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征文红烛

 霖怀鹿 2019-09-28

本文参加了【感恩教师节】有奖征文活动

   停电了。

  红烛剧烈燃烧,炸出的盐粒在桌面迸溅开来,粘在朱色的烛泪上。

  它散发出温暖而明亮的光,像黑夜中的明灯,幽深山路闪烁的萤火虫——光明以剧烈燃烧为代价,照亮了桌前之人,耗尽自己的生命之光。

  烛泪冷凝之后仍然温暖,包裹着盐粒,像护着自己的孩子。

  我因黑暗而感到冰冷的身体,漫溢着恰到好处的温暖。

  我流泪了,泪是冰的——我忆起了小学的语文老师。五年的教学,既不长也不短,但足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我是从乡下转学过来进的二年级,学校先进的教学设施和那些白白嫩嫩的孩子,对比自己粗糙黝黑的皮肤和消瘦的身体,心里就浮现出自卑。

  我学得很认真,也很惶恐。我不敢同人家交流,总是一个人默默坐着或发呆。

 一日老师叫学生写日记,说是要打下写作文的基础。我不会写作文。但城市里的孩子明显学过。他们自信着在纸上笔耕不辍。我拿着被削得很短的铅笔,纸上空白一片,脸上满是羞愧与自卑。

  老师注意到我,有些的苍老面容浮现出愧疚,缓缓向我走来。

  我的心跳的厉害,感觉呼吸有点乱。老师会责备我吗?

  看着老师越走越近,我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同学,出来一下。老师有话对你说。“

  我的脸一下变得煞白如纸,甚至于脚步虚浮。

  老师看出我的不安,粗糙的手向我伸过来。

  老师要打我吗?

  我闭着眼睛,却感觉到那双粗糙的手在我头上温柔地摸了摸。

  我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是老师考虑不周,等会下课老师教你写日记。不用害怕,老师不会骂你的。你文静又听话,老师爱惜你还来不及呢。“

  我睁开眼,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与震惊。

  自那以后,我学会了写日记,再后来,学会了写作文。

  我很感激老师,因为是她将我引进文学的殿堂,让我在知识的海洋遨游。她给予我母亲般的关爱,将生命忠诚献给她的事业,容颜却在飞速地苍老。

  毕业那天,我没见到老师,一直抑在心中的话,也没有说出口。

  班主任对我说,语文老师退休了。老师嘱咐班主任,要她好好照顾那个转校来的学生,学生有些自卑,毕业拍照会拘谨和害羞。

  我顿时留下了泪水,炽热的泪水烧着皮肤。

  老师还记得我,记得那个喜欢闭着眼睛的孩子。

  我的语文基础很好,全归功于老师。

  我便是要用她教出的作文水平把她记住,感恩她的教育与关爱,也是不够的。

  她是红烛,是消耗品,丢失的是生命。除非也交付出生命来,不然是远远无法报答恩情的。这样的恩情,就是如同亲情一般的。

  ”啪!“

  四周变得明亮,我抹净泪水,定睛望着前方。那蜡烛已经燃烧炽尽,冷凝的烛油丑陋不堪,毫不起眼。我痛哭出声,抹干的脸庞重新变得湿润。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