犁砚书院 / 百年性定菜根香 / 师恩 | 任是无情也动人

0 0

   

师恩 | 任是无情也动人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10-02  犁砚书院

本文参加了【感恩教师节】有奖征文活动

文 | 苏绍利

自古严师出高徒,任是无情也动人。我的启蒙教师杨连成就是这样的老师。杨老师,在我幼小的年龄和身材里十分高大,估计有一米八吧!这在当时我们学校里算高个子!杨老师的高大形象,不只是因为个子高,还因为他十分敬业、十分严格、十分精通课程,是优秀教师,教学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

杨老师高高的,亦瘦瘦的,走起路来,总是挺胸抬头,腰板笔直,像个军人。戴一副眼镜,平时不苟言笑,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从不与学生闲聊天,只问作业和功课。所以无论男生、女生,很少有人与他亲近,但都很尊敬他,称他为“老学究儿”。

真正优秀的教师是严肃的,甚至是严荷的。这种貌似无情的举止和神态,却是被学生和家长广泛理解和支持,这就是中国教育界从前的状况。我辈就是在这种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虽然不算“成才”,但完全可以骄傲地说,正是有了这种“严师”,我们才得以“成人”。

杨教师,教我小学的数学课,也是我的班主任。虽然在求学过程中,老师很多,但杨老师依然是我印象最深刻、最感动、最感激和最感恩的。教师之高尚,不在学,而在德。教师职业的高尚,亦不在学,而在德。所谓传道、授业、解惑,第一者为传道,即道德也,即做人也。

杨教师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也是一个严于律人的人。人们常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句话本身是正确的,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在教师这个身份和职业上,是错误的。对于学生,严是爱,松是害,宽是害,不管不问成祸害。

杨教师对自己的严格是学校里出了名的。

他时间观念强,对自己要求相当严格。上课从不迟到,总是提前几分钟拿着课本、教案和教鞭来到教室,然后站在门口,或与学生交谈,或在教室外树荫下凝望,不知道老师在想什么?每堂课皆如此,年年月月都如此。下课从不拖堂。拖堂是学生最烦的事儿,课间十分钟对学生是多么宝贵啊!和伙伴说点悄悄话,探讨点学习问题,聊聊游戏或棋类的事儿,总之,那是自由、宝贵、挚爱的十分钟啊!就凭这一点,杨教师很受学生欢迎。

同样,他对学生要求也很荷刻。只要学生迟到,就会在教室门口罚站。被罚站,还要姿势笔直,两手下垂,认真听讲。如果弄鬼脸儿,东倒西歪,心不在焉,影响其他同学听课,就会被哄出教室。因此,杨教师,也被很多同学忌恨。

有一天早晨大雨滂沱,我们冒雨赶到学校,一看第一节课是数学,大家十分高兴,便说笑打闹起来。因为杨老师,家在县城边的村里,离我们这个中心小学,有30多里路,谁骑自行车冒这么大的雨赶来上课呢?就是来,也会迟到。突然,教室的门开了,杨老师浑身湿透了,身上还滴着雨水,头发上、眼镜上全是雨珠儿,他从背包里拿出毛巾,擦了擦头发、脸和胳膊,卷起裤腿,拧了拧衬衫的衣襟,慢慢地擦着眼镜。这时,上课的钟声响了起来。杨老师,根本没去换衣服,就接着上课了!这节课,同学们听得极其认真,课堂里除了老师讲课的声音,极其安静。我们惊讶、佩服、感动!这是一个多么好的老师啊!

第二天,杨老师的数学课没有来,教务处的人来了!说杨老师感冒了,发高烧,卧床不起了,同学们上自习吧!可一连几天,杨老师都没有来,只能由别的老师来代课了!又过了两天,教务处人又来说,杨老师得了急性肺炎!同学们一听,都急了,心痛起来,眼泪围着眼圈转。于是同学们推举我,给老师写一封慰问信,写完了,读给同学们听,都没有意见了,便委托教务处,寄给了杨老师。小学三年级的水平,肯定不高,但能表达心意就行了。

过了半个月,杨老师上班了,上课了,我们看见杨老师又清瘦了不少,但讲课还是一如既往。快下课的时候,杨老师说,非常感谢同学们的挂念,还写了一封慰问信!表扬了大家一番,同学们心里甜滋滋的。最后说,只是有一个词用错了,不是“病顾”,而是“病重”,一字之差,意思却有天壤之别,“病顾”是去逝的意思。说完瞅了瞅我,笑得很灿烂,这是杨老师难得的一次大笑。

我不好意思地红着脸,瞅着杨老师,也笑出了眼泪。当然,同学们嘛,更是哄笑满堂。

杨老师最生气的事儿,就是同学不认真听讲,每到这时候,便指着鼻子大训一通。注意,不是指着学生的鼻子,而是指着自己的鼻子,似乎是说“我”的意思。将食指竖起,其它四指握在一起,从自己的鼻子处竖起,然后边说,边向前方挥动,大概半尺左右,反复无数次,同时严厉地看着那犯错误的同学,面部冷若冰霜,目光犀利。这是杨老师最严厉的表情和举动了!被批评的同学,如芒刺在背,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儿。当然,这种做法,也是对其他同学的警告和震慑!

杨老师既教书,又育人。课堂要求严,学业要求严,但对学生思想和品格教育更严。对使坏的同学,逃学的同学,打闹的同学,没有上进心的同学,好吃懒做的同学,杨老师言语犀利,甚至是挖苦,必须让学生当面检讨,还要写书面检查,严重者,要全班检讨,虽然学生丢了面子,但大多数能痛改前非,受益终生。

杨老师对我,更是青睐有加,不仅功课要求严,思想品德更严。无故错了题,就狠批一通,批我麻痹大意,马大哈,不认真,虽然当时委曲的流眼泪儿,但最后让我养成了谨慎从事、防患未然的习惯,无论大事小事,以出错为可耻,这是小时候的印记,非常深刻,却终生受益。至于说错了话,做错了事,那更是暴风骤雨,劈头盖脸,警告我,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千尺之台,起于垒土等大道理,我当时那脆弱的心灵啊,虽然受不了,但还是走过来了。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从此,我坚持谨言慎行,紧睁眼,慢张口,冷静从容,无所畏惧。坚持本色,不趋炎附势,也不随波逐流;坚持底线,原则问题不让步,细节问题不放松;崇尚文人风骨,清高但不自傲,高雅但不离群,直而不肆,近而不昵。所谓做人,就是打造一个人的风骨、风格、风度!

每当这时,我就会想起杨连成老师的“口头禅”:严是爱,松是害。杨老师的“严”,严得好,严得伟大!这也是我至今想念杨老师的原因吧!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木无知,但撺去了枝丫,总会留下伤疤;幼小的心灵无知,但每一次被老师批得改正了毛病和错误,人才会最终成材,成为人才!

我感谢杨老师,当初给予我的批评、痛苦和眼泪,却成为了我现在的快乐、幸福与源泉!任是无情也动人,向您致以崇高的敬礼!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