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馆官方 / 我的图书馆 / 对快感上瘾,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0 0

   

对快感上瘾,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原创
2019-10-14  国馆官方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快感永远不是快乐,永远不该成为生活的主旋律。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01

最近,因为一年一度的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残雪火了。

她被视作最有望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拿奖可能性一度进入全球前三。

让人惊讶的是,残雪只是上过小学而已。

但她的作品,却是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等知名大学的教材;

开始写作时,她还只是一个裁缝而已。

但在美国和日本文学界,都对她的评价特别的高,还有专门研究她的机构研究。

我相信,这不只是老天爷赏饭,也不是她太有天赋了。

就算把她的经历、天赋嫁接给我们任意一个人,恐怕也很难再出第二个残雪。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图片来源 | 梨视频

别的不说,就单单说说她每天严格的时间把控,就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7点准时起床;9点开始阅读和写作,一个半小时;14点开始阅读和写作,一个半小时;晚餐后,小说创作时间,一个小时。

也许,一天、两天还行,但要雷打不动坚持30年、10950天那就太难了。

而且,在前10年里,最常遭遇的不是被杂志社拒绝,就是被出版社拒绝。

很多时候,不是因为坚持太难做,而是尝不到甜头的痛苦太煎熬。

我们每个人,都喜欢低投入快回报,都想一付出就立马尝到甜头。

所以,我们几乎99%的人,都没法做到残雪这样,去做一件高投入高回报的事情。

别说这样磨上30年了,恐怕在没有看到任何好处的前提下,就连坚持3年都不愿意去等。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图片来源 | 梨视频

02

等待,这个时代的稀缺品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不愿意等?

因为,整个时代都不需要我们耗费时间去等。

不管什么欲望,只要你想要,就能立马满足。

想吃一顿大餐,不用等过年,只需一份外卖30分钟就到;

想念一个人,不用等一封信,只需一个视频通话就能见到;

想解惑一个难题,不用翻看许多书籍,只要一个浏览器就轻松搞定……

就像在《圆桌派》里,梁文道说的那样:

过去,我们换一身新衣服,需要去裁缝铺量各种尺寸、挑选各种样式、布料,然后再去剪裁、缝制……

换一件衣服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其中往往要耗费十天半个月。

而现在,换一身衣服那都是分分钟的事情,你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买到喜欢的衣服。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图片来源 | 圆桌派

“我们没有任何延时的机会,我们获取满足感的时间不断被压缩。”

在整个市场上,大批的商家正争分夺秒给你快感,不断给你立马就尝到的甜头。

在这种唾手可得的快感中,我们能获取前所未有的快感:

一个个高潮不断的视频、一个个刺激惊险的游戏、一个个免息分期的好物……

但越是这种唾手可得的快乐,我们就该越发警惕。

因为,对待它的态度,正是拉开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最大原因。

你在网上随手一搜,就能看到大把悲剧的故事,因为追求唾手可得的甜头,最后却蹉跎时光,浪费机遇。

因为网游,工作三年依旧只能混基层;

因为网络小说,考试挂科找不到好工作;

因为各种买买买,负债累累过度透支了未来;

……

道理很简单,越是唾手可得的东西,背后的代价就越大。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03

有的福,得来慢慢享

在纪录片《富哥哥穷弟弟》中,讲了这样一对兄弟:

兄弟两人只相差一岁,在同样的环境中长大,被同样的父母教大。

但长大后的两个人,人生境遇却是截然相反。

哥哥伊凡,一个身价千万的名流政客;

弟弟大卫,一个靠打零工讨生活的流浪汉;

差不多的年龄、智商、成长环境,两人怎么就差别这么大?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弟弟比哥哥会“享福”。

小时候,哥哥帮人遛狗、送报纸、修剪草坪赚钱;

弟弟根本不动弹,就只想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安逸生活。

21岁时,哥哥靠做小生意,分享致富经赚得人生第一个100万英镑;

弟弟连大学都不上,要么就是搞破坏找乐子,要么就是四处旅行、抽烟吸毒。

等到49岁,哥哥成为身家千万的企业家,住着豪宅,混着上流社会;

弟弟却四处打零工,什么活都做不精,完全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

因为太会“享福”,哪怕哥哥一直想着激励弟弟努力上进,弟弟依旧吊儿郎当,怎么舒服怎么来。

见到哥哥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劲质问他,“为什么不给我买游艇?”

说白了,弟弟完全就是一个只顾眼前快乐的人,小时候如此,长大后亦是如此。

而哥哥呢,是直接跳过眼前的快乐,把眼光投向更远的未来。

唾手可得的快乐,可怕的地方不是让人在快乐中荒废时光,而是会让人迷失在这快乐中。

最后,就变成一个被本能驱动的人。

就像一只为了追赶眼前胡萝卜的驴子,根本不去琢磨这胡萝卜能不能吃到,就只是被胡萝卜刺激着往前走。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04

当初有多快乐,日后就会有多痛苦

看到这里,我猜肯定会有人反驳我说,人生的意义不是为了多么卓越,只要过得快乐也很好。

我完全赞同这个观点。

但那些唾手可得的快感,根本不是快乐,往往在它们背后潜藏着更大的痛苦。

在我身边,就曾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

表哥原本是一个名校高材生,有着无比灿烂的未来。

但在大一那年,因为母亲的离世,给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从此就迷恋上了各种手游。

游戏中的打打杀杀,能让他变得兴奋起来。

一开始,只是玩上一个小时就能开心一整天。

后来,就逐步发展成了得逃课玩一整天才行。

正因为如此,他挂了好几门课程、留了级。

学业压力增大、留级后的尊严打击,让他对游戏的需求变得更大,一星期总有那么一两天是在通宵打游戏。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越是用游戏来缓解压力,学业压力就变得越大,就越需要更大剂量的游戏才行。

这完全就是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最后的结局,就是表哥挂科太多,上了5年学却只拿到了一张大学肄业证。

去找工作的时候,也只能被认定为高中学历,工作之余还得努力补考拿毕业证。

原本只想用游戏给自己一点甜,帮自己熬过最黑暗的时光,哪里想到这点甜却带来了更多的苦。

在这个即时满足时代,我们得时刻保持清醒。

因为即时满足给人短暂的满足后,同时也会带来其他有害的附加产物。

一个靠吸烟获得满足的人,日后很可能会被肺病折磨;

一个靠熬夜打发内心恐慌的人,日后很可能会为稀疏的头发难过;

一个靠买买买来取悦自己的人,日后很可能会为钱而焦虑;

短暂的快乐太好满足,也太容易让人陷入一个不断加量的恶性循环。

等到量变产生质变的时候,我们又该拿什么来拯救自己?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05

提高生活容错率,降低未来的风险

为什么我劝你别对短期快乐上瘾,其中最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提高自己人生的容错率。

所谓的容错率,就是指一个体系能够允许多大错误的出现。

容错率越高,错误的影响越小;容错率越低,错误的影响也就越大。

知乎,有一个热门话题“90后的你,负债多少?”

在评论区,我看到了6000多种崩溃:

“我现在是痛苦万分,吃不下睡不着,没办法好好工作,不知道这笔钱该如何是好。”“昨天坐在路边哭了,路边一只狗都比我快乐,真的撑不住了。”“现在发了工资大半都还钱了,真是觉得生无可恋,事实上过得挺苦的,常常捉襟见肘。”……

写下这些话的年轻人,大多都初入社会,就因为没抵住短期快乐的诱惑。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他们中的很多人,要么一头扎进充满物欲的花花世界、要么陷入赌博带来赚快钱的刺激……

曾经,原本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如今只剩下不断赚钱还债的压力。

这让我想起了一段话:

“富人最大的优势,就是生活容错率高,不管做错了什么都能够及时弥补。

不像普通的生活容错率太低,稍有差错下个月的房租房贷就不知道从哪里出。”

作为大多数的普通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生活容错率。

如果原本基础就差,还要沉迷于对短暂快感的追求,那么这完全就是在人为地作死。

当我们将目光从眼前的蝇营狗苟挪开,投向更远的未来时,明天才会比今天要更好过一些。

这也才能提高生活容错率,不会因为任何风吹草动,任何一次不完美的出现,就让自己轻而易举陷入崩溃、无措之中。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06

50年前,斯坦福大学曾做过一个心理学实验:

让幼儿园的小朋友单独呆在一个小房间里。

房间里,就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桌子上还放有一个棉花糖。

研究人员告诉小朋友,他们可以选择立马吃掉棉花糖,或者等15分钟后再吃。

如果他们愿意延后满足,能等15分钟后再吃,那么就会再奖励他们一个棉花糖。

等研究人员一走,有的孩子立马就吃掉了棉花糖,也有的一直在那里努力消磨时间,强忍着肚子里的馋虫不吃。

最后,15分钟过去了。

有三分一的小朋友没有吃棉花糖,他们用15分钟的等待多赢了一个棉花糖。

在十多年后,研究人员再次调查发现,这些没有吃棉花糖的孩子,他们比那些吃掉棉花糖的孩子的表现更好——学习成绩好、抗压能力强、对未来都有规划。

虽然,一个人的表现是多种因素决定的,但有没有延迟满足的能力绝对是拉开人与人差距的最大因素。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我十分认同作家斯科特·派克的观点:

推迟满足感,意味着不贪图暂时的安逸,重新设置人生快乐与痛苦的次序;首先,面对问题并感受痛苦;然后,解决问题并享受更大的快乐。

身处这样一个即时满足时代,我们周边充斥着各种快感。

如果,我们只贪图眼前的安逸,过早透支微小的快乐和满足,那我们永远只能做一些多平快的事情。

人生的宽度、高度、广度,都取决于我们做了多少高投入高回报的事情。

我们很多人的人生问题,就是不懂得延后满足,只是急于享受眼前的安逸。

身处这个即时满足的年代里,我们比任何一代人都得需要延后满足的能力。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被身边林林总总所诱惑,不会只为一时的快感而让生活一团糟。

毕竟,生活可以用快感来调剂,但它永远不能成为快乐,值得我们去追求。

对快感上瘾,是成年人最大的毒药

参考资料:

1、《残雪:比莫言更有名的中国作家》来源:360doc

2、《棉花糖实验》沃尔特·米歇尔

3、《圆桌派》第4季第二期

4、知乎问答“90后的你,负债多少”

5、纪录片《穷哥哥富弟弟》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国馆原创,转载请注明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