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石湾泿花飞舞 / PC肌 /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分享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2019-10-15  自石湾泿...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作者:李翚

合诵:心之声 海棠依旧

后期音频制作:海棠依旧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这是一张拍摄于一九五八年的全家福,一张分别前的合影。年轻的妻子不知道丈夫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她本以为分开就几个月,最多也就是一年吧。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匆匆的一别就是整整二十八年的聚少离多。

这位妻子名叫许鹿希,当时是北京医学院的老师,而她的丈夫就是我们熟知的两弹元勋--邓稼先。

是什么让一位三十四岁的年轻人告别了他的妻子和四岁的女儿,两岁的儿子,隐姓埋名,义无反顾的走进了大漠荒烟。

孩子们常常问:爸爸去哪了?为什么总不回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能做的就是和他们一起等你,等你回家。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爆炸声)一九六四年十月,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一九六七年七月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邓稼先和他的战友们让胜利的冲击波 一次次从西部的大漠 传遍全世界,让世界重新认识了一个 全新的中国。

稼先,这些年,虽然你一直没有告诉我 你究竟在做什么,但我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你正从事着关系中国命运的重要事业,我想告诉你,我有多么的为你骄傲。

对于许鹿希来说,青春就是漫长的等待。

一九八五年整整二十八年后,邓稼先终于回来了,可是此时的他已经是六十一岁的白发老人,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他多想能多陪陪自己的妻子,弥补这些年对她的亏欠。可是,属于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太多了,只剩下了最后的三百六十三天。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最后的时间,你几乎都在病床上,止疼针从每天一针到一小时一针,可你依然在不停地工作,工作。

一九八六年七月二十九日邓稼先离开了,他临终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死而无憾。

稼先,你走了,走的那么急,等待的岁月那么长,相聚的日子为什么却那么短?本以为年轻的时候我们不能相守,等老了我们就可以相依相伴,可你怎么怎么就把我丢下了,稼先,我舍不得你,我好想你啊,我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对你说,还有好多事想听你告诉我。

许鹿希开始用她的余生去追寻丈夫这些年的足迹,他走遍了全国,采访了一百多位丈夫的同路人,写下了一本《邓稼先传》。历史总是有太多令人心痛的巧合,这本书出版的时候,距离邓稼先离开刚好又过去了二十八年的时间。前二十八年等待,后二十八年追寻。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稼先,你走了二十八年,我找了你二十八年。时光用一种残忍的温柔带着我 重新走向你 可歌可泣的人生,戈壁滩上那张遮得严严实实的照片 让我明白 你惊天动地的功绩之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惊-心-动-魄。

那是一九七九年的一次核弹空头试验,那是一九七九年的一次核弹空头试验,天空没有出现蘑菇云,天空没有出现蘑菇云;核弹从高空直接摔到了地上,核弹从高空直接摔到了地上,核弹去哪了?为什么没有爆炸?我们马上要进入事故区,必须要找到这枚弹头!

“不行!太危险了!核辐射可是要命的!不行不行。”

“你们都不要争了!我进去!(稼先)你们进去了也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它是我设计的,为了它,我哪怕死了也是值得的。”

你义无反顾地走进了试验区,找到了核弹的碎片,你说的第一句话是:“平安无事! 平安无事,同志们!我们的试验可以开始了!”

“稼先!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那么不要命呢。”

“这事我不去谁去,责任书上的签字人是我,刚站起来的中国,可以没有邓稼先,但是,不能没有它。”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这是我最熟悉的背影,这是我最熟悉的你,我知道这就是你,这才是你。如果让你再一次选择你的人生,你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走已经走过的道路,奉献到倾尽所有,奋斗到致死方休,用尽一辈子做一件对国家有意义的事情,你从不觉得-这是牺-牲。

是的,这当然不是牺牲,因为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当国家把这样的信任 放在了我的肩头,当人民把这样的期许交付到我的手中,当千千万万我的同志,我的战友们和我并肩前行,我的一生已经值得,为了祖国牺牲值得,为了人民奉献值得,为了明天奋斗值得!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为了你,等待值得!稼先,你知道么?你走了以后,国家给我们家分了新的房子,让我搬家,我没有搬,因为,这老房子才是我们俩的家,这里有我们短暂的记忆,这里有你留下的身影。你看!家里的陈设都没有变,和六十年前一样,你最爱坐的沙发就是你当年离开家的样子。我会坐在这里,我会轻轻的闭上眼睛,我会听到你走进家门,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出我最爱听的那句话:

“希希-我回家了!”

《等待》——邓稼先与许鹿希的旷世之恋

邓稼先 (1924-1986) 安徽省怀宁县人,1924年生,男,中共党员,核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945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后在北京大学任教。1948年10月赴美国普渡大学物理系留学,1950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同年回国。历任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助研、副研究员,二机部第九研究所理论部主任、第九研究院副院长、院长,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核工业部科技委副主任等职。中共第12届中央委员。1986年逝世。

在原子弹、氢弹研究中,领导开展了爆轰物理、流体力学,状态方程、中子输运等基础理论研究,对原子弹的物理过程进行了大量模拟计算和分析,迈出了中国独立研究核武器的第一步。领导完成原子弹的理论方案,并参与指导核试验的爆轰模拟试验。原子弹试验成功后,立即组织力量,探索氢弹设计原理,选定技术途径。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85年获两项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1986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7年和1989年各获一项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