行书,贵在点画圆润,结构安详。自此深造,进而益工益精,盖无不至于妍美者。韩昌黎石鼓歌⑵云:“羲之俗书趁姿媚⑶”,乃针对石鼓文而言,以篆籀为雅,故作真行者,虽王羲之亦不免俗书之诮⑷。实则篆籀又何尝无姿媚之致哉!孙过庭《书谱》⑸云:“篆尚婉而通⑹”,试问婉而通之境界,又何似乎?米元章谓柳公权⑺书为“丑怪恶札之祖”,然而《唐书》柳氏本传则谓其“体势劲媚”,可知姿媚、丑怪,与夫雅俗,亦各随仁智之见耳。

赵书真迹,今日所见甚多,然在有清中叶,精品多入内府,世人可见者,率属翻刻旧帖,其中尤多伪帖。若陕西碑林之天冠山诗,用笔偏侧,结体欹斜,而通行海内,摹之者,流弊日滋。即此浇漓⑻伪体,当时亦曾有学之得名者,致包慎伯、康长素⑼共斥赵书,盖未尝一见真迹也。

今日传世之真书碑版,如胆巴碑、三门记、福神观记、妙严寺记⑽等,无一不精严厚重,其他简札,更不及具陈矣。此诗少作也,故有微词可悔。

【译者附注】

(1)赵孟頫(fǔ)(1254年10月20日-1322年7月30日),字子昂,汉族,号松雪道人 ,又号水晶宫道人、鸥波,中年曾署孟俯。浙江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南宋末至元初著名书法家、画家、诗人,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赵孟頫博学多才,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开创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他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行书著称于世。其书风遒媚、秀逸,结体严整、笔法圆熟,创"赵体"书,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

(2)韩昌黎:韩愈(768年—824年12月25日),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省孟州市)人,汉族,自称“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昌黎先生”。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石鼓歌》是韩愈创作的一首的七言古诗。此诗从石鼓的起源到论述它的价值,其创作目的是呼吁朝廷予以重视与保护。

(3)羲之俗书趁姿媚:这是韩愈《石鼓歌》中的诗句,意为王羲之的书法只是迎合世俗,追求妩媚。趁:追逐。

(4)诮(qiào):责备,嘲讽。

(5)孙过庭《书谱》:见第十四首【译者附注】(10)。

(6)篆尚婉而通:篆书追求婉转通畅。

(7)柳公权(778年-865年),字诚悬,汉族,京兆华原(今陕西铜川市耀州区)人。唐代著名书法家、诗人,兵部尚书柳公绰之弟。历仕宪、穆、敬、文、武、宣、懿七朝,官至太子少师,封河东郡公,以太子太保致仕,故世称"柳少师"。柳公权书法以楷书著称,与颜真卿齐名,人称"颜柳",又与欧阳询、颜真卿、赵孟頫并称"楷书四大家"。

(8)浇漓:浮薄不厚。

(9)包慎伯、康长素:包世臣、康有为,都是清代著名书法家。

(10)胆巴碑、三门记、福神观记、妙严寺记:都是赵孟頫的墨迹。

【原诗题解】

此诗批评许多托名赵孟頫的伪帖将赵孟頫的朴质变成了浇薄俗媚,而这种浇薄俗媚的伪帖却因为得到了很多世人的喜爱而广为流传,流弊日深。

此诗为作者年轻时所作,后来看法有所改变,认为真书行书,姿媚是其应造之境,不该对姿媚书风多有微词。

【原诗译释】

1.朴质一漓成侧媚:模仿赵孟頫的朴质一旦偏向浇薄就变成斜僻俗媚。漓:浇漓,浇薄。

2.吴兴赝迹日纷沦:这种模仿赵孟頫而变得俗媚的赝品一天天地增多。吴兴:赵孟頫的籍贯,代指赵孟頫。赝迹:赝品。纷沦:即纷纶,杂乱众多貌。

3.明珠美玉千金价:明珠和美玉价值千金。此处以明珠美玉比喻俗媚的字体。

4.自有流光悦妇人:只是因为它们外表有闪烁的光彩让妇女们喜欢。此句暗讽喜欢俗媚字体的世人是妇人之见。自:只。流光:闪烁的光彩。悦:使动用法,让……喜欢。

附图:赵孟頫三门记

启功原著  于铁江译释

其十七

疏越朱弦久寂寥,陵夷八法亦烦嚣。

论书宁下迂翁拜,古淡风姿近六朝。

【作者自注】

倪瓒⑴。

倪瓒以迂自号,世传轶事,怪癖尤多。扬子云⑵谓:诗,心声;书,心画。观其字迹,精警权奇⑶,有阮嗣宗白眼向人⑷之意,盖于世俗书派有夷然不屑一顾之态。按之唐宋书法,亦未见如斯格局者。或谓出自杨义和黄素黄庭经⑸,然今日可见之黄素黄庭,惟玉虹鉴真帖⑹中一本,支离细弱,非复六朝风度,殆出几度重摹矣。更较以西陲出土六朝写经,皆古拙有余,而精严不足。于是益见迂翁之书,非独傲睨并世群伦⑺,亦且能度越⑻古之作手焉。

倪书常见者,皆题画之作,世传诗稿残本,汇帖曾刻,亦有影本,潦草不精,或出抄胥⑼之手,惟吴炳本定武兰亭⑽后题诗一首,于世传倪书中,端推上乘。前之陶隐居⑾,后之董香光⑿,俱不复作⒀,书此公案⒁,且待具眼⒂。

【译者附注】

(1)倪瓒,元末明初画家、诗人。初名珽,字泰宇,后字元镇,号云林子、荆蛮民、幻霞子、迂翁等。江苏无锡人。倪瓒擅画山水、墨竹,师法董源,受赵孟頫影响。早年画风清润,晚年变法,平淡天真。疏林坡岸,幽秀旷逸,笔简意远,惜墨如金。书法从隶入,有晋人风度,亦擅诗文。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著有《清閟阁集》。

(2)扬子云:名扬(“扬”又作“杨”)雄,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人,是西汉后期著名学者,哲学家、文学家、语言学家。扬雄 《法言·问神》:“故言,心声也;书,心画也。”

(3)权奇:奇谲非凡。

(4)阮嗣宗白眼向人:阮籍(210年—263年),三国时期魏国诗人,字嗣宗。陈留(今属河南)尉氏人。竹林七贤之一。曾任步兵校尉,世称阮步兵。传说,阮籍能作“青白眼”:两眼正视,露出虹膜,则为“青眼”,以看他尊敬的人;两眼斜视,露出眼白,则为“白眼”,以看他不喜欢的人。

(5)杨义和黄素黄庭经:杨羲(330—386),东晋时吴人,后居句容(今属江苏),字羲和(一作义和)。少好学,工书画,自幼有通灵之鉴。《真诰》、《清微仙谱》等称其为上清派创始人之一。托神仙口授,制作大量道经秘笈。黄素:写于黄素绢之上。黄庭经,道教典籍,相传为杨羲所书。

(6)玉虹鉴真帖:玉虹楼法帖之一。玉虹楼法帖是孔子六十九代孙孔继涑(sù)摹刻的书法丛帖,分为14类,有“玉虹楼帖”、“玉虹鉴真”、“玉虹续鉴真”等。孔继涑,字信夫,一字体实,号谷园,别号葭谷居士,生于清雍正三年(1725年),卒于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

(7)并世群伦:同时代的许多人。

(8)度越:超越。

(9)抄胥:专门从事抄写的人。

(10)吴炳本定武兰亭:定武兰亭宋拓本。这件宋拓本,金代由名家郝天挺收藏,后转让给吴炳,有吴炳题记,世称“吴炳本”。今存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11)陶隐居:陶弘景(公元456—536年),字通明,南朝梁时丹阳秣陵(今江苏南京)人,号华阳隐居。著名的医药家、炼丹家、文学家、书法家,人称“山中宰相”。陶弘景工草隶,行书尤妙。作品有《本草经注》、《集金丹黄白方》、《二牛图》、《华阳陶隐居集》等。

(12)董香光:董其昌(1555-1636年),汉族,字玄宰,号思白、香光居士,上海松江人。是晚明最杰出、影响最大的书画家。

(13)俱不复作:指陶弘景、董其昌都不能再复生。作,起,此处指死者复生。

(14)书此公案:写下这个有争议的观点。公案:疑难案件,有纠纷的事件。

(15)且待具眼:暂且等待有眼光的人来评判。具眼:具备独到的眼光。最后几句话的意思是,具有高超鉴别力的陶弘景、董其昌都不能再复生,自己提出的这个有争议的观点只好等后来的有眼光的人来评判了。

【原诗题解】

此诗慨叹六朝时精严古雅的书法作品已经很难见到了,六朝的书法理论也难寻真相了,而元代倪瓒的书法却接近六朝的风姿,让作者由衷敬佩。

【原诗译释】

1.疏越朱弦久寂寥:那种舒缓闲淡的朱弦之音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疏越:舒缓闲散貌。朱弦:红色的瑟弦。《礼记·乐记》:“《清庙》之瑟,朱弦而疏越,壹倡而三叹,有遗音者矣。”这里喻指六朝时古雅的书法。寂寥: 寂静无声;沉寂。

2.陵夷八法亦烦嚣:六朝的书法理论也日渐衰微,众说纷纭,真相难寻了。陵夷:衰微。八法:指永字八法,相传为王羲之所创的书法理论。烦嚣:嘈杂,杂乱。诗中指众说纷纭,真相难明。

3.论书宁下迂翁拜:要论书法的高妙我宁愿向倪瓒俯首称臣。宁:宁愿。迂翁:倪瓒曾自号迂翁。下迂翁拜:向迂翁下拜,俯首称臣。

4.古淡风姿近六朝:倪瓒书法古朴淡雅的风姿接近六朝书家。

附图:倪瓒题兰亭诗

附图2:柯九思书上京宫词

其十七

疏越朱弦久寂寥,陵夷八法亦烦嚣。

论书宁下迂翁拜,古淡风姿近六朝。

【作者自注】

倪瓒⑴。

倪瓒以迂自号,世传轶事,怪癖尤多。扬子云⑵谓:诗,心声;书,心画。观其字迹,精警权奇⑶,有阮嗣宗白眼向人⑷之意,盖于世俗书派有夷然不屑一顾之态。按之唐宋书法,亦未见如斯格局者。或谓出自杨义和黄素黄庭经⑸,然今日可见之黄素黄庭,惟玉虹鉴真帖⑹中一本,支离细弱,非复六朝风度,殆出几度重摹矣。更较以西陲出土六朝写经,皆古拙有余,而精严不足。于是益见迂翁之书,非独傲睨并世群伦⑺,亦且能度越⑻古之作手焉。

倪书常见者,皆题画之作,世传诗稿残本,汇帖曾刻,亦有影本,潦草不精,或出抄胥⑼之手,惟吴炳本定武兰亭⑽后题诗一首,于世传倪书中,端推上乘。前之陶隐居⑾,后之董香光⑿,俱不复作⒀,书此公案⒁,且待具眼⒂。

【译者附注】

(1)倪瓒,元末明初画家、诗人。初名珽,字泰宇,后字元镇,号云林子、荆蛮民、幻霞子、迂翁等。江苏无锡人。倪瓒擅画山水、墨竹,师法董源,受赵孟頫影响。早年画风清润,晚年变法,平淡天真。疏林坡岸,幽秀旷逸,笔简意远,惜墨如金。书法从隶入,有晋人风度,亦擅诗文。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著有《清閟阁集》。

(2)扬子云:名扬(“扬”又作“杨”)雄,西汉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人,是西汉后期著名学者,哲学家、文学家、语言学家。扬雄 《法言·问神》:“故言,心声也;书,心画也。”

(3)权奇:奇谲非凡。

(4)阮嗣宗白眼向人:阮籍(210年—263年),三国时期魏国诗人,字嗣宗。陈留(今属河南)尉氏人。竹林七贤之一。曾任步兵校尉,世称阮步兵。传说,阮籍能作“青白眼”:两眼正视,露出虹膜,则为“青眼”,以看他尊敬的人;两眼斜视,露出眼白,则为“白眼”,以看他不喜欢的人。

(5)杨义和黄素黄庭经:杨羲(330—386),东晋时吴人,后居句容(今属江苏),字羲和(一作义和)。少好学,工书画,自幼有通灵之鉴。《真诰》、《清微仙谱》等称其为上清派创始人之一。托神仙口授,制作大量道经秘笈。黄素:写于黄素绢之上。黄庭经,道教典籍,相传为杨羲所书。

(6)玉虹鉴真帖:玉虹楼法帖之一。玉虹楼法帖是孔子六十九代孙孔继涑(sù)摹刻的书法丛帖,分为14类,有“玉虹楼帖”、“玉虹鉴真”、“玉虹续鉴真”等。孔继涑,字信夫,一字体实,号谷园,别号葭谷居士,生于清雍正三年(1725年),卒于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

(7)并世群伦:同时代的许多人。

(8)度越:超越。

(9)抄胥:专门从事抄写的人。

(10)吴炳本定武兰亭:定武兰亭宋拓本。这件宋拓本,金代由名家郝天挺收藏,后转让给吴炳,有吴炳题记,世称“吴炳本”。今存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11)陶隐居:陶弘景(公元456—536年),字通明,南朝梁时丹阳秣陵(今江苏南京)人,号华阳隐居。著名的医药家、炼丹家、文学家、书法家,人称“山中宰相”。陶弘景工草隶,行书尤妙。作品有《本草经注》、《集金丹黄白方》、《二牛图》、《华阳陶隐居集》等。

(12)董香光:董其昌(1555-1636年),汉族,字玄宰,号思白、香光居士,上海松江人。是晚明最杰出、影响最大的书画家。

(13)俱不复作:指陶弘景、董其昌都不能再复生。作,起,此处指死者复生。

(14)书此公案:写下这个有争议的观点。公案:疑难案件,有纠纷的事件。

(15)且待具眼:暂且等待有眼光的人来评判。具眼:具备独到的眼光。最后几句话的意思是,具有高超鉴别力的陶弘景、董其昌都不能再复生,自己提出的这个有争议的观点只好等后来的有眼光的人来评判了。

【原诗题解】

此诗慨叹六朝时精严古雅的书法作品已经很难见到了,六朝的书法理论也难寻真相了,而元代倪瓒的书法却接近六朝的风姿,让作者由衷敬佩。

【原诗译释】

1.疏越朱弦久寂寥:那种舒缓闲淡的朱弦之音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疏越:舒缓闲散貌。朱弦:红色的瑟弦。《礼记·乐记》:“《清庙》之瑟,朱弦而疏越,壹倡而三叹,有遗音者矣。”这里喻指六朝时古雅的书法。寂寥: 寂静无声;沉寂。

2.陵夷八法亦烦嚣:六朝的书法理论也日渐衰微,众说纷纭,真相难寻了。陵夷:衰微。八法:指永字八法,相传为王羲之所创的书法理论。烦嚣:嘈杂,杂乱。诗中指众说纷纭,真相难明。

3.论书宁下迂翁拜:要论书法的高妙我宁愿向倪瓒俯首称臣。宁:宁愿。迂翁:倪瓒曾自号迂翁。下迂翁拜:向迂翁下拜,俯首称臣。

4.古淡风姿近六朝:倪瓒书法古朴淡雅的风姿接近六朝书家。

附图:倪瓒题兰亭诗

其十八

万古江河有正传,无端毁誉别天渊。

史家自具阳秋笔,径说香光学米颠。

【作者自注】

董其昌⑴。

余于董书,识解⑵凡数变:初见之,觉其平凡无奇,有易视轻视之感。二十余岁学唐碑,苦不解笔锋出入之法。学赵⑶学米⑷,渐解笔之情,墨之趣。回顾董书,始知其甘苦。盖曾经熏习于诸家之长,而出之自然,不作畸轻畸重⑸之态。再习草书,临阁帖⑹,益知董于阁帖功力之深,不在邢子愿⑺、王觉斯⑻之下也。

董氏早岁曾学石刻小楷如宣示表⑼、黄庭经⑽之类,继见唐人墨迹,始悟笔法墨法之道,屡见于论书及题跋之语。余遂求敦煌石室唐人诸迹而临习玩味,书学有所进,端由于此。

世人与⑾董书,或誉或毁,莫非自其外貌著论⑿,而董之由晋唐规格⒀以至放笔挥洒,其途盖启自襄阳⒁,乃信《明史》本传中“书学米芾”之说,最为得髓⒂。

【译者附注】

(1)董其昌:明代书画家,详见第十七首【译者附注】(12)。

(2)识解:见识,见解。

(3)赵:赵孟頫,元代书画家,详见第十五首【译者附注】(1)。

(4)米:米芾,宋代书画家,详见第八首【译者附注】⑹。

(5)畸轻畸重:有时偏轻,有时偏重。畸:偏。

(6)阁帖:《淳化阁帖》的简称,详见第一首【译者附注】(9)。

(7)邢子愿:邢侗(1551-1612),字子愿,号知吾,自号啖面生、方山道民,晚号来禽济源山主,世尊称来禽夫子。山东省临邑县人。明万历二年进士,官至陕西太仆寺少卿。善画,能诗文,工书,书法为海内外所珍视。与董其昌、米万钟、张瑞图并称“晚明四大家”。

(8)王觉斯:王铎(1592—1652),字觉斯,一字觉之,号十樵、嵩樵, 又号痴庵、痴仙道人,别署烟潭渔叟,河南孟津人 。明末清初书画家 。他的书法与董其昌齐名,有“南董北王”之称。

(9)宣示表:著名小楷法帖,原为三国时魏钟繇所书,真迹不传于世。只有刻本,一般论者认为是根据王羲之临本摹刻,始见于宋《淳化阁帖》,共18行。后世阁帖、单本多有翻刻,应以宋刻宋拓本为佳。此帖较钟繇其他作品,无论在笔法或结体上,都更显出一种较为成熟的楷书体态和气息,点画遒劲而显朴茂,字体宽博而多扁方,充分表现了魏晋时代正走向成熟的楷书的艺术特征。

(10)黄庭经:著名法帖,相传为王羲之所书(一说为杨羲所书,参见第十七首【译者附注】(5))。小楷,一百行。原本为黄素绢本,在宋代曾摹刻上石,有拓本流传。此帖其法极严,其气亦逸,有秀美开朗之意态。

(11)与:对于。

(12)著论:立论。

(13)规格:规范,格局。

(14)其途盖启自襄阳:他的发展途径是由米芾开启的。襄阳:米芾为襄阳人。

(15)得髓:得其精髓,比喻抓住了本质。

【原诗题解】

此诗赞扬明代书法家董其昌深得晋唐书法的精髓,而世人对董其昌的评价往往只看表面,毁誉悬殊;只有明史对他的评价抓住了实质。

【原诗译释】

1.万古江河有正传:千秋万代的江山自有她正统的传授。正传:正统的传授。此句谓董其昌的书法得到了晋唐书法的正传。

2.无端毁誉别天渊:肤浅的世人对董其昌的评价毫无根据,诋毁和赞誉的差别如同天上与深渊。无端:没有因由,没有根据。别:差别。别为入声字,读仄声。

3.史家自具阳秋笔:写历史的人自然具有透过表面看出本质的本领。史家:指《明史》的作者。阳秋笔:即春秋笔法,《春秋》相传为孔子编订的鲁国史记,对历史人物和事件往往寓有褒贬而不直言,这种写法称为“春秋笔法”。后因晋简文帝母名为郑阿春,忌讳“春”字,而改作“阳秋笔法”。这里反用其意,是说懂得阳秋笔法的历史家自然具备透过表面看出本质的能力。

4.径说香光学米颠:直接说明了董其昌的书法是从米芾那里学来的。径:直接。香光:董其昌号香光居士。米颠:宋代书法家米芾,以其行止违世脱俗,倜傥不羁,人称“米颠”。《明史》董其昌本传中有“书学米芾”之语,作者认为“最为得髓”。见【作者自注】。

附图:董其昌书法

其十九

刻舟求剑翁北平,我所不解刘诸城。

差喜天真铁梅叟,肯将淡宕易纵横。

【作者自注】

翁方纲⑴,刘墉⑵,铁保⑶。

有清书家,有“成刘翁铁⑷”之目。成王⑸爵高,学问又足以济之⑹。试读《诒晋斋集》,可知非率尔操觚⑺者,谓其为爵所掩⑻,亦无不可也。兹故不论。

翁方纲一生固守化度寺碑,字模划拟,几同向拓。观其遗迹,惟楷书之小者为可喜,以其每字有化度之墙壁⑼可依。至于行书,甚至有类世俗抄胥⑽之体者,谓之欧⑾法,则与史事等帖毫无关涉。谓之自运⑿,又每见其模拟一二古帖中字之相同者,吾故曰:翁之楷书,可谓刻舟求剑;翁之行书,则可谓进退失据者也。

刘墉书只是其父之法,未见刘统勋书,不能知其底蕴。又自饰之以矫揉偃蹇⒀,竟成莫名其妙之书,此我之所以不解也。

栋鄂铁氏处于乾嘉之际,法书墨迹,俱归内府,取材无所,任笔为书,不失天真之趣,为可尚⒁也。

【译者附注】

(1) 翁方纲:清代书法家,详见第十首【译者附注】(2)。

(2) 刘墉(1719年 — 1804年),字崇如,号石庵,清朝政治家、书法家,大学士刘统勋长子。祖籍安徽砀山,出生于山东诸城,故诗中称其为刘诸城。乾隆十六年(1751年)中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太原府知府、江宁府知府、内阁学士、体仁阁大学士等职,以奉公守法、清正廉洁闻名于世。刘墉的书法造诣深厚,是清代著名的帖学大家,被世人称为“浓墨宰相”。

(3) 铁保:铁保(1752年-1824年),字冶亭,号梅庵,故诗中称其为铁梅叟。本姓觉罗氏,后改栋鄂氏,故文中称其为栋鄂铁氏。满洲正黄旗人,清代书法家,书法早年曾学“馆阁体”,后学颜真卿,纠正“馆阁体”带来的板滞之病。与成亲王永瑆、刘墉、翁方纲,称为“清四大书家”。

(4) 成刘翁铁:清代四大书法家,即和硕成亲王永瑆、刘墉、翁方纲、铁保。

(5) 成王:即和硕成亲王永瑆,《诒晋斋集》是成王作品集。详见第十首【译者附注】(8)。

(6) 济之:成就他。

(7) 率尔操觚:指没有慎重考虑,轻率地写。觚:方木,古人用它来书写。率尔:不加思索;操觚:执简书写。

(8) 为爵所掩:指成王永瑆的书法成就被爵位掩盖。

(9) 化度之墙壁:比喻化度寺碑的范式。

(10) 抄胥:专门从事抄写的人。

(11) 欧:指欧阳询,唐代著名书法家,化度寺碑、史事帖都是欧阳询的书法作品。

(12) 自运:自己创造独树一帜的书法风格。

(13) 矫揉偃蹇:矫揉造作,屈曲不自然。偃蹇:屈曲。

(14) 可尚:值得肯定,值得推崇。

【原诗题解】

此诗评价清代书法家翁方纲、刘墉、铁保。认为翁方纲书法刻舟求剑,刘墉书法莫名其妙。只有铁保书法天真自在,值得肯定。

【原诗译释】

1.刻舟求剑翁北平:翁方纲的书法刻舟求剑。翁北平:翁方纲,宛平人,故自称翁北平。

2.我所不解刘诸城:刘墉的书法莫名其妙,令人难以理解。刘诸城:刘墉,出生于山东诸城。

3.差喜天真铁梅叟:比较满意的是天真率意的铁保老头。差喜:比较满意,还算满意。 铁梅叟:铁保,号梅庵。

4.肯将淡宕易纵横:能够用自由挥洒、天真自在的书法风格改变了杂乱不明的习气。淡宕:指自由挥洒、天真自在的书法风格。易:改变。纵横:指杂乱不明的习气。

附图1:翁方纲书法

附图2:刘墉书法

附图3:铁保书法

其二十

横扫千军笔一支,艺舟双楫妙文辞。

无钱口数他家宝,得失安吴果自知。

【作者自注】

包世臣⑴。以上二十首,一九三五年作。

包安吴文笔跌宕,虽籍安徽,而不为桐城所囿⑵,可谓豪杰之能自立⑶者。

其论书之语,权奇可喜,以为文料⑷观,实属斑斓有致,如汉人之赋京都⑸,读者固不必按赋以绘长安宛洛⑹之图也。何以言之?试观安吴自书,小楷以所跋陕刻庙堂碑⑺一段为最,只是王彦超重刻虞碑⑻之态,于明人略近祝允明⑼、王宠⑽,于北朝人书无涉。其大字则意在郑道昭⑾所书其父文灵公碑,而每划曲折,有痕有迹,总归之于不化。今取北朝人书迹比观之,实未有安吴之体者。地不爱宝⑿,墨迹日出,于是安吴之文词逾其见澜翻⒀,而去书艺愈远也。

曾有自书论绝句一本,款署“北平尊兄”,未知何人,有影印本,诗后跋语有云:“身无半文钱,口数他家宝⒁。”

安吴晚岁寓扬州,以其好为大言,人称之曰包大话。此闻于吾友医家耿鉴庭先生者。耿,扬州人也。

【译者附注】

(1) 包世臣(1775一1855),男,安徽泾县安吴镇人,故下文称其为包安吴。清代学者、书法家、书学理论家。字慎伯,晚号倦翁、小倦游阁外史。28岁时遇邓石如,师从学篆隶,后又倡导北魏。晚年习二王。自称:“慎伯中年书从颜、欧入手,转及苏、董,后肆力北魏,晚习二王,遂成绝业。”自拟为“右军第一人”,自负之极。包世臣的主要历史功绩在于通过书论《艺舟双楫》等鼓吹碑学,对清代中、后期书风的变革影响很大,至今为书界称颂。

(2) 不为桐城所囿:指包世臣的文章不受桐城派束缚。桐城派是清代最大的散文流派,因其早期代表作家方苞、刘大櫆、姚鼐等都是安徽桐城人,故称桐城派。

(3) 自立:自树一帜。

(4) 文料:文学作品。

(5) 汉人之赋京都:东汉班固曾创作《两都赋》,东汉张衡曾创作《二京赋》,描绘两汉都城长安和洛阳之景。

(6) 宛洛:二古邑的并称。即今之南阳和洛阳 。此处借指名都洛阳。

(7) 陕刻庙堂碑:详见第九首【译者附注】(4)。

(8) 王彦超重刻虞碑:详见第六首【译者附注】(9)。

(9) 祝允明:祝允明(1461--1527),字希哲,长洲(今江苏吴县)人,因长像奇特,而自嘲丑陋,又因右手有枝生手指,故自号枝山,世人称为“祝京兆”,明代著名书法家。他与唐寅、文徵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又与文徵明、王宠同为明中期书家之代表。

(10) 王宠(1494--1533),字履仁、履吉,号雅宜山人,吴县(今属江苏苏州)人。为邑诸生,贡入太学。王宠博学多才,工篆刻,善山水、花鸟,他的诗文在当时声誉很高,而尤以书名噪一时,善小楷,行草尤为精妙。为明代中叶著名的书法家。

(11) 郑道昭(?~516):北朝魏诗人、书法家。字僖伯。荥阳开封(今属河南)人。北魏大臣郑羲幼子。孝文帝时,官至通直散骑常侍。曾为其父郑羲书写《郑文公碑》。参见第六首【译者附注】(6)。

(12) 地不爱宝:大地不吝惜它所珍藏的宝物。指埋藏于地下的墨迹不断出土。

(13) 澜翻:水势汹涌翻腾,比喻言辞滔滔不绝。

(14) 身无半文钱,口数他家宝:自己没有半文钱,口中却能数说别人家的宝物。

【原诗题解】

此诗评价清代书法家包世臣,谓其论书之语权奇可喜,文采斑斓,而自己的书法却不出色,得之于文而失之于书。

【原诗译释】

1.横扫千军笔一支:包世臣的一枝巨笔文采斐然,远胜于其他论书者。横扫千军:谓包世臣的论书之语见解独到,文采斑斓,远胜于其他论书者。

2.艺舟双楫妙文辞:《艺舟双楫》的论书之语文辞高妙。《艺舟双楫》:包世臣论文章书法的专著。

3.无钱口数他家宝:包世臣自己没钱,却对别人家的财宝说得头头是道。这句以钱宝为喻,是说包世臣评论他人的书法很有见地,而他自己的书法却不出色。

4.得失安吴果自知:对于包世臣得之于文失之于书的结果他自己是否明白呢?得:指包世臣评论他人书法文辞高妙。失:指包世臣自己书法并不出色。安吴:包世臣是安徽泾县安吴镇人,故称。果:到底,设问语气。

附图:包世臣书法

其二十一

礼器方严体势坚,史晨端劲有余妍。

不祧汉隶宗风在,鸟翼双飞未可偏。

【作者自注】

礼器碑⑴,史晨碑⑵。

汉隶之传世者多矣。荒山野冢,断碣残碑,未尝不发怀古者之幽情,想前贤之笔妙。乃至陶冶者之划墼⑶,葬刑徒者之刻字⑷,朴质自然,亦有古趣。然如小儿图画,虽具天真,终不能与陆探微⑸、吴道子⑹并论也。

以书艺言,仍宜就碑版求之。盖树石表功,意在寿世⑺,选工抡⑻材,必择其善者。碑刻之中,摩崖⑼常为地势及石质所限,纵有佳书,每乏精刻,如褒斜诸石⑽是也。磐石如砥⑾,厝刃如丝⑿,字亦精能⒀,珍护不替⒁,莫如孔林碑石。历世毡捶⒂,有渐平而无剧损焉⒃。

汉隶风格,如万花飞舞,绚丽难名。核其大端⒄,窃以礼器、史晨为大宗⒅。证以出土竹木简牍,笔情墨趣,固非碑刻所能传,而体势之至精者,如春君诸简⒆,并不出此之外,缅⒇彼诸碑书丹(21)未刻时,不禁令人有天际真人(22)之想!

【译者附注】

(1) 礼器碑,全称“汉鲁相韩敕造孔庙礼器碑”,又称“修孔子庙器碑”、“韩明府孔子庙碑”等,是中国东汉重要碑刻。东汉永寿二年(156)立。现存山东曲阜孔庙。碑身高1.5米,宽0.73米,四面皆刻有文字。碑文记述鲁相韩敕修饰孔庙、增置各种礼器、吏民共同捐资立石以颂其德事。碑侧及碑阴刊刻捐资立石的官吏姓名及钱数。此碑是汉代隶书的重要代表作之一,金石家评价甚高。

(2) 《史晨碑》: 两面刻,碑通高二百零七点五厘米,碑身高一百七十三点五厘米,宽八十五厘米,厚二十二点五厘米,无碑额。前碑全称《鲁相史晨奏祀孔子庙碑》,刻于东汉建宁二年(169)三月。碑文记载当时鲁相史晨及长史李谦奏祭祀孔子的奏章。后碑全称《鲁相史晨飨孔子庙碑》,刻于建宁元年(168)四月。此碑为东汉后期汉隶走向规范、成熟的典型。现存山东曲阜孔庙。

(3) 划墼(jī):在未烧制的砖坯上刻划的字。

(4) 葬刑徒者之刻字:古代刑徒者死后埋葬时,置一块砖,上刻死者姓名。

(5) 陆探微(?-约485),汉族,吴县(今苏州)人。南朝刘宋时期画家,在中国画史上,他是正式以书法入画的创始人。他把东汉张芝的草书体运用到绘画上。唐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载有他的画达七十余件,题材十分广泛,从圣贤图绘、佛像人物至飞禽走兽,无一不精。与东晋顾恺之并称“顾陆”。

(6) 吴道子(约公元680~759年),唐代著名画家,画史尊称画圣,又名道玄。汉族,阳翟(今河南禹州)人。少孤贫,年轻时即有画名。曾任兖州瑕丘(今山东滋阳)县尉,不久即辞职。后流落洛阳,从事壁画创作。开元年间以善画被召入宫廷,历任供奉、内教博士、宁王友。曾随张旭、贺知章学习书法,通过观赏公孙大娘舞剑,体会用笔之道。擅佛道、神鬼、人物、山水、鸟兽、草木、楼阁等,尤精于佛道、人物,长于壁画创作。

(7) 寿世:长久留存于世间。

(8) 抡:选择。

(9) 摩崖:把文字直接书刻在山崖石壁上。

(10) 褒斜诸石:褒斜道石刻,中国东汉至明清时期刻在褒斜道石门内外的石刻。在陕西省汉中市境内。褒斜道是古代由关中越秦岭入蜀的交通要道。石门的东西两壁及附近,现存古代摩崖石刻百余品。

(11) 如砥(dǐ):像磨刀石一样平整。

(12) 厝(cuò)刃如丝:刀刃在石头上刻出像丝线一样细致的笔锋。

(13) 精能:精通熟练。

(14) 珍护不替:珍重爱护始终没有断绝。替:废止。

(15) 毡捶:以纸覆于金石器物的铭刻上,铺毡捶击,然后用绵包醮墨,打印出铭刻的文字或图画。

(16) 有渐平而无剧损焉:碑上的字迹虽然逐渐变得平滑但没有严重的损坏。

(17) 核其大端:考查它的主要方面。

(18) 大宗:正宗,正统。

(19) 春君诸简:西汉天汉木简,因上有“春君”二字,故名。参见第一首【译者附注】(1)。

(20) 缅:遥想。

(21) 书丹:古时刻碑,先用朱笔在石上写所要刻的文字,称“书丹”。

(22) 天际真人:天上仙人。谓其所书文字如同仙迹。

【原诗题解】

1.礼器方严体势坚:礼器碑字体方严坚稳。礼器:汉礼器碑。

2.史晨端劲有余妍:史晨碑字体端正有力,富有妍丽之美。史晨:汉史晨碑。余:富,多。

3.不祧汉隶宗风在:礼器碑、史晨碑是万代不变的汉隶正宗。祧(tiāo): 把隔了几代的祖宗的神主迁入远祖的庙。不祧:不祧之祖,永不迁移的始祖,此处用以比喻礼器碑、史晨碑在汉隶中的地位。

4.鸟翼双飞未可偏:礼器碑、史晨碑地位同等重要,就像鸟飞行的双翅一样不可偏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