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心中的铃 / 未命名 / 四成日本年轻人,担心自己会“孤独至死”

分享

   

四成日本年轻人,担心自己会“孤独至死”

2019-10-30  放下心中...

文章来源:虎嗅网;作者: Lens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 Lens,

很多人说自己孤独,那么,什么年龄段的人最孤独呢?

三菱综合研究所有个问卷调查,结果显示,26岁的女性是最感到孤独的人。

原因也不难总结:这个年龄段可能在职场上不上不下缺少存在感;在情感上,单身的会因为身边人陆续结婚后感到孤立;结婚生育的又可能陷入焦虑……

有的孤独可以排解。

国内一项对感到孤独的职场中人的调查显示,其中75%的人每月至少会花1000元来排解孤独。

有个做“出租自己”生意的阿哲,就讲到很多人租他只是为了倾诉孤独:

“很多客户只是单纯地想找一个人倾诉心事。有个人描述自己的孤独,‘用着好几千的手机,却找不到可以通话两小时的人。曾经六毛的长途拼命地打,现在一千分钟免费通话却不知道打给谁’。”

更多的孤独,只会在内心盘旋、甚至吞噬着健康。

它也影响到了另一个现象:孤独死——人们通常认为那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才会面临的问题。

但是近年来,孤独死正在一点点年轻化。

年轻人的困境更难被发现

根据日本去年发布的《第三次孤独死现状报告》:日本29岁以下年轻男女孤独死比例已经分别占到3.2%和8.9%。

孤独死人口年龄构成

相比被国家福利制度重点关照的老年人,年轻人群的孤独死困境更加难以被社会发现。

专门负责清理孤独死现场的公司ToDo-Company曾经用模型再现了一些真实的孤独死现场......

一名死者留下的“垃圾屋”

桌上放着遗书,墙上写着“对不起”几个字。

因糖尿病并发症而去世的30岁出头的女性的房间。

发现时养的四只猫中两只已经死去。

因为急性心力衰竭而去世的20几岁的男性的房间。

虽然家中狗一直在叫,房间里发出异臭,但由于谁都不想成为“第一发现者”,邻居都装作没注意。

《东洋经济新报》就介绍了这样一则孤独死案例:

死者是一位男性。住在市里的公寓中。死后三个月才被人发现。

从留下的印记可以看出,他是趴在床上猝死的。

从遗留的物品看,他似乎不是人们印象当中会落到这般境地的人。

他的房间角落里放着几辆公路自行车。

书架上的相册记录着他20多岁时的生活。

其中一张照片中,他肌肉发达,一看便知曾是体育队的健将。

还有一张照片是他和女友在迪士尼的合照。女生留着波波头,模样可爱,两人对着相机开心地比出剪刀手。

经调查,把他引向孤独死的事件发生在他35岁壮年之时。

那一年,他突然得了抑郁症。

之后,他开始借高利贷,经常缺勤,在40多岁时被辞退。

失去工作后的他闭门不出,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靠社会保障金过活。

陪着他的只有一只乌龟、一只兔子和一只猫。

在他死后,这三个宠物命运各不相同。

被发现时,兔子已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

乌龟正在恶臭的水槽中奋力扑腾。

而猫靠水槽和兔粮,撑过了这三个月。

与老年人那种生活不能自理造成的孤独死不同,年纪轻轻就孤独死的,常常是因为遭遇人生意外后,没能再站起来。

在失业潮与单身率一路攀升的当下,这种风险越来越大。

男人的尊严使他们难以开口求教

除了孤独死正在年轻化,还有一个现象:孤独死的男性要远远多于女性。

对于个中原因,《男人的孤独死》作者长尾和宏是这样分析的:

女性更擅长经营人际关系,男性相比之下人际关系网更稀薄。

男人的尊严使他们难以开口求救。

去年日本的年度流行语大赏中,有一条就:“大叔的孤独”

这个词乍一听,不像“年轻人的孤独”或“老年人的孤独”那样容易被共情。但数据是不会说谎的。

一份调查显示:独居的中年男性中有30.3%表示日常生活中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女性的数据是9.1%),15%表示两周内与人交谈的次数为一次以下(女性的数据是5.2%)。

他们比外人想象得要孤独得多。

这个事实也能在孤独死者被发现天数的数据中可以看到。

孤独死尸体被发现天数男女比例

将近一半的女性死者在三天内就会被发现。

而在男性当中,这个数据只有37.5%。

男性身边的人都跑哪里去了呢?

NHK曾经追溯过一位孤独死的男性是如何一步一步失去这些人际关系的。

这个住在神奈川县的男性,死于肝硬化。

在他屋子的一角,有个冲浪板,和一张他年轻时和友人去海边时拍下的照片。

记者循迹来到他曾经光临的冲浪用品店。

据店主说,这位男子在20多岁时每周都会来到海边。

那时的他开朗健谈,通过运动认识了很多朋友。

28岁时,他结婚了。并有了孩子。

一切看上去都一帆风顺。

但在39岁时,孤独死的倒计时骤然开始了。

那一年,他离婚了。

并随之开始了独居生活。

他之前的朋友此时都在哪儿?

为此,记者特意造访了一位死者的老友。

老友说,他俩以前经常一起去滑雪。

但40岁之后由于工作繁忙,两人渐渐失去了联络。

“年纪越大责任也越重,要做的事情也越多。慢慢地交情就变淡了。”友人说。

40多岁的时候,这位男子的父母分别离开了人世。

差不多同一时期起,他和亲戚们也慢慢疏远了。

他这时只有工作了。

斩断他与社会之间最后这条链接的,是三年前查出的糖尿病。

因为糖尿病,他开始不得不大量休假。

患病第二年,他就被公司辞退了。

一开始他没有放弃。他找遍了能够兼顾自己身体状况的工作。却始终没有找到。

某一天起,他开始闭门不出了。在他的房间中,记者看到了大量的空酒瓶。却完全没有看到药物、医疗卡之类的痕迹。

他的死因表面上是肝硬化,但更深层的原因是孤独死中最常见的“自我忽视”。

即死者完全放弃维持基本生活的意愿,对于自身健康问题也不管不顾。

自我忽视也被叫做“慢性自杀”。

自我忽视的人不好好吃饭,不去看病,不打扫卫生,也不联系他人。

哪怕健康状况恶化,也没有自我拯救的意愿与开口求救的动力。

他们已经彻底困在孤独的谷底,不打算,也没办法逃出来了。

据调查,最容易陷入这种局面的是未婚单身者、非正规劳动者以及家庭主妇在内的无职业者。

尤其是非正规劳动者,因为收入与工作场地不稳定,人际关系流动性大,他们被社会孤立的可能性也最大。

侵袭男性的孤独,并非只是日本社会的孤立现象。在中国,一份婚恋网站的调查显示,单身男女的孤独指数为78:68.9。而且,和通常的印象不同,只有一半的男性愿意在感情中主动出击。

他的狗在叫,屋里发出异臭,但邻居都装作没注意......

根据日本《第三次孤独死现状报告》,第一个发现尸体的通常是物业管理人员或房东,其比例超过27%。

发现的原因多是因为房东注意到租户拖欠房租,或有快递滞留。

还有一些情况则是因为邻居闻到了尸体散发的恶臭。

当代公寓生活邻里交情很浅,很多人即便对他人的安危产生怀疑也很少主动去确认。

另外一部分情况是由亲友发现的。

不过女性被亲友发现的概率要足足高出男性10%。

第一发现者的构成

由于孤独死现场的体液与异味的清洗费用庞大,很多房东都在想办法规避这种损失。

一些保险公司开始向房东们提供一种”孤独死保险“,用来补偿修缮与清洗费用以及当事人未缴的房租。

作家菅野久美子说,日本是一个有着1000万预备军的孤独死大国。

日本调查网站しらべぇ曾做过一项调查:有 44.3% 的20多岁男青年、38.4% 的20多岁女青年担心自己将来会“孤独至死”。

之所以“孤独死"会出现年轻化的趋势,据分析,重要原因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结婚、甚至不喜欢拥有性伙伴、同居伙伴。

“孤独”先成为生活常态,然后才是“孤独死”的极端结果。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预计,到2020年,日本男性一生不结婚的比例将达到26.0%,女性达到17.4%。到2030年,终生不婚的男性将达29.5%,女性达22.5%。

而且,孤独死现象并不是个例的总集,这背后还有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淡薄。加上日本传统上不愿意给人添麻烦的思维习惯,都助长了“无缘”社会的形成。

这其中的很多特征,也正在中国出现。

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20岁~39岁的独居年轻人数约2000万。

婚恋与否是正常的自由,“孤独”本身也是常见的、必不可缺的心理状态,但在更漫长的人生里,人还是要活在爱与被爱当中——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