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胡杨xj / 健康常识 / 肠道菌群:人体内的“隐形器官”

0 0

   

肠道菌群:人体内的“隐形器官”

2019-09-23  大漠胡杨xj

有句俗话讲:“肠子都悔青了”。其实,这只是关于“后悔”的夸张说法,在日常生活里,肠子发青、发黑的症状比较少见,如结直肠黑变病。其为黏膜色素沉着性的病变,临床上会发现肠道黏膜有不同程度的色素沉着,轻者类似豹皮,重者呈黑褐色。这是一种可逆性疾病,只要解除便秘及排粪困难的原因,如多吃蔬菜、水果等含纤维多的食物,以及多喝水、多锻炼,减少便秘或排粪困难,症状则会得到缓解、治愈。 然而,肠子的表面虽然不会经常有“第二张面孔”,但是肠道作为人体“第二大脑”,您可别小看它内部那些没有硝烟的战争。

肠道菌群:人体内的“隐形器官”

身兼多职的肠道

众所周知,肠道是人体重要的消化器官,负有消化、吸收、营养、代谢的重任。其实,肠道还是人体的“第二大脑”人体肠壁内的神经节细胞超过1亿个,约与脊髓内所含的神经元数目相近,肠周还有丰富的肠神经系统。

肠道作为重要的神经通路和免疫屏障,同时也是管控情绪的内分泌器官,人体约50%的免疫细胞以及70%的分泌型免疫球蛋白A(IgA)都集中在肠黏膜表面,肠道固有免疫与人体的黏膜防御密切相关。除此以外,最新发现,很多中枢神经系统中重要的神经递质在肠道也能发现它们的踪迹,例如交感胺、5-羟色胺就和人体的应激、焦虑、忧郁等情绪密切相关。

更为重要的是,人体并非是一个孤立的个体。我们体内还潜藏着一个“隐形器官”——肠道菌群。人体体表、体腔的菌群种类多达一千余种, 数量达100万亿个,它们与病毒、真菌、原虫、噬菌体等微小生物体一起构成了人体的微生态系统。正常微生态可以帮助人体发挥其消化、吸收、营养、免疫、生长刺激、生物拮抗等生理作用。

肠道菌群:人体内的“隐形器官”

万病之源起于肠?

人体的微生态系统包括口腔、皮肤、泌尿道和胃肠道四个系统,其中肠道是人体最大的微生态系统,其中的细菌数量可达1014 级别。肠道菌群的平衡或失调,对我们的健康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正常情况下,肠道内庞大的菌群之间相互依存、相互制约,处于相对平衡状态,与肠黏膜一起成为维护人体健康的天然屏障。肠道微生态与人体的发育、代谢及行为存在着共发育、共代谢、共进化、互交流的关系。 人与细菌的和谐共生关系一旦遭到破坏,就会发生菌群失调症。

目前业已证实,菌群失调症不但和各种消化系统疾病(如腹泻、便秘、幽门螺杆菌相关性疾病、肠易激综合征、炎症性肠病、结直肠癌等)密切相关,包括代谢综合征(如高血压、高血脂、高尿酸、肥胖、脂肪肝、糖尿病等)、口腔健康问题(如口臭、龋齿、复发性口腔溃疡等)、各种神经系统疾病(如早老性痴呆、帕金森病、自闭症、焦虑症、忧郁症等)、过敏性疾病(如过敏性鼻炎、哮喘、荨麻疹、湿疹等)、妇科的炎症与肿瘤等都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是观之,希波克拉底所说的 All diseases do begin in the gut(万病之源起于肠)并非空穴来风。只是这个“肠”并非仅仅局限于解剖学上的肠道概念,还包括了由肠道微生态、肠粘膜屏障、肠固有免疫以及肠神经内分泌细胞所组成的网络。

在我国,由于剖腹产多、非母乳喂养多、抗菌药物不合理使用等因素使得很多婴幼儿在一出生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菌群失调以及细菌耐药的现象日益严重,由此导致的过敏、自身免疫紊乱、代谢失衡、甚至炎症与肿瘤的发病率也日益攀升,这些若不加以重视,则会对健康造成很大影响

肠道菌群:人体内的“隐形器官”

“肠好”常健康

人老肠先老,肠老菌先老。保持开朗的心境、维持科学的饮食、适量补充必要的益生菌与益生元(如水溶性膳食纤维),对维护我们的肠道健康至关重要,而保持自身肠道微生态平衡是防治慢性疾病的根本

如今,各种微生态制剂(如乳酸杆菌、双歧杆菌、地衣芽孢杆菌、酪酸菌、布拉氏酵母菌等)已经广泛应用于临床,作为腹泻、便秘、肠功能紊乱、脂肪肝、炎症性肠病等各类消化科疾病的主打或辅助治疗。同时,针对糖尿病、过敏症、肥胖症、肿瘤等疾病的专用益生菌也已应运而生,此外,粪菌移植的神奇疗效也为慢性难治性疾病的治疗打开了一扇神奇的窗户。相信随着肠道微生态与人类健康的相互作用研究日益深入,“万病之源起于肠”的奥秘一定会被我们尽早破译。

肠道菌群:人体内的“隐形器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