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瑞昌《重修宗谱引》

 荷香月暖 2019-10-14

大抵天地之盈虚,气化之盛衰,人事之兴替。理由固然,无足为怪。羅(luo)其合者,虽圣哲驰骜(ao),亦不能博捖于期间,凌夷卑弱,亦无庸深悼也。吾族自乐安流坑任公由山东乐陵县而来,当时一官拓落,必非人世之大幸矣。讵知天相其吉,地yu其灵,发祥莫遏,其滋炽有如斯者。递(di,遞)传六代而子孙繁衍,黄砂莫容,析分六董,俱恪遵祖训,崇信义,勤耕读,伊时有迈陶朱,而超猗(yi)领者,不以封靡自矜,好礼乐,施仁义,领乡国,有宗孔孟,而研程朱者,亦能出身黉(hong)序,衍学敷教,训谕他邦说者,谓不获掇(duo)巍,科登显仕,以大展其经纶,广施其慈惠,为近世惜耳,究之设施之大小不同,其泽其寰区一也,食禄其厚薄有差,宠沐君恩一也。然修躬之事,衹(zhi)论学术,不论事功,所以,孝感令斯性公万历八年(1580于都门得谒(ye,拜见)尚书公裕,询及家事,遂赠联日:世泽沐宠荣殊,愧国恩多负贻(yi)。谋增式廓还期,家道长兴,一勉之,一赞之也。今甲子大宗流坑举名儒、持信谱,昭示各省支派,搜罗纂辑,诚笃(du,忠实)亲亲重一本,尊祖敬宗之大义也。使子息阅之,见谱系不啻(chi)见吾先灵焉,见图跡不啻见吾祖墓焉!至性所动,仁孝之思,有不油然而生者哉!语言家乘与国史并重,诚哉是言,独惜吾族兵灾之余,庐舍星散,老成凋谢。欲缵(zuan,继承)统緖之全派,徒嗟杞宋之无征,荒烟断梗,缺略而无稽者何限,只得扫觅残碑、咨询陵献,仅将闻见可据者,增查人录,若风摹影埔牵附声势,以图光耀宗闾。此欺世盗名之流,不惟自诳,且以罔(wang,蒙蔽)先灵也。所有无传而不得与俎豆者埋名泉让人子之念难忘,先祖亦有余恫(dong,恐吓)焉,爰立祠祀之,岁时伏腊致祭,以妥其灵然,亦出于无可如何也。蓋(ge,姓;另gai:盖)滕公之为,滕灵公之为灵尚不能保陵园之变,况其下焉者乎。遗魂谅亦无憾也。已今之世,生聚渐盛,遗风未泯,倘睹(du)兹而感,发奋兴恢宏前业,邀祖宗之灵爽呵护启佑,则弈(yi)之隆有可拭目而俟(si,等待)者,百世之下,有令人见本源一脉之不替焉!是为引。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岁官甲子蒲月  任十四孙锡策如纶氏敬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