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抗日战争 /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

0 0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2019-10-12  茂林之家

位于太原以北100公里的“忻口会战”遗址,是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军长驱直入我北方腹地后,在华北战场上第一个被中国军队成功狙击的战场。这次战役是由阎锡山的晋绥军、国民党的中央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共同指挥实施的太原会战的中心战役。此役是台儿庄大战前,中日军队对峙时间最长、作战规模最大、双方付出代价最高、国共两军配合作战最为成功的一个战例。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忻口会战纪念墙

忻口会战中的敌我态势及兵力部署

卢沟桥事变后,日军沿平汉、津浦、平绥三条铁路线向山东、河北、晋绥方向进攻。由平绥线向西进犯之敌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先后突破晋军第七集团军之天镇、阳高等地防线,于9月13日占领大同。以一部分兵力向绥远进攻,以便切断中、苏联系;主力则沿同蒲铁路南下,向雁门关、茹越口进攻。与此同时,平绥路上的敌军华北方面军第五师团,由宣化、新保安、怀来向南侵犯,占领了蔚县、广灵、涞源,并向平型关进犯,企图配合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击溃国民党第二战区主力。其战略企图是,一方面实施右翼迂回,威胁平汉路沿线国民党军第一战区主力的侧背;另一方面攻占平型关与茹越口要隘,与沿同蒲路南进之敌一起突破晋军内长城防线,向山西腹地进犯。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忻口作战-中国军队防御部署要图

9月22日,敌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一部,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23日,八路军总部命一一五师侧击该敌;25日,我一一五师在平型关以北关沟伏击歼敌千余人,首挫日军锐气,取得首战告捷的胜利。但晋军部署于平型关、茹越口、雁门关一线的第六、第七两个集团军所辖七个军的防守,未能阻止日军的进攻,9月27日、28日,茹越口、下社村内长城防线被日军突破,敌直逼繁峙,威胁平型关、雁门关侧后。10月初,晋军放弃内长城防线,退守忻口东西一线阵地。同时在我军建议下,蒋介石派卫立煌率第十四集团军由石家庄驰援忻口,拉开了忻口会战的帷幕。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忻口战役

忻口是晋北通往太原的门户,保卫太原的最后一道防线。忻口会战,中方集中了蒋介石的中央军、阎锡山的晋绥军和我党领导的第十八集团军,共31个师、13个旅,约28万多兵力,由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担任前敌总指挥。朱德带领由第十八集团军等部组成的右翼兵团和杨爱源带领的左翼兵团分别守卫五台山、黑峪村至阳方口一线阵地;傅作义在定襄、忻县一带策应各方。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忻口作战.中国军队转移攻势战斗要图

日军参加忻口会战的兵力共约3个师团,7万余人,配有350多门大炮,150多辆战车和300多架飞机。

夜袭阳明堡飞机场 截断雁门关交通运输线

10月上旬,国民党军放弃内长城防线,企图集中兵力在忻口与敌决战之际,毛泽东于10月6日致电周恩来(在太原)、朱德和彭德怀,指示八路军要在敌之侧翼和后方积极打击与牵制敌人,配合友军保卫忻口。忻口会战的战役分工,也明确提出八路军的主要任务是“截断敌人后方交通,打击来援之敌”。据此,八路军总部从10月上旬开始,连续发出十几封电报,指挥所属部队积极配合正面守军作战。

1937年10月5日,周恩来关于我提出的作战方案阎锡山、卫立煌完全同意致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电。

10月15日,朱德、彭德怀致电国民党十四军军长李默庵,要求他派一个团协同一二九师的七六九团,在崞县阳明堡间截击敌汽车、飞机;16日22时,朱德、彭德怀电令七六九团团长陈锡联,17日凌晨由五台郭家寨出发,进至原平东北滹沱河东岸积极袭扰。当日,陈锡联率部进至滹沱河东南岸苏龙口一带,发现敌机不断由阳明堡机场起落。经侦察获悉,阳明堡机场有敌机24架,驻有警卫部队和空地勤人员200余人。陈锡联决心夜袭机场,部署第三营担任袭击任务,第一营阻击崞县日军,第二营为团预备队。19日夜,各部进入预定阵地。第三营决定除留下警戒和预备队外,以两个步兵连一个机枪连组成突击队。突击队从东西两侧秘密进入机场,离敌机约30米时被敌哨兵发觉,遂立即发起攻击,敌机顿时爆炸起火。敌警卫部队疯狂反扑,展开白刃格斗。经一小时激战,歼敌百余人,毁敌机24架后,顺利撤出战斗。此战有效地打击了敌空中力量,削弱了忻口战场上敌之立体火力,受到卫立煌的高度赞誉,蒋介石奖励大洋两万元,予以表彰。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夜袭阳明堡飞机场(资料图片)

10月16日,朱德、彭德怀电命三五八旅副旅长李井泉“率兵一营附电台,经崞县代县之线以西山地,星夜赶占雁门关,彻底破坏道路,抗拒援兵”。该旅七一六团在雁门关以南黑石头沟设伏,于18-21日两次伏击敌汽车运输队,毙伤敌军500余人,击毁汽车数十辆,几度切断敌大同至忻口的后方补给线,使进攻忻口日军的粮、弹、油料供应濒于断绝,攻势顿挫,受到毛泽东的高度称赞。他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说:“太原北部忻口战役时,雁门关南北的游击战争破坏同蒲铁路、平型关汽车路、阳方口汽车路,所起的战役配合作用,是很大的。”

忻口会战中英勇殉国的四位国民党将军

1938年3月12日,延安各界隆重举行“纪念孙中山逝世十三周年及追悼抗敌阵亡将士大会”,毛泽东讲话中例举的12位“光荣地壮烈地牺牲了”的“崇高伟大的模范”中,有四位是在忻口会战中英勇殉国的国民党将军。他们是第九军军长郝梦龄中将、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骐少将、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少将、第一九六旅旅长姜玉贞少将。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第九军军长郝梦龄中将

郝梦龄所部第九军原驻防贵阳,卢沟桥事变后请缨北上抗日,获准后开赴华北前线石家庄,编入第十四集团军。这时雁门关已经失守,忻口成了晋北的最后一道防线,郝梦龄率部于10月初到达忻口,按卫立煌的部署坚守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线的主阵地。10月11日,日军第五师团集中全部精锐,以飞机、大炮、坦克组成“立体”密集火网,倾全力向忻口主阵地猛攻。面对强敌,郝梦龄毫无惧色,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在敌火力准备时,他指挥部队躲入掩蔽部,炮火一停马上冲上阵地,用步兵武器狠狠打击日军。敌人志在必得,我军宁死不退,双方多次展开白刃肉搏,杀声震天,血肉横飞,战况异常惨烈,敌我双方损失惨重,阵地前布满了敌人的尸体。10月12日,南怀化主阵地被日军攻破,敌我主力在南怀化东北的204高地上,展开了激烈的拉锯争夺战,一昼夜阵地13次易手,第九军在第7次夺得204高地时,有的团只剩下百余人。16日凌晨,我反攻大军分数路扑向日军阵地,炮声如雷,杀声震天,担任反攻指挥任务的郝梦龄亲临前线督战,连克敌人几个山头。晨5时天色微明,郝梦龄恐怕天亮后我军阵地受敌炮火威胁,难以巩固,于是挥兵奋进,乘胜追击。敌军以机枪、手榴弹掩护后退。这时,郝军长进到最前沿阵地,距敌只有200米,在通过一段隘路时,郝梦龄被敌机枪子弹打中,壮烈牺牲。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武汉人民恭迎郝梦龄、刘家琪灵柩。

刘家骐,1937年夏陆军大学毕业任第五十四师师长不久,发生卢沟桥事变后,刘请命担当抗日前驱,获准后即率部北上。10月4日午夜抵达忻口抗日前线,奉命坚守忻口镇、金山铺、三家庄、王会村一带阵地。10月16日黎明,在指挥前沿部队夺回南怀化高地时,不幸中弹,为国捐躯。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少将

郑廷珍,所率独立第五旅原驻防安徽霍县,卢沟桥事变后亲自到南京代表全旅官兵请战。获准后编入第九军开赴忻口前线。10月16日凌晨2时,204高地反攻开始,郑廷珍杀敌报国心切,不顾警卫人员的一再劝阻,坚持到前沿阵地指挥。不幸,突遭日军机枪的猛烈射击,当场中弹,血洒疆场。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第一九六旅旅长姜玉贞少将

姜玉贞,晋军第一九六旅旅长,为给部署忻口会战争取时间,该旅受命死守原平。从10月1日接敌起,姜旅长总是手提驳壳枪,腰别手榴弹,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敌人突入市内,厮杀呐喊声在巷战中响成一片,日军每前进一步,都得付出巨大代价。战到10月10日傍晚,我军阵地上只剩下两三百人,被敌包围在最后一个院落。官兵们虽然精疲力竭,但一直顽强战至深夜,胜利完成坚守原平10天的任务。突围中姜玉贞不幸中弹,英勇殉国。

“忻口战争是华北抗战中最激烈的战争”

10月底,忻口战场局势恶化。第十四集团军赶来晋北,连续冲杀,战斗力渐不能支。加之,晋东告急,太原告警,第二战区遂作出新的部署。此时,战区司令傅作义回太原组织城防,令杨爱源去晋南组织防御,卫立煌下令部队停止反击,请求增兵。11月2日夜,奉令撤离忻口阵地,向太原撤退。11月8日夜,太原城北为日军突入,经过激烈巷战,傅作义率守军二千余人向西山突围,太原失守。

1937年10月,忻口战役中击落的日军飞机照片。

这次会战虽然中国方面失利,付出了重大牺牲,但是中国守军英勇抵抗,从而消耗了大量敌军,争取了时间。这一战役破坏了日军的河北平原会战计划,使平汉线中国军队得以南撤。

忻口战役沉重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和不可一世的骄蛮姿态,极大地增强了中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是全面抗战开始后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紧密配合下取得的一次成功的防御战,各部队密切配合,协同作战,以伤亡10万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2万余人,创造了华北战场歼敌最新的纪录。

此役是国共两军配合最成功的一次,四名将军殉国,其中一位是军长

八路军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在当年撰写的《山西抗战回忆》一文中,曾高度评价了忻口战役的功绩。他说:“敌曾以全力猛攻忻口,遭受了忻口抗战部队的猛烈的袭击。忻口战争是华北抗战中最激烈的战争,郝、刘两将军在前线同时壮烈的牺牲,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全线部队,虽遭受了重大伤亡,毫未动摇;许多忠勇将士的英勇奋斗,是值得每个同胞永远纪念的。”

本文系祖国网据历史资料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