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素描的日子 / 国学经典 / 《呻吟语》原文

0 0

   

《呻吟语》原文

2019-10-21  喜欢素描...

《呻吟语》原文

为官不忘民生疾苦;

做人要存天地良心。

德性以收敛沉着为第一,收敛沉着中又以精明平易为第一大段。收敛沉着人,怕含糊,怕深险。浅浮子虽光明洞达,非蓄德之器也。

气,无终尽之时;

形,无不毁之理。

真机、真味要涵蓄,休点破。其妙无穷,不可言喻,所以圣人无言。一犯口颊,穷年说不尽,又离披浇漓,无一些咀嚼处矣。

深沉厚重,是第一等资质;

磊落豪雄,是第二等资质;

聪明才辨,是第三等资质。

六合原是个情世界,故万物以之相苦乐,而至人圣人不与焉。

性者,理气之总名。无不善之理,无皆善之气。论性善者,纯以理言也;论性恶与善恶混者,兼气而言也。故经传言性各各不同,惟孔子无病。

宋儒有功于孟子,只是补出个气质之性来,省多少口吻!

心要如天平,称物衡不忙,物去悬空静虚,何等自在!

事事留心,一毫不苟,德业之进也,如流水矣。

不动气,事事好。

高卧山林,游心廊庙;身处衰世,梦想唐虞。游子思亲,贞妇怀夫。若不论邪正,只较出入,却是禅定之学。

防欲如挽逆水之舟,才歇力便下流;

力善如缘无枝之树,才住脚便下坠。

君子之心,无时而不敬畏也。

一念收敛,则万善来同;

一念放恣,则百邪乘衅。

去恶在纤微,持善在根本。

天地间真滋味,惟静者能尝得出;

天地间真机括,惟静者能看得透;

天地间真情景,惟静者能题得破。

自家好处掩藏几分,这是涵蓄以养深;

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大。

宁耐,是思事第一法。

安详,是处事第一法。

谦退,是保身第一法。

涵容,是处人第一法。

置富贵、贫贱、死生、常变于度外,是养心第一法。

大丈夫不怕人,只是怕理;

不恃人,只是恃道。

躁心、浮气、浅衷、狭量,此八字,进德者之大忌也。去此八字,只用得一字,曰:“主静。”静则凝重。静中境自是宽阔。

胸中只摆脱一“恋”字,便十分爽净,十分自在。人生最苦处,只是此心沾泥带水,明是知得,不能断割耳。

此心果有不可昧之真知,不可强之定见,虽断舌可也,决不可从人然诺。

才要说睡,便睡不着;

才说要忘,便忘不得。

举世都是我心。去了这我心,便是四通八达,六合内无一些界限。要去我心,须要时时省察:这念头是为天地万物?是为我?

心一松散,万事不可收拾;

心一疏忽,万事不入耳目;

心一执着,万事不得自然。

久视则熟字不识,注视则静物若动。

乃知蓄疑者,乱真知;过思者,迷正应。

不存心,看不出自家不是。只于动静、语默、接物、应事时,件件想一想,便见浑身都是过失。

迷人之迷,其觉也易;

明人之迷,其觉也难。

君子畏天,不畏人;

畏名教,不畏刑罚;

畏不义,不畏不利;

畏徒生,不畏舍生。

“忍激”二字是祸福关。

吾辈终日念头离不了四个字,曰:“得、失、毁、誉。”

心要虚,无一点渣滓;

心要实,无一毫欠缺。

士君子作人,事事时时,只要个用心。

一事不从心中出,便是乱举动;

一刻心不在腔子里,便是空躯壳。

欲,只是有进气无退气;

理,只是有退气无进气。

善学者,审于进退之间而已。

恕心养到极处,只看得世间人都无罪过。

物有以慢藏而失,亦有以谨藏而失者;

礼有以疏忽而误,亦有以敬畏而误者。

故用心在有无之间。

欲理会七尺,先理会方寸;

欲理会六合,先理会一腔。

静者生门,躁者死户。

俭则约,约则百善俱兴;

侈则肆,肆则百恶俱纵。

天下国家之存亡,身之生死,只系敬、怠两字。敬则慎,慎则百务修举;怠则苟,苟则万事隳颓。自天子以至于庶人,莫不如此。此千古圣贤之所兢兢,而亡人之所必由也。

气盛便没涵养。

厕牏之中,可以迎宾客;

牀第之间,可以交神明。

必如此,而后谓之不苟。

为人辨冤白谤,是第一天理。

杀身者不是刀剑,不是寇讐,乃是自家心杀了自家。

为恶惟恐人知,为善惟恐人不知,这是一副甚心肠,安得长进?

良知何处来?生于良心;

良心何处来?生于天命。

不怕来浓艳,只怕去沾恋。

不见可欲时,人人都是君子;一见可欲,不是滑了脚跟,便是摆动念头。老子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

第一受用,胸中干净;

第二受用,外来不动;

第三受用,合家没病;

第四受用,与物无竞。

欣喜欢爱处,便藏烦恼机关,乃知雅淡者,百祥之本;

怠惰放肆时,都是私欲世界,始信懒散者,万恶之宗。

处世莫惊毁誉,只我是,无我非,任人短长;

立身休问吉凶,但为善,不为恶,凭天祸福。

念念可与天知,尽其在我;

事事不执己见,乐取诸人。

心无一事累,物有十分春。

吾心原止水,世态任浮云。(卷一《存心》)

一家之中,要看得尊长尊,则家治。

人子之事亲也,事心为上,事身次之;

最下,事身而不恤其心;

又其下,事之以文而不恤其身。

雨泽过润,万物之灾也;

恩宠过礼,臣妾之灾也;

情爱过义,子孙之灾也。

长者有议论,唯唯而听,无相直也;

有咨询,謇謇而对,无遽尽也。此卑幼之道也。

孝子侍亲,不可有沉静态,不可有庄肃态,不可有枯淡态,不可有豪雄态,不可有劳倦态,不可有病疾态,不可有愁苦态,不可有怨怒态。

慎言之地,惟家庭为要;应慎言之人,惟妻子、仆隶为要,此理乱之原而祸福之本也。人往往忽之,悲夫!

恩礼出于人情之自然,不可强致。(卷一《伦理》)

庙堂之乐,淡之至也,淡则无欲,无欲之道与神明通;素之至也,素则无文,无文之妙与本始通。

真器不修,修者伪物也;

真情不饰,饰者伪交也。

家人父子之间不让而登堂,非简也,不侑而饱食,非饕也,所谓真也。

百姓得所,是人君太平;君民安业,是人臣太平;

五谷丰登,是百胜太平,大小和顺,是一家太平;

父母无疾,是人子太平;胸中无累,是一腔太平。

至道之妙,不可意思,如何可言?可以言,皆道之浅也。

自然者,发之不可遏;禁之不能止。

道在天地间不限于取数之多,心力勤者得多,心力衰者得少,昏弱者一无所得。

七情总是个欲,只得其正了都是天理;

五性总是个仁,只不仁了都是人欲。

气盛便不见涵养。浩然之气虽充塞天地间,其实本体闲定:冉冉口鼻中不足以呼吸。

有天欲,有人欲。吟风弄月,傍花随柳,此天欲也。声色贷利,此人欲也。

天欲不可无,无则禅;

人欲不可有,有则秽。

天欲即好的人欲,人欲即不好底天欲。

造化之精,性天之妙,惟静观者知之,惟静养者契之,难与纷扰者道。

万物生于性,死于情。故上智去情,君子正情,众人任情,小人肆情。

已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便是肫肫其仁,天下一家滋味。天德只是个无我,王道只是个爱人。

道是第一等,

德是第二等,

功是第三等,

名是第四等。

自然之谓道,与自然游谓之道士。体道之谓德,百行俱修谓之德士。

知彼知我,不独是兵法,处人处事一些少不得底。

静中真味至淡至冷,及应事接物时,自有一段不冷不淡天趣。

三氏传心要法,总之不离一静字。下手处皆是制欲,归宿处都是无欲,是则同。

天地间道理,如白日青天;圣贤心事,如光风霁月。

衰世尚同,盛世未尝不尚同。衰世尚同流合污,盛世尚同心合德。故曰,道德一,风俗同。

世间物一无可恋,只是既生在此中,不得不相与耳。不宜着情,着情便生无限爱欲,便招无限烦恼。

君子之于事也,行乎其所不得不行,止乎其所不得不止;于言也,语乎其所不得不语,默乎其所不得不默。尤悔庶几寡矣。

道有一真,而意见常千百也,故言多而道愈漓;

事一有是,而意见常千百也,故议多而事愈偾。

说自然是第一等话,无所为而为。

说当然是第二等话,性分之所当尽,职分之所当为。

说不可不然是第三等话,是非毁誉是已。

说不敢不然是第四等话,利害祸福是已。

只隔一丝,便算不得透彻之悟,须是入筋内、沁骨髓。

天下之事,真知再没个不行,真行再没个不诚,真诚之行再没个不自然底。自然之行不至其极不止,不死不止,故曰明则诚矣。

仁以为己任,死而后已,此是大担当。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此是大快乐。

世之欲恶无穷;人之精力有限,以有限与无穷斗,则物之胜人不啻千万,奈之何不病且死也?

处明烛幽,未能见物,而物先见之矣。处幽烛明,是谓神照。是故不言者非喑,不视者非盲,不听者非聋。

儒戒声色货利,释戒色声香味,道戒酒色财气,总归之无欲,此三氏所同也?儒衣儒冠而多欲,怎笑得释道!

惟得道之深者,然后能浅言。凡深言者,得道之浅者也。

以虚养心,以德养身,以善养人,以仁养天下万物,以道养万世,养之义大矣哉!

道非淡不入,非静不进,非冷不凝。

天德王道不是两事,内圣外王不是两人。

觅物者,苦求而不得,或视之而不见,他日无事于觅也,乃得之。非构有趋避,目眩于急求也。天下之事;每得于从容,而失之急遽。

知识,心之孽也;

才能,身之妖也;

贵宠,家之祸也;

富足,子孙之殃也。

道不可言,才落言诠便有倚着。

中,是千古道脉宗;

敬,是圣学一字诀。

人事就是天命。

我盛则万物皆为我用,我衰则万物皆为我病。盛衰胜负,宇宙内只有一个消息。

天地间惟无无累,有即不累。有身则身为我累,有物则物为我累。惟至人则有我而无我,有物而志物,此身如在太虚中,何累之有?

理会得简之-字,自家身心、天地万物、天下万事尽之矣。

事事只在道理上商量,便是真体认。

使人收敛庄重莫如礼,使人温厚和平莫如乐。德性之有资于礼乐,犹身体之有资于衣食,极重大,极急切。人君治天下,士君子治身,惟礼乐之用为急耳。

百姓冻馁,谓之国穷;妻子困乏,谓之家穷,气血虚弱,谓之身穷;学问空疏,谓之心穷。

我不是道,不是释,不是老、庄、申、韩学,我只是我。

豪放之心非道之所栖也,是故道凝于宁静。

轻重只在毫厘,长短只争分寸。明者以少为多,昏者惜零弃顿。

天地所以循环无端积成万古者,只是四个字,曰“无息有渐”。圣学亦然,纵使生知之圣,敏则有之矣,离此四字不得。

下手处是自强不息,成就处是至诚无息。

圣学入门先要克己,归宿只是无我。盖自私自利之心是立人达人之障,此便是舜、跖关头,死生歧路。

心于淡里见天真,嚼破后许多滋味;

学问渊中寻理趣,涌出来无限波澜。

百毒惟有恩毒苦;

万味无如淡味长。(卷一《谈道》)

率真者无心过,殊多躁言轻举之失;

慎密者无口过,不免厚貌深情之累。

心事如青天白,言动如履薄临深,其惟君子乎?

大事、难事看担当;

逆境、顺境看襟度;

临喜、临怒看涵养;

群行、群止看识见。

清人不借外景为襟怀;

高士不以尘识染情性。

官吏不要钱,男儿不做贼,女子不失身,才有了一分人。连这个也犯了,再休说别个。

圆融者,无诡随之态,精细者,无苛察之心;

方正者,无乖之拂失;沉默者,无阴险之术;

诚笃者,无椎鲁之累;光明者,无浅露之病;

劲直者,无径情之偏;执持者,无拘泥之迹;

敏练者,无轻浮之状。此是全才。有所长而矫其长之失,此是善学。

少年之情,欲收敛不欲豪畅,可以谨德;

老人之情,欲豪畅不欲郁阏,可以养生。

精明也要十分,只须藏在浑厚里作用。古今将祸,精明人十居其九,未有浑厚而得祸者。今之人倍惑精明不至,乃所以为愚也。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

虚其心,受天下之善;

平其心,论天下之事;

潜其心,观天下之理;

定其心,应天下之变。

称人之善,我有一善,又何妒焉?

称人之恶,我有一恶,又何毁焉?

善居功者,让大美而不居;

善居名者,避大名而不受。

人不难于违众,而难于违已。能违已矣,违众何难?

明理省事甚难,此四字终身理会不尽,得了时,无往而不裕如。

心要常操,身要常劳。心愈操愈精明,身愈劳愈强健,但自不可过耳。

士君子之偶聚也,不言身心性命,则言天下国家;不言物理人情,则言风俗世道;不规目前过失,则问平生德业。傍花随柳之间,吟风弄月之际,都无鄙俗媟慢之谈,谓此心不可一时流于邪僻,此身不可一日令之偷惰也。

财色名位此四字,考人品之大节目也。

只一个俗念头,错做了一生人;

只一双俗眼目,错认了一生人。

淫怒是大恶,里面御不住气,外面顾不得人,成甚涵养?

凡智愚无他,在读书与不读书;祸福无他,在为善与不为善;贫富无他,在勤俭与不勤俭;毁誉无他,在仁恕与不仁恕。

古人之宽大,非直为道理当如此,然煞有受用处。弘器度以养德也,省怨怒以养气也,绝仇雠以远祸也。

初看得我污了世界,便是个盗跖;

后看得世界污了我,便是个伯夷;

最后看得世界也不污我,我也不污世界,便是个老子。

有道之言,将之心悟;有德之言,得定躬行。有道之言弘畅,有德之言亲切。

学者说话要简重从容,循物傍事,这便是说话中涵养。

气忌盛,心忌满,才忌露。

奋始怠终,修业之贼也;

缓前急后,应事之贼也;

躁心浮气,畜德之贼也;

疾言厉色,处众之贼也。

人一生大罪过,只在自是自私四字。

贫不足羞,可羞是贫而无志;

贱不足恶,可恶是贱而无能;

老不足叹,可叹是老而虚生;

死不足悲,可悲是死而无闻。

难管底是任意,难防底是惯病。此处着力,便是穴上着针、痒处着手。

万物安于知足,死于无厌。

礼义之大防,坏于众人一念之苟。此开天下不可塞之衅者,自苟且之人始也。

大行之美,以孝为第一;

细行之美,以廉为第一。

吉凶祸福是天主张,毁誉予夺是人主张,立身行已是我主张。

不得罪于法易,不得罪于理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