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喜踏桃花归 / 人生 / 乡愁——母亲,您的游子回来了!

0 0

   

乡愁——母亲,您的游子回来了!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10-13  依然喜踏...

本文参加了【乡愁】有奖征文活动

离家的脚步近了,当我踏上了故乡的那条我曾经发誓永远不再回来的崎岖小路,我的心跳加快,那沉重的足音,仿佛列车的巨轮辗压钢执一般有力。我不敢看那连绵起伏的山恋,因为,那是母亲因思儿而凝结在额头的万千愁绪。万道沟壑是父亲因思儿而被无情岁月雕刻在脸庞上的深深皱纹。那条一在延伸到大山以外的羊肠小路,不就是母亲放飞儿子时的风筝线么?路有多长,母亲手中的那根线就有多长。不管儿子走到哪里,那根永远也扯不断的线,总是牢牢地握在母亲的手里。

离家的脚步近了,多少个午夜梦回,这次总箅是如愿以偿了。我不敢看雨后那遍山的带露野花,因为那是母亲见到她久违的儿子时,因激动而流泪的笑脸。那条常年流淌的小溪,不就是儿子离家后思乡的泪水吗?多少年了,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因为,从分别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停止过对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的深深思念。

就在一个百花凋零的暮春,布谷鸟声声摧人下种的时候,我因不堪忍受家乡的贫穷而愤然出走,监别时,唯一的行李便是母亲的万千叮嘱,我没有流泪,那是因为我觉得这块穷地方实在不值得留恋。只要走出这座大山,幸福的生活就在这座大山之外。所以,当时的脚步是轻快的,急切的心情也象插上了翅膀,并在心里暗暗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会回来了。当我急匆匆的走出村口,蓦然回首,发现母亲正站在房屋背后的一棵古槐树下,正在冲着我远去的背影不住的挥手,那情景,就永远的定格在我的脑海。驻足片刻,隐隐听到古槐树上一只布谷鸟在凄切地鸣叫,仿佛在对我声声挽留,“别走,别走、、、、、”

寒来署往,日月轮回,一个细雨霏霏,黄叫翩翩的晚秋,凉风从遥远的北疆戈壁走来,一夜之间,公园里的落叶植物由翠绿变成了残黄。池塘里的荷叶也在秋风里瑟瑟作响。我站在一棵梧桐下面,偶尔有几片树叶从技头飘落,然后萧萧洒洒的落在地面。刚要检起把玩,忽然头顶儿声雁叫,抬头望去,秋雨之中,一群大雁人字排开,由北向南,我一直将它们目送至天边,猛然间,一股思乡的欲望就象是洪水猛兽,凶猛地嘶咬着我的心坎。一种叶落归根的冲动使我欲罢不能。今天,当我再也抵挡不住思乡的诱惑,如饥似渴地踏上归途时,泪水元象是决堤的洪水,用任何文字都无法表达我此刻的心情,只有在内心的深处发出一声长长的呼唤,母亲啊,您的游子回来了!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