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馆员 / 方剂 / 长寿秘诀--活血化淤膏

0 0

   

长寿秘诀--活血化淤膏

2019-10-22  图书 馆员

30位国宝级《大国医》之一:颜德馨老师的膏方很不错!

        颜德馨:长寿秘诀是祛淤,健康在于气血行,生命在于流动:气血畅通,百病不生.老年养生,慎用攻伐之药.颜老的延寿"仙丹",你也可以配制。
        颜德馨老师的膏方(活血化淤的极好方剂,颜老的延寿"仙丹"也!)不仅简单,而且很管用,非常适合老年人,我爷爷最近一直在用,方法就在下面,我给大家抄下来了,推荐大家用一用。 
        颜教授的防衰老膏方其实很简单,每个人都可以试用,而且其中也没有多么名贵的药材,但是它的功效惊人,颜老如今已年近九十,仍奋战在生命科学的第一线,体力充沛,从无倦容。
      膏方的具体配制方法如下:红花9克、桃仁(桃子的米米,非核桃也!)9克、丹参12克、赤芍9克、柴胡9克。把这五味中药一齐倒入盛有清水的沙锅中,用大火煎30分钟,然后把药汁倒在一个碗里;再往沙锅里续上半杯开水,第二次煎煮锅里的药,再煎上20分钟,20分钟之后再倒出第二碗药汁;第三次再反复第二次的做法,续上开水,再煎一次,还是20分钟;20分钟后,把第三碗药汁也倒出来,接下来把沙锅里的药渣都倒掉,再把刚才煎出的三碗药汁全部倒回沙锅,用大火把它烧至浓缩,再加两三勺蜂蜜(可以考虑改用冰糖)继续熬,把药汁几乎收成膏状,最后盛在一个容器里放进冰箱备用。
        服用方法:温开水化开加热或煮开之后服用,早晚各服1次,每次1~2汤匙。
       化瘀赞育酒
      【配方】红花、当归、柴胡、桃仁、赤芍、川芎各9克,枳壳、桔梗、牛膝各5克,熟地、紫石英各30克。
      【制法】上药切碎,放进洁净的瓦罐或瓶中,加入米酒或黄酒1000毫升,密封,置于阴凉干燥处。每日摇动数次。14日后饮用。
      【用法】每天早晚各服一次,每次20~30毫升。
      【功效】疏肝益肾,活血化瘀。
      【适应范围】用于男子性功能低下,如阳痿、早泄、不射精等。
      【注意事项】胃肠道有活动性出血者不宜服。不会饮酒或因患其他病不宜饮酒者,改用汤剂治疗。
      【评介】此方引自《中国中医药报》,原为汤剂,系上海铁道医学院*颜德馨*教授的经验方。方中以柴胡、枳壳疏理肝气;以红花、桃仁、当归、赤芍、川芎、熟地活血化瘀,生地改熟地,意在滋补肾精;以桔梗、牛膝提上利下,疏肝气之有于,化血府之瘀结,以振奋肾气。颜教授用此方治疗男子性功能低下多例,疗效显著
    桃仁的功效:活血祛瘀,润肠通便。用于经闭,痛经,癓瘕痞块,跌扑损伤,肠燥便秘。桃仁性甘平、味苦,入肺、肝、大肠经;有破血行瘀,润燥滑肠的功效;治经闭、痛经、瘕瘕痞块,跌打损伤、肠燥便秘
    在王清任的著作《医林改错》有关活血化瘀的方剂有二十二例,如五逐瘀汤、通窍活血汤、血府逐瘀汤、膈下逐瘀汤、*身痛逐瘀汤、少腹逐瘀汤、补阳还五汤等。其中红花、当归、桃仁、赤芍、鸡血藤、丹参等是药方中被广泛运用的药材,也是活血化瘀的常用药。
    1.身痛逐瘀汤:【来源】《医林改错》卷下。【组成】秦艽3克 川芎6克 桃仁9克 红花9克 甘草6克 羌活3克 没药6克 当归9克 灵脂6克(炒) 香附3克 牛膝9克 地龙6克(去土) 【用法】水煎服。 【功用】活血祛瘀,祛风除湿,通痹止痛。【主治】瘀血挟风湿,经络痹阻,肩痛、臂痛、腰腿痛,或周身疼痛,经久不愈者。【各家论述】《医林改错注释》:方中秦艽、羌活祛风除湿,桃仁、红花、当归、川芎活血祛瘀,没药、灵脂、香附行气血,止疼痛,牛膝、地龙疏通经络以利关节,甘草调和诸药。方歌:身痛逐淤汤膝地龙,香附秦羌草归芎,黄芪苍柏量加减,要紧五灵没桃红。
    2.通窍活血汤目录:【来源】弘医林改错》卷上。【组成】赤芍3克 川芎3克 桃仁9克(研泥) 红枣7个(去核) 红花9克 老葱3根(切碎) 鲜姜9克(切碎) 麝香0.15克(绢包)   【用法】用黄酒250毫升,将前七味煎至150毫升,去滓,将麝香入酒内,再煎二沸,临卧服.【功用】活血化瘀,通窍活络.用于血瘀所致的斑秃,酒渣鼻,荨麻疹,白癜风,油风等.【主治】头发脱落,眼疼白珠红,酒渣鼻,久聋,紫白癜风,牙疳,妇女干血劳,小儿疳证等。
    编辑本段用法用量
  用黄酒半斤(各处分两不同,宁可多2两,不可少),煎前7味至1钟,去滓,入麝香再煎2沸,临卧服。大人每日1付,连吃3付,隔1日再吃3付;若7-8岁小儿,两晚吃1付;3-4岁小儿,3晚吃1付。麝香可煎3次,再换新的。头发脱落,用药3付发不脱,10付必长新发;眼疼白珠红,无论有无云翳,先将此药吃1付,后吃加味止痛没药散,1日2付,2-3日必全愈;糟鼻子,无论20-30年,此方服3付可见效,20-30付可全愈;耳聋年久,晚服此方,早服通气散,1日2付,20-30年耳聋可愈;白癜风、紫癜风,服3-5付可不散漫,再服30付可痊;紫印脸,如3-5年,10付可愈,若10余年,20-30付必愈;青记脸如墨,30付可愈;牙疳,晚服此药1付,早服血府逐瘀汤1付,白日煎黄耆8钱,徐徐服之,1日服完,1日3付,3日可见效,10日大见效,1月可全愈;出气臭,晚服此方,早服血府逐瘀汤,3-5日必效;妇女干劳,服此方3付或6付,至重者9付,未有不全愈者;男子劳病,轻者9付可愈,重者18付可愈,吃3付后,如果气弱,每日煎黄耆8钱,徐徐服之,1日服完,此攻补兼施之法;若气不甚弱,黄耆不必用,以待病去,元气自复;交节病作,服3付不发;小儿疳证,用此方与血府逐瘀汤、膈下逐瘀汤3方轮服,未有不愈者。
     编辑本段临床应用
  1.中风:用通窍活血汤治疗中风34例。其中脑溢血14例(均经西医抢救和治疗3-7天,病情已相对稳定,没有继续恶化)、脑血栓形成20例。其临床表现:浅昏迷9例,失语14例,语言障碍14例,二便失禁17例,半身不遂34例。均予赤芍9g,川芎9g,红花9g,红枣10枚,鲜生姜3片,老葱3根,冰片0.1g,黄酒1钟。加减法:若见气虚者,加黄耆60g;阴虚者,加玄参20g,生地30g;肝阳上亢者,加羚羊角粉0.3g,石决明30g;风盛者,加僵蚕9g,天南星9g;兼腑实者,加小承气汤。本组14例出血性中风从发病3-7天开始服中药治疗,基本恢复率为78.5%;而20例缺血性中风病例病程较长,基本恢复率为65%。   2.白癜风:作者应用通窍活血汤治疗白癜风128例,其中110例治愈(病变部位颜色恢复正常),18例也有不同程度好转,疗效满意。
    编辑本段各家论述
  1.《医林改错评注》:方中赤芍、川芎行血活血,桃仁、红花活血通络,葱、姜通阳,麝香开窍,黄酒通络,佐以大枣缓和芳香辛窜药物之性。其中麝香味辛性温,功专开窍通闭,解毒活血(现代医学认为其中含麝香酮等成分,能兴奋中枢神经系统、呼吸中枢及心血管系统,具有一定抗菌和促进腺体分泌及兴奋子宫等作用),因而用为主要药;与姜、葱、黄酒配伍更能通络开窍,通利气血运行的道路,从而使赤芍、川芎、桃仁、红花更能发挥其活血通络的作用。   2.《历代名医良方注释》:妇女干血劳或小儿疳证,都因瘀血内停,新血不生所致,必须活血化瘀,推陈致新。本方用活血通窍之品治疗劳症,深得此法。方中麝香为君,芳香走窜,通行十二经,开通诸窍,和血通络;桃仁、红花、赤芍、川芎为臣,活血消瘀,推陈致新;姜、枣为佐,调和营卫,通利血脉;老葱为使,通阳入络。诸药合用,共奏活血通窍之功。
    3.血府逐瘀汤:《医林改错》【组成】桃仁四钱(12g) 红花三钱(9g) 当归三钱(9g) 生地黄三钱(9g) 川芎一钱半(4.5g) 赤芍二钱(6g) 牛膝三钱(9g)  桔梗一钱半(4.5g) 柴胡一钱(3g) 枳壳二钱(6g) 甘草二钱(6g)【用法】水煎服。【功用】活血化瘀,行气止痛。【主治】胸中血瘀证。胸痛,头痛,日久不愈,痛如针刺而有定处,或呃逆日久不止,或饮水即呛,干呕,或内热瞀闷,或心悸怔忡,失眠多梦,急躁易怒,入暮潮热,唇暗或两目暗黑,舌黯红或有瘀斑、瘀点,脉涩或弦紧。
      【方解】本方主治诸症皆为瘀血内阻胸部,气机郁滞所致。胸胁为肝经循行之处,瘀阻胸中,气机不通,清阳不升,故胸痛如刺,头痛日久不愈,痛如针刺;瘀热上冲动膈犯胃,可见呃逆不止、干呕等,郁滞日久,肝失调达之性,故急躁易怒;气血郁而化热,病在血分,故入暮潮热、内热瞀闷;瘀热闭阻心脉,心失所养,故心悸失眠。唇、目、舌、脉所见,皆为瘀血之象。治以活血化瘀为主,兼以行气止痛。
      本方系桃红四物汤合四逆散加桔梗、牛膝而成。方中桃仁破血行滞,红花活血化瘀,共为君药。川芎、赤芍助君药活血祛瘀;牛膝活血通脉,引血下行,共为臣药。生地、当归益阴养血,清热活血;桔梗、枳壳一升一降,开胸行气:柴胡疏肝解郁,升达清阳,与桔梗、枳壳同用,使气行则血行,以上均为佐药。桔梗并能载药上行,兼为使药:甘草调和诸药,亦为使药。配伍特点:一气血同治:以化瘀为主,理气为辅。二活中寓养:活血不耗血,行气不伤阴。三升降同调:彻上通下,使气血升降和顺。【运用】1.辨证要点  本方用于胸中血瘀而引起的多种病证。临床应用以胸痛,头痛,痛有定处,舌黯红或有瘀斑脉涩或弦紧为辨证要点。2.加减变化:若瘀痛甚者,可加乳香、没药、活血止痛:如气滞较重可加青皮、香附加强行气之功;若血瘀经闭、痛经,可去桔梗加香附、益母草等以活血调经止痛。3.现代运用:本方常用于冠心病心绞痛、风湿性心脏病、胸部挫伤与肋软骨炎之胸痛,以及脑震荡后遗症之头痛头晕等。此外,精神抑郁属于瘀阻气滞者,亦有一定疗效。4.使用注意  本方活血祛瘀力强,孕妇忌用。
     4.膈下逐瘀汤(《医林改错》) 五灵脂炒,二钱(6g)   当归三钱(9g)  川芎二钱(6g)   桃仁研泥三钱(9g) 丹皮. 赤芍 .乌药各二钱(各6g) 延胡索一钱(3g) 甘草三钱(9g)  香附一钱半(4.5g) 红花三钱(9g) 枳壳一钱半(4.5g).水煎服。功用:活血祛瘀,行气止痛。主治:瘀血阻滞膈下证。膈下瘀血蓄积;或腹中胁下有痞块;或肚腹疼痛,痛处不移;或卧则腹坠似有物者。
     5.少腹逐瘀汤(《医林改错》)小茴香炒,七粒(1.5g) 干姜炒二分(3g) 延胡索一钱(3g) 没药二钱(6g) 当归三钱(9g)川芎二钱(6g) 官桂一钱(3g) 赤芍二钱(6g) 蒲黄三钱(9g)  五灵脂炒,二钱(6g)水煎服。功用:活血祛瘀,温经止痛。主治:寒凝血瘀证。少腹瘀血积块疼痛或不痛,或痛而无积块,或少腹胀满,或经期腰痠,少腹作胀,或月经一月见三五次,接连不断,断而又来,其色或紫或黑,或有瘀块,或崩漏兼少腹疼痛等症。

    以上各方皆为王清任创制的活血化瘀名方,常称五逐瘀汤,各方均以桃仁、红花、川芎、当归、赤芍等为基础药物,都有活血祛瘀止痛之功,主治瘀血所致病证。其中血府逐瘀汤中配伍行气宽胸的枳壳、桔梗、柴胡以及引血下行的牛膝,故宣通胸胁气滞,引血下行之力较好,主治胸中瘀阻之证;通窍活血汤中配有通阳开窍的麝香、老葱等,故活血通窍作用较强,主治瘀阻头面之证;膈下逐瘀汤中配有香附、乌药、枳壳等疏肝行气止痛药,故行气止痛的作用较大,主治瘀阻膈下,肝郁气滞之两胁及腹部胀痛有痞块者;少腹逐瘀汤中配有温通下气之小茴香、官桂、干姜,故温通止痛作用较优,主治血瘀少腹之积块、月经不调、痛经等;身痛逐瘀汤中配有通络宣痹止痛之秦艽、羌活、地龙等,故多用于瘀血痹阻经络所致的肢体痹痛或周身疼痛等症。

防脑中风——每天甘草桑枝水。

▲▲▲▲▲▲文老爷子每天都喝甘草桑枝水。甘草清热解毒,而桑枝能舒经活络、预防手脚麻木,长期喝下去,能预防脑中风。<现代实用中药>:嫩枝及叶熬膏服,治高血压,手足麻木。<<本草备要》:利关节,养津液,行水祛风。《本草图经》:疗遍体风痒干燥,脚气风气,四肢拘挛,上气,眼晕,肺气嗽,消食;利小便,兼疗口干。

保健长寿的方子,年过六十必备

《黄帝内经》有谓:“年四十而阴气自半也,起居衰矣。”指出不知养身之人,年到四十,肾中阴精已经衰减一半了,人也就开始衰老。这个阴气,是指肾中的阴精,也就是我们父母所遗传给我们的肾精,是藏在我们的肾中,用来保证我们长寿的东西。这个阴精如果消耗完了,人也就油枯灯尽了。两千年前《黄帝内经》时代的古人的寿命较现在略短,按照现在的寿命来计算,大约是六十岁左右,阴精已经自半了。 
阴气不是阴阳的阴,相反,它是指阳。父母遗传给我们的阴精是通过产生阳气来维持生命的运转不休的。阴精的不足,也必然会导致阳气的不足,出现一系列的衰老性反应,并且出现各种慢性病症。其本质不是阴虚,是阳虚,是阳气不能维护机体的健康了。 
这个时候,我们要怎么办呢?不是吃六味地黄丸来补阴,相反,要吃四逆汤来补阳。只有阳气足了,生命之火才能更加灿烂,我们也才能更健康。 
从当前的社会来看,凡年过六十者,多属阳虚之体。普遍存在着阳的功能下降的情况。或者伴随有各种慢性病,如高血压、心血管病、糖尿病、肿瘤、前列腺病、关节炎等等,或者伴随着更年期的各种症状,甚至于表现为内热的类似阴虚火旺的病症,其本质都是阳气的虚衰。绝对不是阴虚,如果按照阴虚的方法来治疗,则越治越虚,越治越重,以致于把阳气消灭干净了。 
因此,我认为年过六十岁者,都应该常服四逆汤以自保,无病的保证更健康,可预防各种慢性病的发生,有病的可以扶助阳气以治疗疾病。 
我们周围经常会看到,有人到中年而突然死亡的。这是因为生活、工作中的不停消耗使人阳气虚惫而后继无力了。这样的人多见于科技工作者,有时亦有年轻人因长时间地玩电脑游戏而暴亡,也是这种原因。这样的人也需要及时地补充阳气,四逆汤正是合适的方子。 
其方:制附片20,炙甘草20,生姜30。水煎服,日一剂。常服之可也。莫因其简单而忽视之。 
这个方子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帮助身体把体内蓄积的毒素排出去。正所谓:排出毒素,一身轻松。

中医经典名言

春夏养阳,秋冬养阴。——黄帝内经
这是中医根据季节调理人体阴阳的根本原则,是至理名言。但是,这个至理名言,是有前提的:这是对健康人而言,不是对病人而言。健康人讲的是养生,要根据这个理论,病人需要的是治病,要遵循的是“寒则温之,热则清之”等原则。
具体而言,春夏是阳气生发的季节,人体阳气也在生发,这个季节养阳气,则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是养阳的最佳时机。秋冬是阴气聚敛的季节,人体阴气也在聚敛,这个季节养阴气,则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是养阴气的最佳时机。健康人养生,就要遵循这个理论。
但是,对于病人或者亚健康的人群,这个理论就不适合了。
比如,对于阳虚患者,秋冬季节,阳气消减,体质更虚,症状更明显。所以秋冬更应该温阳,才能达到阴阳平衡的状态,才能接近于健康。同样,对于阴虚患者,春夏季节,阴气消减,体质也会更虚,阴虚也更明显。所以春夏更应该养阴,才能达到阴阳平衡的状态,才能更接近于健康状态。
针对现在阳虚患者较多的现实,大家春夏固然要养阳,秋冬也要养阳,一年四季都要养阳,这样才有利于健康。
被曲解的中医谚语
早上吃姜赛参汤,晚上吃姜如砒霜。上床萝卜下床姜。冬吃萝卜夏吃姜。
这是几句流传甚广的中医养生谚语。应该说,这是非常正确的,非常有指导意义。
姜是辛温之品,可生发阳气,是温阳的佳品。萝卜是寒凉通气之品,养阴润肠通便。这两样都是养生必备食品。
第一句:“早上吃姜赛参汤,晚上吃姜如砒霜。”主要是讲,普通人、健康人吃姜,要早上吃,早上是阳气生发之时,顺应天时,吃点姜,阳气生发更快,所以“赛参汤”。但是,晚上就不应该吃姜了,因为晚上是阳气内敛之时,吃了姜,姜之辛温,会引动阳气外达,人就会兴奋、燥热,会引起失眠、多梦等等,长期如此,必损及身体,所以“如砒霜”。但是,这句谚语的前提,是对健康人而言的,是健康人养生的格言,不是对病人说的。病人什么时候得病什么时候治,治病如救火,哪能迁延等待贻误病情呢?
现在阳虚体质居多,对于阳虚者而言,早上吃姜固然非常好,晚上也不应避讳吃姜。相反,晚上气温低,阳虚者阳气更弱,不足以维持正常生理活动,甚至出现症状。所以,阳虚严重者,晚上也要吃姜,借助姜的辛温,才能维持阴阳平衡,维持正常的生理活动。事实上,很多阳虚而至于失眠的患者,晚上喝含有大量姜的方剂,治失眠效果非常好,原因就在于此。
第二句:“上床萝卜下床姜。”上床是指晚上,即晚上吃萝卜。下床是指早晨,就是说早上吃姜。早上吃姜的道理刚才说了。晚上吃萝卜的道理呢?主要是因为晚上吃晚饭就上床睡觉,没有体力活动,肚子里的食物容易积存在胃里,不利于消化,萝卜可以通腑气,促进消化道蠕动,所以有利于身体。但是,萝卜毕竟是寒凉的,虽然能促进消化,但对阳虚较重的人而言,却不是最佳选择。怎样趋利避害呢?最好是晚上萝卜和生姜都吃,又温阳又通气,一举两得。
第三句:“冬吃萝卜夏吃姜。”道理和第二句类似。很多地方有冬天进补的习惯,吃得多,又不活动,消化道容易积食,所以多吃萝卜通腑气。夏天阳气外达,内里空虚,且很多人贪凉嗜食生冷瓜果,造成胃寒,所以要多吃生姜温胃。对于阳虚患者,夏天吃姜固然是正确的,但冬天吃萝卜就要有讲究。因为萝卜寒凉,为阳虚患者所不耐受,因此要配合生姜一起吃,又温里又通气,一举两得。 
        善补阳者必阴中求阳
善补阳者必阴中求阳,这是内经里的一句名言。意思是说,善于补阳的人,总是先滋阴,在津液充足的情况下,让阳气得以从津液中徐徐生出。这是一个补阳的原理。但是这条原理,适用于阴虚而导致的阴阳两虚的情况。也就是说,病人先是因为摄阴不足,营养供应不足,久而久之,功能即阳气受损,从而导致阴阳两虚。这时,我们要温阳,要恢复患者的正常功能,就要先滋阴,在阴液充足的情况下,稍稍温阳,则营养得以分解产生能量,即阴中求阳,阴阳都可以得到恢复。
这是一个温补阳气、阴阳双补的原理。应用这一原理的典型方剂,是金匮要略中的肾气丸一方。也就是现在非常常用的中成药——金匮肾气丸。
本方组成:干地黄八两,薯蓣四两,山茱萸四两,泽泻三两,茯苓二两,牡丹皮三两,桂枝、附子(炮)各一两。
上为末,炼蜜和丸梧子大。每服十五丸,加至二十五丸,酒送下,一日二次。
显然,这个方子是治疗虚劳病的。所谓虚劳,就是体质非常虚弱,既有功能不足,又有营养不足,即阴阳两虚。所以治疗原则应该是阴阳双补。方子的构成,也充分体现了阴阳双补的思路。
从方药组成上来看,地黄、薯蓣、山茱萸三味药,是补肾阴、填肾精、固肾气的,简而言之是用来补虚的,补充营养的,占了方药的绝大部分比例,显然是主药;茯苓、泽泻、牡丹皮三味药,主要是为了排出体内代谢垃圾的,即针对少腹拘急、小便不利的;桂枝和炮附子各一两,分量最少,是用来温阳通经络的。
所以,这个方子是以补肾阴填肾精为主,其中地黄是公认的滋补肾阴的药物,薯蓣兼补肝脾肺肾之阴,山茱萸固摄肾精和元气并柔肝气养肝血。三味同用,剂量又大,重点在于滋阴填精无疑。但滋阴药难免滋腻碍膈,影响运化,这三味药也难免又此弊端,因此后面少加桂枝附子辛开温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滋阴药物代谢过程中,难免产生大量代谢废物,因而要加强利小便的功能,促进代谢废物的排出;同时,本方针对的病机本身就有小便不利的问题,所以方中又加了茯苓、泽泻和丹皮,活血利水兼顾。由此看来,此方配伍精妙绝伦。当然,此方配伍的科学严密,历代医家多有研究和赞誉,不需我来多嘴。
由上述简略的分析可见,这是一个滋阴为主的方子,主要针对肾阴虚、肾精不足又有小便不利现象的病机。
如果遇到这种病机,使用这个方子,应该可以收到很好的疗效的。
可惜的是,明朝有个很著名的医学家——张景岳,把这个方子给搞反了。

按照张景岳的理论,肾阳虚不可以骤补肾阳,否则容易上火,壮火食气,反而消耗了阳气。温阳的最好办法,是补阴为主,少佐温阳,徐徐温之,少火生气,方能达到温阳的目的。他把这个理论,叫做“善补阳者,阴中求阳。”其实这个说法倒是有依据的,因为内经里就有“从阴引阳,从阳引阴”的说法。

按照张景岳的说法,这个方子是温阳的方子,而且是最好的温阳方剂,安全保险。按照他的思路,他又发明了一系列的温阳方剂,比如右归丸等等。

张景岳对后世医家的影响非常巨大,所以后世医家温肾阳多按照张景岳的理论,用肾气丸系列。直到现在的中医药大学的教材,还是沿用这个理论。可谓是贻害千古了。

张景岳影响虽然很大,但明清以降,据理反驳者总是层出不穷。比较著名的要数火神派创始人郑钦安。郑钦安说,伤寒论中,凡遇到阳气虚微,阴寒内盛的病例,基本都要用四逆汤系列,比如干姜附子汤、四逆汤、通脉四逆汤、四逆加人参汤等等,绝没有用肾气丸的先例。肾气丸既然是张仲景的方剂,仲景的用方技术自在张景岳之上,难道张仲景不知道“阴中求阳”的道理?难道不会用肾气丸?他为什么不用肾气丸而用四逆汤系列?显然是因为温阳散寒、回阳救逆,四逆汤系列功效确切、效如桴鼓,而肾气丸则毫无价值!!!

我们知道,火神派的传人,在当今的中国中医界,疗效是有目共睹的,可见郑氏的理论更加接近于仲景原意。

由此可知,自从张景岳以降,世医之用肾气丸温阳者,无一不是师法景岳而背离仲景,走上歧途,危害一方!!! 

所以,很多人对“善补阳者必阴中求阳”这句话的理解,也是断章取义的,错了几百年,不知损害了多少人的生命和健康!!

血府逐瘀汤临床应用举隅血府逐瘀汤治各种瘀血所致的病症,其中当归、桃仁、红花活血祛瘀为主药;川芎、赤芍协主药活血祛瘀而为辅药;生地黄配当归养血和血而不伤阴血;牛膝祛瘀通血脉引血下行;柴胡疏肝理气解郁;桔梗、枳壳一升一降,行气宽胸;柴胡配桔梗、枳壳宽中理气,除烦解忧;甘草缓急、调和诸药。
顽固性呃逆
患者,女,29岁。因咽痛,发热,诊为化脓性扁桃体炎,用中西医结合治疗1周而痊愈。2天后开始出现呃逆连连,患者痛苦不堪,曾用旋覆代赭汤、针灸、封闭等多种方法,取效甚微。细察患者,呃逆频作,声短无力,胸部刺痛,口干、口渴但饮水不多,舌暗红少津,边有瘀点,脉细涩。此乃热病伤津灼血致血瘀津伤。治以活血化瘀为主方:桃仁12g,当归10g,生地黄10g,红花10g,甘草3g,枳壳6g,赤芍6g,川芎6g,柴胡6g,桔梗10g,牛膝10g,竹茹10g,沙参15g,麦门冬12g。3剂,日1剂,水煎300ml,早晚分服。服药后呃逆次数明显减轻,继服6剂诸症消失而病告痊愈。组方以血府逐瘀汤,活血祛瘀,行气止痛,加沙参、麦门冬、竹茹益气养阴,和胃降逆。辨证准确而顽症除。
经期之口渴
患者,女,38岁。有痛经史近10年,近1年来每至经期则口渴欲饮,入夜口渴加重,伴头痛心烦,健忘失眠,潮热、咽干,纳差消瘦,大便干结,小腹疼痛,月经量减少,色暗有瘀块,舌暗红苔少,脉弦紧。辨为瘀血阻络,津液不布,治以血府逐瘀汤加减:桃仁10g,当归15g,红花10g,赤芍10g,白芍10g,牛膝12g,桂枝10g,牡丹皮10g,甘草6g,熟地黄15g,丹参30g,柴胡10g,川芎10g,桔梗6g。日1剂,水煎服,6剂后小腹疼痛减轻,口渴饮水量减少。继服10剂,诸症明显减轻,经量增多,守法以活血化瘀、温经理气调治2个经期,口渴小腹痛止,面色转红润。
按:津血同源,互为因果,血液亏虚,津液耗损,血行不畅,津液输布障碍,则口渴夜甚,此方使气行血畅,瘀散气畅,水津四布,津液与营血互滋互化,营血上滋,口渴得止。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
患者,男,63岁。自诉:左胁肋部水疱伴灼痛不适3天,且伴有发热,周身不适,入夜尤甚,纳差,便干。查:左胁肋部有大小不等簇集性水疱数处,排列成带状,舌红苔薄黄,脉弦数,诊为带状疱疹。予阿昔洛韦、龙胆泻肝汤、聚肌胞等药治疗1周后水疱干燥结痂,疼痛缓解,给予维生素B1、B12、E等药维持治疗半年后局部仍疼痛不适且有麻胀感,舌质暗红有瘀点,苔薄,脉弦涩,诊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由肝郁不疏,瘀久化火妄动、气滞血凝所致,宜疏肝理气、活血通络止痛,血府逐瘀汤加味。生地黄12g,柴胡12g,川芎6g,当归15g,桃仁12g,红花10g,桔梗6g,延胡索15g,枳壳10g,牛膝12g,甘草6g,赤芍12g,丹参30g,黄芪15g。水煎服,日1剂,服药6剂后,疼痛减轻,麻胀感基本消失,继服6剂,症状痊愈。此方活血化瘀、养血、行气和血而疏肝。
脑外伤头痛
患者,男,36岁。4年前有头部外伤史,后常感头痛,时轻时重,每发与气候、情绪、睡眠有关,痛如针刺,固定不移,伴烦躁易怒,夜不得眠,服止痛药效差。查面色暗滞,舌紫暗,脉沉涩。此乃脑外伤致气血凝滞,瘀血阻塞络脉所致,不通则痛,故治以活血祛瘀为主方:桃仁10g,红花10g,当归15g,川芎10g,赤芍15g,牛膝12g,柴胡10g,生地黄12g,桔梗10g,甘草6g,乳香6g,枳壳10g,丹参12g,全蝎3g。水煎服,日1剂,分早晚服,6剂后头痛次数减少,程度减轻,守方20剂,症状悉除,停药1年,未见复发。
神经性头痛
患者,女,42岁,头痛病史3年余,经多家医院各种物理及化学检查均未发现器质性病变,诊为血管神经性头痛,每因情绪紧张或劳累而头痛发作。刻诊:头痛较剧,表情痛苦,伴失眠健忘,心烦易怒,舌暗红有瘀斑,苔白,脉弦涩。症属病久气血运行不畅,瘀血阻窍所致。方投当归12g,生地黄12g,桃仁12g,红花10g,甘草6g,枳壳10g,赤芍15g,柴胡10g,牛膝15g,川芎12g,桔梗10g,蜈蚣1条,全蝎3g,白芷10g。水煎服,日1剂,早晚分服。服药5剂诸症减轻,头痛大减,继服6剂诸症基本消失,守方6剂,头痛悉除。
老年慢性肺心病
患者,女,65岁,有慢性气管炎病史30年,近3年咳嗽、喘憋加重,动则心慌气短、口唇紫绀,面部暗滞,咳吐白痰,有时带粉红色泡沫,舌暗,少苔,脉细涩,闻诊:两肺满布干湿哕音,诊为肺心病,此乃肺病及心,帅血无力,瘀血内停所致。予活血化瘀为主方:黄芪30g,生地黄15g,红花15g,当归15g,桃仁10g,川芎30g,赤芍15g,柴胡10g,桔梗12g,地龙12g,枳壳12g,甘草6g,陈皮12g,半夏10g,茯苓15g。水煎服,日1剂,早晚分服。服药半月,咳喘减轻,可下地少量活动,咳少量白痰,守方继服半月,诸症明显减轻,生活可自理。
按:气为血之帅,气行则血行,方中在用当归、川芎、赤芍、生地黄、红花、桃仁活血化瘀的同时重用黄芪补益心肺之气,达到标本同治的目的;陈皮、半夏、茯苓除湿健脾以化痰;柴胡、枳壳宣理肝肺,恢复气机升降;地龙通络平喘;桔梗为舟楫之药,引药直达病所。全方诸药配伍,气血两调,共奏行气活血、除痰之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