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云1120 / 律师 / 律师助理守则(律途必备)

   

律师助理守则(律途必备)

2019-09-22  望云1120

你既出身名门,剑法大开大阖,气定神闲。又仗义疏财,广结善缘。即便未出茅庐,却已知天下大势。那些成名的高手绝对是不敢小觑你。你读了那么多的金庸粱羽生古龙小说,又几时曾看见过鸡鸣狗盗惟利是图之辈成过大侠的?岳不群之流,“落花流水”之辈,又能够蒙蔽世人几时?

文丨lawyer_liyu

原文载于天涯法律论坛

律师助理守则一:管好自己的嘴
   
在庭上,不到法庭辩论的阶段,你对案件的法律问题进行阐释准备滔滔雄辩时,法官会毫不客气的打断你,并在心中讥笑你是个菜鸟。在给当事人做法律咨询时,老师们会提醒你,不该说的话不要说,要不然你的职业就不能产生任何的价值。如果你有机会跟在师傅身边,你会发现,师傅们说话是分场合的。他们可能是口才出众也可能是不善言谈。而实际上,在法庭上在客户办公室在各种的社交场合,真正的高手不一定是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家伙,法官、领导、客户们可能更看重掷地有声、一言九鼎的人。在言谈方面,我对你有些建议:
  
1)不公开谈论当事人委托的事务
法庭开庭前,你在候庭的走廊上时,切记不要和同事交流案子的情况,这种交流包括询问案子的准备情况,打电话征询未出庭当事人的意见,问其它同事这个法院有没有熟人,主审法官的电话号码是多少等等,说不定离你不远的地方就是对方当事人的律师,而你的话会一字不差的漏到了他的耳朵里。在客户的公司里,你或许负有起草某份重要文件的任务,而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里,会门户众多,你自己都不清楚谁是谁的人,你在公开的场合,随意的说话,保不定你的文件还没有出台,关于这个拟出台文件的对策就已经在公司的内部网络上被所有人浏览过。在事务所,除非自己的老师,请不要随便向同事谈及你或者你老师获得的委托,不管这个委托事项在你看来只是个鸡毛蒜皮的小CASE,因为你做的工作不是收集并发布张家李家的蜚短流长。对当事人来说,如果自己的律师是一个口风极其紧打死也不会招的人,那么这样的人至少是可以信任的,如果加上他还能力出众,那么这个律师就是可以托付性命的人了。有句很俗的话建议你记住,并贯穿执业的整个过程,那就是:“真言不传六耳。”

2)不公开评价当事人
来你老师办公室的人,会是形形色色的,即便你老师设定了代理案件的范围和客户的类型。你或许因为他精明吝啬而对他内心满腹牢骚,再或者你认为他人格卑鄙而内心对他极度厌恶,再或者你认为他阴沉险恶而内心对他倍加提防,总之,你在面对这些当事人时候,总希望自己有阮藉的特异功能青白眼,对你鄙薄的人加以白眼。

而在我看来,有职业精神的律师在对待当事人上是有风格而没性格的。即便对当事人的人格和处世哲学有不认同的地方,也不必公开的予以评价,也不应该影响法律服务的质量。律师是运用法律为当事人服务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律师可以被认为是一种法律技术工作者。你的职业不是评论家或者伦理学家或者心理学家,我们也没有受到委托对某个当事人的人格问题进行评价或者指责。公开的说这个当事人怎么怎么,那个当事人如何如何,只能让人对你退避三舍,因为你是一个喜欢花边新闻的八婆。
  
3)不把话说满
如果说,能够实际解决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会体现你的分析水平的话,那么用适当的语气语调来表述则体现的是你的修为。你在工作中遇到的实际案例虽然简单但也不是法学院课堂上的案例分析,你实际出席的法庭即便简陋也不是学习期间几个帅哥靓女组织的模拟法庭,你可以在做案例分析时条理清晰让老师都认为无懈可击,你也可以在模拟法庭上滔滔不绝意气风发让你的恋人幻想你是个金牌大状,但如果你停留在这些记忆里并想当然认为实际工作也是这样,那我估计你会是赵括第二。


实际上,不到判决书生效,你不能绝对断定你已经胜诉,不到合同完全履行,你不能绝对断定你参与的项目已经成功。很多不可遇见的因素和人为的因素是法学院的案例分析和模拟法庭中不可能考虑到的。因此,你可以条理清晰地完成作业,并在结论中作出绝对的断定,你可以意气风发地进行辩论,并认为模拟法庭的判决肯定是你胜诉,但在实际工作中,你不能对当事人和老师说绝对肯定的话。


面对法庭的结论以及一个代理事务的最终结果,老师们对待当事人寻求答复的话语或眼光时总是语气肯定而用词谨慎的。语气肯定能够给当事人信心,用词谨慎则给自己留下余地。
  
4)不诋毁其它同事
在一起工作久了,势必会对经常在一起的同事非常的熟悉,既清楚他们的优势和长处也知晓他们的弱点和不足。工作中,即便是一个合作融洽的事务所,同事之间也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摩擦和分歧。利益或者理念上的分歧可能会导致冲突的发生。利益上的冲突会导致合作的失败,而理念上的分歧会导致事务所分裂。还有可能是,你和同事之间存在着竞争,而你可能认为某个机会对你至关重要,你一定要争取到。因此,你可能会制造些事端以改变竞争的格局,或者当你在竞争中出局而迁怒同事,于是你可能会不惜诋毁同事来报一箭之仇。


如果你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你将不会有真正的朋友,如果你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你可能会与很多机会失之交臂,如果你在执业之初就形成了不惜诋毁别人的名誉来获得他人好感的习惯,那么,正直的人都会对你敬而远之。
  
养成谨言慎行的习惯不但有利于做好律师行业,还有利于做其它任何你能够想象到的行业。炒作大师们在某些公共场合会胡说八道地制造让人无法判断的消息,而在这些消息被公布前,他们的保密工作比任何人都做得好。如果当事人没有授权你在某个问题上发表意见,请你在任何人面前都说:“无可奉告”,哪怕是自己的父母和爱人。

守则二:做好自己的事
  
做好自己的事其实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因为你不是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环境里,相反,你的工作是希望与越多的人打交道越好。如果你只是个电脑程序员,每天对着电脑编写自己的那部分程序,让程序能够“跑”起来就算完成工作任务,可惜你是个准律师,你的工作有不断的解决麻烦并制造着同样多的麻烦的功能。因此,规范自己的行为是有现实意义的。


《论语》曾子曾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为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用在这里的意思就是指,老师交待给我的工作做好没有?和同事协作的工作我的进度完成得如何了?老师传给我的一条心得验证了没有?我每天要反复的思考三遍。其实,我认为,老夫子的谨慎是有好处的,因此我建议你:
  
1)不要插手别人的案子。
你可能嫌弃手中的工作很低级,用不了几分钟就可以搞定。这样的工作让你觉得浪费了你大好的时光和消磨了你扫平四海的能力。于是,你就可能象我们常常谴责的某个超级大国那样去插手人家围墙里面的事情。这样的表现有,对别人的案子表现出过分的关心,问这问那;有事没事溜达到同事的桌子前,翻阅他正在处理的案件,并指出他的错误,提出你的意见;对你同事客户的来电表现得异常的热情,并主动帮对方出高明或不高明的主意;冒昧的向同事的客户发出函件或不速的拜访他们,让同事感到非常的恼火;直接恳求不是你老师的律师带你去参加某个案子的庭审;未经过允许,查阅不是你老师的律师的以往案卷并摘抄其中的部分。等等等等。而你可能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的危险和挑衅性,而只是认为你在帮助别人或者向别人学习。


没有任何一个法规禁止你这样去做在你看来是帮助同事的事情,也没有哪个规则规定你采取何种方式向别人学习,但这种行为却破坏行业的潜规则。因为同事不是那些需要你扶着过马路的老太太,也没有一个大大的行李需要你帮他提着上车。每个律师都会有自己的客户群体,这个群体是不太欢迎其他律师的介入的。除非他不再想为某个客户服务,或者诚意邀请你协助他服务。他如果真的需要你帮助,会采用合适的方式向你表示。当然,如果你只是偶尔对他们的案子表示出热心,同事们可能会认为你是个新人,不会计较。如果这种行为成为习惯,那么,你绝对会在这个事务所不受欢迎,因为你对他人产生了威胁。
  
2)不参与事务所的人事纠葛
律师事务所依靠人合而建立而发展,因为心散而产生分裂甚至破产。只要有律师的地方,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事纠葛和利益冲突。可能涉及到投资比例、利益分配、分红方案、费用分摊、案件协作等等等等之类的事情,由此而引起了某某和某某有矛盾,谁又是谁的竞争对手之类的问题。但这些是合伙人之间或者律师之间的事情,与你没有什么关系。你的老师只指导你如何做律师,你没有必要学他如何和某个律师或者事务所的某位合伙人斗,请记住,“君子不党”,你不是任何人的棋子,也没有必要在所谓的棋盘中被莫名其妙的牺牲掉。你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参与到这些争权夺利的游戏中,除非你不在乎自己的前途。


在一家合伙人之间矛盾重重,律师之间与邻为壑的事务所里,你非但学不到做律师得谦和和大度,而且律师的很多坏习气会深深影响你,比如,机关算尽,铁索横江,城府深藏等等。你只是个想拜师学艺并徐图一展抱负的有为青年,这些家伙会毒害了你。如果这样,你可以引证老祖宗的几句话“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走为上”。
  
3)对自己的老师负责
事务所里的每一个资历比你深的人,你最好都对他们保持尊敬的姿态,即便你有时会不屑某个人的做派,这样可以使大家对你印象良好。但你不必对每一个人负责,各人有各人的职位和工作范围,在工作上,你们只是互相协作而不存在相互统属。你唯一要负责的人是你的指导老师。他才是你的BOSS。


老师交给你的工作,很多是老师的客户要求限时办理的。比如,一个比较紧急的合同要求审核,一个律师函要求起草,要求查证一个比较重要的资料,希望帮助查询一个比较生僻的法律法规。老师将这些工作交付给你,希望你能够及时地完成,以便于他向客户交待。你必须尽快地完成这些工作。


在律师事务所,除了负责人的临时指派的工作任务外,你只对老师负责。没有老师得到的许可,你参与其他律师的案件,服从其他律师的指示,他可能会认为你准备另投明师。没有老师的同意,你也不必直接和老师的客户发生业务上的联系,否则老师会认为你不可靠。即便你没有任何想自立门户的想法,但你仍然要规范自己的行为,遵循行业的规则。
  
4)和同事保持良好的协作关系
你应该是一个有团队精神有协助精神的人。有时,老师会和几个律师一起合作处理某个业务,临时的形成一个工作团队。这样的临时性结构经常的出现在我们的工作中。比如,一个大型标的业务的投标,会需要有3名以上的律师和他们的助理团队才能开展。一个大型顾问业务,单独一个律师也无法承接。


你会负责某个业务的一个部分的工作,比如,你可能负责背景资料的收集、负责某项基本文件的初稿起草,负责对所有助理们起草文件的汇总等等。这些都需要你和同事们保持良好的协作关系。

相互之间的良好协作,需要你有按部就班的工作态度,你必须按工作计划完成自己部分的工作,而不需要依靠同事帮助,也不能因为你的进度缓慢而让整个团队无法实现工作目标;需要你善于沟通,你的工作有时需要借鉴别人的工作思路和工作成果,这就需要你能够即时和同事保持沟通,否则你做出的那部分工作无论如何都不能与整个项目保持一致甚至相互矛盾。
  
在一个事务所或者一个团队中,很多情况下,没有人会对你的一言一行进行指导,但你的行为却无时无刻不被你身边的人所观察并在内心对你作出评价和判断。而没有人会是完美的左右逢源的人,所以,古人让我们“慎独”,要求我们即便在一人独处的时候都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
  

守则三:定好自己的位
  
律师助理是独立执业的准备阶段,这个阶段的所见、所闻、所学、所作、所思都将对你以后的执业产生一些影响。什么该得什么不该得,什么该学什么不该学,什么人可以跟,什么人要有多远走多远,我建议你还是要有一个想法的。
  
1) 不该得的利不得
请你记住,行业中有很多利是不该得的。比如,你利用当事人不明白行业收费标准的情况,将一件简单的案子的代理费收得老高,收完费事情却没有认真去办。比如,一件案子,当事人不一定需要你开具正式的发票,你就决定不和当事人签订合同,而直接将这项费用收到囊中。比如,签订代理协议时,故意将代理费用定得较低,而在案外收取当事人高额的所谓办案费用。比如,你利用当事人对案子的重视,变着法的让当事人为你办这个办那个,却将这个栽到某个办案法官头上。等等等等。这些情况,你可能会面临客户的投诉和行业协会的调查。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些案子的代理费不一定要按风险代理的30%的标准去收取,有些案子的代理费也不一定要按争议标的去收取。比如,一个作为被告的案子,明知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已经含有50%的水分,你完全可以和当事人按财产标的协商收费,你一定要按为当事人减少损失的30%去收费。一件工伤索赔案件,或者一件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或者一件房产质量纠纷案件,这些其实不适合按争议标的大小收费的,你如果不想让当事人觉得自己太黑,可以给自己定一个固定的收费标准,这类案件可以按件收费,对大家都公平。


你会有很多机会接触到不属于你的钱财,比如,代当事人退回的诉讼费、代当事人领取的执行到位的案款、你代为保管的几个合作伙伴获得的案件代理费、当事人交付你保管的财产,等等。我记得我承接的一个破产案件,当事人将整个公司都移交给我,自己出门思过去了。这些财产,没有一件是自己的,但你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管理和支配。你是不是会让这些钱在股票市场里炒作一下短线?会不会因为买车、买房少了些钱就垫进去?会不会手里突然多了那么多钱开始出入呼朋引类地出入高档场所?对钱财的态度可以认识一个人。平时的说教和表态并不能看出来,而这些时候却能够让他表露无遗。

  
2) 不该学的招不学
杜甫说,“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为达到胜诉的目的,律师有很多奇招的。我记得有人曾用三十六计作为范本介绍过自己曾经办理的各种案子。什么“李代桃僵”“瞒天过海”之类的,将一些办案技巧上升到古兵法的高度,奇招迭起,我真是佩服。但我没有看到关于“美人计”“苦肉计”以及“走为上”的在诉讼案件上的运用,我估计会是很精彩的。但是如果哪个老师教你用“美人计”搞定承办法官、用“苦肉计”搞定对方当事人、用“走为上”搞定自己的当事人,那我就希望你要擦亮眼睛了。在业务技巧上,没有人会建议你学宋襄公那样的蠢材,认为“渡半而击之”是胜之不武,一定要等到对手排兵部阵完成后再进行攻击。但我也认为一位律师在一件案子上,机关算尽,奇奇正正的费尽心思也实在属于大材小用了,这样的人放在哪里不是个军事家,当律师做什么?

诉讼业务和非诉讼项目的操作确实有很多技巧,但这些技巧的运用还是要基于对法律的忠诚和遵守。为了搞到离婚案子对方当事人偷情的资料,不惜雇用私家侦探跟踪,躲在旁边偷拍偷录,这样的证据是不是经得起质证的推敲?为了赢得案子,不惜怂恿当事人隐瞒、伪造证据材料,建议当事人请客送礼,指示证人做伪证,威胁对方当事人撤诉,动用不正当的手段向主审法官施加压力,等等等等。这样的技巧,你觉得有必要去学么?

在我看来,在代理业务上确实还是有很多技巧的。比如合理的运用证据规则,排除对自己不利的举证责任。比如运用诉讼手段推迟对方的项目运作。比如运用拖延的办法,收集有利自己的证据获得喘息调整的机会。比如采取财产保全的措施,让争议的标的物处于法律的监控之下而避免被转移变卖的风险,等等等等。这些技巧的运用,全部都是符合法律程序的操作,都是“平正真诚”的招。
   
几个老头围着下棋,总会有些人喜欢支招,至于支出的是高招还是昏招,走出的是好棋还是臭棋,那是没有人负责的。代理案子也一样,我建议你,是平正真诚的高招不妨试试,是歪门邪道的臭棋,你倒是要考虑仔细了。
  
3) 不该跟的人不跟

在准备做助理的时候,不单是老师在选择你,你同样也应当选择老师。如果你的老师带着你从来不开一次庭,或者即便开庭也懒得说几句话,而你发现发下来的判决书几乎都是他胜诉;如果你的老师经常会背着你和某某人悄悄商议,而你发现开庭那天那个人却坐在审判长的席位上;如果你的老师收取的代理费高得超过行业标准N倍,在此之外还要收取当事人的办案费用,而其实这些费用却在无数次的吃饭和红包中被消耗掉;你的老师曾经是某法官,某检察官之类的人士,那么,估计你很难进入到他们的人际关系之中。如果除此之外你不能再学到什么的话,我倒是建议你换一个师傅。而如果你从他那里学到这些,而且乐此不疲认为作律师就是这么回事,那我也不好说什么话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些人将律师作为一项事业,愿意为这个事业倾注全部的精力,不折不挠的为某件他们认为值得争取的案件奔走,并从而改变立法的进程,这些律师属于政治型律师。有些人将律师作为一项工作,将律师作为一种专门的职业,并通过这个职业获取自己和家庭安身立命的物质基础,他们对案件的操作一丝不苟,对当事人认真负责,有些可能对自己存在风险的案件和事务,他们可能会很本能很理智的退让,这些律师属于专家型律师。还有人将律师作为一项赚钱的工具,他们颠倒黑白、挑拨是非,惟利是图,包打官司,不顾人格。他们迷信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这些律师属于讼棍型律师。

那么,这些律师在你面前,你师从谁门下?如果你什么型都想试试,那我估计你会精神分裂。
  
在我看来,你既出身名门,剑法大开大阖,气定神闲。又仗义疏财,广结善缘。即便未出茅庐,却已知天下大势。那些成名的高手绝对是不敢小觑你。你读了那么多的金庸粱羽生古龙小说,又几时曾看见过鸡鸣狗盗惟利是图之辈成过大侠的?岳不群之流,“落花流水”之辈,又能够蒙蔽世人几时?

好巧,你我都在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2.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