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自由•談 | 沈西城:诸葛青云义薄云天

分享

   

自由•談 | 沈西城:诸葛青云义薄云天

2019-10-14  圆角望

香港梁羽生,台湾诸葛青云(下称诸葛),七十年代已听得人家如此道说。有此言,主要是两人才情相若,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又无一不精。硬要比,诸葛稍胜一筹,平剧一把手,时代曲耳熟能详,不仅好听,还能哼;梁公不善酒,也不懂唱,诸葛不同,酒仙兼美食家,虽不下厨,精于点菜。台北食肆哪家好?哪家糟?了然于胸,各式美食遍尝,尤懂辨假。某日光顾一名店,经理坑他,上枱看时是活鲜鱼,回到厨房,偷龙转凤,变成活死鱼,蒸好上枱,人皆不察,独诸葛对住经理,一声狮子吼:「且慢!这条鱼不是刚才的那条。」西洋镜拆穿,还待狡辩。好个诸葛,摊开右手出示两片鱼鳞。经理大惊失色,忙撤下枱,送回厨房。人胖而精,诸葛之谓。

《武侠世界》很早便转载诸葛的小说,以我记忆诸葛不曾特别为《武侠世界》供过稿,同卧龙生、古龙一样,成了名家,稿债甚伙,哪有空闲为海外刊物专门写!诸葛小说我看的不多,最有印象者乃《紫电青霜》和《一剑光寒十四州》,少年时租自健康邨书档。独卧床上,右手捧书,左手抓牛肉粒往嘴送,一看通宵。翌日双眼红肿,要戴平光眼镜方敢回校。先生讲课,我心系小说情节,左耳入右耳出,神思恍惚。武侠评论家咸认为诸葛小说深受还珠楼主影响,直言不讳,自诩是李寿民的私淑弟子。诸葛记性忒好,过目不忘,熟读《蜀山剑侠传》,对其中回目都能背诵如流,听得众友瞠目结舌,说不上话来。既博闻又强记,加以幼受外婆庭训,遍读古典,一般作家难匹敌。大历史小说家高阳好作诗,偶也要请诸葛赐教,兴起,动手易一二字,全诗大异,高阳如获至宝,开怀大笑。我的小老弟李劼白,最服诸葛,因改笔名「诸葛慕云」,先生的小说,所有版本他都私藏。近年更开展诸葛研究,笔墨之精,不下台湾叶洪生和林保淳两位大师。

说诸葛,罗斌竖起大拇指,夸啦啦赞个不停,非仅限于彼之小说,并及人品──「台湾武侠小说名家当中,诸葛青云最讲道义,从不预支稿费,更不会脱稿,他是唯一一个不向我告贷的台湾作家。」有一回,罗斌聊得兴起,当住我面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沈先生,你来看看哦!」一瞧,厚厚一叠借据,全是作家们欠下的债项,古龙、卧龙生,杜宁……数之不尽。只有台湾诸葛、香港倪匡,志气高,不欠罗老板一个子儿。因而腰板挺直,说话大气。诸葛晚年潦倒坎坷,硬着头皮仍不向人告贷。一位中医怜其才,悯其遇,聘为顾问,实无工作,只是帮闲。名作家沦为无事可做的清客,窘境可知。有好谑者直言诸葛弄得如此寒碜,实乃咎由自取。听说诸葛红火时,徜徉勾栏,挥金如土,实则在色的方面,不如古龙、卧龙生,支付有限,大不了追捧女歌星李少梅,视之为红颜知己而不及其他。少梅本有心跟他,见长期无表示,下堂求去。从此诸葛不再恋栈歌坛,兴趣转向电影。眼见胡金铨一部《龙门客栈》名扬天下,名利双收,加以老友卧龙生摇身一变成为大制片家,于是甘附骥尾,拍起电影来,一连几部:《夺命金剑》、《豪客》、《大猛龙》,尽皆铩羽而归,赔了不少钱,只好卖巨宅抵债。写作时,财神依恋他;到拍电影,财神舍他而去。诸葛最终不名一文,只好冯妇重作,不意浮云散,时势易,武侠小说渐走下坡,韶华已逝,华篇不再,大名鼎鼎的诸葛,小说竟然无地盘可供发表。好兄弟燕青悲伤莫名,感喟彼太慷慨,说了一件事已志其概──「吉隆坡一张报纸想转载台湾名家的武侠小说,托我物色和洽商……这份额外的收入,恍如从天而降,诸葛青云既是名家,又是老友,这张好牌,我当然打给他,肥水不流别人田嘛!和诸葛谈起了这件事,他很高兴。但到第二天,他来找我,希望我帮一个忙,因为慕容美的经济状况很支绌,他想把这份额外的收入转让给他,帮忙老友渡过难关。既然诸葛青云这样说,我当然乐意成人之美……其实在这时候,诸葛青云自己也很等钱用,但他看到慕容美的情况更急,便把这份转载的收入相让给老兄弟,宁愿自己捱穷过苦日子。」如许义薄云天的作家,台湾难有,香港罕见。人说他笨,我道诸葛先生的可贵处正在于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