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tsan / 我的图书馆 /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2019-10-20  yuktsan

理性专业,致力于服务社会大众,但坚决不做所谓学术,若有专家、学者、作者引用我文中的观点和研究成果,请务必标明出处。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在闽台粤东等说河洛语(闽南话)的地方,说到男性和女性,虽然也说“男的nam ei”和“女的lu ei”,但日常口语说得最多的还是za/da bauza vau(普通话拼音没有v这个声母,这里的v按英文发音):

  • za/da bau一般指成年男子也引申而泛指男性,泉厦大部分说da bau,而漳台大部分说za bau,发音基本一致,差异细微;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za/da bau

  • za vau一般指成年女性也引申而泛指女性,所有河洛语区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发音,大家比较熟悉的“查某”就是不知道za vau的本字为何而使用的记音字;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za vau

那za/da bau和za bau到底说的是哪两个词呢?就是“诸夫”与“诸妇”!考证原则与论证步骤具体如下:

1.找回河洛语的本字,首先应该找到其汉字意思特别是本义与河洛语话语表达原意一致的汉字:

(河洛语是古汉语活化石,是中原河洛古韵的留存,是正儿八经的汉语而不是什么怪语,有音即有字,而且本义表达居多。越是普通日常白话的,越是接近古音-前秦上古音和古意-文言用字,因为从文字发明的一开始,大家都是是写所说,说所写,白话与书面是一致的,后来才慢慢演变成相对固定格式与用字的文言文与不断丰富与演变的白话这种语文分离形态,直到近代白话文的出现才统一。找回河洛语的本字应该首先从字形与字义出发,因为语音会随时间与环境发生较大的变化,而汉字是依托大量书籍留世的,即使不断有衍生的或引申的用法,汉字的本义都不会失传。)

za/da bauza vau的河洛语话语原意是“所有成年子”与“所有成年子”,且隐含已或已到成婚年龄的意思。表达所有的意思的汉字不外乎“全”“众”“群”“诸”“各”“皆”“咸”,其中“皆”与“咸”只用作副词,可以排除,而“全zuan”、“众jion”、“群gun”、“各gok”的河洛语发音为已知和公认,与da/za音不符,也可以排除。剩下“诸”字,诸位、诸侯等词都很容易用来理解“所有的、众”的意思,是个中国人就明白,不用再细解。而诸的现代普通话音也带有z的声母,所以基本上我们接下来就只需聚焦于“”字。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za -> zhu

表示男子或成年男子的汉字有“男、夫、公、翁、甫”等,从已知的河洛语发音来看,男nam、公gon/an/gan与翁on/an都可以马上排除掉。“甫”字形为田中有菜苗,后用于对男子的美称,一般用在名字后面表示尊敬,字义相符,但遍寻文献找不到有表示女子之意的文字与其对应使用,所以也先不考虑。

”是象形字,像站着的人头发上插一根簪,表示行冠礼后的男子,字义与成年男子或泛指所有男子相符是毫无疑问的,只待论证其白话音为bau是否合理或合乎语音演变规律。

(疑上述的“甫”字用于表示男子,是因其与“夫”同音而用来通假“夫”字并成为通行用法)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bau -> hu -> fu

表示女子或成年女子的汉字有“女、妇、母、姆(姥)、婆、娘”等,同样地按已知的河洛语发音,女lu、娘niu/niau首先可以排除。婆bo音不符且多义,对应使用的男性用字是“公”不是夫,同样可以排除。而母vu/vou虽近音但多义且主义为母亲之意,而且相对使用的表示男性的字也是“公”,所以“母”字也可一并排除,剩下的就是“妇”与“姆”字(姥古同姆,以下只提及姆)。

妇(婦),会意字,从女指持帚之女子,本义就是已婚的女子,与“夫”相对使用,如夫妇,也泛指女性。字义完全相符无歧义,且与夫配对使用,为vau的本字的可能性最大。但其河洛语文读音为bu/hu,仍有待论证其白话音为vau的合理性。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vau -> hu -> fu

姆,本义为女师,如汉·郑玄·注:“姆,妇人年五十无子,出而不复嫁,能以妇道教人者。”,也指兄之妻(如闽南人称呼伯母即为姆m),并泛指到了一定年龄的妇女。“姆”字虽其已知的河洛语发音如保姆的姆是发vou或vu的音,与vau接近,但其字义典籍注解较多解释且语焉不详而存疑,本义也与河洛语vau的话语原意有所差异(更侧重表示女子年龄上的老而没有隐含已婚之意),与“夫”也没有配对使用的文献记载,所以也一并排除。

至此,经过文字的形义甄别和相对使用(公对母或婆,夫对妇)检验,备选本字已经可以聚焦到“诸夫”与“诸妇”二词。

2. 检验组词是否文理通顺可理解,检验历史文献是否有相关说法或出处,或从其他方言有否类似用法来检验用字或用词的合理性:

(各地汉语虽各有特色,语音与用字习惯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源头都是来自中原,共性远大于异性,在共同传承、相互融合与影响的历史长河中都会留下很多相同的或类似的字词习惯用法的痕迹)

同英语all一样,““在汉语里是百搭字,诸事、诸位、诸子、诸君、诸生、诸侯、诸神等等,人与事都可以搭配诸来表示“众X、各X”的意思,“诸夫”用来表示“诸位男子”合乎汉语文理与习惯,也有相关文献出处,比如宋朝诗人仲并的作品【祝子权以诗见招勉继其韵】就有“借问诸夫子,为功忌中休”的诗句,诸夫、诸子、诸夫子都同一个意思。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诸妇,字面上就可以毫无困难地理解为诸位妇人,至于相关典籍中特指兄弟之妻的解释,其实也是从诸妇人之意衍生而来,除了自家老婆,其他妇人当然是或即将是别人之妻,很好理解。唐末诗人韦庄的长篇叙事诗【秦妇吟】就有“诸妇”的描述:南邻走入北邻藏,东邻走向西邻避。北邻诸妇咸相凑,户外崩腾如走兽。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另外,据可信资料,闽东话表达男人和女人的说法是诸夫和诸娘,诸夫相同,诸娘用法与诸妇类似。

(闽东话可简单理解为吴越语、楚语与河洛语的融合,广义上也可归为河洛语)

至此,“诸夫”与“诸妇”通过了文理、文献出处等检验,文字表达的合理性得到进一步的证实

3. 检验筛选出来的字词其河洛语发音是否与实际一致,或可以按照古今语音变化规律推断其读音是合理的

因为za/da bau 与 za vau是河洛语的日常用语白话音,而河洛语的白话音就是来自前秦上古音,而上古音是没有直接的发音证据的:古代是没有录音机的,上古音也不像文读音即隋唐中古音那样有【切韻】【唐韻】【廣韻】等韵书可以参考,我们只能通过是否有今音(即普通话)同音字,按照古今语音变化规律,从侧面去论证其河洛语白话读音的合理性。

”的河洛语白话音是否读作za/da,无直接的或公认的发音证据,但是有个普通话同音字“”,逐与诸普通话都发zhu的音。我前面的文章已经论证“逐”的河洛语白话音为dar音,如河洛语口语dar gah 就是逐家,dar niN就是逐年等“逐”的用法,诸与逐二者一起从上古音da(a与ar发音差异细微到可以忽略不计)变化到今天普通话的读音zhu合情合理,且有关研究早已证实“古无舌上音”,今天普通话的翘舌声母zh都是从古音声母d和z分化而来的,所以“诸”的上古音为da或za是合理和有佐证的。

同样,“”念作bau与“”念作vau也没有直接发音证据,但我们可以看到“夫”与“妇”二者的今音即普通话音以及河洛语的文读音即隋唐中古音都带有u的韵母,而以下这些今音声母不同但韵母都为u的字在河洛语里的白话音都是带au的韵母,是有规律的:

(补bau>bu、复hau>fu、普pau>pu、浦pau>pu、埔bau>pu、圃pau>pu、福hau>fu、服hau>fu、部bau>bu、步bau>bu、布bau>bu、簿pau>bu、虎hau>hu、户hau>hu、胡hau>hu、壶au>hu、护hau>hu、度dau>du、都dau>du、赌dau>du、苏sau>su、酥sau>su、素sau>su、醋cau>cu、粗cau>cu、初cau>chu、族zau>zu、组zau>zu、阻zau>zu、祖zau>zu、库kau>ku、苦kau>ku、酷kau>ku等等)

另外“古无轻唇音”,即上古汉语是没有f这个声母的,现代普通话的f声母基本上都是从上古的h、b、v等声母分化而来。

所以“夫”由河洛语的上古音bau变化到普通话音fu,“妇”由vau变化到fu也是合理和有大量佐证的。而且二者是古音相近(b与v声母发音接近,音调不同)一起变化到今音一致(普通话都是fu音,夫为一声而妇为四声),本身就相互验证和反映了从au到u的语音变化规律。

至此,“诸夫”与“诸妇”也通过了读音检验

所以,经过以上关于文字的形、义、音的严谨的和全面的论证,“诸夫”与“诸妇”可以确认为河洛语(闽南话)表达男性和女性的za/da bau与za vau的本字,诸夫与诸妇,何其古朴文雅,对称而工整也!

而顺带的,已论证za vau的本字是诸妇,那河洛语对老婆的称呼vau的本字当然也就是“妇”,所谓的cua vau就是“娶妇”二字,而“新妇”即某人的儿媳妇是来自书面语,发音为文读音sin bu。

(新妇,河洛语意指嫁入某家而成为某家的新妇人,一般相对于一家之主也就是大官人即公公而言,而非相对丈夫而言,可以等同为普通话的儿媳妇)

解密河洛语(闽南话)的男与女

最后,我们以一句凑句dao gu即押韵的河洛语来结束本篇:惹熊惹虎zia him zia hau,毋通惹炽诸妇m tan zia qia za vau。普通话也押韵,大家可以试着念一下哦。

(炽即熾字,以及其他有关男女的河洛语用字,我将在后续的文章中予以详细讲解,请保持持续关注)

注音解释:

文中的河洛语(闽南话)拼音系本人自创,坚持简单、通俗易懂的原则,就是优先使用通行的汉语普通话拼音(去掉卷舌声母和忽略一些不明确的前后鼻音的差异),而无法用普通话拼音来正确拼写的,就使用大家相对熟悉的英语的习惯拼写方式来标注,再没有,就采用文字注释方式加以解释,而所有的音调值都不加以标注,因为厦漳泉台间存在一些调值差异,以及无论地域差异整个河洛语本身都存在从单字到短句再到长句的变调现象(类似英语)。

所有注音一般只标注闽南三地主流腔调,请恕无法将各地差异一一标出。而这些注音只是起辅助阅读的作用,并没有强调哪个地方的口音为标准音或我标注的就是标准的意思,闽南话母语者可作为参考并按自己熟悉的腔调来朗读即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