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家往事 / 历史 / 清末奇案之杨乃武与小白菜,革职官员过百...

分享

   

清末奇案之杨乃武与小白菜,革职官员过百,杨毕二人其实还是输了

2019-10-07  山家往事

清末四大奇案,分别是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刺马案、杨月楼案、太原案,这其中,尤以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引起的轰动最大。判决下来后,杨乃武的姐姐杨菊贞,获得胡雪岩的资助,两次上京告御状,在翁同龢、林拱枢及部分江浙籍在京官员的协调下,两宫太后下令核查此案,最终案情大白天下,一百多名官员被革职,杨乃武与小白菜沉冤得雪,慈禧太后也为自己形象加分不少。但是,案子虽然结了,杨乃武与小白菜两人,依然是最大的失败者。他们,不过是为人做嫁衣罢了。

案情简介

1873年,余杭的杨乃武高中举人,春风得意马蹄疾,大好的前程似乎在等待着他。但是,没多久,一件人命案子把他给牵扯了进去。

小白菜(本名毕秀姑,因经常上身白衣,下身绿裤而得名)的丈夫葛品连暴病身亡。她的婆婆怀疑是中毒,便报官了。

事有凑巧,那天,余杭知县刘锡彤有一个叫陈竹山的朋友来访,说起了市井间流传的杨乃武与小白菜的风流事,送走陈竹山后,刘锡彤带着仵作沈祥前往葛品连家验尸。但是,沈祥并没有按照程序操作,且最后在勘验报告上,刘锡彤坚持让仵作写成是砒霜毒发身亡。

刘锡彤为何如此?

只因那新晋举人杨乃武经常写诉状告发自己,便想趁机整整这个冤家。

于是,刘锡彤设计了一套供词,让小白菜承认自己与杨乃武有奸情,两人情不能已,杨乃武买了砒霜交给小白菜,她的丈夫葛品连服下毒药后一命呜呼。

小白菜自是不承认,但耐不住大刑伺候,“烧红铁丝刺乳,锡龙滚水浇背”(源于《申报》),在这种折磨下,她签字画押了,杨乃武也是如此。

关于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坊间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小白菜经常在杨乃武家做帮工,杨有时候教习她写字读书,二人交往甚密,在杨乃武的夫人难产死后,小白菜依然不避讳,有时候家中甚至只有他们两人。

案子在杨毕两人“供认不讳”后,偿命是跑不了的了,判定杨乃武斩立决,小白菜凌迟。

判决下来后,杨乃武的姐姐杨菊贞自然是不相信弟弟会杀人,为他鸣不平的还有他的那些“同年”,站在一个“举人”的角度看,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杨乃武完全没有理由为了一个有夫之妇去杀人。

案子层层上传,杭州知府陈鲁、浙江按察使蒯贺荪、浙江巡抚杨昌浚分别对此案产生过怀疑,但是余杭知县刘锡彤一心把这办成“铁案”,最终还是维持原判。

在这种情况下,杨菊贞及杨乃武的夫人杨詹氏开始进京递诉状。刑部批文要求浙江巡抚重审,但是他们采取了拖延战术,不闻不问,其目的就是降低关注度,如果杨乃武、小白菜死于狱中就更好了,案子也就结了。

杨家人不能坐视任其发展,便二度进京,在翁同龢、胡以同等人联名上奏后,慈禧太后下令刑部复审。

大清国的刑部果然有实力,将相关人等、案犯、物证一一押送京城刑部,为防止人犯、物证被毁,采取了重重措施,比如,葛品连的棺椁都没有打开,掘坟后原封启运京城,沿途所过州府县衙要层层勘验,以防物证被人改动。复审过程,干脆利落,开棺验尸的时候,海会寺人山人海,虽过去了三年,验尸官还是当着各国媒体的面做出了葛品连并非死于中毒的结论,刑部认真起来真不是盖的,杨毕案情大白天下。

从后果上讲,这起“冤案”并没有造成多大的过失,地方大员,比如浙江按察使蒯贺荪(彼时已过世)、浙江巡抚杨昌浚不会受到多大处分,如果按照“惯例”,往往不了了之。但结果是,巡抚杨昌浚、礼部侍郎胡瑞澜、杭州知府陈鲁等百余位官员革职查办。始作俑者刘锡彤更是发配黑龙江。

两宫太后为何如此处理呢?

1、迫于压力

小白菜谋害亲夫一案,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参与人员之广前所未有。如果按照审理进度划分,这个案子可以分成三部分,一是余杭知县,二是浙江巡抚,三是京城刑部。而参与的力量,也随着地方的不同而发生转变。

古代社会,是一种二元制,通俗的讲,就是皇权不下县。在县级以下,“乡绅”往往起着更大的作用。本案也是如此,判决下来后,杨乃武的把兄弟监生吴玉琨和堂兄杨恭治就开始联合其他读书人为杨乃武伸冤。

案件到了浙江巡抚,更是得到了胡雪岩、胡以同的支持,最终发展到“京控”,支持的人就更多了,翁同龢、夏同善、王书瑞、汪树屏、边宝泉、张家骧等朝中大员皆是本案的推动力量。

当然,还有一支更重要的力量,那就是“民意”。在以往,“草民”发发牢骚也就罢了,但这次,不一样了,因为,有一份报纸叫《申报》。

这份报纸,由英国商人出资创办,中国人主笔,创办于1872年。杨毕案发后,三年间,它几乎全程跟进,自《记余杭某生因奸谋命细情》起,前后发文共九十五篇,杨乃武的两次诉状全文刊发,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铺天盖地的报道,给清廷带来了巨大的舆情压力,这也是它不得不考虑的。

2、重树威权

杨毕一案,发生于1873年,几年前,太平天国刚刚被剿灭。

太平天国起于广西,一路流窜至大清最富庶的江南之地,并占据南京为都城。所谓“苏湖熟天下足”,清朝的钱袋子没了,自己又没力量夺回来,曾国藩的湘军就开始登场了。短短几年的功夫,便攻克南京。

那些湘军将领,凭借军功,获得了大清的官位,这些人多在地方掌握实权,比如案中涉及到的浙江巡抚杨昌浚、杭州知府陈鲁等便是湘军团练出身。湘军将领出任高官,引起了清廷的警觉,另外,文与武两大集团亦是水火不容,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案子,给了他们权利再平衡的机会。

案发前,杨乃武曾经写了一首诗讽刺浙江衙门:“大清双王法,浙省两抚台”。地方不服中央,这是任何朝代都不允许的。所以,无论站在哪个角度,处理这一百多人,拾起的是朝廷威权,何乐而不为?

结束语

杨乃武、小白菜最终无罪释放,“但葛毕氏因与杨乃武同桌共食、诵经读诗,不守妇道,致招物议,杖八十;杨乃武与葛毕氏虽无通奸,但同食教经,不知避嫌,杖一百,被革举人身份不予恢复”。

杨乃武的前程就此中断,回到老家后以养蚕为生,小白菜则削发为尼,终生诵经礼佛,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这样看来,杨乃武、小白菜一案,只不过成了清廷内部过家家的一个幌子了。被革职的浙江巡抚杨昌浚,两年后再次复出,协助左宗棠处理新疆事务,后官至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兵部尚书、太子太保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