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435 / 邓稼先 /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0 0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2019-10-21  快乐老年4...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作者:三分流水 编辑:李津

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

那些和你一起渡过的,平凡、恬淡的日子,成了最美最浪漫的事。

——小婚家

人世间有那么一种爱,

将点滴细碎在岁月里

熬成了一首壮丽的史诗,

那是信仰着你的信仰,

坚持着你的坚持,

与你仰望同一片星空、

俯瞰同一片大地,

与你共同深爱着这土地上的人民。

这样的爱

和一个名字连在一起

——许鹿希

她所爱的人,

正是共和国的两弹元勋

——邓稼先。

在国庆热映片

《我和我的祖国》中,

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

——《相遇》,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讲述

张译饰演的科研人员高远

和任素汐饰演的女知识分子

相爱,

但为了祖国的科研事业,

终身未能在一起的故事。

在庆祝原子弹爆炸成功的

游行队伍中,

在红旗与人流中,

他们凝视彼此,

一眼一生。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故事让人们动容,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

这个故事里科研工作者

高远的原型就是邓稼先,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不同的是

他不是普通的科研人员,

而是核武器研究的

主要负责人,

他为新中国的核武器事业

隐姓埋名28年,

带领团队开展了爆轰物理、

流体力学、状态方程、

中子输运等基础理论研究,

攻克了无数难题,

为中国核武器发展立下了不朽功勋。

01

与君并辔立斜阳

邓稼先的父亲邓以蛰先生是一位国学大师,先后担任过北京医科大学、清华大学和北大的哲学系教授,邓稼先的童年在北平一个开着丁香花的四合院中度过。

住得不远的许德珩先生和太太分别是北大的法学和数学教授,夫妻俩时常到邓以蜇先生家里作客,当时两人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坐在房上,看着客人来了就大叫“许伯伯,许伯伯”的报信小兵会在未来成为自己的女婿。

七七事变,北平陷落,邓以蛰一家逃往云南。

战火中,邓稼先考取了西南联大物理系。

回京后,在为北医的物理课担任助教时,他遇到了还是学生的许鹿希。

许鹿希是许德珩的长女,那时学医科的女生很少,很多人怀疑许鹿希入学是沾了父亲的光,但是,几次考试下来,许鹿希的成绩不是98就是99,大家才认可了这位外表柔弱的女生。

邓稼先的物理课讲解得很好,许鹿希也学得认真,两人对彼此的印象都非常好,但那时,一心求学的他们并没有确定关系。

许鹿希深受母亲的影响希望成为有知识的独立女性;邓稼先则抱有科学救国的志向,他们都为成为更好的自己而不断奋进。

4年后,许鹿希顺利完成了学业,邓稼先则在美国普渡大学获得了核物理的博士学位,学成后毅然选择回国。

年轻的他被称为“娃娃”博士。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谈起那段往事,当问到邓稼先哪些事情吸引了自己时,许鹿希说:“这个人很正直,很正派,很踏实。”笑笑又说:“我们可能是前世的姻缘吧“。

是的,那时的爱情,认准了便是一生一世。

1956年,这位正直诚恳的小伙子在中科院副院长的主持下,成为了许鹿希的新郎。

“那时的婚礼很简单,只比开会热闹一点。”

这场只有糖果和小喜饼的婚礼,帮她定下了今生挚爱。

02

人间烟火里的幸福时光

婚后是恬淡而幸福的。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他们住在西郊一套普通的公寓里。

许鹿希工作的地方离家远些,邓稼先一有时间就骑着自行车从车站接爱人回家。

邓稼先是待不住的,一有时间就出去玩,爬山、逛公园、唱京戏。许鹿希好静,但爱情可以改变很多,无论他去哪里,她总陪着。

他们去北海滑冰,去颐和园,站在万寿山上眺望昆明湖。

两个人都很喜欢菊花的隐逸与风骨。

有一次颐和园办菊展,邓稼先开完会就去找许鹿希,拼命往颐和园赶,赶到时刚刚闭馆。两人各种软磨硬泡,竟说服工作人员延期了一小时,终于如愿看到了菊花。

后来,他们有了一双儿女。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当爸爸后,邓稼先更是将他的孩子脾性发挥到及至。

女儿刚会叫爸爸,他总要她叫一声,再叫一声,孩子会的话多了,他的要求也随之提高,不仅要叫“爸爸”,还要叫“好爸爸,非常好爸爸,十分好爸爸”,这样变化着直到找不出形容词才行。

杨绛曾说:“我保住了钱钟书一团孩子气,这是不容易的。”对许鹿希来说,也是如此,在她的眼里:“他虽然当了爸爸,也跟孩子一样,他永远是没成年的成年人。”

03

国有长缨轻不举---抉择

1958年8月的一天,邓稼先回来得有些晚。

许鹿希明显感觉他有心事,当晚的月色非常美,夫妻俩都爱月亮,这样的夜晚,总要出去散步,但这一天,邓稼先没有去。

夜里,他把手放在许鹿希手上,缓缓地说:“我可能要调动工作了。”

“你要调动到哪里?

“我不知道。”

“做什么工作?”

“不知道,也不能说。”

“那你给我一个信箱的号码,我跟你通信。”

“这不行。”

“我今后恐怕照顾不了这个家了,这些全靠你了。”

沉默了一会,他忽然很坚定地抬起头,说:“我要去做一件事,做好了这件事,我这一生过得就很有意义,就是为它死了也值得!”

这件事就是为新中国研制第一颗原子弹。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许鹿希不知道。

但是她说:“我支持你!”

4字千金。

为了这句话,许鹿希奉献了一生。

离家的那一年,邓稼先34岁,许鹿希30岁,女儿4岁,儿子两岁。

04

奋进与寂寞交织的人生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马兰基地成功爆炸,当蘑菇云在大漠上腾空而起,中国震惊了全世界。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直到这时候,许鹿希才知道丈夫去做了什么。

在1979年的一次空投核弹过程中,出现了事故,为了保护年轻人,邓稼先抢着去捡,他的身体受到了极为严重的辐射伤害。

他开始快速地衰老,头发白了一大半。

1985年,邓稼先回京开会,体检时发现了恶性肿瘤,被医生扣在医院不让走了。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这时距离邓稼先接受任务已经整整过去了28年,直到这时,许鹿希才终于能陪在爱人身边。

而此时的邓稼先却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小伙,而是是头发灰白,驼着背,身患重病的61岁的老人了。

而邓稼先总是达观的,即便生病了,还在想着病好了,后续的研究该如何进行。

头一次出院,便拉着许鹿希去地坛庙会吃好吃的,热情的给她讲自己的设想。

但经过两次手术和多次化疗,随着身体的衰弱,邓稼先明白自己的时日不多了。

他对许鹿希说:“希希,我有两件事一定得完成,一份建议书,和一本书。”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邓稼先争分夺秒翻译文献,修改方案,完成了《中国十年核武器发展建议书》。

而对于许鹿希,每一天都变成了煎熬,爱人就在眼前,作为一名医学工作者,除了更理解他的疼痛,其他什么都帮不上。

最后一次回家,许鹿希做了芦笋、甲鱼,但两个人都没怎么吃。

邓稼先提议走一走。

他们走过家属院、小卖部,来到了八一湖,这是他之前经常游泳的地方,幽静的蓝绿色湖水在阳光下闪着亮。

他们在湖边坐下来,风吹动着许鹿希的发丝,邓稼先看得怔住了。

“稼先,你在看什么?”

“你的头发好像长了些,这样也好,这样更好看。”

湖上隐约飘来歌声:“我要去那里,那里没有战争,我要去那里,那里有开满菊花的芬芳,我要去那里,那里有我的好姑娘。”岸边的两个人紧紧握着手。

八一湖的风很轻,很静,很凉。

第二天,在邓稼先的强烈要求下,医生批准他到天安门广场去看了升旗仪式。

在飘扬的五星红旗下长久伫立,许鹿希知道,他在与这世界,恋恋不舍地告别。

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全身大出血,最后一次从昏迷中醒来时,他对许鹿希说:“苦了你了。”

而最后一句话则是”死而无憾。”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05

追寻你的光

“有一种花儿名叫马兰,你要寻找它,请西出阳关。”

邓稼先逝世后,许鹿希一直在北医兢兢业业从事着教学工作,她在神经解剖学领域发表了多篇论文,并荣获了1999年北医的桃李奖。

没有教学任务的日子,她翻阅了邓稼先生前阅读整理的资料,造访了他曾经工作战斗过的地方,采访了他的百位同事和好友,还原了邓稼先的一生,用6年的时间写下了《邓稼先传》。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从事医务工作的她,谈起核物理知识也头头是道。

爱就是这样,

路过你的路,苦过你的苦。

往后余生,

春华是你,秋黄是你,

目光所致,都是你。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

当我们看到

威武的火箭军长街受阅,

当我们为

“东风快递,使命必达”

而自豪时,

我们理所当然不能忘记:

有一群人为这一切奉献了全部:

青春、热血、生命!

邓稼先与许鹿希:半生等待,一世豪情

他们中的一颗星星是您:

两弹元勋——邓稼先,

这盛世,如您所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