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ssmm44 / 美术文艺 / 于小冬画西藏

0 0

   

于小冬画西藏

2019-10-10  llssmm44

于小冬画西藏

十一黄金周,和于小冬工作室一起下江南!


从二十岁大学毕业去西藏,三十四岁到天津,每年返回藏区写生采风,画西藏也有三十多年了,西藏一直是我的创作题材。

西藏给我最重要的东西是:西藏的高山大川和宗教文化,为我建立了宏大与深厚的审美参照。我选择画西藏的原因是,在西藏人身上还保持有未被现代文明异化的人类品质。善良、虔诚、简单、和谐于自然也和谐于心志是西藏对我的启示。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西藏的13年是对我影响最深刻的生活经历。对我影响最大的朋友们,也主要是在西藏结交的。80年代进藏大学生中的小说家、诗人、画家、导演有几位是真正的精英,这些朋友在我青年时代,对丰富的不同领域文化营养的吸收,给予了最直接的帮助,可以说一直影响到今天。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我去西藏的原因很单纯。大学时代,充满对远方的幻想,喜欢看杰克伦敦、海明威的书,向往他们的传奇经历,1983年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的展览和发表对我触动很大,我被高原上的藏族人的形象,西藏文化,高原上的大自然所吸引,知道了还有那样一个神奇的地方和那样一个质朴的民族。1984年我毕业时,放弃了留在鲁迅美术学院的机会,加上朋友的蛊惑,要求分配到西藏。不顾家人的反对和阻拦,只身上了西行的火车,自西安飞到了拉萨,在西藏大学当老师,刚开始我教的学生比我的年龄大。我在那里生活了十三年,我总觉得,自己是在西藏长大的,西藏的经历至今一直在滋养着我。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渡》是我近年来比较重要的大型创作。

这张画1 997年已有较成熟的构思,是几次在桑耶寺渡口乘船过江的经历激起的创作冲动,一船人渡江是为了去对岸朝拜桑耶寺。桑耶寺是莲花生大师创建的,是西藏第一座"佛法僧三宝"俱全的寺院,是极乐净土的最好象征。

从1 997年起我便开始了资料搜集的准备工作,从小构思稿到最后的草图,不知道画了多少次。1999年完成了素描稿的第一稿,经一段时间的沉淀,越发感到这张草图的问题很多,最主要的是它缺少人物情绪上浑然天成的统一,没有我所希望达到的看似幽静又深藏激动的丰富性。

2000年底我专为此画在冬天朝圣者最多的季节重返西藏,在雅鲁藏布江渡船上过了十几天。那些在江边的日子,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象发神精病一样,反复的乘渡船去北岸再返南岸。和一批批的朝圣者挤在船上,亲身体验了朝圣者们对信仰的虔诚。渡船过江要两个多小时,这一段时间朝圣家族的长幼们总是最寂静的.他们看着远方,目光中有迷惘和苍茫,那是远不可及的,连孩子也都是一脸的庄严和坚定。在庄重的氛围笼罩下,我被藏族同胞千百年不变的信念感染着,我何尝不是一位朝圣者呢?我成了他们中的一员。在一个傍晚的时刻,太阳落到山边的云层后面,唯对岸的远山,在太阳的余辉里闪着如赤金炽铁般奇异的光辉,金灿灿的,那是对岸最后的一片阳光.那好象是看得见的理想和希望.也好象是西藏的信众们的内心里真诚向往着的"彼岸"。那是我要的时刻!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在渡口小屋中的烛光下,在日记本上勾画了无数次小草图,推敲构图的整体气氛,画面在脑海里逐渐显现出来。也许是白天想的太多,以致一次梦里清晰地看到了这张画完成时的效果。这次梦中所见对色彩稿的建立起了很大作用,那个梦境至今难忘。

这张画是目前我所作尺寸最大,用时最长,花心血最多的作品。2米高3.7米长的尺寸暗含记念,20岁是我刚到西藏的年龄,37岁是我开始画这张画的年龄。

2001年初经多次修改,一张整开纸的第二幅素描稿终于完成。我还记得面对一张空白的大画布,耳边伴着西藏古老民歌的吟唱,内心涌起的激情和冲动。我不知道这股激情能凝聚多久,是否能一直保持这种良好的状态到制作的最后,在两年的创作时间里,也多次反问自己,这似乎是一百年以前苏里柯夫时代激情的延续.在今天它是否还有意义? 我的信念是对古典精神坚守,我认定自己走的就是一条正途。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在西藏的13年我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时代。艰苦环境的历练能使人变的坚强,与信仰佛教的藏族朋友交往能使人变的善良。对西藏人、西藏文化与西藏自然的热爱,自己青春时代记忆的感情,对佛教世界观的认同。让西藏人的肖像和群像成为我作品的主要题材。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在面对真实面孔的时刻,自己的想象力活起来。发掘一张张脸背后所蕴含的一切,发现表象背后的意味。对真实事物的观察也是对自己心象的观察,对真实事物的开掘也是对自己心灵的开掘。真实的人物最终要通过自己的画和自己的心灵相遇,他人的肖像又好象都是自己心灵的自画像。画西藏人成了自己向心灵深处探求的媒介。如佛家所说的守自家宝藏,法向内求。西藏特色是不应被刻意强调的。我注重人的本性和生命的尊严。一个个生命在我的眼前活起来,我几乎能感到他的呼吸、听到他的声音。这样的幻觉时时产生,这是一些无比幸福的时刻。肖像的魂在笔下总是漂浮不定时现时隐,一旦出现必牢牢抓住,他是容易跑掉的!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肖像让我们触及灵魂。肖像画是属于善良画家的题材,没有关怀就没有感人的肖像画。被画的对象必须先成为我的朋友,要成为朋友就要通过一起生活,做到相互了解和信任。我只画那些接纳我,配合我工作,允许我画的西藏人。在画中挖掘自己本性里的佛性和古典精神。我崇尚平实、敦厚的画风,认定最直接的方式是最好方式,相信"返朴归真是艺术的最高境界"这个道理。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题材可以改变技术可以完善,

不变的是通过绘画的途径探求内心、体验真实、守望古典精神。

题材和技术只是精神载体,

画面是测谎器,笔触是心电图,

作品的精神力量是靠气息与品格来传达的。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于小冬画西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