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f4345 / 失眠 /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

0 0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2019-10-21  xyf4345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这不是你的错

过去的从未消逝,它甚至并没有远去。——威廉·福克纳

“我的错。怪我。”

懂事的人,习惯了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当生活遇到坎、心里长出刺,甚至出现了焦虑抑郁、慢性疼痛的身体反应,他们总觉得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随着研究的深入,心理学家们发现——可能你并没做错,而是你继承或重现了家族的创伤。

琴的心里一直没来由的想结束自己。

在她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就会点燃香烟烫自己,她曾试图和自我伤害的念头抗争,而这个念头萦绕在她的生命里挥之不去,在37岁的那年,她终于败下阵来,决定下一个生日之前就做个了断,不再受心魔的摧残。

她把想要自杀的计划告诉了心理学家马克。马克问她,你打算如何结束自己的生命。她的回答:“我打算熔化掉自己,让身体化为灰烬。”

化为灰烬。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死法。

马克想到了欧洲世界大战期间,集中营的俘虏被推进烤炉,浸没在有毒的蒸汽中,最后被烧成灰烬的历史。于是,他问琴:“你的家庭里,有人经历过大屠杀吗?”

琴对此一无所知。直到她再三询问后,家人才告诉了她家族隐秘的伤痛。她的奶奶是犹太人,奶奶全家都在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被杀害了,而死的方式就是在毒气室里被融化,直至烧成灰烬。

通过这个核心线索,琴终于找到了伤痛的根源。原来,她无意识继承了家庭的伤痛,她想要自杀的愿望与她逝去的家人深深相连。可这段历史太痛了,全家人选择了避而不谈。

这样的事情会让一些人觉得匪夷所思,怎么可能呢?

心理学临床和实证的证据都表明,早期与母亲的分离,父母关系的破裂,家族中有人突然离世,重大的家庭变故,这些事情都会破坏家庭的支持体系,影响家庭中爱的传递和流动,让后辈继承家庭的创伤。

就琴的案例来看,父亲的创伤通过无意识的言传身教、甚至他当时所受的巨大刺激通过DNA甲基化进行了遗传表达,从而进一步传递给了她。而由于家族对此绝口不提,更加大了琴对这个念头的困惑、恐惧、加重了不必要的自我折磨。

换句话说,家庭成员之间看似独立,其实是相连的。爱和痛,都会传递。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命运的轮回

人类是整个宇宙的一部分,受限于时间和空间。人们认为他的思维、感知使他们与其事物区分开来——这是一种意识的错觉。——爱因斯坦

张洋有一个花心的爸爸,从小他就痛恨那个朝三暮四、让母亲受尽委屈的男人。他断绝了和父亲的关系,把父亲视为人生中的污点。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长大后,他竟然成为了自己当初最讨厌的人——像父亲一样的浪子。他总是盘旋在几个女人之间,每当对方想和他结婚,他就立马退缩了,内心惶惶然有一股无法解释的迷惘。

心理咨询师往往对此不会感到奇怪,它其实很常见:有时候,当人们排斥父母一方时,反而会变得和他们相似,自己的生活方式也会重复他们的模式。

心理咨询中,把它比喻为命运的轮回。

那么,家庭内的创伤如何像命运一般影响着我们呢?

1、父辈、甚至是祖辈的心理创伤可以通过基因直接传递给下一代

研究发现,911事件时,在案发现场的孕妇生出来的孩子对比普通孩子,在基因表达上有16处不同。

美国印第安原住民的孩子,即使他们没有亲历当年被入侵者大屠杀的惨剧,然而,代际创伤却还在血脉之中传承,他们是半球自杀率最高的群体,比普通美国孩子的自杀率要高10~19倍。

科学家发现,传递生理特征的染色体DNA只构成了DNA的2%,另外的98%是非编码DNA,它们容易受到环境刺激的影响,例如有毒的物质、紧张的情绪,进而传递给后代,帮助后代适应子宫外的生存环境。

2、养育者的心理创伤通过家庭教育的方式传递给了下一代

万达,62岁,离婚三次。她酗酒、做噩梦,世界在她看来,好像永远有一堵墙。小时候的记忆里,妈妈就连抱着她的时候都感觉很远。

她一生都在怨恨妈妈没有给她爱和温暖。直到她触及了妈妈内心的伤痛。

万达其实有个姐姐,然而万达的妈妈在照顾姐姐时有一次不小心睡着了,翻身压在姐姐身上,姐姐死了。万达的妈妈觉得害死了自己的女儿,无法原谅自己,妈妈也再也没有走出来过,这也抑制了妈妈对万达感情的表达。

万达用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才将母亲的冷漠和未见面的姐姐的死亡联系在一起,她最终理解了母亲深沉的伤痛。她咨询到一半突然起身,说:“我必须现在就赶回家,妈妈已经85岁了,我要去告诉她我爱她。”

心理治疗师海灵格通过数十年的研究发现,家族中经历的创伤事件,比如过早失去了父母、被抛弃,犯罪或者自杀等,会对世代的家庭系统产生深远的影响。家族中的人可能会无意识地重复家族中的创伤。 而这种重复背后的机制是一种无意识的忠诚,但人们往往以为问题的根源来自自身的经历,从而感到无助。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三种无意识创伤主题

当你能将你的无意识意识化,你将真正主导你的生活,并称之为命运。——卡尔·荣格

只有当我们意识到创伤的源头,长期固化的家庭模式才能被打破,心结也才能被解开。卡尔·荣格指出,那些保留于我们无意识中的创伤,如果没有被解决,它们就会像“命运”一样,重现于我们的生命中。

哈佛有一项长达35年的追踪研究发现,我们和父母关系的质量,会直接地影响我们的健康状况。结果表明,那些与父母关系紧张冷淡的人当中,有91%的人到了中年被诊断出有非常严重的身体疾病,包括癌症、冠心病、高血压等。 相比起来,那些与父母关系亲近的人当中,只有45%有严重的问题。

当你和自己的父母生气时,你是在和自己生气,就像是种出来的玉米对最原初的玉米粒生气一样。一行禅师如此告诉世人。

而以下这三种无意识的主题,会让人在家庭的创伤中被纠缠住。

1、认同:把父母的痛苦扛在自己肩上

当一个母亲对生活充满了怨气,指责老公的无能、人情的冷淡,并且告诉孩子为了把他养长大,自己受了多少苦。那么,孩子长大后会怎么样呢?

他可能会不敢幸福。他内心深处会认为:“我的母亲为了我活得这么痛苦,我凭什么自己获得幸福呢?”

每个孩子,在看见父母深陷痛苦中的时候,通常会无意识地想要缓解父母的伤痛,并且无形地接过了他们内心负面的感受,和父母一起受苦。

2、怀恨:推开家人的同时,也切断了内心的连接

一个男孩在父亲缺位的家庭中长大,小时候爸爸从来没有陪他玩过,也没有抱过他,他一直为此而怨恨爸爸。

多年以后,等他长大成人后他才知道了父亲的秘密。原来父亲在一场战役中失去了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他的战友是为了救他父亲才牺牲了。从此之后,父亲内心有着无可释怀的悲痛,他结婚生子了,可战友却永远无法拥有这一切。

男孩理解了父亲觉得不应该独自过上好生活的内疚,他不再期望父亲以他渴望的方式爱他,却可以用父亲希望的方式去爱父亲。

尝试着更加理解父母,并释怀内心的坚冰:“妈妈,爸爸,我很抱歉一直以来与你们之间的隔阂,没有真正地去靠近和理解你们”。 因为,当我们推开父母时,我们就是在推开自己。

3、分离: 没有被爱喂饱过的孩子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母亲就是我们的世界。小时候经历过和母亲分离的孩子,我们会感觉到虚无、孤单,甚至是绝望,我们会怀疑整个世界出了问题。

尽管我们那时候还太小,负责储存记忆的海马体还没有发育成熟,然而当我们长大进入亲密关系时,会无意识地想要从伴侣身上获得小时候从妈妈那里没有得到的满足,他们可能会变得很粘人,或者期望对方无条件迁就自己、期望对方随时满足自己的需求,做“24小时爱的水龙头”。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治愈密码

潜意识一直不断地叩击着意识之门,以使有人可以听到。——安妮·罗杰斯

想要找到治愈的密码,语言是一把钥匙。

我们内心的伤痛会通过语言和内心独白不经意地流露出来,它像一个指南针,引领我们走进自己的内心,让我们穿过家庭里未能解释的困惑。正如丁尼生所言,语言仿佛和自然一样,揭示着我们灵魂深处的部分,又将其隐藏。

甄妮像平常那样,在完成一天的工作后,做地铁回家。突然,她的视线变得模糊,仿佛眼前隔了一层水在看东西。她的耳朵像被堵住了,开始感觉到眩晕和害怕。她觉得这种感觉很陌生,像是陷入了一种麻木的状态,又像是中风了,却无力求救。

这种感觉开始一次次地袭击她,到后来越来越频繁,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甄妮听到有个声音在叫喊:“我不可能克服这些了!”、“我不再感到安全了”、“我不会再好起来了”、“他们都会拒绝我”!

甄妮在咨询师帮助下,开始探索这些核心语言下面的伤痛:这些话让你想起了什么? 家庭中有谁感觉不安全? 有谁拒绝过你? 是谁不会再好起来了?

渐渐地,回忆像潮水一样涌来:在甄妮2岁的时候,一天夜里,突然有个男人不期而至。她听见母亲痛苦的喘息声,等她跑出去看的时候,母亲已经晕倒在地了。

第一次,母亲没有哄她入睡,也没有在她入眠的时候轻吻她的额头。

经过这一夜之后,一切都改变了。原来那一晚,她的父亲在钻井爆炸中身亡了,母亲因为受到过度惊吓而整个人陷入了麻木状态,她被送去了姨妈家。

她母亲来看望她的时候,眼神空洞,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当母亲抱住她的时候,她开始发抖,她多么害怕,她只知道一切都变了,却不明白为什么。 当甄妮再想起这些记忆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她开始体会到自己作为一个小女孩想要去抚慰母亲深重的悲伤时,有多么的无助。

她明白了,那种无望和麻木的感觉和小时候的恐惧是紧紧相连的,她也找到了焦虑的来源。每当恐惧再次来袭时,她不会再被淹没,而是提醒自己这只是一个充满害怕的小女孩的感受。

她学着将呼吸调得深长,同时将注意力放在胸口那种焦虑的感觉上。她还学着说一些疗愈的语言,以此来安抚自己内心的那个小女孩:

“我在这里陪伴着你,我会好好照顾你。你不会再独自承受这些感受了。相信我,我会让你安全。” 通过这样的联系,她发展出了安抚自己的能力。

那些我们内心浮现的声音,像一些无居定所的漂泊者,又像是不断推销自己的人,他们一扇门一扇门地敲,直到有人让他们进去。聆听核心语言,就是疗愈的开始。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核心语言有三类:核心抱怨、核心叙词、核心语句。

核心抱怨是我们一直挂在嘴边的不满,它可能指向外界、也可能指向自己。核心叙词包括你对父母的感受,它像是一扇门,里面最具情感色彩的地方,也许就是你的创伤最深的地方。核心语句包涵你最深层的恐惧,你最害怕发生的事情是什么呢?如果你暂时找不到,你可以试着问:在别人身上会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呢?或者想一想,在书、电影里深深触动你的是哪一幕,什么最能打动你?

这三种核心语言可以通过过渡问题或家谱图帮人们找到核心创伤,过渡问题就是将现在与过去连接起来的问题,而家谱图是关于你家庭内三代到四代人,他们所经历的重大创伤或者命运挫折的平面图。

嘉奇就通过内心强迫式的核心语言,找到了问题症结。

嘉奇是一个身体强壮的医生,他深爱着她的妻子乔林。但他们结婚已经3年了,却只发生了两次性关系,虽然婚前,他们是很恩爱的。

一切似乎是从他们彼此交换誓言的那天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嘉奇开始有一种难以压制的焦虑和不安。

他的内心总有一种信念:“她一定会背叛我,我会受到伤害”。

自婚礼后,嘉奇无法和妻子共眠,在感情濒临崩溃时,他向咨询师寻求帮助,开始探索他的核心语言。他之前不知道的是,这个关于背叛的诅咒已经在嘉奇的家庭中回响了40年。

原来他的父亲就曾经被第一任妻子背叛,而且还是被父亲亲眼撞见。因为打击太过沉重,父亲背井离乡,去了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嘉奇之前对此一无所知,询问父亲时,父亲一开始呼吸短促,双唇紧闭,挣扎之下还是告诉了嘉奇尘封已久的秘密。

他才开始明白,过去的其实并未走远,父亲内心的伤口一直都没有愈合。尽管父亲绝口不提,而然这种痛苦如此强烈,嘉奇因此无意识地成了父亲创伤的继承者。

原来婚后的疏离是他的一种自我保护,不与妻子发生关系,妻子也就不能想父亲的第一任妻子那样对自己不满了,他规避了被拒绝的风险。

虽然嘉奇无意识延续了父亲的痛苦,然而,一旦无意识被揭开,他就可以明白自己不必再带着这种感受生活,父亲的创伤并不属于他。

他应该做的,是将爱妻搂入怀中。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打破轮回

你与内心未愈伤口的距离,与心中苦痛的距离,就是你与伴侣之间的距离。——斯蒂芬与安德里亚·莱文

无意识地重演创伤可以跨越好几代人。一旦我们认识到这些创伤并不源于我们自身,轮回就会被打破。我们可以从有意识地采取行动开始,用疗愈语言和意向帮助自己。

疗愈的语言可以通过内在对话开始,也可以选择和信任的家人对话,无论是面对面还只是通过想象,都可以起到效果。

疗愈的关键部分在于,我们要充分地体验内在感受,当我们乐于去接受和探索中出现的不适时,通常更容易获得对自我的洞察。

下面介绍四种情况的疗愈语言,你也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疗愈语言,你可能会发现,你开始产生了新的内在体验,它也可能是一种归属或重新连接的感觉。

1、疗愈语言示例:排斥父母的情况

  • 我很难开口告诉你,我有多么想念你。

  • 我很抱歉,之前我是那么难以相处。

  • 我一直都在你对妄加批判,这让我一直无法真正地靠近你。

  • 我不会再去期待你一定要用某一种方式来爱我。

2、疗愈语言示例:与父母疏远的情况

  • 感谢你赋予我生命的礼物,我保证不会挥霍它。

  • 如果对你而言,离开我或者抛弃我会让那时候的情况变得好一点,我能理解你的苦衷。

  • 我不会再责备你,因为我知道这只会让我们之间充满敌意。

  • 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是我力量的来源。

3、疗愈语言示例:父母已经去世的情况

  • 请在我的睡梦中拥抱我,那时我的身体不再紧绷,我会更容易去靠近。

  • 请教会我如何去信任,并让爱人进入我的内心。

  • 请告诉我怎样去接纳。

  • 请帮助我让我更加放开自己。

4、疗愈语言示例:与父母边界不清的情况

想想父母对你说:

  • 我爱的是你。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来争取我的爱。

  • 你是我的孩子,你与我是独立的两个个体。我的感觉不应该成为你的感觉。

  • 过去我们的距离太近了,我看到了这对你造成的伤害。

  • 努力满足我的需要,照顾我的感受,这一定让你很无力。

除了疗愈语言之外,疗愈意向也会帮助我们建立起一种内在的参照体验。这些新的体验伴着着新的意向和感知,让生活发生改变,它们有足够的力量能够让过去破坏生活的意向黯然失色。

哈佛研究:和父母关系冷淡的人,91%到中年患有重病 | 如何治愈?

这里介绍三种疗愈的意向:

1、写信

一个男孩离开了他的未婚妻,后来他得知未婚妻在他走之后的一年不幸去世了,20年过去了,他的亲密关系还是一团糟。尽管他知道她再也收不到他写的信了,他还是鼓起勇气提起笔:

“我真的很抱歉,我明白你有多爱我,也知道我对你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一切对于我而言是痛苦的。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写完信之后,男孩感觉到了久违的平静。

2、在床头摆放照片

有个女孩一生都在排斥自己的母亲,直到她意识到她在恒温箱里的经历造成了她与母亲早期的分离,而这分离让她怀疑和拒绝母亲的爱。她将母亲的照片放在床头,感受母亲在她睡着时可以守护她,她的防御开始降低,她说母亲的爱就像是一种流动的能量,带给她力量。渐渐的,她注意到更多人真正进入到她的生命力。

3、建立边界

有个女孩有一个酗酒的母亲,成长的过程中她总觉得要对母亲负责,但是一个孩子的力量实在太微弱了,她无法拯救母亲。这种模式持续到了成年,她发现自己很难接受他人的关心和帮助,也会被别人压得喘不过起来。

她坐在地板上,用一根线在身体周围饶了一圈,划出属于自己单独的空间,感觉轻松了不少,她对母亲说了下面的话:

“妈妈,在我小的时候,我努力做任何让你开心的事,但我负担了太多了。现在,我感觉需要让每个人开心,这让我对亲密关系感到喘不过气。妈妈,从现在起,我会和你建立边界,你在那边,而我在这边。我可以开始尊重我自己的感受,这样当我要与他人联系关系时,我不会再失去我自己了。”

如果你有探索的勇气,你也许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恐惧,并试着去穿越它。你会发现,自身的经历与父辈祖辈是紧紧相连的,而这些埋葬在家族记忆中最深层的恐惧并没有那么可怕,跟随它的指引,你会看到新的天地。

那份爱是过去的家人传递下来的,希望你能够拥有更好的人生,而不是重复恐惧与不幸。这份是深沉的、永恒的,它将你和家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埋藏在家里伟大的爱一直等待着,被我们发现。 命运的轮回,要靠你来打破。

参考资料:《这不是你的错:海灵格家庭创伤疗愈之道》. 马克·沃林恩作者简介:禾一,英国诺丁汉大学心理学硕士,存在-人本主义取向心理咨询师,多家心理媒体专栏签约作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