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航 / 秦岭 / 街亭究竟有多重要?为何诸葛亮北伐丢了它...

分享

   

街亭究竟有多重要?为何诸葛亮北伐丢了它就输了全盘?

2019-10-04  鲸鱼航

诸葛亮首次北伐,错用马谡导致街亭之败,使整个战役功亏一篑,一手好牌最终输了个干干净净。诸葛亮和马谡在这场战役中的是非功过,古往今来早有定论,在此不作赘述,今天我们主要从地理上来谈一谈街亭的重要性,为什么它的失守会让蜀汉军队全盘皆输。

一、街亭之战前的战场局势

建兴六年春,在经过了周密的准备后,诸葛亮率军从汉中出发,开始第一次北伐。按照作战部署,赵云、邓芝率领一支偏师大张旗鼓地由褒斜道开赴箕谷口,造成蜀军将攻取郿城的假象,吸引关中曹军注意力。而诸葛亮率领主力从阳平关大路兵出祁山,目的是夺取魏国陇右地区,以其作为进攻关中平原的跳板。

诸葛亮开局顺利,很快就首战告捷,迅速打开了局面,“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叛魏应亮,关中响震”,只有雍州刺史郭淮、陇西太守游楚等人还凭借坚固的城防据守在上邽(今天水)、陇西等少数地区。诸葛亮战果显著,一方面是近十年的和平使魏国朝野上下麻痹大意,对蜀汉北伐估计不足,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始,国家以蜀中惟有刘备。备既死,数岁寂然无声,是以略无备预;而卒闻亮出,朝野恐惧,陇右、祁山尤甚,故三郡同时应亮。”——《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魏略》

另一方面,诸葛亮所率领的蜀军“戎陈整齐,赏罚肃而号令明 ”,对久而不闻金鼓之声的魏国军民具有极大的威慑力,从而一触即溃,望风而降。

此时如果魏国应对不力,那么诸葛亮很可能在稳固三郡的同时,腾出手来逐一拔除上邽、陇西等据点,将安定、广魏、天水(今甘谷县)、南安、陇西等郡连成一片,全面占据陇右地区,从而向东出兵陇山,占据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与屯驻箕谷的赵云、邓芝形成呼应之势。如是,诸葛亮“身率益州之众出於秦川”、百姓“箪食壶浆以迎”的战略构想就有可能实现,而魏国则陷入关中平原无险可守,两面受敌的危险境地。因此,陇西三郡失守使“关中响震”,魏国朝野一片哗然。从惊厄中反应过来的魏明帝一面亲自赶赴长安坐镇,以稳定军民之心,一面急召老将张郃率军驰援陇右,以期收复失地,屏卫关中。

二、关陇大道和街亭的特殊地理位置

和今天公路穿山越岭、四通八达不同,当时的交通环境极为险恶,张郃想要从关中进入陇右,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是由陈仓沿渭河溯流而上,穿越渭河切割西秦岭形成的深险峡谷,直抵郭淮据守的上邽。这条通道的优势是路程短,仅有二百余公里,是沟通关陇的最近道路,而且建安十九年张郃进攻盘踞在陇右的马超时,走的就是这条路,对路况比较熟悉。但这条通道有一个要命的缺点就是崎岖狭窄,小股人马穿行还算勉强,很难容许大部队通过。当初张郃进军就是受到地理限制仅仅带了五千人马,这样的兵力规模在诸葛亮八万大军面前不足挂齿,显然难以应对此次的陇右之危,而且走这条路也起不到封锁蜀军出陇山东进通道的作用。

那么可供张郃选择的只有第二条路——关陇大道。这条路是关中通往西域的交通纽带,是联系关中和陇右的必经之路,具体走向是从关中出发,经陇县、固关,从分水驿(老爷岭)翻越陇山,再经恭门寨、张川县、龙山镇、陇城镇、秦安县抵达天水郡治所也就是今天的甘谷县。从天水郡治向西继续行进可直通陇西郡,向南则是蜀汉军队的来路祁山大道,通向汉中的阳平关。此外还有一条翻越陇山的通道,即由陇县向北经番须口过陇山,从龙山镇汇入关陇大道。东汉初年,光武帝刘秀的大将来歙与征虏将军祭遵袭击陇右走的就是这条路。但是不论怎么走,街亭都是必经之地。

由于年代久远,岁月更迭,街亭的准确位置已难以考证,但根据史料记载仍然可以断其大概。《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九记载:“略阳县有街泉亭,故县也。三国汉建兴六年,武侯出祁山,使马谡与张郃战于街亭,败绩。” 《秦安县志》记:“(县)东北百里曰高妙山,曰丹麻峪、故丹麻驿也。曰断山,其山当略阳南北之衡,截然中起,不与众山连属,其下为连合川,即马谡覆军处”。不难看出,街亭的大体位置在龙山镇与陇城镇之间。这里是一个南北丘陵遍布的开阔河谷,呈东西走向,长十余公里,宽约六公里,清水河从中蜿蜒流过。如果蜀军在此布下重兵壁垒据守,无疑就像锲下一枚坚固的钉子,将关陇大道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手中,魏军要想一举攻克绝非易事,若要从此绕过更是难上加难。

三、诸葛亮丢失了街亭,为何会输掉全盘

诸葛亮选择在街亭阻击张郃,说明其军事眼光确实精准。战局发展至此不难看出,谁能在上邽、陇西等地易手前控制出入关陇的交通要道,谁就能掌握整个战役的主动。正如陇西太守游楚对前来攻击的蜀将所言:“卿能断陇,使东兵不上,一月之中,则陇西吏人不攻自服;卿若不能,虚自疲弊耳。” 只要能在此地挡住张郃,不用蜀军大费周折地围城攻坚,失去外援的上邽、陇西诸点就会人心涣散,“不攻自服”,即使守军不降,蜀军也能腾出时间来将其逐一拔除。但是,马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不听王平的劝告,坚持“依阻南山,不下据城”,最终被张郃断绝了水道,大败而归。街亭的失守给诸葛亮的北伐之役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第一,街亭一战,马谡率领的先锋军五营人马“众皆星散”,几乎损失殆尽,仅剩下王平所率千余人。这样大的损失就使蜀军丧失了对魏军的兵力优势,兵力对比发生了显著变化,无力再发动新的军事进攻。

第二,魏军全面取得了关陇大道的控制权,蜀军“进无所据”,失去了继续东进的支撑点,诸葛亮“安从坦道,可以平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虞”的策略宣告破产,全面占据陇右的计划成为了一纸空谈。

第三,张郃占据了街亭后,蜀军失去了关陇大道上的最后一个防守支撑点,由此向西已无险可守,魏军得以长驱直入,和上邽守军郭淮部形成了里应外合之势,蜀军非但攻克上邽、陇西的计划落空,反而面临着遭到内外夹击的危险,退往汉中的归路也可能在上邽被切断。

第四,张郃街亭大败马谡提振了魏国军民的士气,本来就迫于压力降蜀的南安、天水、安定郡民心出现动摇,难以为蜀军提供稳定的后方支持。

安定民杨条等略吏民,保月支城,真进军围之。条谓其众曰:“大将军自来,吾原早降耳。”遂自缚出。三郡皆平。——《三国志·魏书·曹真传》

古代兵书《尉缭子》说:“故凡集兵,千里者旬日,百里者一日,必集敌境。卒聚将至,深入其地,错绝其道,栖其大城大邑,使之登城危逼。男女数重,各逼地形,而攻要塞。据一城邑,而数道绝,从而攻之,敌将帅不能信,吏卒不能和,刑有所不从者,则我败之矣。敌救未至,而一城已降。”此次北伐初期,蜀军确实达到了这样的效果,但街亭的失守犹如棋局中一枚关键的棋子被吃掉,引发全盘的崩溃。诸葛亮看准了棋招却落错了棋子,最终落了个满盘皆输,不能不说是个千古遗憾。

参考资料:《三国志》《读史方舆纪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