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飘万里 / 古文鉴赏 /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0 0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2019-10-21  茶香飘万里

文 | 七七晴歌 · 主播 | 云湾

十点读书邀约作者

翻开《聊斋志异》的小说,总能瞥见很多传奇动人的女性角色。

老舍用这样一句短评形容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

小时候看《聊斋》,只记得鬼怪、狐仙轮番出场的美丽,对其中的前因后果既不关心,也看不懂。

如今再看,对照现实生活,更多的是感同身受。

《聊斋》里性格鲜明的狐狸美女们,说破了3个女人在爱情里一定要懂的道理。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辛十四娘:聪明的女人,懂得及时止损

故事的开头,叫“一见钟情”。

辛十四娘是化作人形的小狐狸,看起来15、16岁的年纪,容貌俏丽,一袭红衣,正匆忙地赶路。

冯生是家族衰落的公子哥,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举止轻浮。

那一抹红色的身影如一道光,惊艳了冯生的眼。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趁着醉意,冯生向十四娘的父亲辛翁毛遂自荐,说自己想要做辛家的女婿。

但辛翁看他举止轻佻,实在不愿意把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他,便叫人把冯生赶出家门。

不料冯生误打误撞进了一座府邸。

和主人一叙才知道,原来这里属于冯生祖母的弟弟薛尚书。

薛尚书的夫人虽然已隶鬼籍,但余威犹存。由她出面做媒,最终冯生抱得美人归,如愿娶了十四娘为妻。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可是,三观不合的人就像两条相交线。即便曾经短暂的相遇,最终也要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婚后,冯生依旧不知轻重。

不顾十四娘的多次劝诫,和楚公子为友,纵酒无度。

楚公子原本就是心胸狭窄的小人,对冯生心怀怨怼。在一次聚会后,楚公子诬陷冯生奸杀自家婢女,冯生一时百口莫辩,锒铛入狱。

为了营救丈夫,十四娘为他四处奔走谋划。

几年后,冯生终于出狱回家。

在经历了这一切后,纵然冯生对十四娘深情不减,十四娘却已经厌倦了红尘。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不合适的人总归要分开,再多的怀念和不舍也只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跑越远。

陆琪在书里说过一句话:

你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如果得到了不想要的东西,就要及时丢掉,否则就会越错越厉害。

的确如此。

人生一世,难免会遇到不合适的人。有人选择离开,及时止损;还有人选择了沉沦,最后一无所有。

不愿抛弃往日的情爱和伤痕,还怎么腾出手来迎接新生。

说到底,人生路上,走错了方向,选错了爱人,都是常有的事。在往后余生里,想要活得漂亮,首先要学会止损,爱情和婚姻更是如此。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婴宁:通透的女人,永远活得真实坦荡

但凡看过《聊斋志异》的人,大多会记得小狐狸婴宁的笑:不为诸事扰,此生只愿笑。

见到王子服的第一眼,婴宁“笑容可掬”;

王子服到婴宁家拜访,还没见到美人,就先听到窗外“嗤嗤笑不已”;

再次见到王子服,婴宁没有少女的娇羞,反而像看到什么好玩的事一般,捂着嘴“笑不可遏”;

问她年龄,她笑到抬不起头;

王子服看她,她大笑着出门去;

就算人出去了,门外的笑声依旧清晰可闻。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好不容易趁没有旁人在,王子服向婴宁表白,说想要和她结成夫妻,从此同床共枕。

婴宁却孩子气地回答:“我不习惯和别人睡。”

一会儿,婴宁的母亲来了,婴宁竟然大声道:“哥哥想和我睡觉。”窘得王子服说不出话。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

她的笑,她的痴,她的不懂事都是他爱她的理由。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不但王子服爱她,所有人都爱着她。

只要婴宁出现,她一笑,屋里的女人们都会跟着笑起来。

婆婆不高兴了,婴宁笑一笑,风浪也就过去了。

在婴宁的前半生里,似乎没有什么是笑容解决不了的。

她拥有了太多的爱,这些爱乍一看是因为幸运,其实不然。

人们爱的不是只知道笑的婴宁,而是那个豁达通透、内心丰盈的灵魂。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人活一世,到了最后总会发现: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志,不再是金钱,不再是地位,而是他是不是一个有趣的灵魂。

美貌的女人很常见,有趣的灵魂很珍贵。

有趣的灵魂,首先是她自己。

在生活里,很多女人有了爱情,进入婚姻,就仿佛有了另一个标签。在标签的裹挟下,她们成了贤惠的妻子,温柔的母亲,却惟独忘了她们自己,忘记自己本来是一个独立的灵魂。

婴宁爱情保鲜的秘诀不是美貌,而是始终相信:真实的自己,其实也很美丽。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小翠:独立的女人,都不太好惹

冯唐写过一首《致女儿书》:

煲汤比写诗重要

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

头发和胸和腰和屁股比脸蛋儿重要

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

《聊斋志异》里面,辛十四娘重情重义,婴宁天真烂漫,她们像人多过像狐;小翠不同,她始终是山野间那只调皮、任性的小兽。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为了报恩,小翠的母亲把小翠嫁给了恩人的傻儿子王元丰。

她相貌美丽,聪明伶俐,更重要的是,她丝毫都不嫌弃自己的傻丈夫。

只是喜欢逗着元丰玩。

有时是踢球让元丰捡回来;

有时是把元丰打扮成霸王的模样;

有时又扮作皇帝的样子。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虽然看似荒唐,可暗中却在帮助夫家铲除对手,让公公一路平步青云。

还帮助元丰变成正常人。

后来,王御史遭到对手弹劾,想要用一只玉瓶贿赂当权的大官,却不料被小翠失手打破。

小翠很愧疚,主动告诉了公婆。

王御史夫妇却因为仕途不顺对小翠不依不饶,小翠冷眼看着这一切,说:

我在你家,保全的又岂止是一只花瓶,为什么就不能给我稍微留一点面子?

说完毅然离开王家。

小翠走了以后,元丰伤心不已,王御史也追悔莫及。

两年后,元丰偶遇小翠,说什么也不让她离开。小翠答应了,但是她始终不肯再回到王家。

短暂的相聚后,小翠为元丰选了新媳妇。

在小翠的劝说下,元丰同意迎娶新人。在他成婚的那天,小翠送来一枚玉佩,至此诀别。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独立的女人,从来不怕嫁错郎。

她们不会随便嫁人,也不会胡乱离婚。爱情对她们而言,不是救命的稻草,也不是寒冬的热炭。她们从不会奢望用婚姻改变命运。

在一起的时候,不畏惧付出爱;一旦触碰底线,也能及时抽离。

人生短短数十载,比起讨好别人,满足自己的能力更重要。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一部《聊斋志异》,论的是鬼神,见的是人心。

这世上,被情所困,为爱所伤的女人越来越多,不妨从《聊斋》里的狐狸精们身上学学怎么去爱。

少年不懂蒲松龄,读懂《聊斋》已中年

过去的爱情再炙热,一旦变凉,及时止损,抽身离开也未尝不是最好的选择;

生活的标签再沉重,只要自己不认命,就没人能逼着你成为自己唾弃的模样;

往日的回忆再动人,攒够了失望,就不再贪恋,不再回头,不问旧事长与短。

从一见钟情的心动到两厢厮守的承诺,从磕磕绊绊的相处到彼此磨合的妥协。爱情很动人,但你比爱情更美好。

愿你一生努力,一生被爱,想要的都拥有,得不到的都释怀。

听免费人物传记 / 名人故事 / 文学名著

-音乐&图片-

《聊斋》剧照

-作者-

七七晴歌,十点读书邀约作者,永远饥饿,永远无知。希望在一次次的学习里不断新生,野蛮成长。本文首发十点读书(ID:duhaoshu),超29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云湾,十点读书签约主播,暖心宝哥哥,每晚用声音陪你入眠。公众号:听云湾(ID:yunwan6666)。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