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杨森林外科医疗经验拾零

 中医知识圈 2019-09-27
 宝鸡市清姜医院 杨忠东整理

  我祖父杨森林,原工作于宝鸡市中医联合医院,一九五九年在金台区医院工作中病逝,行医40余载,享年67岁,平生擅长于中医外科,在宝鸡医学界颇有威信。现尽我所能及之力将祖父之医疗经验整理,也只是点滴拾零而已,不揣纰漏,望老前辈们赐教。 

一、家传秘验拔毒散 

  此抄录我祖父手迹于下: 
  “专治外科贴药方,顶上线丹(笔者注即广丹)一两,秦州煅石膏二两,上梅片四钱,这是通用去腐生肌的外用药。若要生肌快就可每一两上药中加线黄丹一钱,配药时要研极细。此方有水火既济之功能,若有瘘管腐肉用巴豆霜干撒疮面上一夜就能去尽,外用黑膏药(即《医宗金鉴·外科》万应膏)盖之。巴豆毒尽在油中,制霜成粉有虎头蛇尾之意保证无毒,用之皆效”。

  此方据我所知是祖父一生所用之外科秘方,治疗各种已溃破的疔疮痈毒皆获良效。祖父逝后,祖母又用此方用之多年无不获效,解除了许多外科患者之疾苦,是我亲视目睹确有良效,公诸于众。 

二、乳痈治疗经验 

  我祖父平生治疗乳痈是较多的,因乳痈是妇女最常见的外科疾患。我少年时常喜随祖父出诊看病,而多见乳痈,印象很深。 

  祖父常对我说:“乳痈生发于左右乳房,初起局部即有明显肿胀、疼痛、色红显著,按之相当坚硬,奶汁可不通畅;有些病人局部红肿较大甚至整个乳房都红肿。最重要的是初期治疗得当,可以消散而不溃。如果治疗不得当,就肿硬迅速增大,焮红疼痛,难以忍受。后在一定程度局部肿硬中心渐渐变软,溃破流脓,某些病人以脓去肌生渐愈;有些病人则不然脓去不净,缠绵难愈。初期时,多见寒热往来,口渴躁烦,浑身关节酸痛等。此时重在解表,宜表里双解,用荆防败毒散加漏芦、连翘、银花等;表证已解而热证仍在,宜用《金鉴》括蒌牛蒡汤重加蒲公英、沙参;虚证成脓宜用八珍汤重加生黄芪等。实证成脓有局部灼热感受,成脓期主要以手术尖刀开口令脓流尽,再用药捻(即拔毒散作纸念)插入刀口中,一般按具体情况下药捻2~3寸深,外贴黑膏药(万应膏),换药3~4次就有痊愈”。此后我曾收集祖父治乳痈之处方百余张,药味大都是:蒲公英、沙参、全栝楼、牛蒡子、天花粉、黄芩、生栀子、连翘、金银花、生甘草、陈皮、青皮、柴胡、漏芦等。其中蒲公英用60克,沙参用30克以此两味药用量极大,是此方之特点。查《新修本草》云:“主妇人乳痈肿,水煮饮之及封之”。《本草备要》云:“专治乳痈、疔毒,亦为通淋妙品”。由此可知蒲公英乃为治乳痈之特效药品,故我祖父以此药大剂量应用。我曾多次看祖父刹疮(即手术去脓),用小尖刀长2寸,在疮面切斜口、压挤令脓流尽,插药捻,以黑膏药敷之。祖父说:“刹疮时必须看是否全已成脓,主要看周围是否全软,若全软即脓已熟,可刹;如有半软半硬即未熟,不可刹,刹之即桃花脓,切要牢记”。 

  我祖父在外科方面的医疗经验是很多的,因惜所留遗稿已损失,确不能看到我祖父医疗经验之全貌,仅此拾零只能是以斑窥豹很不全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