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唐写作教学馆 / 我的随笔 / 千古绝唱《钗头凤》背后的真相

0 0

   

千古绝唱《钗头凤》背后的真相

原创
2019-10-30  汉唐写作...

/唐景富

唐婉的名字,对于我们略知一点文学史的人来说并不阳生。她是一个温柔而贤淑的女子,天生丽质,秀外慧中,写一手漂亮的诗词,对音律也颇为爱好。虽说不能与李清照齐名,但也是当时榜上有名的才女。然而,她却在30几岁时抑郁而终。用现在的话就是死于抑郁症。在古代,平均寿命为五六十岁,三十几岁,正值盛年。盛年却香消玉殒,令许多人扼腕长叹。


 

 唐婉的死,不是因为疾病,不是因为意外之灾,而是因为婚姻和爱情。她在游沈园时留下的那首绝唱就是最好的见证: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这首通体透着凄怨、哀绝的心声是她的绝唱也是绝笔。

唐婉英年早逝,缘于对爱情和婚姻的不满和绝望。那么,她的爱情悲剧应由谁来买单?是陆游的母亲,唐婉的婆婆?是尼姑奄里的妙因小尼姑?还是他们自己?还是时代的罪过?真相到底是什么?

还是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故事。陆游与唐婉是姑表兄妹,从小在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只所以相知相恋,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诗词歌赋。他们常借诗词倾诉衷肠。花前月下,杨柳岸边,胭脂晓霞处无不留下他们出双入对的身影。

双方父母看他们情投意合,亲密无间,也有意促成这对有情人。于是陆家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许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婚事。婚后,他们情爱弥深,两人吟诗作对,一晃就过了好几年。

陆游沉湎于男欢女爱之中,荒废了科举课业,漠视功名利禄。本来已荫补登仕郎,向仕途迈出了第一步。但他沉溺个人情怀的做法激怒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能主宰他们婚姻命运的陆游的母亲。陆母唐氏是一位威严而专横的女性。她一心盼望儿子陆游金榜题名,光耀门庭。她大为不满陆游的沉溺,更不满唐婉的怡情缱绻,误了陆家的前程。

但陆、唐二人情意缠绵无绝期。于是陆母便有意休掉唐婉。但休掉唐婉用什么理由呢?她想到卜卦。她来到郊外无量庵,请庵中尼姑妙因卜算。陆母便以他们八字不合,唐婉克夫的话强逼陆游将唐婉休弃,否则她将身与之同尽。陆游闻听大惊。虽有千般不舍,面对态度决绝的母亲,除了顺从,别无选择。母命难违。

 迫于母亲压力,陆游只得答应把唐婉送归娘家。其实陆游把唐婉安置在另一个地方。一有机会他们就鸳梦重续、燕好如初。无奈纸总包不住火,精明的陆母很快就察觉了此事。严令二人断绝来往,并为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彻底切断了陆、唐之间的悠悠情丝。无奈之下,陆游只得收拾起满腔的幽怨,在母亲的督教下,重拾课业,苦读三年,在二十七岁那年只身离开了故乡山阴,前往临安参加会试。从此与唐婉劳燕分飞。

然而陆游礼部会试失利,回到家乡已过去几年光阴。此时,得知唐婉已嫁皇家后裔赵士程。睹物思人,心中倍感凄凉。为了排遣愁绪,陆纵情山水间。一日晌午,陆游漫步禹迹寺的沈园。不料与唐婉不期而遇。唐婉与夫君赵士程相偕游赏沈园并正在饮酒进食,便邀陆游同饮。唐婉为陆游斟酒,把所有情感压在心底。陆游忆起昨日旧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于是,在与唐婉别后,在沈园的粉壁上题了一阙“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后来又游沈园,希望再遇到陆游。却在粉墙上看到陆的“钗头凤”。触景生情,唐婉也题了一首“和钗头凤”也就是她留下的绝笔。因为此后不久,唐婉就抑郁中黯然销魂。

 唐婉去了。为世人留下太多的爱情感叹。她和陆游的爱情悲剧,流传千古。而造成这段爱情悲剧的罪魁祸首是谁?很多人无疑指向了陆游的母亲。唐婉怨的是她,陆游怨的也是她。陆游词中的“东风恶” 唐婉词中的“人情恶”,都是指向同一个人——陆游的母亲。那么,这出悲剧的导演不是她又是谁?千百年来,有几人不声讨陆母,巴不得她进十八层地狱?

其实,这却是历史上一大冤案。陆游的母亲不该承受千百年来众人的唾骂。她其实是一个开明豁达,严而有度,教子有方的好母亲。这拍板陆游和唐婉的婚事和督教陆游科考就是最好的例证。她一开始是喜欢唐婉的,也认可这个儿媳。事实上,陆游和唐婉也过了一段非常幸福的婚姻生活。

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个度。爱情也要讲究一个度。沉溺于儿女私情之中不能自拔,早晚要出事。不用别人去怎样,自己就有可能自毁。何况是在那个时代。陆游的沉湎和唐婉的过度用情,导致了他们爱情的毁灭。

我们不妨来一个假设。假如陆游婚后能走出情感的漩涡,不那么贪恋唐婉,而是发奋读书,积极参加科考,即使考不上,母亲也不会怪罪。假如唐婉不是那么迷恋陆游,而是督促陆游挑灯夜读,把儿女情怀容入远大的志向与抱负之中,我想,陆母绝不会想到逼子休妻。这个假设,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可靠性。因为,我们从陆母的言行举止中可以证实这一点。


上高中时,我就读到陆游和唐婉的互和的词“钗头凤”。那时情窦初开,为他们的爱情悲剧流泪,暗地里还痛骂过那个拆散他们美满姻缘的老不死的老太婆。但现在想来,不免有些可笑。纵然,确是那个威严不可一世的老太婆棒打鸳鸯,但细究其中细节,我们会发现,她的所作所为,也是事出有因。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去猜想:在那个时代,陆母的做法说不定大受欢迎,没有人去指责。所有指责她的,都该是后来不明真相的人。

造成唐婉的爱情悲剧,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封建礼教软屠刀,有陆游的愚孝。但更主要的应归咎于他们自身。是他们把爱情当作生活的唯一。他们都把自己当成了爱情圣教徒。他们认为有了爱情就可以不食人间烟火。其实,他们错了。他们的这种爱情观,一开始就注定悲剧的宿命。如果他们地下有知,我想,他们如果能够作积极的自我反省,他们是不会反对我对他们如此的评价。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