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随缘斋 / 散文 / ​雨飘花飞秋正浓,风紧扰痴梦 文 / yuer8...

0 0

   

​雨飘花飞秋正浓,风紧扰痴梦 文 / yuer860522

原创
2019-09-22  水云随缘斋
青春,是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人生,是踏上了就回不了头的路……我在青春的扉页,捡拾起被你遗落的那段流年的断章,妆点沿途的风景,慢慢踏上那弯幽幽的雨巷,用心漫画一场纯美的遇见……

————题记  

                         

夜,阑珊在洒满紫色霓虹的窗前。窗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夜市正燃烧着白天最后的激情,好像青春散场前的那场狂欢。忽而,风吹云卷,窗外飘过密密匝匝的雨丝,刹那间,喧嚣声此起彼伏,不一会儿,人去街空,只残留下一地狼藉,似乎不甘的诉说着曾经的繁华,一如瞬间错过的花季,不经意间已经走出好远好远。

寂寞的风吹起一帘凉意,幽幽的滑进心里。哦,不知不觉间,已是秋天了呢。越来越大的雨,打在窗玻璃上,形成大颗大颗的雨滴,亮晶晶的,像是黑夜的眼泪。看着窗上滑落的雨痕,心中泛起淡淡的苍凉。雨声轻轻,摇落岁月的十四行诗,惆怅落寞、缠绵悱恻。

常常想,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场流泪的秋雨?氤氲着蕴积心底的记忆。在遥远的时光里,少年时的不羁早已在风雨兼程中被打磨的温润如玉,穿越彼岸的忧伤,在年华的十字街头回眸,一程又一程时光的轮回,走马灯似得在眼前掠过,花开半夏分明还是昨天的故事,不过一个转身,便有了些许苍凉的模样。落英缤纷,轻舞着微微的忧郁,漫过斑斓的碎影,零落的花香却被时光搁置在一旁。

不知不觉,秋意渐浓,一季秋韵渲染了满城秋色。烟月浅渡,正缓缓的经过风儿居住的街角,默默的映照着她与那久别重逢的清秋相依相偎,缱绻旖旎。月色如水,在梧桐的枝叶间却洒落了一地的轻愁。窗外,是谁在轻吟着“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远方,山高水长,又是谁的笛声拨弄风弦,穿过悠悠岁月,低徊顾影,欲说还休……

秋夜寂寂,不言不语,思念却已倾城。曾经年少爱追梦,谁知云深夜未央,梦却已然随风而逝,不知道曾经的梦,如今飘在哪里?不知道曾经的花儿,如今花落谁家……就一池淡墨,执一支瘦笔,浅浅墨痕,碎碎成痴,将脉脉心语吟成满笺风情,寄予云梦深处的故人,用斑驳的印记,煮一壶聚散悲欢,祭我的青春,祭我们的过往,祭我的少年郎。



碧潭、旧影,犹少年。亦是秋风乍起时,已有星星点点的桂子,细细碎碎的开了。淡淡的暗香似有似无,清新悠远。正是一年里最好的季节。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太阳正好,微风正好,鸟鸣也正好。他从远方来,恰逢我在。十七岁的他个子已经很高了,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高啊,他挺拔隽秀,若一道光,照进我的眼睛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有人说,年少的时候,靠近一个人是因为喜欢,也许自己还不曾留意,但他却早已霸道的闯进我的心里,占了主位。所以我的眼睛虽然没有离开过他,却顾此失彼,直到他坐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没有来得及看清他的样子,只是觉得突然间视线暗了下来,大片的日光,被遮住了,根本就照不到我的身上,时至今日,我还是恍恍惚惚的,不知道是不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拦截了一直照进我心里的光束,取而代之的却是他的白衣白裤,在我心里种下了一片洁白的雪?

如果时间是从和他相遇开始的,那么,我的青春便是从爱上他的瞬间起步。之前,我只是一个与星星一起闪亮,和黑夜一起寂寞的孩子,为了看看阳光,我来到这个艳阳和风雨交织的红尘。十七岁的浅秋,我的少年怀抱着充足的阳光和泛滥的青春情意从岁月的长河一路跋涉过来,站到我的面前。他那一笑的灿烂彷如千树梨花开,他用青春的鼓点敲醒了我。他的眼神,专注而明亮,那双瞳仁里映着清涟,星辰般的光芒闪烁,似是掠过一场又一场沧海桑田的变迁;特别喜欢他说话时的神态,像碎落一地的春光,闻之感觉暖暖的。至此,在我如花的季节里,全都是他的身影。

那一年的夏天特别的明媚,轻风拂绿柳,荷塘映青莲。忘不了暑期里,烈日下,与他执手疯跑,欢快的笑声惊起满池碧蛙;忘不了青春的脚印丈量过的老城厢那古朴与时尚并存的大街小巷;忘不了那个在雨中梧桐树下等待的少年和他那干净清澈的眼神;忘不了玉笛飞声,冰弦绕指染就的缠绵柔情;忘不了他望着天空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如果天堂太拥挤,那么,我和你就一起去地狱猖獗”时的样子,忘不了他笑起来没心没肺的露出雪白的牙齿,暖暖的笑颜,总觉得那是一种踏过万丈红尘后沉淀的温柔,笑容里有着和他年龄不相符的世事洞明和超然安定;忘不了和他徘徊于清澈的碧湖边,听他带着诗意对我说:“看见了么?从陆地到海洋,再从海洋回到陆地,带着水旅行的就是风。”

是啊,我的少年。你就是那不羁的烈风,携着惊雷,裹着冰霜,从遥远的恒古呼啸而来,带着魏晋的风骨,带着大唐的风雅,所到之处,怒云翻卷,狂沙漫舞,以万钧之力在花季女孩的心海里掀起滔天的巨浪。你是携着千年的相思,揣着千年的执念 带着三生石上的誓言,带着你的印记,践约而来的么……我看着他的眼睛轻笑:“你是那浩荡的风儿,我就是这轻柔的水。你的世界很大,而我的世界只有你,我只想牵着你的手,漫步在花间林荫,静坐于山巅水湄,看日光斑驳,风起云涌,听雨打芭蕉,雪落梅枝,一直到很老很老的时候……”笑着,笑着,便笑出了辛酸,因为这一诺,好重,好重……而他就只是笑,笑得日月无光,我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眉眼,觉得有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里大朵大朵的绽放,于是我也跟着他笑起来……我知道自己很爱很爱他。花季的爱是最纯真的,是最干净的,是没有一点杂质的。花季的爱是最真实的,爱了,就是爱了,那是爱情最初的模样,快乐或悲伤都是发自内心的,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人。

少年时的爱,真的好纯好真,以为只要能守着他,看着他一生一世,平安快乐,便已足够。只要他安好,我愿用一切去换。我愿以此生此魂,换他一世安欢,一世长乐,一世无忧。那时候,只要他愿意,我可以随他走遍天涯海角,陪他渡过万里红尘,伴他到海枯石烂。那时候,哪怕远离了全世界,哪怕只剩下一个小角落,只要他在身边,这个角落在我眼里就是全世界。那时候,年少轻狂,只是傻傻的沉睡在为自己漫画的炫丽场景中……幼稚的认为只要用心去爱,这爱便能永恒。长大了才明白,对于将来,大多数时候只剩下无奈。曾经相信,一生只为一人去,他和我都能做到,可惜,我们不能永远活在十七岁啊……



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匆匆到来,而夏天的时光,不够荏苒。低唱的寒蝉依旧倔强,夏却如昙花一现隐于秋天的第一场大雨里,秋雨淅淅沥沥,绵长而冰冷,空气中的肃杀之气,一直寒透人心……那一夜,原本是星月当空,却毫无征兆的下起雨来了,雨点缓缓打落下来,没有倾盆的趋势,雨声轻轻,好似爱人的低语,隔断沉沉浮浮的真空,融进一帘幽梦的柔情,雨丝绵绵,却有着摧花残梦的凉薄之感。倚窗远望,四周空无一人,只有细细的雨丝在风中挥洒,季末的落红纷纷飞飞的飘落,氤氲着残败的美丽。在雨夜的深处,隐隐传来似有似无的笛声,此刻的我,竟然有些恍惚。雨越下越大,透过磅礴的雨势,看见他消瘦的身影远远地跑来……我看见他深邃的眼眸里水光点点,仿佛藏着浓得化不开的抑郁
, 眼中的神采也从初见他时的闪亮而倏地黯淡了下去……他,踏着雨雾来看我,他说,“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你要好好保护自己……”他,披着落红来向我告别,带着离别的痛楚和忧伤离去,而我,只是呆呆的站在大雨里,看着他渐渐远去,满城灯火,在雨中璀璨闪烁,他背影中的伤痛和寂寞反倒是有了些许不真实的味道。而他眉宇间那一抹浓浓的愁云,却在我心里酝酿了那一场狂风暴雨,彻底颠覆了我的城……久久的回味着他声音里透出的无奈和苦涩,久久的回忆着他眼眸中的绝望和凄楚,终于明白,山川湖泊,烟雨涟漪,我与他已然错过。想着,或许,这一生再也不会遇到一个这样的少年,心儿忽如檀香燃尽,一片空茫荒芜……

在我还不懂事的时候,他横冲直撞闯进我的世界,拉我去看那一片美丽的风景,而当我留恋美景时,他却在我转身之际,销声匿迹了。他曾经是我的独家记忆,曾经想着,终有一天他会顶着一个光鲜的身份,鲜衣怒马碧玉刀,拥着我江河湖海快意驰骋;曾经想着,任由他把我带到天之涯,海之角,我们的人生依旧,岁月静好;曾经想着,我是一个傻女孩,义无反顾的等着很爱很爱我的疯小子,无论如何,生死也好,离别也罢,我都会等着他,不论天堂还是地狱只要有他的地方,我就一定会等下去……虽然世界很小,上苍让我与他在红尘阡陌之中遇见,可是世界又太大,无论我怎样小心翼翼,却还是弄丢了他……有人问,假如人生能倒退,你会怎样?我想我一定还是会爱上他的!何况,生命是一张单程票,有去无回……怎么舍得让他一个人在人海浮沉?怎么舍得让他独自走在风雨里?怎么舍得让他一个人承受这世界的残忍?又怎么舍得让苦涩酸楚伴他一生?可是,他又在哪里……可惜我们中间人来人往;可恨那些刺向稚嫩心灵的真假交错的刀枪剑戟;可恨那些唯恐别人还不够痛,还要在伤口撒盐的恶言恶语;可恨那些残酷的带着恶毒的猎奇心态;可恨那些专好挖掘别人的悲剧,嘲笑别人痛苦,置人于万劫不复之地的恶意……人性丑陋如斯,又奈如何?

 
  
 
 
 

上天留给我们的时间是那么短,仓促到激不起一丝涟漪,就已经风过水无痕了。心,被一串串记忆落寞;爱在一段段回忆里缠绵;那些旧时的记忆,在岁月的长河里积淀;那些心底的念想,已然绚烂成温馨。少年的承诺,坚定,执着,落在时光里,绽放着烟花般的璀璨。风从身边吹过,恰似流年,再回首,我已非少年。我能做的只是删掉那些镌刻在心底里的深深印记,不再去沿着曾经走过的轨迹,一遍又一遍寻找他的足迹。尽管他曾经是我生命里熊熊燃烧的大火,而我,却不再是那只傻傻的飞蛾,我更愿自己如风,像风一样做个不羁的旅人,放下心头的重荷,流浪的脚步驻足在远方之远,轻盈自由的飞扬于天地之间。他的全部,我一清二楚,他的一切已然与我无关,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终于,我的故事里没有了他,而他的未来亦不会再有我。我们的曾经有过彼此,我们的故事却没有了对方。想了他那么多年,念了他这么多年,事到如今,我们的世界终于抵达尽头。他离开我这么久,我再也不想问他是否爱过我,因为坚信答案是肯定的……我只想知道,他是否安好?倘若能够与我同在一片蓝天下,就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

又是一年秋枫红,秋天的红叶,犹如血染,美得最浓烈,最纵情。可是有风吹来,满树繁华凋零,一如年华逝去,物是人非,方了悟,时间才是生命的伴侣。不相信天堂,也不相信地狱,只相信灰飞烟灭,不在了就是不在了。传说,遇苦海,即回头,不然苦难无边,唯有魔不听教诲,争渡向前……然而,我不明白的是,人是不是不疯魔就不成活?浮生一梦,白云苍狗,只是不知道,多年以后,天上人间我和他是否还会相见,如果相见,隔着悠长的岁月,我该如何致意?以沉默?以眼泪?如果不见……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