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 / 物道观点 / 中国人起名字为什么特讲究?这是我听过最...

0 0

   

中国人起名字为什么特讲究?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答案

原创
2019-10-17  物道

    物道君语:

    名字寥寥几字,藏着家族的轨迹和长辈的期盼,令人如沐春风。

    人因为有了名字,成为了今天的自己。而名字也因为我们每天努力地生活,赋予了它更美好的意义。

    认识一个人,最先了解到的是他的名字。认识自己,我们也是从自己的名字开始。

    有时名字从家训族谱来,追根溯源我们知道了先祖的故事;有时名字记录着某些历史的重要时刻,我们被赋予了时代的使命;有时名字藏着父母对我们、对生活的期盼……

    我们从长辈那里懵懂地接过属于自己的名字,带着一份回忆和祝福,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始生三月而加名,二十冠而字”,取名字从来是我们人生中一场隆重的仪式。今天穿越古今看看中国人是怎么改名字的。

    人有了故乡,才有了姓名

    最早我们没有名字,是祖先经过漫长流浪去到一个地方,那里成为了我们的故乡,也成为了我们的姓。

    那时也只有族长和贵族有姓氏,普通百姓则以职业相互称呼,像“奕秋”“庖丁”。

    当他们为族人做了贡献以后,就会分到封地,和属于自己的姓氏。祖先的脚步越走越远,姓氏也多了起来。

    现在每当自己的姓名被喊到时,总感到有种使命在召唤自己,因为不想让祖先的期盼落空。


    名字,是对生的向往

    / 名越贱,命越贵 /

    过去医学技术落后的时代,孩子夭折是常有的事。“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人们想到给孩子改一个贱名。名字越贱越好养,因为连妖魔鬼怪也会嫌弃这孩子,灾祸病痛自然远离他。

    鲁文公儿子就叫“恶”,齐田氏儿子叫“乞”,魏国还有个大臣的儿子叫“司空狗”。就连辛弃疾也叫儿子“铁柱”,他还得意地在《清平乐》写:“看取辛家铁柱,无灾无难公卿。”

    猫狗牛驴比较受欢迎,相传狗有7条命、猫有9条,牛比较耐苦、驴比较笨。所以那些叫“狗剩”“铁牛”的孩子不要伤心,那是父母对你的爱护和亲昵。

    / 五行改变命运 /

    人们认识了五行以后,开始用这种神秘力量给名字加持,补足命运中的缺失。

    宋朝理学家朱熹掀起了一股“五行改名法”的潮流。他们一家三代上下都按这个方法改名,父亲朱松属木,朱熹属火,儿子朱在属土。

    最执着五行的要算是明太祖朱元璋,他规定朱家后人改名都要以“五行”为偏旁部首。他自认水名,儿子的名字就要带“木”字旁,像朱标、朱棣。

    朱家后人为了遵守这个家规,造出了不少生僻字。没想到还为后来翻译化学元素周期表做了贡献,像稷山王朱效钛、内丘王朱效锂。

    不论是贱名还是五行,祖先没有抱怨过生活,也从未对命运的安排失望过。他们用名字传递者希望,换来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生生不息。

    名字,是高于柴米油盐的品相

    / 名字里藏着家风 /

    当生活变得殷实,人们开始学着把更多心愿放到名字里。

    希望孩子健康长寿,就叫去病、彭祖;想求子的就叫大女儿“招娣”,想当皇帝的更是直接在名字里加个“帝”字。宋以后特别流行文武、富贵、德祥、昌盛……

    老舍先生原名叫舒庆春。他的出生离春节只差七天,父母觉得庆贺春天到来,昭示着前景美好。

    比较大的家族会把家风家训谱成字辈诗,希望子孙后代不忘根本。

    乾隆曾为孔子后裔谱了三十字的字辈诗:

    希言公彦承 宏闻贞尚衍

    兴毓传继广 昭宪庆繁祥

    令德垂维佑 钦绍念显扬

    / 名字里藏着诗意 /

    四书五经、楚辞唐诗可以说是中国人改名必看,随手翻开就是一个美妙得似音符的名字。

    譬如南怀瑾,怀瑾就是他本名。《九章·怀沙》有一句:“怀瑾握瑜兮,穷不知所示。”意思是美玉怀手中,再穷也不失志。

    还有民国那一个个美得叫人羡慕的名字,大多都来自《诗经》。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于是有了林徽因。她最初是叫“徽音”,当时有一位也叫“林徽音”的男子常常发表诗歌,为了与他区别开来,于是改叫“徽因”。

    又如“呦呦鹿鸣,食野之蒿”,似乎是在“预言”了屠呦呦靠青蒿素获诺贝尔。这句诗后面说,“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被叫来的这位朋友,他盛名昭昭。

    从族谱来,或从诗经来,这些用情至深的名字都藏着父辈的呵护与期盼,或寓意才情美貌,或寓意品德高尚。只为让我们带着这样那样的美好来到人间。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名字,是时代的印记

    / 名字是一种信仰 /

    名字扎堆、“大路化”不是今天才有的事。

    魏晋人钟爱玄学,“之”可以说是世上最玄乎的字。于是有了王羲之、王献之、顾恺之、祖冲之、裴松之……

    到了南北朝大家信佛教,每个人的名字都像僧人的法号,像僧佑、僧智、梵童。

    所以到了1949年建国,10年内有近30万新生儿改名叫建国。

    到了50年代,出现了“卫国”“援朝”,朱德的长孙就叫援朝。60年代变了“超英”和“卫红”。01年冒出了“申奥”和“奥运”这两个名字,08年更是有家长用福娃给孩子取名。

    / 活在当下 /

    改革开放后的年轻一代父母,给孩子取名字也特别开放。

    他们抛开诗经,翻开琼瑶、郭敬明、金庸、古龙,浸淫在各种仙侠游戏和偶像剧中。

    他们的男孩离不开睿、浩、博、宇、轩,女娃逃不掉悦、玥、蕊、雨、萱。

    本着文雅独特的初心,却事与愿违。

    独特的名字也不是没有,有姓王名者荣耀的,姓刘名小灵童的,更有竁、赟、彧,老师上课都不敢点这些孩子的名字,只好找机会让他们罚抄自己名字。

    我们还活在当下,都被打着时代的烙印,现在评判这些名字怕有点过早,或许几十年后回头看这些名字,我们会想起每个暑假蹲在电视前守还珠格格,想起在宿舍打着电筒偷看金庸。

    名字于中国人来说,不止是一个简单的代号。

    它是祖先藏在我们心里的祝福,是我们向家族许下的誓词。

    它让我们面对生活时不再孤单。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