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读集团 / 教育慧思 / 一个严肃的教育问题,等你来回答

0 0

   

一个严肃的教育问题,等你来回答

原创
2019-10-28  贩读集团

朋友是卖保险的,昨天和他吃惊时闲聊,说到教师买人身保险的问题。朋友说,以前对教师工作的安全性评估较高,相对于其它工种来说,老师的危险性低,所以缴的保费少些。

这个不用他说,我也是知道的。在其它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被保险人的职业、工种、所从事活动的危险程度,与应缴保险费之间呈正相关的关系,危险程度越高,缴的保险费也越高。

然而朋友话锋一转,说现在看来形势变了,卖保险给老师之前,得先问一个问题才行。我问是什么问题。朋友说,得先问买保险的老师平时好不好管学生,如果好管,那缴费就得高些,反之则少些。

说完他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知道他在说段子。说这个段子前,我们刚谈论过四川初三学生砖砸老师的新闻。不过,笑完之后,我一本正经地对他说,现在这样讲是玩笑,但将来却很有可能成为现实。他点了点头,比较认可我的说法。

四川初三学生砖砸老师的新闻,严重刺激着全国老师的神经,能不能管,敢不敢管,再次成为讨论的焦点。其实说是讨论已有些不恰当,因为看新闻下所有的留言评论,已经不是再讨论,而是直接下结论,就是不能管,就是不敢管,因为管的风险太高。

说老师成了高风险职业,这不能再说是个笑话了,现实中很多例子证明,当老师的风险就是越来越高,如果好管学生,那风险就更高。背后拍砖,可不是轻易就能躲得过的,纵然躲得了一时,但能躲得了二十年吗?所以,当个佛系教师,保住饭碗保住命,比什么都重要。

肯定会有“道德观察人士”会批评说,学生砖砸老师,本身就是老师教育的失败,老师自身就有责任。这个还真不好反驳,所以也不反驳了。只是想问认定老师有责任的人,对于不听劝告、不服管教的学生,一个既要忙于上课改作业,又要忙于处理学校乱七八糟事务的老师,尤其是忙得晕头转向的班主任,他该如何去教育呢?除了用嘴,还能怎么办?

以前听过一个专家作报告,在谈到问题学生的教育时,专家提到一本名叫《窗边的小豆豆》的书,说如果老师都能像小林宗作那样,就能教育好问题学生。

《窗边的小豆豆》是日本作家黑柳彻子写的,讲了自己小时候上学的故事。小时候的黑柳彻子非常顽皮,被退学,转到巴学园。在巴学园校长小林宗作的教育下,最终成长为著名节目主持人、著名作家,成为联合国儿童亲善大使。书有有一个情节令人难忘,就是小林校长坐下来听小豆豆说话,一连听了四个小时,而且非常认真。

听报告前没看过《窗边的小豆豆》,后来专门买来看了,当时看完这本书真的非常感动,可后来一想有点不大对劲,觉得小豆豆的故事与我们的教育好像不能放在一起比。

巴学园是一个专门教育问题学生的私立学校,在书里,作者始终没有提到成绩、升学的问题;我们现在的老师,也没有一个能有四个小时的时间去听一个学生讲话,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小豆豆的顽皮只是好奇心特别强所致,与我们面对的个别顽劣甚至心术不正的学生性质完全不一样。

所以,对于砖砸老师的那个学生,那一类学生,谁能说说学校到底该如何教育?这个问题迫切需要专家回答,需要社会上指责老师教育无方的人来回答,需要我们的社会来回答。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