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好听 | 繁星·秋天的故事

0 0

   

好听 | 繁星·秋天的故事

2019-10-21  圆角望
用好听的声音读好听的文字给你听——扬子晚报副刊2017年10月14日推出“好听”栏目。邀请专业主播、志愿者以及本报读者献声朗读,将副刊的原创文章变成“有声版”。让我们一起欣赏有声的文字。

 


秋天的故事 .mp3 来自B座西窗 00:00 04:55


◇朗读者 

院门响,我和姐都起了床。天才蒙蒙亮,姐夫就拿回鱼虾了,不起来收拾不行。
  
姐夫用两种手段捕鱼钓虾。一是头上戴着矿灯,拎两条丝网,驾一条小船,从自家水码头一路撒出去,再一路收回头。二是前一天晚上拎两只虾笼,站在水码头上往河里一扔,第二天一早再拽出水。
  
深秋季节,他每天都有小半桶收获。虾是草虾,青黑的身子,剑鞘长长的;鱼是杂鱼,鲢鱼、草鱼、鲤鱼、鲫鱼、鳑鲏、罗锅、铜头、昂刺、虎头鲨、鳊鱼、泥鳅,有时还有鲑鱼、甲鱼、黄鳝。不管多少,挑出大一点的开膛破肚洗了,混着虾一锅红烧,周围贴上一圈面饼,盖上木锅盖,豆荚噼噼啪啪在灶膛响一会儿,就一起熟了。中午我们就吃鱼虾,吃贴饼,饼要蘸鱼汤。再喝点玉米粥,是今年刚收上来的玉米磨成的面,有一股淡淡的新玉米香。
  
看不上眼的鱼虾,姐顺手倒在河边芦苇丛里,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
  
饭后,太阳暖暖的,我们去觅花生。“觅花生”是村妇的拿手农活:一只手用小铁锹翻土,一只手捡拾掉进土里的花生。土是沙土,干燥的深秋里像面粉似的细。顺便翻出了土虫。土虫白白胖胖,头上两只大红钳子,躲在地下勤勤恳恳对付花生,比八级钳工厉害。姐将土虫腰斩,暴露在地面等鸟来吃。我说,活的给鸟吃不是更好?姐说,活土虫被鸟囫囵吞了,它还会挥动大钳子,将鸟的嗉囊夹破,鸟就会死。几只花喜鹊在我们身后寻觅土虫,吃饱了,飞到不远处的树上叽叽喳喳闲聊去。树叶黄了,西北风就要来了,这土地里最后的美餐,让鸟儿幸福感爆棚。
  
小镇街头挂出今年的银杏收购价:最低级别三毛五一斤。姐说,好洗白果了。“洗白果”是村妇的另一种拿手农活:将银杏果装进蛇皮袋,穿上雨靴,上去使劲踩。踩着踩着,果皮和果肉脱离种子。下河边淘洗,果皮果肉浮在水面上,种子沉在水底。洗干净的种子在秋风里一吹,壳子白了,成为可以立即拿去出售的“白果”。
  
姐说,这白果的卖价一年比一年便宜。又说,再便宜,也要洗,一来多少值点钱;二来,送点给亲戚朋友;三来,白果不捡起来,果肉会让土壤变酸,影响庄稼生长。
  
我姐和村庄人一样,惜物,不矫情,随遇而安。从这片土地走出去的我,在黄叶纷飞的深秋来到姐家,感知的是厚实、饱满、温暖,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现世安稳,如午后斜阳带给游子的抚慰,让人足以相信它明天还会来,明年还会来,永远都会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