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倎侽人 / 故事的角色 / 一诺万金

0 0

   

一诺万金

原创
2019-10-10  經倎侽人

金强和大马是一对好哥们儿,人称“金戈铁马 ,由于工作忙,两人最近一段时间没有联系。

这天快下班的时候,大马接到金强的电话,金强问:“忙什么呢?马哥?”

大马说正准备回家,问金强有什么事,金强说:“非得有事才能找你啊?我就是想你了,问候一声。  ”

大马笑骂道:“少说好听的,是不是想找马哥蹭饭吃?

只听金强夸张地说:“马哥要请我吃饭,那我可就先谢谢了。

我听说龙城饭店刚收了一些林蛙,咱们去尝尝鲜吧。”

大马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嘴还真馋啊。林蛙的确是美味中的美味,但是价格也高得惊人,一盘林蛙至少也得两百来块。

可是金强既然张了嘴,怎么也不能伤了他面子,大马痛快地答应了。

大马赶到龙城饭店的时候,金强已经等在门口了。

他还是嬉皮笑脸那副德性:“马哥,没想到你这么给兄弟面子,先谢谢了。

钱带得够不够啊?”

大马无奈地瞪了他一眼:“你嫂子掌控财政大权,我三个月才攒了四百块私房钱,你给我省着点吃。”

金强搂着大马肩膀进了饭店,一看桌上的菜,大马脑袋就大了。

桌上面已经摆了八个菜,松鸭、笨鸡、林蛙--个个都是价格不菲的硬菜。

他左右看了一眼,见服务员不在,赶紧小声说:“小金啊,这..四百块钱能够吗?”

金强哈哈大笑起来:“马哥,今天我做东,刚才跟你开个玩笑你也当真了?其实今天是我要请你。”

大马惊讶地看着金强,说:“你小子哪来这么多钱?中大奖了?

金强一拍大腿:“马哥,你真神,还真让你说中了。我中了大奖,三万!哈哈......  ”

看着金强得意的样子,大马愣住了。

他知道金强直在买彩票, 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能中这么多。

金强张彩票,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  “你看看,我就放在桌上,对大马说:差最后两个号,要不然就不是三万,而是五百万啊,我咋这么不幸啊。”

金强长吁短叹起来。

大马又好气又好笑,不轻不重地打他一拳“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小子够幸运的了,别不知足啊。”

两人兴高采烈地喝起酒来,一直喝到东倒西歪,金强才送大马回家。

大马准备上楼的时候,金强突然把拉住大马,一拍脑袋说:“瞧我这记性,马哥,你还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你说过什么话啊?”大马问,金强不高兴地说:“什么脑袋啊你我以前就说过,有朝一日兄弟我还记得吧?

要是中大奖了,至少分你三分之一”  ,还记得吧?

大马疑惑地看着金强,忍不住问:“你想分我一万?

金强拍着胸脯说:“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要做到,再说这些年马哥你没少照顾我,兄弟嘴上不说,都记在心里呢。

只可惜今天中的不是五百万,要是五百万,呵呵,马哥你就可以辞掉工作了。

说完,他拿出一沓钱塞进大马的口袋。

大马的酒-下子全醒了,好朋友中了奖,吃顿饭花个千把块钱还真没什么,

 但这是一万块钱啊, 他怎么能说拿就拿?

他急忙掏出来往金强手里塞,金强急了:“马哥,是不是不拿我当兄弟?你信不信我把这钱全撕了?

大马心里感动,但他觉得自己真不能要这钱。可着金强不依不说、他还真有点头疼,索性来一着激将法。

他把脸一沉:“你小子挺有能耐啊?你把钱撕了给我看看?”

金强愣了, 直直地看着大马,突然一转身,坐上出租车走了。

大马终于松了口气, 问到家,跟老婆小丽一说这事,小丽也十分感慨,早就知道金强这小子仗义、但没想到这么仗义。

两人正说着话呢,外面有人敲门,大马开门一看,外面是一个陌生的小伙子。

小伙子问:“请问你是马志彬马大哥吗?’

马志彬是大马的名字,大马点点头。

小伙子笑着说:“我们是送货公司的,有一位金强先生委托我们把这台手提电脑和数码相机送给你,说是给他侄子的,麻烦你签收一下。”

 说着摆手,他身后的一个人递过来两个盒子。

大马的儿子前些日子考上了大学,跟他说想要电脑和数码相机。

他这些日子跑了好几家商店,所以对牌子和型号都很熟悉,一下子就判断出这两样东西至少一万块。

他真没想到金强用这种方式来兑现他当初许下的诺言。

他想让送货的把东西送回去,但小丽说话了:“大马,人家一片诚心,收下吧,再不收就伤人心了。”

大马犹豫了一下,在送货单上签了字。

第二天下午,大马给金强打电话,想请他来家里吃顿饭。

可奇怪的是,金强支支吾吾说有事去不了。大马觉得不对劲,以金强的性格,现在他肯定四处招摇,意气风发,怎么听起来有些萎靡不振呢?

他想起昨天晚上两人喝酒的时候,金强说今天去领奖金,难道是奖金出了什么问题?

他又打电话给金强,可金强手机居然关了。

大马觉得事情有点不妙,急忙赶去金强家。

金强不是本地人,他在本地大学毕业后找了工作,跟一个同学合租了一个单元居住,境况跟大马不好比。

大马来到金强家,是金强的同学开的门,一见是他,小声说:“马哥,你赶紧劝劝他吧,这小子今天让人一顿笑话,快气疯了。”

大马觉得这事跟中奖有关。

他进了屋,首先看到地上的碎纸屑,然后看到拼命灌酒的金强。

他上前夺过酒瓶问:“小金,你怎么了?”

金强抬头见是大马,赶紧说:“没什么,马哥你怎么来了?”

金强的同学小声说:“你就别瞒着掖着了,跟马哥你还不说说实话?

他转过头对大马说,“马哥,这小金盼中奖盼疯了错把上期的彩票看成了这期的,还以为中了三万块,结果去领奖时才知道闹了个大笑话。

大马一下子就明白了,昨天金强误以为中了奖,便拿出自己的存款迫不及待地兑现诺言,可今天知道搞误会了,他这是在上火呢。

大马哈哈大笑起来,把拉起金强: “你一个大男人心眼咋那么小?

没中奖就没中奖呗,这次就当演习,下次中奖就有经验了。走,咱哥俩喝酒去。”

金强臊得满脸通红,可还是跟着大马去了饭店。

趁点菜的工夫,大马给小丽打了个电话,没会儿,小丽送来了一万块钱。

金强哪好意思要这钱啊?

坚持说这是他给大马儿子的礼家物, 无论如何不能收钱。

大马叹了口气说:“兄弟,你有这心意,我和你嫂子就已经很感动了。

你刚上班没几年,这一万块差不多是你全部积蓄吧?

咱们跟亲兄弟没啥区别,你就别打肿脸充胖子了。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大哥?

你信不信我把这钱撕了?

听大马拿自己说过的话取笑自己,金强不好意思地接过那一万块钱。

笑着说“马哥,打肿脸充胖子的事咱不干,不过你记着,我欠你一万块钱,早晚我得还你。”

大马一拍桌子,说:“行,一万块,等你发财了你记得还给我。”

其实大马还是很看好金强的,金强年轻,有学历有本事,还有灵活的头脑。

只是缺少一个发展的平台。

只要有机会,他应该能成大事。

这件事情过了没多久,  金强所在的那家小企业倒闭了,金强决定离开这个城市。

临走之前,大马为他饯行,问同他.后有什么打算。

金强叹了气说“其实我早就厌倦了给别人打工。

希望自己能够干一番事业,但家里穷,帮不上我,我自己也没有启动资金,空有两膀子力气没处使啊。

马哥,我早就看好了一个项目,用不了多少钱就能搞起来,不到一年就能回本,肯定能挣大钱,可惜啊……”

金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的时候,手不经意地掠过眼角。

大马眼尖,看到金强巧妙地把眼里的两点泪光抹去。

大马不由得有些难过,他想了想问,“小金真那么有把握吗?

你需要多少启动资金?

金强肯定地点点头:“我绝对有信心,因为我考察这个项目已经有半年了。

当时还以为十万块很容易借。

谁知道这年头想借钱这么难啊。”

大马轻轻点了点头。

不再说话,又陪金强喝了几杯,便早早散了。

回到家,大马跟小丽说了这件事情,说想听听小丽的意见。

小丽笑了你呀,你想帮他就痛痛快地说呗,还遮遮掩掩地干吗?”

大马也笑了,说:“老婆,你也知道小金的为人,而且他又有能力,我相信他看好的项目不会错的。

再说那次中奖的事情,更让我看出这小子的本质,还有他对我这个大哥的感情。

这笔钱咱家能拿得出,要是不帮他,这辈子我都觉得欠他份情。”

小丽说:“那就帮,我也觉得他值得帮。

第二天,大马给金强送去十万块,金强用这笔资金开始创业。

第一年,他给大马送去

五万块,说这是他的投资分成:第二年送去了十二万,第三年送去了二十....

大马再也不是那个三个月才能攒四百块私房钱的男人了。

到了第五年,金强已经赚了几百万,那年春节他去大马家拜年,酒过三巡。

他收起嘻嘻哈哈的样子,规规矩矩地敬了大马和小丽一杯酒。

他说:“马哥,嫂子,如果没有你们,可能现在我还是一个为生活奔波的打工仔,我这一辈子都感激你们。

但是有件事情在我心里压了五年,我今天必须说出来。

你们还记得我中奖的那件事情吗?”

大马笑呵呵地说:“当然记得,要不是通过那件事情。

让我们看出你的仗义,我们还不敢下子拿出口挪肚攒的钱来帮你呢。”

金强感慨地说:“我要说的就是那件事。

马哥,恐怕你到现在也不知道,其实那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我策划的,那是一个骗局。”

大马和小丽一下子惊呆了。 

只听金强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一直想自己创业,但是苦于没有资金。

我曾经想过向你们借钱,但我请楚地知道,虽然我们交情不错,但那可是十万啊。

我不用一件大事来感动你们,你们会毫无保留地信任我吗?

我一直寻找感动你们的机会,恰巧那期中奖了。

大马一下:“人家金强敢用那样的办法,当然早就料到你一一定会把东西还给他的。

金强长叹声: “当年那么做,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因为想获得别人的信任太难了,幸好我成功了,否则的话....”

金强的眼睛里透出一丝茫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而大马和小丽,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