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破烂儿的 / 那年那事儿那人 / 1984年,如梦如幻

0 0

   

1984年,如梦如幻

2019-09-22  攒破烂儿的

“中国的新面貌——里根将看到什么?”大标题下,一个穿着军大衣的年轻人站在长城上,手里拿着瓶可口可乐。

那是一个以梦为马的年代,就连河水都是清澈的。

1980年代的上海青浦。

那一年,24岁的余华迎来弃医从文后的第一个创作高峰,仅仅在《北京文学》上,他就一口气发了《星星》《竹女》《甜甜的葡萄》好几个小说。

解放军文艺学院文学系的学生莫言用三天写出了他的成名作《透明的红萝卜》。

32岁的王小波打算去美国找妻子李银河,他办完签证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买身新衣服,但因为个太高买不到,最后在一家体育品商店买了身运动服。

那一年,北岛赴西欧讲学。

(左起)舒婷、李爽、北岛。

查海生第一次使用海子的笔名发表了《亚洲铜》。

顾城在《有时》中写道:有时祖国只是一个/巨大的鸟巢/疏松的北方枝条/把我环绕。

那一年,有个外省女孩从美国留学返台,她发现台湾人对不公不义总是麻木地忍受,于是投书《中国时报·人间副刊》,标题简单粗暴,《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这个人叫龙应台。

那一年,李敖创办的反蒋杂志《千秋评论》被台湾警备司令部吊销执照。

细心的读者发现,在创刊号上有篇《陈冲美国来鸿》的文章,文中,正在美国跑龙套的陈冲表达了对故土的思念。这个陈冲正是那个18岁就手捧百花奖的挂历女神。

那一年,19岁的济南二中学生巩俐第二次高考失利,她一边在山东省出版社当临时工,一边复习准备参加第三次高考。

多年后,当巩俐回首这段往事时一定会感慨万千,要是没有当初的坚持,也就没有三年后《暑假里的故事》中那个叛逆的家庭教师,也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巩俐。

29岁的重庆妹子刘晓庆此时已经红透半边天,出访新加坡的时候,当地媒体称她是“亿分之一”的美人。

那一年,苹果推出了一个足以影响半个世纪的广告《1984》。

耐克决定签下NBA新秀迈克尔·乔丹,为他生产一款球鞋AJ1。

李宁还只是一个奥运冠军的名字。

中国女排穿着回力牌球鞋拿下洛杉矶奥运会冠军。

那一年,梁朝伟和刘德华已经是TVB的当红炸子鸡。在《鹿鼎记》里,一个演韦小宝,一个演康熙。

同期出道的周星驰还在主持一个默默无闻的儿童节目——《四三零穿梭机》。

他不服输,每天看好莱坞电影揣摩角色,钻研《演员的自我修养》,穷尽所能地搞笑,却始终出不了头。节目半温不火,偶尔被调到周润发刘德华主演的片子里跑龙套,常常连句台词都没有。

“喜剧之王就是我自己的写照,我时刻都在准备着,准备好,机会一来,立刻发力。

那一年,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小子》大卖2200万港币,拿下香港票房季军,尽管他每天的工资只有2块钱。

成龙主演的《快餐车》票房虽然屈居第五,但他已然是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功夫巨星。

那一年,刚从北大英语系毕业的俞敏洪决定留校任教,担任一名英文讲师。

担任北大艺术团指导老师的徐小平,因为看到天安门前那天“小平你好”的横幅而热血沸腾,连夜采访写了篇报道发在了隔天的《人民日报》上。

徐小平(前排右二)组织同学秋游。

那一年,15岁的雷军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

21岁的李书福搞了个冰箱配件厂,挖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受过国家领导人亲自表彰的“技术尖兵”任正非放弃了部队的锦绣前程南下深圳。

那一年,张国荣凭借《monica》赢得了人生第一首中文金曲。

2006年,哥哥走后第三年,伴侣唐鹤德收到一件T恤,印花正是模仿自这张唱片封面,上边的台词换成了THANKS MONICA。

那一年,梅艳芳凭借《缘份》喜提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张曼玉演了她的大荧幕处女作《青蛙王子》。

刘嘉玲主演了她人生第一部电视剧《新扎师兄》。

写在最后

人这一生,永远只猜到开头,却预料不到结局。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港台的流行歌曲乘着东风吹遍内地的大街小巷,强烈地契合了年轻人追求个性的内心情绪,大江南北,手提式录音机播放的流行音乐,让人们如沐春风,如醉如痴。

那个时代,年轻人最时髦的标准形象,是一身牛仔或者喇叭裤,带花的白衬衫,爆炸头,一副太阳镜,嘴里哼着当时最流行的音乐。

影响最大的首推台湾的邓丽君,她是一位歌者,也是一个文化符号。

邓丽君是华语流行歌坛第一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歌手,是中国流行音乐界的里程碑。

听邓丽君的人换了一代又一代,但是依旧不减人们对她的想念,依旧不乏人们对那个年代的怀念。

邓丽君的声音如同一个个诗情画意的音符,清丽婉转又空灵柔美;她让歌声散发无穷的魅力,或柔或忧的低吟浅唱令人如痴如醉。

她的音乐结合了东西方音乐元素,融合了民族性与流行性,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演唱风格,影响了很多后世的著名歌手。

邓丽君的诠释总带着憧憬式的想象力,所以她的歌曲总是带着干净、真挚,甚至有些淡定的纯爱情怀。

她的歌声和微笑让一个时代的音乐焕发着别样的光亮,她的声音遍布世界的角落。

如今再听她的歌,仿佛在歌声里又重回了那个年代,在斑驳的时光里,追忆过往。

台湾的音乐教父罗大佑,举足轻重。

罗大佑的歌曲,精神远胜于歌曲演绎本身,对华人世界的影响不止于音乐。罗大佑将流行音乐做成了一种文化,一个时代的符号。他的作品的批判和社会启蒙意识、大时代感以及摇滚与东方美学的结合,堪称华语乐坛的丰碑。

在罗大佑的歌里,你能听到思维的高度,心灵的深度,视野的广度,和创作者的态度。

流入内地的港台流行音乐还有许多,一大批有名的歌手被内地人们记住,李宗盛、龙飘飘、凤飞飞、林忆莲、姜育恒、齐秦、庾澄庆、张雨生、齐豫、苏芮、蔡琴、陈淑桦、孟庭苇、伍思凯、王杰、费翔、童安格、黄家驹、谭咏麟、张学友、刘德华,等等。他们为内地流行乐坛增添了丰富的缤纷多彩,也让人们见识到外面世界的精彩。

如梦如幻的八十年代,虽不富裕,虽不完美,但很丰满,内心富足。

虽然清平,但气质不凡。

文学、音乐、影视、思想,等各个领域生机勃勃,海纳百川,包罗万象,从之前压抑混乱的年代走过来,人们充满希望,富有理想,饱含热情,拥抱一切,造就了难得的欣欣向荣。

八十年代,一个觉醒的年代,一个朝气蓬勃的年代,一个五彩斑斓的年代。

八十年代,一个珍贵的年代,简单,理想,纯粹,向上,令人怀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