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迷 / 苏州街巷与民居 / 张家弄旧事

0 0

   

张家弄旧事

2019-10-09  苏迷
《苏州日报》
2019-10-05 

   超然鹰

  在苏州城东平江河上,有座建于南宋时代的寿星桥,桥的东端对着著名侦探小说家程小青故居,程宅隔壁是大户张家宅院,青砖洋楼,落地长窗,名木满庭,四季飘香,1962年,谢铁骊导演借此地为《早春二月》电影拍摄的外景地,我依稀还记得第一次看拍电影的热闹场景。

  寿星桥的西端通向不足150米长的张家弄,据《地方志》记载,清代至民国,弄里为织绸机户聚集,张姓人为多故名。弄堂虽短,却出名人、有历史、有故事、有温情,我的童年便是在这里度过的。

  记得弄堂口的洋楼,住的是东吴大学的顾教授,院内硕大的山茶花,每年绽放,隔墙都能赏花。1号伉俪是苏大附一院主任医生,他家的保姆性格开朗,古道热肠,那时食品供应紧张,买肉都要天不亮去占位排队,这位保姆热心帮了不少邻居大忙,获得了很好的人缘。

  1号半是苏州名医唐天驷家,年轻英俊的他天生一个乐天派、孩子王,每天下班就在弄堂里与晚辈们踢球、玩耍,幽默风趣,在大家心目中享有绝对威望。

  唐医生家对门3号住着三轮车夫老杜,独身一人在陋屋边种满了果蔬,他家有口井,井水清澈甘甜,成为弄堂内大家依赖的饮用水源,每天傍晚,老杜就打开院门,招呼大家来提水,他的那辆三轮车,一直热心为大家服务,仿佛是这条弄堂居民的专属“滴滴”。1957年一个冬日深夜,我妹妹要降临了,多亏老杜骑车送母亲去了医院。

  2号是苏州城内第一个奶牛场,张家弄的这10多头奶牛当时为全城百姓供应鲜奶,平江河还是奶牛们的乐水之地。

  5号的大院有好几进,庭院一株牡丹每年盛开,都会惊动周围爱花人,蜡梅、绣球、石榴、六月雪,小弄堂里的花语告知着季节更替,也常常引来路人的羡慕眼光。最里一进有个大厅,“文革”时期,居委会常常在此召集大家开会听报告、跳忠字舞。1973年夏日的上午,美籍科学家李政道博士在市外办陪同下来到张家弄,他此行是来寻找幼时故地的,几十年的变化,让他迷茫了许久,在4号与5号的院落里徘徊,最后来到5号大厅,见到高高的门槛,他终于想起来,幼年时常常跨在上面当马骑的情景。李博士对我外婆说:我的祖屋应该就是这里。临行时李博士与前来的乡邻一一握手,祝大家生活美满幸福。

  我家4号小院有两进,前屋女主人出自书香门第,说话细声细气,爱好园艺花木,精心养护的一盆玳玳花,每到开花季节,整个小院都能闻到沁人心脾的芳香。几十年后我在花圃偶遇上一盆玳玳花,立即勾起了童年回忆,买下后一直精心养护至今,每年花开飘香,让我思绪飞扬。小院不大,房东却留下了8棵手臂粗的黄杨树,这些名木拿到今天真值大价钱。小径两侧,外公栽种了大丽菊,清明前,从老虎灶取来砻糠灰为花施基肥、翻松土壤,等待它出芽、长叶、吐蕾、开花。

  隔壁8号大户沈宅,六开间黑色木门,如果能够保留至今,俨然是处“文保单位”。女主人深居简出,很少谋面。有次我将球不慎掉入沈家院里,斗胆跨过高高门槛去她院内寻找,身穿黑色开襟棉袄的沈家老太,微笑着将球递到我手里,还加了两块糖果。

  弄堂北段有几道弯,弯头上10号住着位红木匠人,外婆每年都会请他来家里修缮榉木靠椅,每次我都会站在边上认真地看他干活,今天才知道这是工匠级的细木工活,他做的卯榫拼接得天衣无缝,那时我就有个理想,想当木匠。

  弄尾14号院落面积最大,青砖高墙、二层洋楼,过云楼后人顾笃璜先生告诉我,那幢洋楼是他父亲顾公硕朋友的,解放前夕将楼托付给他父亲就去海外了,徐特立先生曾在此客居。顾老一度来看管过物业,上世纪五十年代才送给了苏昆剧团。

  出了张家弄往左就是王长河头,步行几十米处就是杰出作家、文学翻译家周瘦鹃故居,往右的八宝街据说是元末张士诚在此埋八宝九缸而得名,八宝街与王长河头夹着一片农田,路边有个金鱼养殖场,枳树编制的绿篱上,夏天引来了大批金龟子,记得暑假里最爱去绿篱上逮金龟子玩。有一年发大水,养殖场里的金鱼被大水冲进了路边小沟,大家拿着小桶去捞金鱼的景象还历历在目。

  出八宝街面对双塔罗汉院,再往前就是定慧寺。始建于北宋的古寺住持定钦与苏轼至交,苏轼当年路经姑苏必投宿于此,今天定慧寺巷口的石坊两侧楹联写道:名仕当年留旧宅,禅门今日尚生辉。古城一隅,童年记忆,今非昔比,旧事难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