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jjsdt / 孩提往事 / 【街巷风情】东台有个“新桥口”(中)

0 0

   

【街巷风情】东台有个“新桥口”(中)

2019-09-22  xxjjsdt

 说完了新桥口东面,该说说新桥西了,从新桥向西称为新桥路,过去还叫过西大街、新盛街。新桥西边住的人家比较多,一般来说,过去东台人只要说“我家是桥西的”,人家就知道是住在新桥西面的了,而从来没有听到过“家是桥东”之类的话,可能这也是家乡的一种独有的方言文化吧。和桥东一样,桥西的南北方向也有一条路,桥东那边能称为小街,桥西这边就只能称为小路了。

 桥西路南第一家是二饮公司的理发店,后来到九十年代期间又改为机面店,店门口每天都有一对老夫妻坐在那里卖生姜和葱,后来老头去世了,就老太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里卖,也从不吆喝,新桥西的人习惯喊老太“麻居”,名字是怎么来的的却不得而知,反正那时候家里煮个鱼,烧个肉什么的,大人都习惯让小孩拿个几分钱到麻居那里买点葱姜。

  理发店旁边是菜组门市部,对面是酱园,一跑到那门口就闻到浓郁的酱香味,记得当时物价还是比较稳定的,酱油一直卖的是一角三和二角钱一斤两个品种,那时候我们经常被大人喊了去打酱油,我们家正常是买一角三的,烧起菜来颜色也很不错,至于酱菜也有好几个品种,有什锦菜、大头菜、榨菜、萝卜干、萝卜鲞等好几个品种,都是用盆子盛得满满的放在柜台上,散发着诱人的酱香味,不过我们很少来买酱菜回去吃,正常都是自家腌制的咸菜,酱园店里我最喜欢吃的酱菜是螺螺菜,又称为宝塔菜,色泽酱红,吃上一口咸鲜回甜,又脆又嫩。
  再接着往西走就是一个小十字路口,南面是往高桥河,那是前往城南中学、地毯厂的必经之路;北面是通向武当行宫,小的时候读过几本武侠小说,看到家门口也有个称“武当”名号的,还以为过去我倈这里也有会武功的武当道士的,后来听老人说这里确实是有个道观,不过没有什么武林高手。武当行宫里孵小鸡的炕坊是很有名气的,每年春季都有好多农村人到这里来买小鸡,那里面是什么样子,我一回没有进去看过,现在想起来感觉有点失落。

 过了十字路口街南是家机面店,印象里是几位老人在这里机面,邻居四奶奶也在这里。机面店上边是个木楼,是我小学同学王银强的家。机面店对面是个茶水炉子,口大水缸半掩在地下,每天来冲茶的人不少,有时候还得排队。机面店再向西店面就不多了,大多数都是住家,有一些是国家经租的公房。我有两位同学就住在这西边,一位叫居长所,还有一位叫唐东升。居长所是和我穿开裤裆就一起玩的朋友,小时候带我的孙三奶奶和他奶奶是朋友,所以不离他家,他家也是公房,九十年代初期,把临街的墙打通了,开了一家杂货店,这以后街面上开店做生意的也多了,有炸麻团的,有卖糖烟酒的。

  接下来就是堂子巷了,堂子巷因为紧靠乐泉浴室而得名,这是条老巷子,大概有一百多米长,铺的是青砖,呈马脊梁式,由于年代久远,下雨天行人从这里通过,一跐一滑的,时不时有从砖头缝里冒出的激水溅过脚面。巷子不宽,再加上两边的老房子所以看起来比较幽深。一次有个男士内急,跑进巷子找不到厕所,就倚在巷口的墙壁上撒起尿来,这被门口的一位妇女看到,大喝一声:“谁在这里不讲卫生,让我来扳他的毛鱼头”,吓得那位尿才解了一半就急急忙忙提着裤子溜走了。

  乐泉浴室是个老浴室了,当時澡堂設施非常简单,但很实用,进门一室是雅座,里面有躺椅,往里走二室和三室是普座,也就是通铺,只能坐不能躺,衣服堆放在木条板上,上面用外套盖住。早先不烧蒸汽,是用大炉灶烧水,连接锅的条石池子叫“锅池子”,上面笼着木格盖板,浴客可以躺在上面蒸熏,与锅池相连的叫二池子,三池子,池池水溫不同,小孩子多喜欢在最外面的三池子洗,那池子水温最低,池水也最深,有些小孩甚至把该池当成游泳池,在里面划水,潜水。因为水蒸气原因,澡堂里严重缺氧,洗一次澡都会跑出去透几回气,常常有人因为熏久了,缺氧从池台上栽进池里,说是“卯池”了,旁边的浴客赶紧将他扶起来,到浴池外面透透气,休息片刻,再回澡池继续洗澡。浴室里的服务员大多数都是街坊邻居,记得有陈二、小喜子、李爹等人。擦背的是位瞎爹,精瘦精瘦的,最喜欢听那敲背的声音,据说能敲出“八哥洗澡”、“麻雀闹花园”、“关公跑马”好多种节奏。(未完待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