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美景奈何天 / 文艺评论 / 【转】八大山人的鱼鸟,冷峻孤傲,是如何...

0 0

   

【转】八大山人的鱼鸟,冷峻孤傲,是如何只剩“翻白眼”的?

2019-09-22  良辰美景...

总第一六二六期;欢迎关注。

八大山人画像

朱耷号八大山人, 是清代的山水花鸟画家。他所创造的作品有构图奇、形象简、笔墨精、意蕴深等的特色。石鲁在其《学画录》中有言:“画有笔墨则思想活, 画无笔墨则思想死。”说明了思想是笔墨语言的灵活运用的依据, 所谓意在笔先, 因意而达象, 以象而达意。

笔墨语言是画家思想传达的重要媒介, 从八大山人的作品我们可以感受到其笔墨语言的运用是以画家的主观思想和客观物象相结合的统一体, 从而创造出了形神兼备的艺术作品。

#1朱耷花鸟绘画艺术风格特点

朱耷花鸟画风格最具代表性特点是“少”, 朱耷自语即“廉”。

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 描绘对象数量少。朱耷的花鸟造型简约含蓄。在朱耷的世界里, 一条鱼, 一只鸟, 一块奇石, 一棵藤, 一朵花, 一个果, 甚至一方印章, 都可以构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形与趣紧密结合。

其次, 塑造对象时运用笔墨次数少。朱耷充分利用生宣吸水能力强, 墨汁易扩散的特点来表现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突出事物主要特征并化繁为简, 寥寥数笔绘制出物象的情态、质感和状态, 表现其生动形象。

第三, 物象占的空间少。八大的艺术作品都留有大面积空白。“知白守黑”, 通过黑白之间强烈的对比能够最大限度地突出主体物象, 给人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计白当黑”将留白作为构图的重要部分, 大面积的留白形式使得画面简洁有力。更突出了绘画主体与笔墨运用的简练与概括。朱耷画面简洁, 但少而不枯, 使得画面构成紧密, 情感充沛, 宗旨突出。

史上最贵的一只鸟清 八大山人 孤禽图成交价6272万元

在朱耷的内心自有一哀皆哀的飘零贵族的哀叹。这种明代遗民压抑的心态让朱耷在绘画中寻找安定和矫正。朱耷晚期的绘画作品, 随意而不恣肆, 有别于朱耷早期绘画作品严谨拘束的绘画特点。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这正是禅学的法则, 禅者的心态是克制, 活泼但不放任自流, 而是安住在一种不即不离观自在状态下的。

朱耷晚年的绘画不再那么孤僻和幽冷, 反而有种平淡悠远的精神, 透露着朱耷平淡宁静的心态。不难发现晚年的朱耷喜欢画很多小动物形象, 使得其画作蕴含着一种奇情异趣的气质

朱耷 鸟石图

除了夸张的方形眼睛, 也渐渐出现了小圆点眼睛, 这些眼神似乎都显示出一丝隐约玩世的幽默神气

这种变化首先是晚期朱耷遗民情感的变化, 因为和僧友之间的交往让朱耷渐渐不再孤单, 身体在晚年也渐渐复原, 情绪上他渐渐由愤怒转化为内敛的平和, 其次是禅宗思想对朱耷绘画思想的影响变化, 晚年的朱耷在日复一日的禅修中逐渐顿悟, 开始追求对人存在意义的探寻。

禅宗“实相无相”的思想深深地影响了他无论是绘画还是书法作品。八大将这个思想融汇到了绘画中, 也是他的画明东实西, 时实时虚的主要原因之一。最后是文人画表现性特征的影响和山人绘画技法的娴熟, 促使朱耷在绘画上得心应手, 削尽繁冗。

朱耷 荷鸟石图

虽然朱耷的遗民情怀从未消失过, 一句诗、一笔字、一点画都是对亡国的思念, 但这已不是朱耷绘画的全部内容, 在朱耷花鸟绘画成熟期, 他的遗民情感表达趋向隐晦, 不再像中期那样愤愤不平, 而是变得归真、平淡及幽远。所以说将朱耷塑造成一个为敌对清国而拨墨挥毫表达愤怒的遗民画家是有失偏颇的

#2朱耷花鸟绘画风格的形成过程

朱耷的花鸟绘画风格的形成可以概括成四个时期, 其中1685年到1705年是其艺术生涯中成熟重要的20年。这个时期是朱耷逐渐形成对传统绘画的传承和发展, 通过不断的创新和变革, 逐渐过渡到不拘一格的成熟花鸟绘画风格。朱耷的绘画风格形成大致经过了四个时期的发展:

第一时期是模仿塑形阶段。这段时间是朱耷花鸟绘画的萌芽期, 八大山人在许多作品中有董源、米莆、徐渭、倪攒、黄公望的余韵和足迹。其运笔圆润取法董、巨和黄公望, 墨法有参照米氏云山的手法, 对于某些树石的组合形式, 则有倪瓒的痕迹。在这一时期所见的朱耷的传世之作多为花舟奇石, 造型手段主要以写实为主。

朱耷 枯木来禽图

第二时期是夸张阶段。在此期间, 朱耷中年取号“个山驴”。这一时期鱼禽鸟类及动物昆虫的描绘都以夸张、简化的造型气势开展开来。《个山杂画册》中兔子眼睛的部分运用了夸张, 简化接近方形, 预兆着蜕变。用笔用墨上急速而简练, 与前期相比不在拘泥于“塑形”, 更重视笔墨的简化, 不论在造型上还是气势上都营造一种开放的气势。不论是从线、墨还是面, 都形成了有节奏的变化, 自上而下, 铿锵有力。此时朱耷绘画风格已经由简化发展到夸张。

朱耷 花鸟虫鱼图册 其一

朱耷 松鹿图

第三阶段是变形阶段。1684年的《花竹鸡猫册》中朱耷首次署款为“八大山人”, 从此使用“八大山人”的名号。

向左滑动,欣赏更多作品细节朱耷 猫石图卷故宫博物院藏

第四阶段是返璞归真阶段, 即从1685年至1705年。这一时期朱耷在绘画造型上圆熟老辣、纵横含蓄。时人评价:“徐文长放中能收, 八大山人收中能放”。八大晚年的花鸟造型, 不再冷傲逼人, 反而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叙说, 呈现给观者一派朴素真实的美好佳境。

朱耷 荷花双禽图

朱耷 花鸟图

#3朱耷花鸟绘画艺术对后世的影响

朱耷早年经历家国之变, 后进入佛门, 不幸身上又有疾, 晚年又极尽漂泊, 一生备尝人间凄凉, 但留给我们的艺术却充满了返璞归真、简约含蓄、奇情异趣的艺术风格。

八大山人的艺术成就在于他实现了对传统创造性的转化, 明末清初画界主流思想是“四王”的摹古风气, 但是八大颠覆主流意识, 通过超前的艺术表现形式和思想意识, 不仅超越了古人既定的绘画模式, 还将中国画的表现艺术推到了一种高度, 一种简约水墨艺术发展新阶段。

在朱耷晚期的花鸟绘画中, 朱耷独特的表现手法明确的表达自我的主体意识的倾向尤为明显。虽然未受到同时代的人认可, 但却成为后世的楷模。近代名家, 如陈师曾、刘海粟、傅抱石、潘天寿、齐白石、张大千、李苦禅等, 都是受到了八大创作方法和表现技巧的启发和影响。深入生活、简洁明快如齐白石, 注重画面中的阴阳相合如李苦禅。可见八大山人绘画艺术的造诣和历史地位都不是可以简单形容的。

朱耷 枯木双鹰图李苦禅曾在《八大山人画集》中写到:“八大山人的笔墨清脱, 他把倪云林的简约疏宕、王蒙的清明华滋推向更纯净、更酣畅的高度。那是一种蕴含蕴藉、丰富多彩、淋漓痛快的艺术语言。”

八大一直处于一种居高和寡的状态之下, 但对开拓传统艺术发展前景, 促使中国画艺术现代化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他用削沉去繁, 简简数笔的绘画艺术方式向后世的人们传达着其自我心境的变化, 这种变化预示着一种画家自身主体思想意识的解放, 是一种对自我和个性的关注、表达和延伸。这不仅对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而且对于当代艺术家寻找笔墨语言而言也起到了启示作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