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桥流水阆中客 / / 疏朗时节,快意秋分

0 0

   

疏朗时节,快意秋分

2019-09-23  小桥流水...

朱德元帅戎马生涯(12部):雾松飞鹤的博客朱德元帅戎马生涯(12部):雾松飞鹤的博客朱德元帅戎马生涯(12部):雾松飞鹤的博客



 
 
 
 



 

 

疏朗时节,快意秋分

 

   每年9月23日前后,是秋分,到了昼夜平分之时。诗云:“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在诗人眼中,似乎是中秋满月将秋色平分。实际上,真正平分秋色的是秋分,“昼夜均而寒暑平”。

   古人对于秋分物候的描述是:雷始收声,蛰虫坯户,水始涸。从春分时节的“雷乃发声”,到秋分时节的“雷始收声”,历时半年的“雷人”季节就此终结。秋分时节“蛰虫坯户”,尚未秋寒便封塞巢穴,它们对于时令的预见力可谓天赋。

   古人认为,行云布雨的龙“春分登天,秋分潜渊”,于是云和雨在秋分时节迅速减少。

   秋天,给人一种高峻邈远的感觉,能见度提高,通透、明净、干爽。秋毫可以明察,秋水能够望穿,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所谓秋高气爽,因为温度降了,于是气爽;因为云量少了,于是秋高。尤其是低云量的锐减,使得即使有云,也大多是灵动的白云,高洁淡远而不沉闷压抑。

 
 

   《天气预报》背景音乐《渔舟唱晚》的音乐情境,正是出自云销雨霁的秋分时节。

   秋分依然是农事繁忙的时节。

   当然,不同地区有不同的节奏,忙活着不同的作物。即使在华北平原,从北至南,便有“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和“秋分早、霜降迟,寒露种麦正当时”的差异。再往南,便是:“秋分放大田,寒露一扫光”,“秋分种山岭,寒露种平川”,“寒露早、立冬迟,霜降种麦正当时”。

   顺应时令的播种,对于麦子的品质特别重要。先时者,种得太早, 可能脆弱多病甚至不能成活。后时者,种得过晚,可能“薄色而美芒”, 只有麦芒长得漂亮,成为徒有“颜值”的麦子。

   适时播种的麦子,梗长穗色深,麦粒二七成行,壳薄、粒红、籽重,吃这样的面,口感和营养俱佳,使人红润而壮实。甚至有“四时之气不正,正五谷而已矣”这样的说法,意思是:气候纵然异常,但只要所吃的是得时生长的五谷即可。

   “是故得时之稼,其嗅香,其味甘,其气章。百日食之,耳目聪明,心意睿智……身无苛殃”,似乎我们能否健康聪慧, 与五谷是否应时有很大的关联。

   明代冯应京《月令广义》中这样评述:“(稻)将秀得雨,则堂肚大、谷穗长;秀实后得雨,则米粒圆、收数足。”正所谓:“麦秀风摇,稻秀雨浇。”

   完全靠天吃饭的时代,什么是好天气?能予我温饱的天气便是好天气,这是质朴而直白的天气价值观。

 
 

   除了天气,古人认为秋分、秋社的日期次序也与丰歉相关:“以秋分在社前,主年丰;秋分在社后,主岁歉。”收成多寡,年景好坏,不再是悬念,在秋分时节基本有了定论。

   对于南方而言,往往是“热至秋分,冷至春分”。北方一些地区在秋分时节已见初霜,“秋分前后有风霜”,“八月雁门开,雁儿脚下带霜来”,所以“秋分送霜,催衣添装”。

   云由浓到淡,草木由密到疏,少了繁花缛叶。“天长雁影稀,月落山容瘦,冷清清暮秋时候。”天与地,都在做着减法,都开始变得简约和静谧。

   疏朗时节,快意秋分。


走在岁的的路上

人生之“八” - 小桥流水阆中客 - 小桥流水阆中客
 朱德元帅戎马生涯(12部):雾松飞鹤的博客小桥流水阆中客
朱德元帅戎马生涯(12部):雾松飞鹤的博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